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全世界知道藏人的痛苦
 
讓全世界知道藏人的痛苦
作者: 索 菲

特稿

更新於︰2011-11-05 Print Friendly and PDF

● 編者按:近半年來,四川阿壩地區先後發生九起藏人自焚事件,引起世界性的對西藏人權的關注浪潮。法國漢學家侯芷明指出三萬解放軍包圍二千喇嘛,進行政治洗腦,將藏人逼向生不如死的境地。


●  20歲的尼姑丹增旺姆10月17日在四川阿壩格爾登寺附近自焚身亡。成為第九個自焚抗議中共剝奪信仰自由的西藏人。藏人在她的遺體周圍。(網上圖片)

二○一一年十月十七日,年僅二十歲,名叫丹增旺姆的藏人尼姑呼喊著西藏自由和達賴喇嘛重返西藏等口號在中國藏區自焚身亡。這已是今年三月份以來,發生的第九起藏人自焚抗議事件,也是第一起女性自焚事件。就此本台「東西南北」節目有幸採訪到法國著名的中國和西藏問題專家瑪麗侯芷明女士。

 法國廣播電台:從今年三月份以來,在中國四川阿壩地區,已經發生九起藏人自焚抗議事件,你作何感想?

 侯芷明:我對這個消息感到非常痛苦,因為自焚是件非常非常痛苦的事情,表示非常絕望的態度,我想很多西藏人都很絕望。為甚麼呢?因為他們尊敬的達賴喇嘛現在不是他們的領袖,達賴喇嘛說了要退休,要當一個普通的和尚。他們知道,如果現在達賴喇嘛不可以回中國去,他們永遠也見不到跟中國政府的對話,和對他們態度的改善,所以他們的絕望跟這些政治因素有直接的關係。我們也應該跟他們一起對中國政府施加壓力,對中國政府說,如果一個民族的文化跟漢人不完全一樣,這並不是個問題,可以允許他們有獨立的民族文化,宗教生活,但同樣去關心他們,愛護他們。我們很多觀察家,和中國國內的一些專家,包括王力雄先生早就說了,如果中國政府繼續鎮壓新疆人和西藏人,早晚就會有暴力的現象出現,現在我覺得,自焚這種現象是對自己的暴力,但是將來會不會變為民族間的暴力,這是一個非常可怕的過程。

 法廣:今年三月以來,在九起自焚抗議事件當中,一個尼姑自焚身亡,而女性自焚在藏區是第一次,讓人感到是到了生不如死,連死都在所不辭的地步才做出自焚的選擇,你瞭解四川阿壩地區的情況嗎?

 侯芷明:我不瞭解這個地區的情況,因為我本人沒有去過。但是今年夏天,我的幾個朋友都到那個地區的周圍旅遊去了。他們說到格爾登那個地區沒法接觸,誰都進不去,因為周圍都是警察和解放軍。但是他們和從那個地區出來的一些和尚說話了,那些和尚說,他們才兩千和尚,但周圍有三萬部隊或武警圍著他們,每天進行幾個小時的教育,完全受不了,現在有的人已經跑了,有的人開始自焚,因為精神壓力實在太大。

  和尚的生活當然是學習、念經,一起做一些宗教活動,而不是搞政治運動,不是學習馬列主義,不是說達賴喇嘛是一個壞蛋,胡錦濤是一個偉大的領袖,等等。這些當然是違背他們的信仰的,現在中國政府給他們這種壓力,當然他們是受不了,受不了就造成一個一個的,非常年輕的和尚自焚,而且,最近有一個尼姑,不僅自焚,而且自焚到死,她已經不存在了。我們必須瞭解,沒有一個人願意快樂的自焚,這是一個巨大的痛苦,巨大的反抗,中國政府必須聽一聽這個異常的聲音。

 法廣:自焚這種抗議的終極做法實在慘不忍睹,世界上大部分宗教,包括佛教都尊重生命,批評輕生的做法,你對自焚持甚麼立場?

 侯芷明:不是所有宗教都不同意這種做法,比如伊斯蘭教,他們認為自殺是一個非常光榮的做法,但是佛教對於生命有最尊敬的態度,每一個生命,包括一個小蟲子的生命都重要。 更何況是一個人的生命,更何況自殺的現象,他們是最反對的。現在中國政府批評達賴喇嘛在進行煽動,這完全是不可能的。達賴喇嘛現在肯定也是非常痛苦,每次遇到一個人面臨危險或是被抓,或是被酷行,他都有非常非常痛苦的表現,這種表現肯定不是演戲。

 法廣:據說今天(十月十九日),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和全球藏人一道絕食,你認為達賴喇嘛所要傳遞的信息是甚麼?

