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三談毛澤東亂搞女人
 
蕭三談毛澤東亂搞女人
作者: 張 樸

專題

更新於︰2011-12-05 Print Friendly and PDF

● 編者按:這篇回鄉記寫於二零零七年,記錄作者和張戎從英國回中國探親訪友的觀感。其中提到有關毛澤東和女人的關係,和陳惠敏的現況。本文節錄相關部分。


2009年在倫敦。右起:張樸、張戎、陳破空、馬建。(陳破空)

  盡管我在英國已經生活十年有餘,中國從來都是我魂牽夢繫的故鄉。幾乎每年我都會回去看看。這次與姐姐張戎同行,我感到格外興奮,卻又心底藏憂。

  行前,都說:千萬要注意安全。人們的叮嚀不只是空穴來風。張戎的《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出版後風靡世界,我從網絡和 一些報刊上,看到了許多對張戎的辱罵和恐嚇。還連帶了我,大約源於這本書從寫作到中文翻譯,我曾盡過綿薄之力。

  再多的顧慮,也難擋似箭的歸心。張戎好幾年沒回成都看望年邁的母親了。她還想把這本新書帶給北京的曾采訪過的朋友們。少不了要嚐嚐那裡的涮羊肉,哇,更不用說她最愛吃的夫妻肺片和麻婆豆腐了。

我們安然無阻地回來探親訪友

  步出北京機場時,我們已做好心理準備:所帶的行李被翻個底朝天。誰知,沒人對我們發生興趣。順利坐上賓館來接的車。沿途除了商品廣告,就是創建和諧社會的政治標語。我們安然無阻的回來探親訪友。

  但是令我們驚訝的,是所有見到的人,見到張戎時的驚訝。他們中有已退休的中共高官,有坐上中國頭把交椅的電影導演,有自由派的領軍學者,還有普通的機關幹部。他們一致問張戎:怎麼會讓你進來?

  這些人生活在國內,熟知行情。張戎的歸來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反映出中共執政者的寬容,以及處事的靈活。我們會見了不少朋友和知名人士。

  這次回鄉,最可惜的,是沒能讓劉少奇的遺孀王光美,親眼看到張戎的書。王光美在北京正處於深度昏迷中。張戎曾幾次采訪過她,獲得珍貴的第一手資料。從書中你能讀到張戎對王光美的精彩描寫。

  我一直想知道鄧小平的家人對這本書的看法,後來從間接渠道得到了反饋,其中有這麼一句話:張戎所寫的,都是真實的。

  林彪的後代只剩下女兒林豆豆。我最關心的是她的態度。林豆豆體弱多病,性格內向。平常說話很少,看上去鬱鬱寡歡,很不活躍。母親葉群不喜歡她,父親林彪常年工作在外,對她談不上親近。據說她與丈夫,與父母的關係都不好。當你跟她在一起時,感覺她隨時都像處在某種壓力之下。

李銳談毛澤東與女人的關係

  好些張戎采訪過的人,已去世了。包括早年在長沙跟毛做鄰居做朋友的易禮容。他們中有的是因為年事已高,或生病。還有其他原因。如人民日報原社長秦川,據說是他的做過演員的老婆,跟一位名作家的兒子私奔了。這一打擊使秦川一蹶不振。

  在見到的人中,最有意思的是年近九十的李銳,曾做過毛的秘書,是赫赫有名的研究毛的專家。我在李銳處看到一些打印成冊的資料,是有人從海外網站上印下來的所謂敏感文章,再轉賣給感興趣的人。我寫的好幾篇都列在上面。資料封面最下方寫著:供研究、批判參考。

  李銳談到他的最新發現:毛澤東在延安時,曾專門叫邱會作帶信給劉少奇,要劉少奇來延安,幫助他搞掉王明。毛要邱把信全部背下來,然後燒掉。見到劉少奇後,再憑著記憶寫出來。做到萬無一失。

