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層選舉的希望和失望
 
基層選舉的希望和失望
作者: 俞梅蓀

大陸傳真

更新於︰2011-10-06 Print Friendly and PDF

● 編者按:北京作者俞梅蓀熱心維權,千里奔赴東北觀察、協助基層村選,見證農村官商勾結、賄賂公行、欺壓百姓的實況。此文情真意切,不容錯過。


●作者俞梅蓀(左)離開裕強村時與村民維權代表陳森擁抱,依依惜別。(作者提供)

九月九日午夜,突然接到哈爾濱李姐慕名來的電話,說是當地村委會換屆選舉,投票在即,要我去為農民講選舉法。十日中午原趙紫陽總書記的秘書李樹橋來電話,鼓勵我去哈爾濱為農民服務。

  一九八四起我在中南海參與立法工作,曾任顧明(國務院副秘書長,全國人大法律委員會副主委)的秘書。見證趙紫陽推進政治體制改革。如今政改停滯,法治堪憂。到基層普法,對我可謂實踐的好機會。當夜到火車站買了退票便啟程。

暴力強拆無處告,農民寄望選舉

  哈爾濱利民經濟開發區是一九九一年黑龍江創辦的省級開發區,九三年以來,開發區從六個村非法暴力強徵良田三千多公頃(四萬五千多畝),嚴重侵害三萬多農民的切身利益。二○一○年六月,該區借棚戶改造之名,強拆農舍安置房至今未落實。

  十多年來,農民上訪、起訴,遭警方截訪打壓,開發商買兇殺人。九九年十二月,裕強村安家三兄弟帶頭維權上訪,安守林被黑惡勢力打死,父母和兒子抑鬱去世。今年三月二十八日,哈市城管和公安近三百人到裕強村武力強拆,于洪濤在自家屋頂抗議並要自焚,被消防水龍衝擊,于家兄弟和親友二十多人被打傷,被抓捕;七月四日,於洪濤等十九人被起訴,九月底法院開庭在即。

  在今年基層選舉中,裕強村選戰激烈,幾種勢力角逐,有的出五百元賄選,有的受到壓力而無奈。該村維權帶頭人陳森主張依法選出能夠代表村民利益的村官。

  一九八七年八月就通過試行的《村委會組織法》規定:村民選舉委員會由村民推選產生。但裕強村均由上屆村委會和黨支部主持並操控,迫使村民自發聚集議事。陳森不參加村官競選,卻竭盡全力,召開村民大會,試圖杜絕賄選行為,維護選舉秩序。

  裕強村有四千村民,五百戶,有選舉權者三八○九人,陳森訂下五十桌晚餐,挨戶發送請柬:請每戶一人參加。屆時,由北京法律專家宣講選舉法,各位村長候選人作競選演講,大家可以提問,為投票作準備。

  「宴請會」是今日我國覺醒農民之創造,富有中國特色。我的悄然到來,引起各方警覺,「宴請會」被不少人抵制。願意來的村民要求派大巴車從各屯接送,租用數輛車需上萬元且難租到,選戰暗流湧動,陳森和幾位維權骨幹壓力很大。李姐調侃說:「陳森先是著急請不到北京專家,現在又著急請不來村民啦。」我說:「如果一個都不來,沒關係,我到各屯上門宣講。」

宴請會上反賄選熱情高漲

  十三日晚六時,近四百村民聚在開發區南京路吉慶餐館,有的從二十公里外的市區住家趕來,會場熱氣騰騰。

  陳森宣讀致村長候選人的公開信:按《村委會組織法》,村財務應通過審計辦理交接手續,你當選後是否能履行並接受群眾監督?二○○五年以前被強徵土地,每平米補償五至十元,你認為是否合理?養魚場是村集體土地,被非法霸佔,如何解決?等八個被強徵強拆沒有合理補償和安置的維權問題。

  接著我在發言中先強調胡總書記在中共九十週年講話:「依法保障人民群眾經濟、政治、文化、社會等各項權益。」逐條宣講和解答有關村選的法律文件。之後,村官出身的村民自治研究者呂先生提出有關村委會的職權和產生辦法。村民王會忠有感而發,現身說法地贊同依法選舉和村務公開。

  接著村長候選人王春三和陶玉發分別發表競選宣言:「如能當選,要依法實行村務公開,要維護村民利益辦實事,努力解決陳森代表大家提出的八大維權問題。」兩位的講演,不時被掌聲打斷,大家一致反對賄選。六位候選人來了三位,只有兩位發表講演。 

  與會者熱情高漲,晚餐至九時半結束,不斷有老農圍著我說:村務從未公開,賣地所得全然不知;從不知自己的法定權利......我告訴他們:村官如能為民做主,不官商勾結,欺壓村民,你們就不必再上訪啊!

