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完成非毛:歷史的遺憾
 
未完成非毛:歷史的遺憾
作者: 鄭也夫

熱點新聞

更新於︰2011-09-09 Print Friendly and PDF

鄭也夫是北京大學社會學系教授,是中國文革後第一批優秀的社會學家之一。他這篇在827北京思想界批判極左回潮座談會上的發言稿,9月4日由北京《中國選舉與治理網》發表。

在北京紀念關於若干歷史問題決議30週年座談會上的发言

  有一句流行甚廣的話,我認為愚蠢並且霸道,就是:歷史不做假設。如果歷史是一盤下過的棋,歷史學家們則一直在複盤。說歷史不做假設,無異於取締歷史學。

  三十年前《決議》中的閃光點,隨著歲月的流逝日益暗淡。而《決議》中的荒誕弔詭之處則定格在那裏,今天看是這樣,昨天在明白人眼中也是這樣——就是《決議》否定了文革,卻沒有否定文革的發動者和設計師。今天回過頭來看,我感到的是深深的遺憾。加上兩個定語,歷史的遺憾,永遠的遺憾。如果當時執政黨不可能去否定毛澤東,我不會說遺憾。之所以說是極大的遺憾,是因為當時距離否定毛澤東只有一步之遙,卻沒有完成。

  對中國人,對一代偉人鄧小平,都是不可挽回的損失。中國人民攤上了毛澤東這樣一個領袖,三十年來苦難深重,他們有權利享受一個節日的巨大快感:徹底否定這個人。

  對鄧小平而言,這件事可做,但是沒有做。三十年前非毛能導致中共垮臺嗎?不會的。二十大赫魯雪夫否定史達林,蘇共垮臺了嗎?鄧與赫相比,互見短長。鄧的資歷更深,聲望更高,當然也因此更深地裹挾到老闆犯下的錯誤中,但鄧的才能高過赫。非毛後的局面鄧是可以駕馭的。毛的時代全體中國人都飽受愚民政策之苦,如果那時候經歷一次否定毛澤東的思想風暴,我們的思想在不同程度上都會提升。接受了那次思想風暴的遺產,鄧小平也將不是後來的鄧小平。不會在80 年代末期重蹈毛澤東的悲劇:接連腰斬自己的接班人。我的判斷是,如果有了當時的非毛,中國的歷史將改寫。

  太遺憾了。那個快感,中國人民永遠也找不到了。那麼現在還要做這個事嗎?仍然需要。並且能做就要快做,再遲的話年輕人更麻麻木了,不知道你們在說什麼。現在不是有對立面嗎?太好了,沒有爭論怎麼吸引社會,吸引年輕人關注呢。現在非毛的意義是什麼?毛澤東的罪過在於,他突破了人類文明的若干大限,非毛是為了捍衛人類文明的大限,如果我們不捍衛,我們這個民族不定什麼時候還會突破人類文明的大限。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