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獨家報導印證史實
 
開放獨家報導印證史實
作者: 李大立

專題

更新於︰2011-12-05 Print Friendly and PDF

● 海內外大量報導和著作及民間傳聞,早已傳播過毛皇帝荒淫無度、禍國殃民的醜事,開放雜誌十月號金鐘的獨家報導仍然洛陽紙貴,大受歡迎,因為生動具體,翔實可信。

  十月初看到《開放》雜誌,就為其主編金鐘先生的扛鼎之作〈毛澤東情人自白錄〉感到震撼,這篇重磅文章傳頌一時洛陽紙貴。我將手上的兩本贈刊帶回大陸,親友同學爭相傳閱,回港後就收到好幾個同學、朋友來自上海北京的信息托我在港購買該期雜誌。

  這並不奇怪,非因大陸人八卦、愛獵奇,實因毛澤東鐵腕統治二十七年,四個偉大,天天萬歲,如今居然有人出來親身指證他姦淫婦女,誰不想看個究竟?

  關於有幸曾上毛皇龍床的這位「陳小姐」早幾年在港出版的揭秘著作如御醫李志綏、張寧、張戎的書都有提及,但均語焉不詳,唯有金先生此文有非常生動細緻的描述,且圖文並茂引起海內外讀者巨大反響就毫不奇怪了。

  值此機會,首先筆者想為此批毛大作補充一些近年來收集自海外傳媒上有關「偉大領袖」流氓本色的資料作註腳與讀者分享。

毛澤東淫亂史歷數毛姦女無數

  其中,以今年六月二十一日刊登在《看中國》《新世紀新聞》等海外網站上署名xuejinghui (土潮之宅男)的文章《毛澤東淫亂史──被他蹂躪過的女性高達千人》,以一件件事實的揭露,最全面因而最具參考價值。其主要內容如下:

  
毛澤東中南海舞會成為他的選妃媒介。這是文革前在一個節日晚會上的跳舞。

        九十年代初,筆者在大陸工作時,一位朋友告訴我,文革中中共駐保定部隊有關部門,曾在部隊密選一位絕色女子G去中南海給毛澤東當秘書一類的。見面後,毛說自己和江青關係不好云云,提出跟G同床共枕,並先要G同意,G堅決不同意,後被領導帶回保定,有關部門大怒,認為G破壞了他們陞遷的路,G因此事後來被殘酷迫害,不知所終。另外,葉劍英在膠東半島包養二十多歲的女青年、王震強姦自己的女秘書一事,也是很多人都知道的。

  供毛荒淫享樂的地方除中南海外,還有遍佈全國的十五處行宮。那被毛澤東蹧蹋的女子,事後,名女人多數可以倖免,無名女子則被送往海南島五指山、大小興安嶺等與世隔絕的地方,隱姓埋名,如同人間蒸發。

  毛澤東走出韶山沖後的第一位戀人是陶斯詠小姐,陶是湖南湘潭人,名門閨秀,在湖南長沙第一師範和毛同學。一九二○年間,二人在長沙共同開辦「文化書店」,此期熱戀。二○年夏天,陶不堪忍受毛的專橫性格及對楊開慧的移情別戀,憤而離開長沙,在上海開辦「立達書院」,一九三二年去世,年僅三十多歲。

  毛與楊昌濟的女兒楊開慧(名霞,字雲錦)的婚姻宣傳很多。二人一九二○年結婚,四年間,生了毛岸英和毛岸龍後,毛姦污了同住在長沙清水塘院內的李立三的妻子。此事被楊開慧知道後,兩人大吵了一架。

  一九二七年秋天,毛上井崗山後,即與雙槍女響馬賀子珍同居,並於一九二八年生下了第一個女兒。一九二九年冬,楊開慧被湖南省長何鍵逮捕,一九三○年十一月十四日,楊開慧被何鍵處決。一九三四年十月,中共被迫「長征」,途中賀子珍三次懷孕,到達陝北後,毛又見異思遷,跟北京來的女學生、身邊的英語翻譯吳廣慧及富性感的美國女記者史沫特萊勾搭成姦。有一次被賀子珍撞見,賀威脅要派自己的警衛員去殺了這兩個騷貨。毛不認錯、道歉,反將賀逐出延安。賀懷著身孕去了莫斯科。一九三八年春,賀子珍的第六個孩子出生,病死於莫斯科。一九三九年,賀要求回延安,被毛拒絕,僅將三歲的女兒嬌嬌送到莫斯科作為安撫。賀子珍情緒激動異常,被保育院院長關進精神病院六年。

