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從「茉莉花」燒到華爾街
 
火從「茉莉花」燒到華爾街
作者: 阮 銘

熱點新聞

更新於︰2011-11-06 Print Friendly and PDF

● 佔領華爾街的人看到經濟皇族的貪婪和權力的異化。但是尚未看到大洋彼岸「中南海」與「華爾街」的黑暗聯盟。怎樣改革體制?將是美國台灣明年大選共同的主軸。


●佔領華爾街行動已擴展到全球約1000個城市。台灣10月15日也發起佔領台北行動,在101摩天大廈集會示威。(互聯網)

九月十七日在美國紐約開始的「佔領華爾街」社會運動,一個月來已擴展到八十二個國家、九百五十一個城市。Occupy Wall Street 已演變成Occupy Together,被稱為「現在世界上最重要的事」(Naomi Klein: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in the World Now)!

美國人反對政府權力的異化

  與爭取自由平等的茉莉花革命不同,美國的「佔領華爾街」運動直指顛覆人類自由平等、毀滅地球生態環境的源頭:「華爾街的貪婪」。

  難道不是嗎?一位華爾街證券交換易所操盤手羅斯坦尼Allesio Rastani接受BBC採訪時坦承:「統治這個世界的,不是政府,是華爾街的高盛(Goldman Sachs)集團」。

  美國人民識破了這個秘密,製造全球經濟和環境災難的大災星,是華爾街的「經濟皇族」。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曼指出,羅斯福新政時代的「經濟皇族」,如今已演變成了「經濟蝗蟲」,吞噬全球經濟,毀滅自然生態,製造失業危機與貧富懸殊。

  美國憲法的頭三個字是「We the People」,「我們人民」!政府的權力是人民授予的,人民才是國家的主人!今天美國人民發現,他們授權的政府權力已經「異化」,不再把百分之九十九的人民當國家主人,「We the People 」異化為「We the Wall Street」,華爾街成了國家主人,華爾街主導政府的財經、環保和外交政策。

  一些政客、名嘴、作家譏諷「佔領華爾街」目標「混沌不明」。眾院多數黨領袖坎特詆譭群眾是「暴民(mob)」,是「一堆反對美國的美國人」!名嘴林保(Rush Limbaugh)造謠說,百分之九十九的運動收了百分之一豪門索羅斯的「獻金」!還有人罵運動支持者是「高舉反旗、挑動階級戰爭的列寧同路人」!

  柯翰默(Charles Krauthammer)在《華盛頓郵報》撰文「奧巴馬挑動佔領華爾街」,污衊示威者是一群「憤憤不平、擁有學歷的懶鬼,背負五萬美元學貸、喝星巴克、穿Levi's、把玩iPhone的無政府主義者」;「在譴責華爾街的同時,卻為一名商業鉅子、比八個億萬富翁有錢的喬布斯去世而流淚」。他的「結論」是:

  「最卑劣的本能,被國家領導人賦予正當性」,「目標就是吃掉有錢人」!

  究竟誰「卑劣」?誰「正當」?誰「吃了」誰?誰在「挑動階級戰爭」?

  「佔領華爾街」的「正當性」,是「憲法」賦予,無需奧巴馬「挑動」!

  這場運動的「目標」,是回歸「憲法」的「目標」:「增進全民福利和確保我們自己及我們後代能安享自由帶來的幸福」。

  為此「目標」,必須終止百分之一貪得無饜的經濟皇族、經濟蝗蟲掠奪國家、吞噬財富,製造失業與貧富懸殊的「階級戰爭」,把被篡奪的國家權力收回到百分之九十九的人民手中;要讓華盛頓知道,國家的主人是「我們人民」,不是百分之一的華爾街貴族和蝗蟲!

  「佔領華爾街」的旗幟上寫著:「我們代表百分之九十九,不再忍受百分之一的貪婪與腐敗」!「不能讓百分之一的金融寡頭主導華盛頓的政治」!「百分之九十九拒絕為百分之一製造的危機買單!」這樣的「目標」,難道還「混沌不明」嗎?