  村民走後,我抬頭看到對面十六層大廈燈火透亮的利民開發區管委會,這是造成失地農民深重災難的魔穴。想起李姐曾說過:「不久前陳森在北京上訪,求告無門,走投無路,多次要以人肉炸彈,與管委會大廈同歸於盡,被我極力勸阻,並幫助他繼續依法抗爭。之後他變賣家產而持續至今。」

初選成功,賄選者居下風

  陳森用一萬兩千元按每桌四百元支付了三十桌飯菜,陳家三兄弟和幾位操辦者為聚會的圓滿成功而頻頻乾杯。我問:「你究竟力挺誰?」答:「不挺任何人。」李姐說:「他投誰的票,不會告訴別人。」陳森笑了。

  十四日未聽說有賄選事。十五日突然傳出「宴請會」。未露面的候選人傅正旺出資四十萬元,以每票五百元到處撒錢買票。為此,陳森等人不辭辛苦、走村串戶,作「反賄選」宣傳並邀集民舉監票人參與七個投票點的監票,將從六位村長候選人中選出兩位。

  十六日晨陳森等十一位民舉監票人來到各投票點,被由上級指定的監票人所排斥,不讓入坐監票席。民舉監票人堅持站著監票。各投票點有二十多個不明身份的青年人在遊蕩(賄選者派來嚇人的)。投票後,又發生不准民舉監票人隨車押送票箱的衝突。

  唱票結果:陶玉發獲一○二二票為,傅正旺獲八七七票。不少村民拿了錢,既投傅,又投陶,賄選者傅正旺只佔下風,大家很欣慰。有人提議舉報賄選,但因受賄村民不敢得罪傅而難以取證。

第二輪再選,賄選者得勝

  在開發區旅館只有一張床的房間,每晚陳森和我同床而睡,外出時不願我離開他的視野,他隨身帶著一把鋼製折疊扇(防身暗器)。後來才知這裡黑社會猖狂,以防我發生意外。當晚,陳森把感冒發燒的我送到車站,我倆緊緊擁抱,惜別。據繼續住在陳家的李姐說,武士陳森回家後,對酒起舞。

  在第二輪選舉之前,傅正旺投以百萬元,一幫人到各村公開以每票五百至一千二百元拉票。陶玉發向陳森表示,如果自己當選,不追究傅正旺的賄選行為,並動員村民把錢還給傅正旺,息事寧人。

  二十三日第二輪選舉,傅正旺找來一百八十個年輕打手,虎視眈眈,威懾各個投票站。村支部書記見勢不妙,調來數十位特警維持秩序。傅正旺得票一六二三而當選;陶玉發得票一三○○而敗北。

  一些村民認為,傅正旺公開賄選取勝,受到街道辦事處主任楊立明的暗中支持,楊一貫殘酷打壓訪民,作惡多端,村民深惡痛絕,大家深感今後更沒有活路,群情激憤。陳森悲憤交加,積勞成疾,舊病復發。我在電話中勸他不要著急,我國封建專制延綿兩千年,法治不可能一蹴而就,我們努力了,足矣,不要太執著,打打殺殺弄出人命。陳森已經取得兩份賄選錄音證據,要李姐和我起草舉報信。連日來,陶玉發家被傅正旺的打手日夜監控,陶報警後,打手才撤離。

  二十五日晚傳來消息,五位村民可以出面作證傅賄選,次日陳森將和兩百村民到呼蘭區政府舉報,兩位本市記者已介入調查。傅正旺兩次打電話給陳森說:「我與你無怨無仇,請求給個面子放一馬。」陳森說:「我請客宣傳法治,反賄選,是你搗亂破壞,不給面子,我要與你鬥到底!」為傅求情的電話絡繹不絕,陳森關了手機,迅即把愛人和孩子轉移他處,準備拚死依法抗爭到底。

  「把欄杆拍遍」是李姐送給陳森的辛棄疾詞:「把吳鉤看了,欄杆拍遍,無人會,登臨意。」辛棄疾登高遠眺,拔劍而起,壯志難酬,壯心不已。一介苦大仇深的草根武士陳森,亮劍奮力推動依法村選的實施。

(倉促完稿於二○一一年九月二十六日晚)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