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中山先生辯其四
 
為中山先生辯其四
作者: 悅 甫

專題

更新於︰2011-11-04 Print Friendly and PDF

● 百年中國落到這般田地,根本上是當年知識分子還不懂憲政理念,加上五種人先後的誤導與責任,讓中共坐大,霸佔了大陸。


●  孫中山在1911武昌起義前十餘年,往世界各地為推翻清王朝募捐、集合同志不遺餘力。這是和芝加哥同盟會成員留影。(本刊資料)

「利用」一詞,源出尚書「正德,利用,厚生,惟和」,是治水之神大禹的治國思想,始以正德,繼之利用厚生,終則惟和,而非以「和諧」示眾,再把「和諧」二字「利用」雜交「高鐵動車」將神州大地劃成四縱四橫,製造支離破碎的「國在山河破」。

  歌劇「中山.逸仙」,原先九月三十至十月三號「世界首演」於北京國家大劇院,因「流程」無限期「延後」,讓委約創作的康樂及文化事務署與香港歌劇院重拾榮譽,至於個中蹊蹺,有人認為中共不欲偏離「利用辛亥」「利用中山」框架,的確,幾十年來,它何嘗放下過魔術指揮棒,離開過任何一支主旋律、那怕只是半個音符?

  香港大劇院的四場演出,除男高音莫華倫、劇本莊梅巖幾位,多是「國家一級」名角,筆者看了週六的第三場,差不多滿座,反應熱烈,頗為成功。故事以一通現代電話開始,紐約博物館知道盧燕飾演的梅屋莊吉女兒藏有宋慶齡結婚禮服,欲購為館藏,其間穿插宋耀如支持孫中山革命及反對孫文慶齡婚事,末了是禮服贈中國,政治非常正確。如有機會重演,最好撤銷「封建」「進行」等廢詞,將累贅的「因為」「所以」刪去 。至於動聽旋律,增色一點更妙。

  舞台上,滿清腐敗貪污,志士昂揚奮發;現實中,全國官裸樓坍,百姓溝壑輾轉,叫天不應,叫地不聞 ,難免使人產生聯想。不過,恐怕此非要害,紀念百年辛亥,勢必大講特講革命:官逼民反,民不聊生,朝廷權貴金玉,底層賤爛泥塵,事事不公,處處不平,古今比較,嚴重程度,誰不義憤填膺、咬牙切齒!

  中共為達目的,不擇手段「利用一切」,是唯一至高價值,將國民黨跟它各打五十,貌似客觀,卻遠離事實;至於批評國共兩黨五十步笑一百步,雖未必恰當,則勉強近似。在無史、污史的中國大陸,顛倒誣衊國史不遺餘力,本文僅替中山先生辯護四事:

  一、領袖地位──孫中山要推翻「滿州黨」夥,使自己亡命十幾年,奔波籌款,親臨起義只有兩次,第十一次佔領武昌的雙十是意外亦即天命,孫在美國收到喜訊促請返國時,不忘繼續各處募捐並爭取外交承認,兩個半月後的耶誕節抵達上海,四日後,十七省臨時參議員選舉臨時大總統,一票黃興,餘皆孫文,足見時人之公心。當日資訊貧乏,更無所謂黨機器,純粹承認孫為革命首腦。

  又兩日,一九一二之元旦晚十時,中華民國臨時政府草草成立,坎坷歲月開始!滬港碼頭接船,北平逝世公祭,南京奉安送葬,自動自覺,萬頭鑽動,連綿數里,弔唁百萬,絕與所謂「國民黨神化」無關,而是對領袖的自主愛戴;「國父」尊號,乃豫軍司令樊鍾秀輓詞,國民政府遲至十五年後公告使用。菲律賓黎薩醫生,三十五歲以叛亂罪處死,獨立後貴為國父;甘地未及見印度脫離殖民,亦受尊封;美利堅眾「國父」中,唯華盛頓獨崇,孫公稱「國父」,豈不名副其實?

