巨貪向黨訴衷情:免死
 
巨貪向黨訴衷情:免死
作者: 裴毅然

大陸傳真

更新於︰2011-12-12 Print Friendly and PDF

● 大陸一批高學歷巨貪的真誠懺悔成了自保的道具,藉此換取「認罪態度好」而減刑。北京明星區長周良洛就憑一紙忠黨文章換來死緩。


●  前北京海淀區區長周良洛(右)2006年在一次會議上。這位有明星區長之稱的貪官懺悔書向黨表忠誠,獲免一死。(本刊資料)

如今大陸貪官污吏一個個碩士博士起來,大牆下寫出的懺悔書也漸漸有「文化」了,近年形成套路,成了「有章可循」的官樣文章。大多從貧苦農家少年開始,在黨的培養下成長,關鍵是「幹出了很大的成績」,後來「放鬆學習與思想改造」,最後「對不起人民對不起黨」。真誠懺悔成了貪官道具,藉此換取「認罪態度良好」,在判決上爭取有利。甚至出現抄襲懺悔,二○○七年七月,安徽能源集團有限公司黨委書記、總經理張紹倉最後陳述的含淚悔書,多處抄自成都龍泉驛區委常委朱福忠。

最初的貪瀆起點──心理失衡

  犯罪原因上,畸形政商關係、長期失效的外部監督、模糊的規則邊界等,都是常見的「主題」。個人原因上,也大多歸於「與他人相比經濟落差大」、「心理不平衡」。

  二○一一年五月,重慶忠縣副縣長王開健,在巿二中院庭審中,掏出悔過書聲淚俱下地「懺悔」:先說從政三十年前二十年是好官,後因妻子長期患病,治療花費較大,加上年齡增長,家庭對錢的需求增長,才開始「礙於情面」而收入一些「朋友送來的錢」。

  杭州新斃「三多」(錢多、房多、女人多)副市長許邁永寫下最初的「心動」:

  一九八九年,我在蕭山市委擔任辦公室主任,第一次去深圳、珠海,是隨幾個搞經濟工作的領導一起去的。我們當時住的是四星級以上的賓館,吃的都是飯店裡最好的,一頓飯就要四五千元,看到他們瀟灑自如,我感到做黨務工作與搞經濟工作大不一樣,我一年的工資還抵不上一頓飯錢,感覺搞經濟工作真好。

  一九九三年,第一次去美國,有個企業老闆高某送給我一千美金,說是給我的出國花費。我感慨到,就憑自己掙的這點工資,想到國外買東西,那只能是望洋興嘆。當時,我感覺搞企業真好。

  許副市長還有一段意永的心語:「即使出了事,組織上查,也會有人替我擋一下」。

明星巨貪周良洛長篇懺悔書

  前北京海淀區長周良洛(一九五八─),江西鉛山人,知青出身,七八級清華社科系,中國社科院管理學博士,副研究員,高級政工師,一九八一年入黨,歷任清華大學團委書記、朝陽區委宣傳部長、常務副區長,北京海淀區長,年青有為,星光熠熠,時譽「明星區長」。二○○七年四月六日「雙規」。 最後核實,周區長收賄美金近九十三萬、人民幣九百零九萬五千,共計一六七九萬元人民幣,其中八百餘萬得到妻子魯小丹「協助」。

  寂靜獄中,「明星區長」寫下長篇懺悔書,節錄載《檢察風雲》(上海)二○○九年第六期,可看出確實高智商,特有「文化」,帶著不少意味深長的當代國情,值得一顧。

  懺悔書標題《在金錢的誘惑下我變成了俘虜》,開場白:

  親愛的黨,寫下這幾個字時,我的淚已落下。我是一名在大學時代正值資產階級自由化氾濫時毅然加入到黨的隊伍,八十年代歷次政治風波中堅定地同黨一起戰鬥,九十年代被黨提拔,本世紀以來受黨重用,賦予較高權力的領導幹部。

  僅此一段,就可看出其深諳黨情。「淚已落下」估計打動不了黨,其後「正值資產階級自由化泛濫毅然加入到黨的隊伍......」才是關鍵句。他在提醒黨,自己有「光榮歷史」,值黨困難的時期「毅然」入黨,烘托出自己的忠誠;政治立場堅定;「同黨一起戰鬥」,一向與黨保持高度一致。其智其慧,委實不低。

審訊中竟提出反貪三建議

  讚歎此巨貪智商之餘,不免想到擁有如此堅強黨性的青年才俊,何以如此之快墮落?真正得意得位不過短短數年,怎會如此經不起金錢誘惑,伸手之長,得贓之巨......其意其志,怎麼還不如我這樣尚未入黨的後進分子?

