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軍處理PX案官民雙贏
 
唐軍處理PX案官民雙贏
作者: 姜維平

大陸傳真

更新於︰2011-09-06 Print Friendly and PDF

● 大連萬人上街抗議PX福佳化工廠事件,市委書記唐軍沒有逃避,沒有敷衍,而是爬上汽車頂棚,拿起話筒,立即答應PX項目搬遷,市民迅即離去,顯示魄力和責任。


●8月14日數万大連市民上街要求搬遷危險的PX福佳化工廠。(本刊資料)

現在,在海濱城市大連的街頭巷尾,人們三五成群,交頭接耳所議的熱點是八一四維權事件,雖然那些驚心動魄的場面已消失了十多天,但很多內情還不為世人所知,海外媒體披露了網友發來的很多照片,把它們組合一起就是完整的畫面,但不在大連生活過的人們,無法理解這次運動的人數之多,速度之快,影響之大,觸及官場內傷之重,以及對未來中國政局的變化產生的積極作用之力,總之它不僅顯示了大連生態環境破壞的嚴重性,也暴露出社會的深層次政治危機,而且讓國民看到了中國政改的必然性和光明前途。

薄熙來在大連統治二十多年

  眼下大連市民口耳相傳的時髦詞是「八一四」即「發要死」,夏德仁,即「嚇死人」,「發要死」的意思是,光想經濟發展,不考慮生態環境和人的健康和各項權力,是要死人的;嚇死人是指懸在大連人頭上的利劍:PX項目。生動地表現了市民對前任市領導夏德仁的不滿和憤怒。

  大連消息人士透露,在八月八日颱風「梅花」登陸之時,PX福佳化工廠險些出事,大連開發區出現了萬人大逃亡的令人震驚的場面,而中央電視台記者採訪該廠受阻被打的新聞,和白巖松主持節目的突然換臉,都激怒和點燃了大連人的焦躁的情緒,終於他們走上了廣場和街頭。

  實際上,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中國還沒有一個城市,像大連這麼不幸,它先後被日本人 、俄國人統治了數十年,中共建制後又被薄熙來嚴酷統治了近二十多年,他一九八四年至二○○四年在遼寧苦心經營了二十年,最突出的特點有兩個,一是貪腐,二是枉法,他之所以由京城主動要求下派金州,是因為他靠老子的關係和信息,知道大連這樣的沿海城市即將對外開放招商,土地由無償劃撥變成有償轉讓,這是名利雙收的最佳契機,於是他抓權,老婆抓錢,他當市長,谷開來辦律師所,因此從一九九四年到二○○○年,他不僅用廉價地皮送人情買官,而且又以律師費為掩護,大肆受賄,數目高達數億元,官職步步高陞,太太快速積累財富,一九九七年把律師分所建到了香港,紐約等等 。

  為了離開大連後不被清算,他破格選用了東北財經大學的老師夏德仁等一大批死黨,擔任各級領導幹部,把有可以揭他老底的另一批對立派高姿等人,以種種莫須有的罪名關進了監獄,只是當時他的權力不夠,受到聞世震的力阻,大都有頭無尾,陰謀未能全部得逞,但是大連人對他的不滿和義憤一直在醞釀,清算他的舉報信在中紀委裝滿了幾麻袋 。據透露,不用說別的,光是嘉信國際酒店老闆韓曉光,大連天天漁港餐飲公司老闆張永祥,原大連中法副院長劉曉濱等十三個冤案的受害人,寫給中央的舉報信就多達數十封,胡溫迫於民情壓力,多次要查辦他,故先把他調離商務部,下派山城重慶,以便甕中捉鱉 。但薄熙來很狡猾,他抓住了文強案,讓他舉報了汪洋和賀國強,把材料送給了胡,使自己轉危為安 。接著他又靠打擊黑社會,把李俊等一些民企老闆的財產沒收,賄賂北京高層官員親屬,還把眾多大項目和大工程拱手送給太子黨成員,讓他們賺錢領情,使部隊一批死黨擁戴他 。所以儘管孫春蘭和張成寅先後到大連任職深挖,他的貪腐和枉法都罪證如山,但中南海時而態度堅決,時而曖昧,他們也不好下手,大連人忍無可忍。八一四事件就在這背景下爆發。