 侯芷明:達賴喇嘛傳遞的信息繼續是個和平任務(使命)。絕食就是對自己採取行動,不是到外面放炸彈。所以達賴喇嘛強調,我們必須有非常和平的做法去提醒全世界注意。他所傳遞的信息就是說,你們全世界的人看小和尚一個一個地去自焚,你們一句話都不說,一點反應都沒有,直到第九個,而且是個女性,你們才開始說話。這是甚麼意思?這是對我們的一個批評,他的意見我非常同意,也非常不好意思,我們到現在才開始提出問題。

 法廣:你認為大家應該為西藏的事業,做哪些方面的努力呢?

 侯芷明:應該做所有方面的努力。應該向中國政府說,必須符合和平的做法,才像一個真正的現代政府。

 法廣:如何才能喚起世人對西藏的關注,同時又能避免藏族僧侶做出這種無謂的犧牲呢?

 侯芷明:這個問題是不好回答的。因為,比方說在法國,起碼二十年來,有很多很多小組織和規模大一點的組織都在關心西藏的人權,每年三月十號都組織一些遊行,對法國參議院和政府都表示反抗,為甚麼不譴責中國政府對西藏文化和達賴喇嘛有這樣不尊敬的態度,等等。在美國,有非常龐大的非政府組織,他們每年也籌集不少錢去支持西藏流亡政府。所以,現在怎麼做?當然是每個民主國家的總統的重大責任,應該說在任何國家裡,在任何情況之下,我們不可能允許一個政府對特別是宗教事務進行鎮壓。

 法廣:中國經濟上日益強大起來,也更加目中無人吧,特別是對西藏,中國認為西方干涉西藏事情,認為西藏是中國的內部事務。

 侯芷明:這是一個老問題。「干涉」這個詞主要是獨裁制度用的一種說法,民主國家,特別是歐洲國家認為「干涉」是一個責任。比方說,歐洲議會經常批評法國,因為法國監獄的水平不夠現代化,法國警察有時候有暴力行為。每一個法國人都感到這種批評是件好事情,如果國家有了毛病,而且比較明顯的毛病,應該得到大家的幫助,把這個情況加以改善。中國政府反而認為你不能干涉,態度正好是相反,所以說,中國離民主國家還遠得很。

 法廣:他們總是擔心西方要搞亂中國。

 侯芷明:這是最大的誤會。我們的批評,並不是要你壞,而是要你好。比如說,如果這樣搞下去,中國發生內戰的話,那是大家的災難,不僅是中國的災難,而是全世界的災難。所以我們一而再再而三地向中國政府說突尼斯、埃及的情況如何,總有一天,老百姓會反抗;總有一天,獨裁制度會下台。希望他們要注意,要避免這個情況。對老百姓要有和平的對話,不要濫施暴力,才可以長期維持下去。

 法廣:到今天為止已經發生九起佛教僧侶自焚抗議活動,而這九人又都出自四川阿壩,同一個地區的喇嘛寺和尼姑庵,為甚麼呢?

 侯芷明:這個喇嘛寺可能離拉薩比較遠,在一個比較偏僻的地方,所以這些喇嘛直到現在有一種比較獨立的生活,可以進行他們宗教和文化活動。但是,從二○○八年起,中國政府也對那個地區施加非常大的壓力,因為當年的三月,西藏人以為很快就有奧運,必須向全世界呼籲表達對鎮壓的反抗,才能得到全世界的關注。中國政府因此同時發現在四川、青海那些地區也有西藏的反抗,不只是在西藏自治區,所以從那個時候起,對他們開始非常非常嚴厲地鎮壓。另外,是外國人到那邊去的並不多,所以沒有人在那邊照相,沒有人太注意那邊的情況,所以,現在他們發生非常可怕的自焚現象,與偏僻孤獨也是有關聯的。

 法廣:瑪麗,你認為普普通通的一個熱衷自由和熱衷民主的人能為西藏事業做哪些具體的努力呢?

 侯芷明:具體的努力就是想盡一切辦法去更好的理解他們的情況,他們的要求,他們的和平,他們永遠不會用施與別人的暴力方式做事。偶爾會發生甚麼災難,比方說二○○八年三月份,後來他們都後悔,都覺得非常遺憾。但總的來說,他們是最和平的民族,所以我覺得要更努力的去支持他們,介紹他們的情況,作一些報導,作一些訪問,向全世界介紹他們的痛苦。

(來源;法廣中文網站  李江琳提供)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