  接著便浮出更大問號:不是偉大、光榮、正確的黨麼,怎麼偏偏就選中這號人?怎麼就看不透這種「投機者」?僅憑懺悔書這段巧言令色的開場白,就能看出此人心術不正。這種人必然言行不一,必然入黨為私。如果他還是忠黨之人,此時此刻,怎麼還好意思抖露這段「紅色簡歷」?還會敲打黨的軟肋來「打動」黨?就算你擋不住錢色誘惑,偷偷掖著藏起溜牆根也就算了,何必還要以此期望打動黨?只能說明此人的政治投機性,格調之低、價值之偏。

  再看其另一小段懺悔:

  權力可以公私兩用,有權不用,過期作廢......掌權之人,只要膽子大了,私心有了,走向腐敗是必然的。

  可見中共官員的「防腐劑」只能依靠個人的「正心」,道德自律,而不是客觀的制度。權力「可以」公私兩用,只要膽子大,就可搞腐敗。寥寥數字,可看出當今寰內官員走向腐敗十分方便,難度甚低,一舉手一抬腿就過去了。證實人性重大弱點就是經不起誘惑。

  為表示自己能力、體現價值,博士區長向組織提出三條建議:一、破解用人難題;二、推廣組織審查;三、開展家庭監督,紀檢部門對領導幹部家屬也實行約談制。評家認為:三條建議,條條都在點子上。「一個腐敗高官,竟能有此建議,不是諷刺是什麼?」不能不說此人很懂得有所求必持有所酬。

以紅色血統求饒,終於免死

  最後,這位高智商貪官閃出靈光,再打黨牌,切回正題:

  親愛的黨,回首我二十六年黨內的生涯,我違背了入黨誓詞,每想到此我是痛心疾首。當我想起成千上萬革命烈士,我更是羞愧至極。我的父母、岳父母都是老共產黨員,對黨有極深厚的感情,我已成為不忠不孝之人。在此,我向黨鞠躬認錯、深表懺悔,我自知罪責難逃,祈求當從輕發落,我心悅誠服地接受黨對我的處理,決心痛改前非,重新做人。

  這段結束語的關鍵字──「父母、岳父母都是老共產黨員」、動用老一輩的紅色履歷向黨求情。根據中共「紅色江山傳萬代」的幹部選拔標準──沒有血統論的血統論(否則怎會形成太子黨?),紅色家庭背景乃此人能夠坐上區長之位的重要因素,如今落難了,家庭背景說不定還能用上一小把,為「從輕發落」鋪墊,很有「說服力」呵!周區長不會不意識到:貪污如此巨數,要吃槍斃的呀!近年比他大得多的省部級高官判死刑的就有王懷忠(安徽省副省長)、鄭蓧萸(國家藥檢局長)。

  二○○八年三月二十八日,北京二中院以周良洛積極退贓為由,判處周良洛「死緩」,其妻魯小丹以同罪判「無期」。這起受賄大案從開庭到宣判僅用八天。面對一審「死緩」,博士區長再次體現高智商,放棄上訴,認罪領刑。對他來說,黨恩如天,終於「寬大」他這個貪污上千萬的太子黨,免死。

黨專政下的高智商巨貪犯罪

  評家總結:一、高智商犯罪是對教育資源的極大浪費,不走正道入邪途,極大浪費社會教育總資源。清華、北大、中國社科院......最寶貴最頂級的教育資源,不出正品出廢品,不為社會添磚加瓦反而為社會增負添亂,浪費之巨,莫此為甚;二、高智商官員犯罪,手法更高超更隱蔽,加之社會地位較高,對國家利益損害度更高;三、高智商使他們反偵查能力很強,大大增加查處難度。

  事後嚴打當然不如事先防堵。一茬茬「春風吹又生」的貪官,說明對權力的監督力度太低。再三再四的思想教育、再五再六的高壓嚴打,都擋不住貪婪「自有後來人」。根據普世經驗,只能「洋為中用」,從重在教育的主觀「不為」轉型為分權制衡的客觀「不能」。

  有甚麼辦法呢,一黨專政,穩定是「穩定」了,甚至都有點「超穩定」,一切皆由少數幾個人內定(包括思想言論),百姓都不讓出聲,可比陽光更重要的公平公正呢?如何保證監督甚弱的各級官員「權為民所用」?如何保證各項決策的合理合法性?如何保證政治局一定採擷到全民智慧?不搞民主還有其他途徑麼?

  以法立國,最核心的內涵就是對權力的管束。歐美三百餘年近代史證明:分權制衡精密有效,既為那兒的人民帶來財富與優裕的生活,也捎去更寶貴的自由,尤其是免除恐怖的自由,並基本管住官員,使他們不能貪不敢貪。「資產階級假民主」比「無產階級真民主」的社會公正度更高,既不會出現「血統論」、「太子黨」,更不會出現如此天文數的巨貪,因為分權制不會讓貪官有如此長的「續航能力」,那兒的議員每天都在盯著台上的官員。

(裴毅然:上海文史學者、教授)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