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友聊毛澤東情人
 
網友聊毛澤東情人
作者: 資料室

專題

更新於︰2011-12-05 Print Friendly and PDF

梅的歌(2011-11-9凱迪社區 史海鉤沉)

  她自認為是毛澤東的紅顏知己。作為在毛澤東身邊工作了多年的陳惠敏,她說自己既不為錢,也不想當官,還曾因為被人誣告關在東北四年,被打的遍體鱗傷,受盡折磨,把青春獻給了黨。「我既然付出了那麼大的代價,我就要把毛澤東這個人搞明白,瞭解透。這個目的我是達到了。」她自信的說:「我非常瞭解他,我稱得上是他的『紅顏知己』。」

  由於陳惠敏對毛澤東的政治見解和私人生活有相當的瞭解和認識,因此,她談論毛澤東,確實同時下一般人的看法不一樣。她仍然肯定文化大革命。說:「毛澤東看問題十分深刻,他非常尖銳的看到執政黨存在的問題,看到封建主義和資本主義思想的根深蒂固,擔心共產黨繼續受到腐蝕,因此發動文革。所以,看毛澤東搞文革應從本質上看他是幹甚麼的。」陳氏說,不破不立,只有天才才敢於打破現狀,勇於挑戰自己,這是一般人做不到,不敢做的。她還說,毛澤東是政治家,鄧小平只是政客。

陳惠敏同毛最後一別(2011-10-21)

   (摘自林賽圃先生《陳小姐談毛澤東軼事》)陳氏追憶道:「文革把全國搞成了亂攤子,晚年的毛澤東又重病纏身。他開始心灰了,非常痛苦,經常以淚洗面。真是英雄末日,我們也為他哭。有一次在聊天時, 我談到曹操的一首詩,詩曰:『神龜雖壽,猶有竟時,騰蛇乘霧,終為灰土。老驥伏櫪,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壯心不已。』我是想用這些詩句來鼓勵他,但開始他懷疑我說他到了盡頭,他害怕『竟時』。不過,他的怕死同一般怕死的概念不同,他是作為一個英雄,當自己的理想未能實現便要撒手而去時,感到十分遺憾。他已經到了孤家寡人的境地。他的同志,只是同路人,黨內沒有人真正瞭解他,包括對待文化大革命,肯定的人也不多。到了晚年,毛對政治也感到厭煩了。一次我給他讀文件,他問:『有甚麼屁話?』他覺得許多人對他不理解,只是例行公事向他彙報,連自認為最偉大的文化大革命創舉,別人都不理解,其痛苦可想而知。」

  陳惠敏滿懷深情地回憶她同毛澤東的最後一別。她說:「毛躺在床上對我說:『北京是個是非之地,不能久留,到小城市去。』我發脾氣答:『你要我走,我就走嘛。誰願留在你這裡,甚麼小城市不小城市的。』他猛地坐起身來,用手指狠狠在我頭上一戳,說:『你哎,人家為你好也不知道!』說完轉過身去看書,不再理我。事後,我把這話告訴江華和葉飛,他們說這是主席安排後事,你趕快走,並吩咐我這話不可對任何人講。我知道毛是從不喜歡安排後事的,這是主席對我講的知心話。我終於在一九七六年五月底離開北京回南京探親,九日,主席便去世。後來我才明白:這是主席救了我的命。毛一去世,他身邊所有的工作人員都被關起來審查。現在想起這件事,我都覺得這是主席對我的恩情。」

可君之心(陳惠敏談毛澤東2010-10-01)

  陳氏說,毛澤東懷疑一切,否定一切。正像哥德巴赫猜想,一加一不等於二,你可以當他異想天開,也可以把文革當毛澤東「瘋」了。有哪個人這樣「瘋」了沒有? 有哪個政黨的領袖,會把自己一手創立的政黨從根子上一手把它打爛?沒有,只有毛澤東。真是天才所為。我所說的天才不是林彪所說的天才,天才是要經過若干年甚至很多年之後才會被認識。說他發動的文革是他同劉少奇等人的權力鬥爭或私怨鬥爭,這完全是瞎說,是貶低了天才。毛雖然有很大缺點,但正如列寧說過的,鷹有時飛得比雞低,但雞永遠都飛不了鷹那麼高。他通過文革把黨搞到垮台的邊緣,這是事實。但不破不立,只有天才才敢於打破現狀,勇於挑戰自己,這是一般人做不到,不敢做的。

江北君植(2011-10-28)

  郭的書(按:郭金榮《毛澤東的黃昏歲月》)中稱,孟案(按:孟錦雲一度與陳惠敏被打成反革命),是當年的「一號問題」,誰也不准打聽,不准傳說,是涉及毛的絕密。而七五年夏天,毛又突然將孟收回身邊工作,此時已婚的孟,想要一個孩子,毛竟不予批准。孟戴著反革命帽子,在毛身邊,甚至可代毛圈閱機密文件......這在那全國鬥得你死我活的時代,是何等荒謬的事!

順道玩玩(2011-10-15)

  這個雙清別墅,俺去實地看過,沒有二層。關在香山雙清別墅,被嚴密看守,住在一個二層樓上,關了一年八個月,才放她回南京老家。

「毛派還會在中國上台」 雖出於這個大嘴巴女人,但還是有直覺的。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