  如果說,茉莉花革命是被奴役的人民終結奴役制度,爭取自由民主平等的革命;那末,「佔領華爾街」就是自由民主國家的人民克服國家權力的「異化」,把國家權力從百分之一篡奪者手中收回的全民(百分之九十九)運動。

  這是美國人民的偉大覺醒,他們不再是任人宰割的「沉默大多數」,他們正在以國家主人的責任感和勇氣,把美國從沉淪中救起。


阮銘(右)和參與「佔領台北101」行動的吳靜慧,在101大廈前。

華爾街與中南海的黑暗聯盟

  「中國崛起」與「美國衰落」的神話,時在國際輿論中浮現,西方「知識皇族」和「知識蝗蟲」,似乎比東方更熱衷於此。為甚麼?

  為了遮掩一個日益顯著的事實,華爾街與中南海的聯盟,正在使美國、中國和世界一同沉淪。

  「佔領華爾街」的民眾曾經提出疑問:造成令人憤怒的現狀,究意是由於百分之一的人太過貪婪,還是制度問題?

  答案是二者皆是:貪婪腐蝕制度,制度縱容貪婪。貪婪還能利用「全球化」,使自由制度國家的百分之一皇族和蝗蟲,與奴役制度的百分之一黨國權貴「合夥」貪婪,雙方成為特權與暴利分享的「Responsible Stakeholder」,不但「穩定」和「崛起」了中國奴役制度,而且使美國自由制度墮落,使自由國家的主人「異化」為國家奴隸。

  今天「佔領華爾街」的民眾,似乎還只看到近處的貪婪,尚未看到大洋彼岸「中南海」與「華爾街」的黑暗聯盟。

  以所謂「中國生產、美國消費」,「中國發展實體經濟(製造業)、美國發展虛擬經濟(金融業)」,「中國貿易順差購買美國債券」的「全球化」分工,創造「我們(華爾街與中南海)的新世界」,這就是黑暗聯盟的「全球戰略」!

  我常舉「滴血的蘋果」為例,讓大家看清這黑暗聯盟的真面目,因為「蘋果」是智慧產業的典範,是美、台、中三國「合夥分享」的典範,是「全球化」的典範。

  最近去世的天才喬布斯(Steve Jobs),他開創了「人類智慧和創造力成為發展槓桿」的新時代。他創造出完美、好用的智慧產品,造福了從兒童到我這樣八十歲老人,使每一個人的智慧和創造力更便於獲得實現。

  然而很不幸,他的二十一世紀智慧產品,被經濟皇族和經濟蝗蟲們利用來復活扼殺智慧和創造力的十九世紀血汗工廠。「蘋果」的一端(美國加州的設計)在創新,蘋果的另一端(中國台商富士康的組裝)在返祖。

喬布斯至死不明蘋果為何滴血?

  我相信喬布斯不屬於蝗蟲一屬,他一生追求的是美和創造。恐怕他至死也未明白,他的美麗「蘋果」怎麼會滴血?他說他去過深圳富士康,看到了咖啡館和游泳池。精明如郭台銘,當然不會讓喬布斯看到「蘋果」是怎樣滴血的?

  郭台銘的「驕傲」,是把喬布斯創造的「蘋果」產品組裝成本,壓低到每台只賺兩美元,打垮了競爭者。

  許文龍誇獎這位一端靠喬布斯的智慧和創造力、另一端靠中南海專制和野蠻的台灣首富是「成吉思汗」,錯了!成吉思汗的蒙古騎兵以少勝多,靠的是智慧,靠的是發揚戰士主動精神的奇襲戰略。而郭台銘以多勝少,靠的是毛澤東的人海戰術和軍事化管理,靠的是吞噬數十萬少女少男的智慧和創造力,使人「異化」為機器的奴隸。

  這是喬布斯的悲劇。他姓「Jobs」,是「工作」的多數,卻使無數中國少女少男的青春智慧,在「工作」中被中國特色的野蠻管理吞噬,無數美國的少女少男,因實體經濟外移而失去「工作」、失去實現智慧和創造力的機會!還要被柯翰默之流的蝗蟲捍衛者污衊為「懶惰」、「啃老」、「最卑劣的本能」!

  巧合的是,台灣的《蘋果日報》,把柯翰默的專欄搬到台灣,取名「美國與世界」,讓他在台灣為百分之一代言,以制衡《經濟日報》上經常為百分之九十九代言的克魯曼。這就是「蘋果滴血」的悲劇。

百分之九十九秉持的核心價值

  九月十五日我去了「佔領台北一○一」行動。我得到的一張貼紙是:「We Are the 99% of Taiwan!」

  對啊!我們是百分之九十九的台灣人!台灣是我們的國家!我們是國家的主人!我們不能讓國家權力被百分之一的皇族蝗蟲篡奪!

