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報「異地監督」遭整肅
 
京報「異地監督」遭整肅
作者: 周克商

熱點新聞

更新於︰2011-10-05 Print Friendly and PDF

● 大陸新聞人利用異地監督刊登負面消息的做法已有多年。最近卻遭到封殺,向新京報和京華時報開刀,操刀人是北京宣傳部長魯煒。


● 前南方都市報總編輯程益中,在香港亞視江澤民事件後,
受邀來港出任亞視副行政總裁。(網上圖片)

近日在中國媒體圈頗有盛名的調查記者王克勤,被《經濟觀察報》委任為調查新聞部主任。王此前在《中國經濟時報》任調查記者,該報在八月初撤銷調查新聞部,王被終止聘約。此間有業內人士觀察稱,王換了東家重組調查部,但恐為時不長,且《經濟觀察報》近期或將面臨整肅。

利用異地監督刊登負面消息

  《經濟觀察報》是目前所剩不多的、還在進行「異地監督」的全國性報紙。此前,因為「異地監督」,北京的《新京報》和《京華時報》在九月初被中國新聞出版總署劃歸中共北京市委宣傳部主管主辦。大陸有論者認為,此舉意味著意識形態主管當局對傳媒的新一輪打壓已經開始,而且主要是針對「異地監督」而來。

  通常來說,在中國內地,一份報紙在其所屬地域,必須由當地黨委來管理,不論是直接的還是間接的。例如北京日報受北京市委宣傳部管理、解放日報受上海市委宣傳部管理。這樣才可以確保黨委對新聞的管控,才可以確保新聞的黨性。

  這樣受制於宣傳部的本地媒體,則無法刊發本地的負面報導。而中國的新聞人共同體在二○○四年前後形成一個「異地監督」的鬆散默契:即互相報導對方所在地的負面新聞。這樣,如果要扼殺報導,則事發地黨委宣傳部,需要向異地媒體所屬地的宣傳部通報。這種平級部門之間的溝通,既耗時且效果不彰。故而負面新聞藉此日多。

兩京報中央管,北京很頭痛

  在二○○八年奧運會後,多個省市私下抱怨「異地監督」這種媒體行為難以監管,導致負面新聞頻出。中宣部即規定,報紙不得做異地監督。事實上在實際操作中,異地監督仍然存在,比如南方報業傳媒集團下屬的幾張子報,幾乎出現在任何新聞現場中,這也是該集團頻遭不測的重要原因。

  但是總部在北京的《新京報》和《京華時報》,對北京市的新聞報道,則不在「異地監督」的範圍之列,因為這兩份報紙是「中央級媒體」,北京市委無權管理。這種「在北京並不歸北京管」的現象,一直讓北京當局大為撓頭。

    這是因為,《新京報》的主管單位係副部級的光明日報報業集團。光明日報是名義上的中共第二黨報,由中共中央書記處委托中宣部代管。《京華時報》的主管單位係正部級的人民日報集團,人民日報由中共中央書記處直管。而中共北京市委宣傳部,名義上只是正局級單位。所以北京市委無法直接控制這兩份報紙的採編活動。

  因此兩報對北京的負面報導,是懸在北京市上空的變相的「異地監督」。在全國範圍看,省一級政府裡,只有北京市面臨這樣的「異地監督」。別的省份,均可以管理轄區內的報紙,獨有北京市管不了轄區內《新京報》和《京華時報》。

新京報總編程益中最早被鍘

  所有人都知道,《新京報》雖由光明報業主管,然則流淌的是南方報業的血液。係由南方報業傳媒集團於二○○三年十一月在北京創辦。南方報業持股百分四十九,光明日報持股百分之五十點五。主管單位為光明日報,主辦單位則為南方報業與光明日報兩個集團。首任總編輯為程益中。

    從《新京報》誕生後,北京市對其的阻撓就從未間斷。比如報名從《北京時報》改為《京報》,旋改為《新京報》,都是因為北京市方面不同意。嗣後北京官方發布新聞時,對《新京報》也多加刁難,這在業內是眾所周知的。

    程益中在二○○四年三月,因為莫須有的經濟犯罪罪名被免職,繼任總編輯楊斌。但《新京報》大膽敢言的作風未改,還是惹上飛來橫禍。二○○五年十二月底,第二任總編輯楊斌、時任副總編的孫雪東、李多鈺被免職,引發一百多個採編人員罷工。事後孫、李二人復職,而創報時從南方報業帶來的骨幹力量,大部分憤而辭職。即便如此,但其新聞理念和價值觀大體還是延續了下來。

  二○○八年七月二十四日,《新京報》以隱晦手法刊出六四照片,北京當局震怒。然則一直以來,北京市委宣傳部忌憚於兩報的「中央」身份,一直未有相關策略。

整肅兩報殺手魯煒何許人

  近日一位北京市委權威人士透露,此次兩報劃歸地方,乃是北京市委宣傳部向中宣部提出,要終止這種在全國獨一無二的「變相異地監督」。因為北京多起負面報導,均出自《新京報》。這個動作正是針對該報而來。至於已經比較聽話的《京華時報》,則扮演了「陪綁」的角色,屬於躺著中槍。

  這個計劃的主要操作者,則是新華社前副社長、現中共北京市委宣傳部長魯煒。魯煒早年在新華社廣西分社主管經營,頗有經營頭腦且長袖善舞,被總社機關看中調至北京,先後擔任秘書長及副社長。

  據該權威人士透露,魯煒在今年三月份調任北京市委宣傳部長之後,最頭疼的事情就是如何讓《新京報》聽話。因為中國的任何一個宣傳部長,都不想讓自己的轄區充斥負面新聞。於是他創新思路,向中宣部提出劃歸兩報到地方的建議。不僅劃歸管理權,連經營權都收為己有。眾所周知在北京這兩份報紙的營收是最高的。

殺雞儆猴中央級媒體消聲

    此外能夠做「異地監督」報導的報刊,就剩下中央級媒體了。比如新華社下屬的《瞭望周刊》,人民日報下屬的《大地周刊》,中新社下屬的《中國新聞周刊》等。不過這些媒體因為直接聽命於母報(社),通常都比較遵守中宣部的各項規定。比如在動車事故後,最先被噤聲的就是中央級媒體。

    此外在動車事故後,中央電視台下屬的欄目也被整頓,繼而國務院下屬的《中國經濟時報》撤銷調查新聞部。這一輪整肅很明顯是針對中央級媒體下屬的欄目或者子報子刊。北京市整頓《新京報》,一來是拔掉眼中釘,二來也是殺雞儆猴。

    此次在兩報的重組中,把它們從高級主管單位劃到低級主管單位、從中央主管單位劃到地方主管單位,這種現象,在中共以往的傳媒管理中,都不曾有過。此次這兩份報紙的產權歸屬變化,可視作研究中國傳媒管理的一個極好案例。

    這兩份報紙被嚴控後,未來能否繼續進行調查報導或者監督報導的媒體,只能是中央媒體的子報子刊或者子欄目?從《中國經濟時報》的遭遇來看,《經濟觀察報》未來的空間不容樂觀。這是唯一一份由地方企業控制的全國性大報,在動車事故中非常搶眼。

    從《新京報》和《中國經濟時報》可以看出,媒體控制部門已經察覺出這種不歸地方黨委管理的「弊端」,正在逐步采取措施閹割這樣的媒體。可以確信的是,仍有類似的媒體會遭遇整肅。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