  二、公器私吞──第一次義舉犧牲者陸皓東,受孫之囑設計革命軍旗──青天白日,意涵自由平等,十二道光芒承接傳統精神;孫增紅色為地,取義博愛之熱血與廣土,雖堅認優於五色旗「紅黃藍白黑與漢滿蒙回藏如何相稱,上下橫條亦顯次第高低」,仍從眾議納為國旗;至開府廣州才復用藍白紅旗,直到北伐成功,東北張學良易幟,青天白日滿地紅方為正式國旗。薦舉袁世凱自屬「天下為公」,同盟會以來三易黨名,向未把持政權,何故?

  國旗與國號均為中華民族而創製,無一黨一姓之私。黃埔軍校成立,即便「三民主義,吾黨所宗」,對像始終是永久之國族,延誤到台灣蔣經國後期才由革命政黨轉為普通政黨,跟蘇維埃有關。「中華民族」「中華民國」「青天白日滿地紅」「三民主義國歌」一貫為公器意識,孫總理並未私有獨佔。不過,依據「民主原則」,日後訴諸全體國民公論可也。其間,國民黨讓出「青白紅」應是重要一步。

  三、獨裁專制──宋教仁被暗殺後,民國三年,孫於日本成立中華革命黨,黨綱加入「服從孫先生」,要求黨員打指模,遭獨攬權力垢病,親密戰友黃興也堅決反對;中山先生要求青年「立志做大事,不要立志做大官」,宋曾央請主持民國二年原同盟會會員聯合各黨派新組之國民黨「異於蘇聯支援之中國國民黨」,孫一心辦鐵路,只願做「自由國民」,終身以「公僕」自居,視權力如浮雲。因此,服從及打指模皆非得已,意圖扭轉鬆散黨員,集中意志,報效國家社會。猶有進者,民國十二年,改組之中國國民黨,被指與中國共產黨同為「列寧式政黨」,此即五十大板。其實,二者均為權變,蘇俄革命成功,孫雖引為同類,但與列寧幾名代表磋商數載,始有「孫越宣言」,第一條即「越飛同意共產主義不宜中國」,與共產國際鴻溝分明;而「聯俄容共」一則舉世唯蘇共援手,無從拒絕,二來允許中共黨員以私人名義入黨,用「民生主義就是共產主義」化解矛盾。

  四、紅白恐怖──廣州商團對抗造成所謂「西關屠城」,屬一時誇大之辭;上海「清黨」,是孫總理在生時壓制黨員不滿中共滲透之爆發,加上北伐半途「寧漢分裂」,共產國際與中共陰謀曝露,捨流血「剿共」,何有妙方?退十步設想,列寧欲輸出蘇維埃革命,欲赤化拯救全世界,孫奮鬥三十年,自有一套治國思想,且已參考古今中外理論與實驗,其中包括當時五十多種社會主義之一的共產主義,創製「三民五權」、草擬「實業計劃」正示其全盤步驟。

  百年來學校是否以孫之「民權初步」訓練青少年,關係民主選舉之成績,思之悵然。擺脫中共黨意識形態,認知中華民國事實上分為「大陸」及「台灣」時期,而非封殺於一九四九年三十八春秋之「民國時期」,然後才能同情地諒解〔不是完全支持〕遷台後的所謂「白色恐怖」,失去大陸不「反共」「防諜」對得起已歿尚存的同胞嗎?平心而言,官民「反共」數十年,似乎成果微弱,也許,港澳台沒有「解放」即為悲壯之勝利?

  「辛亥百年.民國百年」都是事實,戴上眼鏡,馬上涇渭分明;污史亂搞時代,不足言史,如今號稱改革開放,似亦百花齊放、百家爭鳴,多讀書、勤看資料當然有助認清真相,若非立其大體、識其要義,依舊陷於迷宮,厚詆古人古事。辨明之法並不複雜,民初學者,蔡元培、胡適等之態度,民國百年之嚴謹史學家,如余英時、王爾敏等之讜論,以至於大陸楊天石、留學生曉黑之類,也都能釐清事實來寫史評史,畢竟「言而不信,不知其可」,騙局到尾聲了, 「政治」豈能「脫軌亂闖」呢?  

  (中華民國一百年台灣光復節前四)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