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庵居士往事回憶
 
草庵居士往事回憶
作者: 資料室

專題

更新於︰2011-12-05 Print Friendly and PDF

  人老了,總喜歡回憶過去的事情。蕭揚這次被爆雙規,不禁又讓本居士想起二十多年前的一段舊事。一九八六年的某一天,本居士要到武漢開會, 順便指導一下當地的工作。本居士當時的秘書吳某剛新婚數日,於是就未安排她同行。吳某出身某大學教授之家,畢業數月就嫁給了年長他十多歲的中共某軍副政委的么子。年輕漂亮的吳某聽到要出差武漢,就要求一同前往,本居士堅持拒絕,吳某馬上找來其夫求情。無奈,本居士只好同意。

  到了武漢,本居士和秘書入住武漢的東湖賓館,也就是當年毛澤東曾經居住過的賓館。按照當時的規定,秘書吳某沒有資格單獨包房,只好與另一位女住客共住一個客房。

  一日,在東湖賓館餐廳吃飯的時候,吳某向本居士介紹了她同房的女士,並介紹說,這位女士曾在中南海工作過,與毛澤東有過親密關係。本居士當時並不相信,言語有些輕蔑,惹得這位漂亮女士極不高興。

  又過了幾日,晚間,這位女士和秘書吳某一起來到我的房間,這位女士手拿一本像冊給本居士觀賞。這位女士果然是曾經的「毛妃」。從像冊上看,至少這位女士和老毛有過親密的接觸。

  閑聊之中得知,當今的這位女士已經下海從商了,正準備和男朋友前往海南經商發財。而當時,本居士哥們,後來曾任中組部副部長的張某也正欲前往海南任要職。閑聊也就海闊天空地談了很多。

  轉天中午,本居士又到餐廳吃飯,這時又巧遇到了這位女士,不同的是,這位女士男友之外又有了一位中年男士在一旁作陪吃飯。

  「毛妃」見我和秘書吳某進來吃飯,非常熱情地招呼我們到她們桌上一同就餐。並向本居士介紹了另一位中年男士,來自廣東省政法機關的蕭揚。自然,「毛妃」也向蕭揚特別介紹了本居士和秘書吳某的背景及資歷。

  當日晚間,本居士外出開會,直到很晚才返回賓館。服務台小姐告訴我有人留了一張紙條。本居士接過來一看,知道是蕭揚留下的。內容是約本居士一同去吃著名的清蒸武昌魚及四季美湯包。
  既然有人請客,本居士也樂得享受。秘書吳某對四季美湯包更是非常感興趣。於是在第二天就由秘書吳某和蕭揚約了時間一起去吃四季美湯包。武漢四季美湯包老店在一條狹小的街道上,木質的小樓搖搖欲墜。走在上面樓梯吱吱作響。不過由於預約,樓上還是非常的清閑,只有我們一行三人就餐。
  吃飯的時候,大家又是海闊天空一頓亂侃,不過在亂侃之中得知這位身為廣東省檢察長高職的蕭揚竟然是孤身來到武漢,為的是追討一筆五十萬人民幣的私人欠款。

  飯吃了,酒喝了,自然也就是朋友了。本居士在武漢住了半個月,會也開完了,就要返京了。就在即將返京的前幾天,忽然有個朋友拉本居士參加一個聚會,反正是閑著沒事,也就參加了,結果就在這個聚會中第一次見到了後來大名鼎鼎的王軍濤。

  既然要返京,秘書吳某就和「毛妃」話別,同時也通知了尚在武漢等貨款的蕭揚。秘書吳某年輕好勝,告別之時就無意中告知對方本居士將乘空軍專機返京。蕭揚聽了很是吃驚,便詢問是否可以順便搭機前往北京,然後再自行返回武漢。

  反正空軍專機飛機沒有人員限制,多載一個也沒有甚麼關係,於是就答應了下來。蕭揚到了北京之後,本居士就給他安排到了總後招待所。之後又幫他引見了幾位重要京官,至於是否幫忙,本居士就沒有再過問。

  一九九六年,本居士從美國返回中國,一位在某直轄市任刑庭庭長的哥們在北京受訓,據說是要高昇為大法官。閑著沒事,這位哥們就請我去北京某著名歌舞廳玩耍。結果就碰上了已經調任北京司法部長的蕭揚。老朋友見面自然是寒暄一番,我的哥們也非常吃驚,問本居士:「你怎麼和蕭部長這麼熟?」

  這時的蕭揚已經是春風得意,寒暄之後他才知道本居士已經移民美國,面對本居士不免有些感慨,對本居士放棄仕途非常惋惜,並一直規勸本居士返國發展。

  本居士和蕭揚的親熱談話必然引得陪同蕭揚玩耍的其他人的注意,既然是部長的好朋友,自然有人巴結。而北京該夜總會裝飾奢華,本居士去衛生間只付了二元小費,蕭揚見我如此,就招呼旁邊的人說:「你先拿三千元給我朋友,他從美國回來,沒有人民幣。」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