  我們還議論到張戎的一個驚人發現:蔣介石的親信胡宗南,很可能是中共潛藏在國民黨中的紅色代理人。李銳在談了他的看法後,說:像這類人物,都是由周恩來一個人掌握,中共高層裡大多數並不知情。

  李銳還說,中共高層中,真正「吃透」了毛澤東的人,只有周恩來和林彪。他舉了一個例子:七十年代初,毛一度病危。當毛從昏迷中醒來時,一直守候在旁的周恩來對毛說的第一句話是:主席,權還在你手裡。這就是為甚麼毛對周很放心,而周能把宰相的位置一直坐到死。

  林彪在建國後,每逢關鍵時刻必出面助毛轉危為安,並且大肆吹捧毛,毛高興死了,後來把林扶持成接班人。


詩人、毛早年同學蕭三稱毛是「鐵雞巴」到處亂搞女人。
中國現代雕塑作品展出。

  

        李銳還談到毛澤東與女人的關係。毛澤東早年的同學蕭三曾對他說,毛對女人從來都無情無義,卻又愛到處亂搞。蕭三稱毛是「鐵雞巴」。(中國人俗稱陽具為雞巴)

  我忍不住大笑。在整個旅途中,我不時回味著蕭三對毛的這三字評語。這根「鐵雞巴」曾橫掃天下,不光摧花折柳,還幾乎毀了我中華文化。

陳惠敏現住倫敦健康欠佳

  到底有多少女人享受過毛的「鐵雞巴」?

  幾乎人人都能說出幾個名字,比如張玉鳳,還有孟錦雲等。但這些女人沒有一個願意承認曾跟毛有過「一腿」。

  張戎的書裡有這樣一段話:毛看上的女人很少有拒絕他的,但他的英語翻譯章含之是個例外。一九七二年底的一天,見外賓後,毛把長相秀雅的章留下,激動地對她說:「你心裡沒有我!你心裡就是沒有我!」章巧妙地答道:「主席,這麼說我擔當不起,我心裡怎麼沒有你,全國人民心裡都有你。」

  中文版面市後,張戎收到一位著名學者的來信,提出這一段與事實有出入。他說:章含之肯定跟毛睡過覺,京城裡人人皆知,張戎不應為章遮掩。張戎當然不是為人遮掩,而是這樣具體的描寫,一定要有證據。

  就我看來,跟毛睡過覺,未嘗不是一件值得誇耀的事。一朝選在君王側,六宮粉黛無顏色。何必要遮遮蓋蓋,猶抱琵琶半遮面?

  到目前為止,在毛澤東的情人中,敢於不加掩飾地談論跟毛的親密關係的,只有一位,她就是陳惠敏,住在倫敦。

  我曾見過她兩次。她說她是穿著紗裙,半透著裡面的內衣內褲,參加為毛澤東舉辦的舞會,從而被毛看中的。

  張玉鳳和孟錦雲都確認了陳惠敏曾隨侍毛的身邊。不過,陳拿不出一張跟毛的合影照片。據說,毛非常小心。在毛的女友中,陳是唯一的高幹子弟,毛從來不信任有這類背景的人。

  陳很想把她與毛的親密接觸寫成書,還沒動筆,就向某出版社要價兩千萬美金,可能是看到李志綏寫有關毛的書掙了大錢。陳譏笑李志綏的書,是毛的臥室之外發生的故事,而她的書,是寫房門關上後裡面發生了甚麼。

  我曾當面問過陳惠敏:李志綏的書裡有你嗎?陳就舉「大床同眠」一段。書中講的幾個女孩子與毛澤東在一張床上尋歡作樂,她就是其中一個。

  她曾當著眾人,提到有的男人想打她的主意,她輕蔑地說:這些人真不知天高地厚,居然想跟主席平起平坐!

  陳惠敏以為也可以由此發一筆財。如今她已步入老年,重病纏身,牙齒掉得只剩下四顆,那兩千萬美金似乎還無窮的遙遠。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