  第二天,在媒體上看到的是一片嘲笑聲:「秀才造反,三年不成」啦!「盡是些大學生,沒有政黨、名流參與」啦!「一○一大樓」還揚言,要為「擾亂商機」告狀索賠!

  看來台灣媒體被中國國民黨的黨國「百年慶」慶昏了頭,頭殼都浸在滿清末代皇朝和民初軍閥混戰那盆發霉發臭的「百年」漿糊裡了,對現在世界上最重要的事「由聾而啞」!

  華盛頓已經警覺。奧巴馬總統說:「佔領華爾街運動表明,美國人對美國金融體系普遍不滿。」拜登副總統說:「抗議的核心是與美國民眾的協議破裂,美國民眾認為國家的政經體制不公平。」

  然而代表華爾街利益的共和黨右翼和茶黨還在咒罵示威民眾是「威脅美國價值的極端分子」!

  甚麼是「美國價值」?誰是「威脅美國價值的極端分子」?美國憲章,家喻戶曉:

  「人人生而平等,造物主賦於他們不可剝奪的權利,包括生命權、自由權和追求幸福的權利。」

  「所有的權力都屬於人民,政府權力來自人民,是為了人民、國家、社會的共同利益,保證安全而設立。」

  「當任何形式的政府對這些目標具破壞性時,人民有權利改變或廢除它,以建立一個新的政府。」

  這就是「美國價值」!這就是自由民主普世價值!是誰在「威脅」?克魯曼說得公道:「威脅美國價值的極端分子,是華爾街的經濟皇族和經濟蝗蟲,不是蘇克提公園的群眾!」

  獨立歌手David Rovics在「佔領華爾街之歌」中唱道:「這裡就是他們收買政治人物的地方,因為我們當中的百分之九十九受苦,因為我們都是階級戰爭的犧牲者,因為這些貪婪的銀行家劫掠這個國家!」

  百分之九十九運動的核心,是改革國家體制,讓國家權力回歸國家的主人、「我們人民」!要讓被皇族和蝗蟲劫掠的美國價值「重生」(Renaissance)!這將是美國二○一二年總統和國會選舉的主軸!

中共第五代不要違背人民的意志

  台灣面臨的問題是:在華爾街與中南海的聯盟中,台灣扮演了甚麼角色?台灣的國家權力在誰手裡?誰在掏空台灣的實體經濟,「五鬼搬運」到中國去發不義之財?誰造成台灣經濟空洞化、貧富懸殊、失業攀升?把劫貧濟富、劫民濟官的台灣政經體制攤開來讓全民審視,這是台灣二○一二年總統和國會選舉的主軸!

  二○一二不但是美國、台灣的大選年,也是中國「第四代」交班、「第五代」接班的政權更替年。自由民主普世價值與「反自由化」反普世價值之爭,在中國已提前展現。

  溫家寶九月十四日在大連達沃斯論壇的講話,是一個信號。他說:「必須改革黨和國家領導制度,改變權力絕對化和權力過分集中,在今天尤為緊迫。」溫家寶這一年來在國內外講政改、講普世價值,不能視為「影帝」、「作秀」,他看到了世界潮流和中國危機。

  溫家寶的任期只剩一年,雖說出「決心推動改革,風雨無阻,至死方休」的大話,但已時不我予。他的「孤鳥獨唱」之音,將繞過十八大傳向未來。

  毛澤東的封閉式一黨專政,去世時已維持不下去,華國鋒、鄧小平、胡耀邦、趙紫陽改變了它。鄧小平的開放式一黨專政,去世後靠他指定的兩代接班人江澤民和胡錦濤,維持了十五年。今天這個「反自由化」專制帝國再不政改,確如溫家寶所言:「違背人民意志」、「死路一條」!

  胡溫的接班人習近平、李克強,只要有點政治眼光,該不會逆時代潮流與人民意志而動。等那一個春天到來,溫家寶的「孤鳥獨唱」,恐將演變成「中國茉莉花」、「佔領中南海」的協奏曲了。

(阮銘:流亡美國的政治學者、台灣政論家)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