  一九三八年夏天,毛澤東在康生的引薦下跟二十五歲的電影明星藍萍(江青,李雲鶴)認識。在毛以前,藍萍有四位丈夫或同居者,他們是:魏鶴齡、黃敬、唐納、章泯。毛常邀江青去住處長談,留飯,留宿,開始同居。

  當時,延安評劇院有四大美女:馮風鳴,孫維世,張醒芳,郭蘭英。毛和江青鬼混的同時,又盯上了馮風鳴,馮是南洋歸國華僑,年輕貌美,擅長戲劇,一日看完「農村曲」之後,馮風鳴和江青,蔡暢去棗園跟毛等吃宵夜,毛獨留馮「深談文藝工作」,借此姦污馮。事後,馮憤而離開延安。據說馮曾有《延安日記》在香港等地風靡一時。

建國後三宮六苑處處美女陪寢

  一九四九年十二月,毛澤東率團乘火車赴莫斯科拜會斯大林,代表團俄語翻譯組長是周恩來的養女孫維世。一天晚上,毛將車廂的門反鎖,姦污暈暈糊糊的孫維世。第二天,孫告訴了周恩來,周自是不會責備毛。從蘇聯回來後,周恩來夫婦將孫維世嫁給花花演員金山,金山曾在上海與藍萍有床第之歡。據說,毛澤東對人說過他和金山誰也不欠誰的,江青卻忌恨要報復。一九六六年文革開始後,孫維世便被投入監獄,遭到毒打,逮捕令竟是由周恩來親自簽發。孫死後,發現頭部被釘進一顆釘子,死時年僅三十八歲。

  一九五一年,彭德懷因韓戰危機,緊急回國求見毛澤東,卻被擋駕,彭大怒闖進毛睡覺處,發現毛正在和一位美貌女護士睡覺,氣得怒髮衝冠。一九五三年,「志願軍歌舞團」回北京後改為「中南海歌舞團」,女演員每晚陪毛澤東等人跳舞,彭德懷大罵「三宮六苑」,撤銷了「中南海歌舞團」,從此,毛懷恨在心。

  一九五六年夏天,毛到青島,青島歌舞團有兩位出色的女演員小A、小B,尤其小A最為艷麗。一天,市委宣傳部請小A去談話,通知她被選在「中央首長」身邊工作。當晚,小A坐上轎車,被送到一座幽深別墅,兩個女醫 生讓小A洗浴作體檢,再去化妝美容。第一個任務就是去浴室服侍中央首長,一見首長竟是毛澤東!小A嚇得大哭了起來。毛見狀不妙,就讓她回去。第二天,小B姑娘被接去那座別墅,執行任務。小A後來安排在小興安嶺林場當工人。毛死後的一九七八年,四十二歲的小A,才獲准回到青島。那位伺候「偉大領袖」的小B,先在毛的北戴河行宮,後去了海南島五指山,無人問津。

  一九六一年,毛澤東在餓死三千萬老百姓之後,召開七千人大會,之後毛去了上海,住進西郊賓館。毛在全國一片淒慘悲痛中,仍舊荒淫無度,盯上了號稱上海第一美女的電影明星C。一天晚上舞會後,市委宣傳部長張春橋叫住C,說主席讓她留下吃宵夜,瞭解一下電影界的情況,並說主席和江青關係不好......當夜,毛和C發生了性關係。讓C在西郊賓館住了一個星期,後來又讓她到中南海住了一段時間。C以為真的有希望成為貴妃了,拒絕與人談婚論嫁。等到文革爆發之後不久,C就被江青害死了,和孫維世同樣的命運。

毛遺棄女性多監於海南島五指山

  一九六五年,毛澤東在廬山遇到了九江市歌舞劇團青年女演員D,D能歌善舞,尤其彈的一手好琵琶,毛看中了D,兩人隨即打得火熱,淫亂一團。一九七六年九月九日,毛死了。那年十月,從北京來了幾位官員,把D給帶走了。廬山上的工作人員猜測,她多半被送到海南島五指山中,跟一批有類似經歷的可憐女人們住在一起,以「保護黨和國家最高機密」名義,監禁在那裡,不知所終。

