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立參選直逼中共「命門」
 
獨立參選直逼中共「命門」
作者: 信新光

大陸傳真

更新於︰2011-10-06 Print Friendly and PDF

● 編者按:溫家寶高調鼓勵的中國基層縣市級換屆選舉中,各地湧現一批「獨立參選人」依法參與。但是遭到中共以各種手段全面系統的打壓,以致恐嚇、軟禁。說明中共絕不會給人民一絲一毫民主──值得各界嚴重關切。

「下動上不動,越改越被動」

「下改上不改,越改越混亂」

九月十四日,中共總理溫家寶在大連舉行的第五屆夏季達沃斯論壇上,高調提出「需要改變權力絕對化和權力過分集中的現象」,「必須改革黨和國家的領導制度。這個任務是鄧小平先生在三十年以前就提出來的,我認為在今天尤為緊迫。要擴大民主形式,要相信群眾能管好一個村,甚至管好一個縣。......在擴大民主這個問題上可以先從黨內做起,由黨內逐步擴大到黨外」。

政改歷史車輪空轉三十年

  這裡溫家寶用了一句「甚至管好一個縣」,強調政治體制改革需遵循「從下到上」的路徑。不難看出,這是一種無奈的期待,因為早在一九八七年中共十三大時就已經將黨內民主和組織建設提到議事日程,並啟動了黨政分開,中央及各省市政府部門的黨組被撤銷──兩年後「六四」突發後又一一恢復。十三大時,趙紫陽是總書記,溫家寶作為當時的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還曾在政治體制改革專門機構裡擔任「黨內民主和組織建設」小組組長。

  當時政改就是「自上而下」,可以行得通,若是「自下而上」根本行不通,當時有兩句話說「下動上不動,越改越被動」,「下改上不改,越改越混亂」,如今經濟改革已經三十年了,整改卻只是停留在「雷聲」上,沒有半點雨點,形象地說,「歷史車輪的車軸被黨高高架起來了,結果中國現代化轉型的車輪子空轉了三十年,卻沒有前進一步」。

北京以「純居民」藉口阻人參選

  下動上不動,結果爭取民主的民眾等不及了,紛紛趕在基層縣市級政權換屆之際獨立參選人大代表,江西新餘市的劉萍是獨立參選第一人,卻屢次被當地政府軟禁和恐嚇。浙江杭州的徐彥所在的公司也多次遭遇工商稅務前來查帳,北京東城區的人大代表參選人徐春柳,本為北京搜狐新媒體資訊公司新聞部門首席記者卻被官方拒絕,因為她不是所居住的社區「純居民」,不能參選。官方的規定乃是內部所謂「有工作單位按照單位選舉登記」,這一規定明顯違反選舉法,但為了能夠按照戶籍地登記,她只有辭去工作清除第一道「障礙」。徐春柳還在微博上指責東城區人大曲解選舉法,生造出所謂純居民概念,阻止選民進行選民登記。官方卻不敢回應,目前中國所有官方媒體對於獨立參選人的報導都「戛然而止」。

  為此,徐春柳在微博上向法律專家求助,就東城區人大曲解選舉法,生造「純居民」概念,阻止其進行選民登記尋求法律援助。事實上,按照法律規定選民應是自由選擇登記地,獨立參選沒有「純居民」概念,再說,胡錦濤在江蘇省參選人大代表,其他八常委也都在全國各省選舉豈不都是「亂來」?

  再說三十年前,胡平、陳子明等參與民主活動的青年在北京市海淀區能夠競選人大代表成功,今天為甚麼不能?

