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在利比亞的外交失敗
 
中國在利比亞的外交失敗
作者: 章 文

熱點新聞

更新於︰2011-09-09 Print Friendly and PDF

回顧這大半年來政府在利比亞問題上的表現,真是令人對中國的外交感到失望。法英是道義先鋒,分享勝利成果時也理直氣壯,而中方呢,恰恰相反,既不斥責卡扎菲屠殺民眾,不給反對派任何幫助,在參與利比亞重建問題上也吞吞吐吐,給人的感覺是幹啥都不光明正大,都猥猥瑣瑣。

  卡扎菲雖未被擒也未身亡,畢竟已成昨日黃花,他再怎麼負隅頑抗,都無濟於事了。等待他的將是上審判席,以反人類罪的罪名接受審判。

  利比亞重建問題隨之浮出水面。今天(9月1日)在法國巴黎召開的“利比亞之友”國際會議上,中國也派員參加了會議,不過是以“觀察員”身份與會的。這被前中國駐利比亞大使秦鴻國闡釋為“這正體現了中國政府對利比亞新政權採取‘不主動’的外交立場”。

  說的很對很好嘛。自年初利比亞戰事肇始,中國政府一直就秉持著“不主動”的外交立場。中方從未向利比亞反對派表達過口頭上的支持,更未提供實際上的援助。冷眼卡扎菲屠殺反對他的民眾,旁觀利比亞國內血流成河。

  直到反對派攻佔利比亞首都的黎波里趕走卡扎菲後,中國政府以前對利比亞反對派的“冷臉”才開始擠出一絲笑容,8月24日,外交部發言人馬朝旭表示,“中國一貫重視利“國家過渡委員會”在解決利問題上發揮的重要作用,與其保持著聯繫。希望未來新政權採取有效措施,凝聚各派力量,儘快恢復正常社會秩序,並致力於開展政治經濟重建,使利人民早日過上安定、幸福的生活”。

  比之前令人聽了耳朵起繭的“尊重利比亞人民的選擇”之類的空話,馬朝旭的新表述顯然更具實際意義,如同一根伸向利比亞反對派的橄欖枝。

  不僅如此,現在中方又向前進一大步,派員參與了此前一直拒絕參與的“利比亞之友”國際會議。“利比亞之友”組織源自利比亞問題聯絡小組,該小組於今年3月29日在英國倫敦召開的利比亞問題國際會議上成立,目的在於對利比亞採取的國際行動進行政治協調,並與利比亞各派建立聯繫。但中國為避免給外界造成支持利比亞反對派的印象,一直拒絕參與這些會議。

  好比一個人在社會上,國家在國際事務中也是很忌諱言行不一的。在對待利比亞反對派的問題上,相比法英等國的態度鮮明始終如一,中國隨事態變化而改變自己態度的做法令人觀感非常不好。

  很顯然,中方態度的轉變是利益使然。此前網傳利比亞反對派表示“將用石油懲罰中國、俄羅斯的不支持”。現在看來並非無穴之風。

  不用考慮歐美因素,僅從利比亞反對派的角度出發,按照簡單的人情世故,在石油合作上優待支援自己的國家而冷落甚至懲罰不支持者,是很自然和正常的。早些時候,利比亞反對派就打出橫幅向中方傳達了他們的意思:我們未來的關係取決於我們當下的關係。這已經說的很清楚了,難道那些旁觀者還奢望獲得同等待遇麼?

  有意思的是,俄羅斯外交部今天(9月1日)發表聲明宣佈,俄羅斯承認利比亞“全國過渡委員會”為現在利比亞行使權力的政權。俄方希望兩國以前簽署的條約和相互之間應該承擔的義務繼續有效並得到履行。

  從俄羅斯的表態中,大約可以知道關鍵時刻北極熊又把中國龍賣了,而它的利益也因此可以得到保證,至少不會受損太多。

  至此,聯合國五常中只有中國尚未承認利比亞反對派的政權地位。這令人莫名其妙,難以解釋其背後的外交戰略:如果中國真的“卓爾不群”不願“同流合污”,那麼又何必與利比亞反對派組織“全國過渡委員會”接觸,並派員參加“利比亞之友”國際會議?如果中國還在討價還價,那麼隨著俄羅斯的反水,孤身一人以抗國際社會還有何有力籌碼?

  中國商務部西亞非洲司副司長謝亞靜日前指出,利比亞的政治局勢一旦穩定,利比亞的戰後重建將為中國企業提供巨大商機。在我看來,謝司長的話固然不錯,但應該是夢囈。因為,利比亞的戰後重建不是非得中國不可,倒是中國真有點離不開利比亞的豐厚石油。

  回顧這大半年來政府在利比亞問題上的表現,真是令人對中國的外交感到失望。法英是道義先鋒,分享勝利成果時也理直氣壯,而中方呢,恰恰相反,既不斥責卡扎菲屠殺民眾,不給反對派任何幫助,在參與利比亞重建問題上也吞吞吐吐,給人的感覺是幹啥都不光明正大,都猥猥瑣瑣。

  外交大失敗,又一次把自己的陰暗面暴露在世界面前了,身為一名中國人,被這樣的政府代表著,我感到害臊,無奈!

(本文網友提供)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