  一九六五年十月,毛澤東在杭州,當地駐軍給毛澤東挑選了一個美貌女保健護士E,E當年二十八歲,是一位離異了的單身女子,身材高挑,每天一早一晚給毛作按摩。不久,兩人便勾搭成姦,導致E懷孕,毛拿兩千塊錢,將E打發了事,後來E音信全無。接著,又來了一位年輕女按摩護士F,毛喜歡F,並稱其 為「武昌魚」,F不像E那樣聽話,值班的張玉鳳幾次看到她從毛的臥室裡衝出來,對著牆壁大哭不止。後來部隊把她帶走了,從此也是不知下落,音信全無。

  一九七三年,在毛接見非洲某國元首時,中央新聞電影製片廠的攝影師,沒有按規定而提前來到毛的書房架設燈光器材,發現毛正摟著一位身上一絲不掛的美女在玩樂,攝影師大驚失色,美女亦受驚掙脫離開,躲到屏風後面。那一夜,毛在這邊跟非洲元首交談,屏風後面的裸女一直不敢動彈。

  據說,被毛澤東玩弄的女兵、文工團員、電影明星、雜劇明星,服務員等高達上千人。

  當朝寵妃陳小姐欲出書的故事後續如何?金先生在文中說:九七後我和她就斷了聯繫。其實有關陳小姐的下落和近況,二○○七年三月三日刊登在《看中國》《新世紀新聞》等海外網站上名著《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作者張戎之弟張樸先生《我與張戎回鄉記(之一)》己有提及,以下是有關內容:

  ......李銳還談到毛澤東與女人的關係。毛澤東早年的同學蕭三曾對他說,毛對女人從來都無情無義,卻又愛到處亂搞。蕭三稱毛是「鐵雞巴」。

  我忍不住大笑。在整個旅途中,我不時回味著蕭三對毛的這三字評語。這根「鐵雞巴」曾橫掃天下,不光摧花折柳,還幾乎毀了我中華文化。到底有多少女人享受過毛的「鐵雞巴」? (以下引文見本期張樸文章)

寫活了毛身邊一個驕婪宮女

  附帶說一點讀張寧《塵劫》一書的感想。張寧其父原是江西共區一貧困農夫,生活的艱難迫使他「跟共產黨毛澤東幹革命」,無非是想「混一口飯吃」。好不容易熬過二萬五千里長征、八年抗戰到了國共內戰,他隨軍到了山東戰場,此刻,多年的出生入死征戰、惡劣的生存環境己將其打磨成一個年過四十乾癟瘦小臉黃肌瘦的老光棍。但他也從一個下層士兵上升至一名中高層軍官。共軍本來就靠打家劫舍起家,一旦佔據地盤,就要共產分財,「黨組織」於是關心起老光棍找老婆成家的事了。在共黨那裡可以包辦一切,而張父偏偏看中了佔領村中一個遠近聞名高大強壯的漂亮姑娘──這事兒當然好辦。於是這「村花」女立時成了張軍官的「隨軍家屬」,也正是因為這漂亮姑娘的基因生下張寧這個國色女娃,二十多年後成了林彪的皇太子儲妃。陳惠敏家何以出此佳麗?是不是有一樣的背景?

  金先生在文首說:「我在香港做新聞人物專訪,可謂『不計其數』」。筆者讀過的人物專訪、訪談錄、回憶錄等也頗為「不計其數」,但特別令人佩服令人印象深刻的屈指可數。現在記得的除金先生這篇《毛澤東情人自白錄》外,還有同是刊於《開放》雜誌(○九年十一月號 ), 香港藝術發展局前文學委員會主席、作家寒山碧先生回憶「毛澤東欽點的女右派」林希翎的文章《回憶林希翎與我的交往》。二者一樣文采熠熠,掩卷難忘。金先生這篇記述毛澤東隱秘生活的「自白錄」更是一篇不可多得的範文,不僅記錄了女主角親口講述的一個完整的故事,也通過生動的過程細節,讓讀者對陳小姐本身也有一個鮮明深刻的印象。寫出了她的驕婪自負,也寫出了她的直率稚拗,大陸風格,活靈活現,使讀者感到無比真實。

(寫於2011年10月30日,修改於11月2日,香港)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