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榴結碩果,憲政何處尋?
 
石榴結碩果,憲政何處尋?
作者: 俞梅蓀

大陸傳真

更新於︰2011-11-06 Print Friendly and PDF

十月十七日早上十一時,我來到富強胡同,叩開紫陽家,趙二軍哥招呼我到院子裡摘石榴,紫陽悉心栽培的石榴樹,紅燦燦的碩果壓彎樹枝,二十來位來訪者採摘興致正濃。


●  九月讀書會曹女士唱頌歌,朗誦普希金《我又重新來這裡》。右側為紫陽的書桌。上方時鐘為早上七時,紫陽駕鶴西去之時。(作者提供)

  紫陽書房滿是鮮花,大都是紫色蝴蝶蘭,古雅清芬。牆上掛著布衣青衫的紫陽像,書架旁掛著朱剛敬獻的字幅:

  興國無畏闖荊棘,安邦有策觸龍鰭。

  江湖險惡需鏟除,滄海有情必顯覿。

  簽到台上擺著一本趙紫陽故居畫冊,收錄一九四四至九四年間紫陽照片,畫冊記述:「紫陽的先祖在明洪武年間從山西洪洞縣遷入河南滑縣趙莊,已十三代,紫陽故居現存有一九四四年建造的三間土房,村外五百米有趙家祖墳和紫陽父母墓。」滑縣十分貧困,紫陽執政時,從未給家鄉任何關照,不准搞特殊;紫陽的兄弟姐妹及其子女均為普通農民。近年來,趙莊的參觀者絡繹不絕,一些老闆要出資翻修紫陽故居,概被謝絕。


●  趙紫陽之子趙二軍(左)和作者。(作者提供)

趙二軍說三民主義好過現在

  片刻,「九月讀書會」一行成員二十二位捧著紫陽畫像;抬著大花籃,舉著白色橫幅:「吃糧不忘紫陽情」來到書房,向紫陽像三鞠躬。

  紀念開始,一位曹女士唱《歡樂頌》,又朗誦普希金《我又重新來這裡》:「你們好啊,我不認識的年輕人,我已看不到你們的成長壯大,當你們充滿喜悅時,我在夜色中走過,聽見你們歡迎的喧響,還在把我回想......」

  中午,趙二軍代表全家邀在場的所有人,一起到附近小飯館午餐。

  恰逢辛亥革命百年,二軍說:「孫中山以和平方式結束封建帝制,倡導憲政民主共和,民權、民生、民族的三民主義,其進步意義超過現在;毛澤東建立新中國,但之後的『極左』導致非正常死亡四千萬人,竟超過我國兩千年來非正常死亡總和的一倍......」

  他說:「所謂『要吃糧,找紫陽』,只不過是把被剝奪的生產經營權還給農民。六十年代,父親和陶鑄曾向毛主席匯報大躍進餓死許多農民的慘狀,要求『分田到戶,包產到戶』,受到支持,但到文革,毛不認帳了,許多幹部因此被打倒,被整死。毛去世後,父親主政四川,甘冒風險,還權於民,恢復了生產力。」


●  初次來的退休職工周連孝拿著紫陽畫冊與紫陽的小兒媳在碩果累累的石榴樹下。(作者提供)

李樹橋:趙因擁鄧,只能辭職

  席間,我問他:「不少人提出:紫陽為甚麼未能像葉利欽那樣,爬上坦克,一舉扭轉軍人鎮壓市民的危局?」他答:「鄧小平掌握軍權,父親無權作為,且已失去自由,正因此,所謂『分裂黨,支持動亂』的罪名不成立,避免了黨的分裂。」

  趙二軍因「六四」受迫害,失去自由,僅匆匆見父親兩次,未能談心。為研究其父的「六四」遭遇,他建議我找鮑彤和李樹橋討論。恰巧兩周前,李樹橋向我談過他的看法:「耀邦和紫陽均擁戴退居二線的鄧小平對重大問題有最後的決定權,從而導致紫陽反對鎮壓學生而只能辭職。」紫陽愚忠的後果,被軟禁十六年直至去世,成千學生和市民死去,政治改革被斷送,他壯志未酬身先死,成為一個悲劇。

  午飯後,我與頭次來這裡的周老先生同路回家,在等公交車時他感慨:「紫陽下台,鄧小平『使一部分人先富起來』成了少數先富之人,官商勾結,掠奪他人,使廣大民眾更窮。」

  一位五十歲候車者憤然搭話:「如今官場腐敗,愈演愈烈,無官不貪,無惡不作,百姓沒有活路啊!」

訪民祭趙,被抓送郊區關押

  上世紀八十年代,我在紫陽領導下從事立法工作,二○○五年一月十七日紫陽去世,我到靈堂悼念,回家後被警車跟蹤追捕,我騎自行車逃脫。送別紫陽那天,警察又在八寶山蹲守抓我,我未能見紫陽最後一面。每年忌日,我都前往紫陽書房祭拜,出走外地迂回而去。今年忌日,我徑直赴紫陽家,被警察送進派出所,晚上釋放,次日警察來我家上崗。

  我去紫陽家的路上,群發短信告知朋友,不少人回復,托我代為獻花和留言致敬,有的立即被警察上崗看管在家中。我改為晚上群發短信。北京政法院校顏教授回復:「人類發生的進步,都是由於人們身上這顆溫熱跳動的心,在很多已沒有任何良心只有政治或金錢的領導人那裡,紫陽是閃爍異彩的人,因為他有良心,有良知。很多人紀念他,而任何以成敗論英雄者,都是粗陋無知的,言論自由和歷史真實都被他們塵封了。他們製造了空前的愚昧。」

  晚上,趙景洲夫婦告知,下午三時,訪民張小玉(河南)和熊小平(上海)前往獻花,張小玉是第三次去。趙五軍夫婦把樹上摘下的石榴和大棗,送給他們並合影留念。劉杰等十來位訪民上午從北京南站上訪村出發去紫陽家,被警方攔截,送到郊外訪民接待站。

  六四後,改革在歧途中演化成權貴經濟和警察治國的所謂中國模式,深受其害卻求告無門的廣大訪民,在被維穩打壓中覺醒。他們渴望社會的公平和正義,漸漸知道制度的公平是最大的正義。他們愛戴為民做主的清官。

  金秋十月,石榴花開結碩果,古老中國的民主憲政何在?敢問路在何方,路在腳下。

(二○一一年十月二十五日)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