獨立參選迴避「搞政治」仍被拒

  本來參選人大代表是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公民的獨立行為,也是合法行為,稱為獨立候選人並無不妥,但官方卻一直堅持沒法律依據,但直至目前並沒有哪條法律指出「獨立候選人違法」,公民參選,索要被選舉權,完全正當。至於叫獨立參選人、獨立競選人等。全憑各自愛好。沒什麼政治目的,怎麼稱呼都行。再看看北京海淀區的人大代表參選人熊偉,為了避免被誤解「搞政治」,提出參選要去政治化,要脫敏。他說,「我如當選,就是要為選區選民服務,解決社區的髒亂差問題,包括下水道問題、公廁數量不足問題、社區馬路問題、垃圾箱不足問題、文化生活單調等,這是民生問題而不是政治問題。民生就是最大的政治。警惕別有用心者。」

  可事實上熊偉依然被官方嚴防死守。九月十六日,熊偉向北京市海淀區人大選舉委員會諮詢其所在的青龍橋街道何時開始選民登記,卻被告知此前一天就可以開始選民登記了,即十五日是北京市換屆選舉宣傳日。他再向青龍橋街道選舉機構諮詢,告知正在開會佈置,很快就開始選民登記了。可是在他居住的社區,卻看不到一條關於宣傳選舉的橫幅和其他宣傳品,「我們社區靜悄悄」。

  與此同時壓制也在「靜悄悄」地進行,北京參選市民鄭威準備做參選普法宣傳被警察帶走,幾位參選人和兩名英國衛報記者被帶到派出所。為此向來小心謹慎的熊偉只能說,普法是好事,但也請各位參選人要珍惜參選的環境,不要給參選賦予過多的政治涵義。他還說,有二十多家境外媒體要求採訪他,但擔心被指「搞政治」,就一一謝絕了。

罰款等種種方式打壓參選者

  至於江西新餘的兩位獨立參選人李思華和劉萍參選屢次受阻。但重壓之下,他們依然站在一起,李思華還向新餘市人大常委會遞交了舉報信,舉報新餘市渝水區人大代表選舉中發生的破壞選舉行為,請求對此進行調查處理,宣佈選舉無效,並依法重新進行選舉。李思華還委託浙江思源崑崙律師事務所律師王成,向全國人大常委會、江西省人大常委會郵寄了舉報信,請求依法查處。這明顯不會有結果,因為官方目的就是打壓他們參選,一旦時間已過,這次換屆他們就不可能參選了。

  參選人大代表被壓制不奇怪,宣佈競選市長被打壓也不會奇怪。最早宣佈競選鄭州市市長的河南省房地產商曹天,卻在最近兩三個月來遭到當地有關部門嚴格的內查外調,現在稅務部門已對其公司開出了六百萬的巨額罰單,公司的多名股東被鄭州市紀委「雙規」,如此壓制手段很齊全,可惜都不是用在反腐上。這是「中國功夫中的最大亮點」。

  據說曹天自稱「賺了」,因為要競選市長被罰六百萬,「我當初如果要競選省長就罰六千萬,我沒競選省長,所以省了五千四百萬。哈哈哈」。中國農村問題專家于建嶸說,「這次選舉全國各地都奇招百出。偉大的政治創新工程」。于建嶸本人在九月十七日說,他接到電話和短信:「為了微博這個平台,叫我不要再講選舉」,可見對獨立參選人的打壓是系統的,從上到下全面開花了。

連帶紀念辛亥革命也受打壓

  更為荒唐的是,公民獨立參選不行,講辛亥革命與憲政也被壓制,知名歷史學教授袁偉時原定在北京的中國政法大學談「辛亥革命與中國憲政」,卻被告知取消,而中共自打自摸的牌卻依然故我,歷史研究學者雷頤說他的研究心得是,各行各業各級領導及秘書請注意,各行業領導的所有講話報告結尾必須是:

  「讓我們更加緊密地團結在以胡錦濤同志為總書記的黨中央周圍,高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旗幟,以鄧小平理論和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為指導,深入貫徹落實科學發展觀,全面貫徹黨的......」

  這可能是中共政改的最荒誕一幕,越來越倒退,越倒退越「民主」──這就是溫家寶所謂「先從黨內做起」的本來面目。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