●8月14日市委書記唐軍面見示威群眾,同意搬遷訴求。(本刊資料)

夏德仁是薄熙來的鐵哥們

  平心而論,夏德仁在當大連副市長之前,是一個大學老師和經濟學家,是品行不錯的人,但薄熙來看出了他的弱點,一是骨頭軟,見風使舵;二是原則性不強,講哥們義氣,薄熙來給自己搞MBA文憑,曾求助於大連理工大學,人家依仗於學祥的後台,沒給他面子,但夏德仁言聽計從,不僅讓薄如願以償,而且還幫王立軍也搞了一張假文憑。所以,薄熙來當市長,副手都是他配的,一句話就把夏德仁先提升到副市長,後又任命副省長,但政治風雲巨變,他自己走得不順,只好又托人安排他退守大連,以免共青團派躍躍欲試,翻他老底 。這樣夏德仁任職的主題一是抓經濟,二是捂蓋子,前者使他胡亂決策,不顧生態環境和市民健康,把在福州搞臭了的PX遷到了大連 。他想,反正薄熙來在北京有權勢,他誰也不怕;後者使他在變化了的形勢面前失寵,隨著十八大臨近,薄熙來表演升級,唱紅歌逼宮的瘋狂,使胡溫不能忍受,而江澤民又死去活來的,沒有了靠山,賴昌星的回國,又使太子黨慌作一團,清算薄熙來的事,再一次提到了中紀委的議事日程,所以夏德仁任期未滿,就突然離職了 。大連官場換了新的掌門人唐軍,他原是勞動保障部副部長,是團派的紅人,他和遼寧省委書記王日聯手,決計攻破薄熙來最後一道防線,而夏德仁是個軟柿子,PX是個大毒瘤,市民對其不滿的火山口找到了,黨內權鬥與民間維權運動合流,就出現了八一四大連萬人上街集體散步的奇景。

市委書記唐軍一舉成名

  我坐在多倫多梅西學院的創作室裡,就能從網上清晰地看到市委書記唐軍非凡的舉動 。這是信息時代的奇跡,我還能看到舊居的樓宇,熟悉的面孔和聽到大連的「土話」,真的心情激動 。當數萬人憤怒地湧到政府辦公樓前抗議時,唐軍沒有逃避,也沒有敷衍,他爬上了汽車頂棚,拿起話筒,立即答應PX項目搬遷,並建議市民儘快離去 。這種場面「六四」時沒有過,只是一九六六年文革時有過,那時我十歲,親眼看見原市委書記胡明被群眾批鬥,站在凳子上,被打得滿臉是血,看來唐軍知道不順應民意的結果是甚麼,專制統治的政府不想文革重演,只有乖乖地滿足老百姓的意願,而且更為重要的是,大連老百姓恨的不是唐軍,他才上任沒幾天呢,他們未必想推翻政府,經濟奇跡使許多人受益,人們只是對薄熙來 、夏德仁有異議,並把希望寄托在新的領導人身上,這正是唐軍一番安撫話,大連便多雨轉晴,市民遊行散去的主要原因。

  於是名不見經傳的唐軍的面目漸次清晰起來,他反應的迅速和態度明朗,以及勇敢和果決,是歷任領導中所僅見的 。薄熙來當市長書記共八年,貪生怕死,養尊處優,從來不敢在突發事件現場第一時間露面,包括自然災害在內,他只會拿別人當炮灰,最後摘桃貪功 。而唐軍沒有拖泥帶水,沒有怕死怕累,或許PX與己沒有一點瓜葛,或許人群的聚集原本是樂其所為,默許醞釀,反正他使自己與四年前的福州抗議事件發生時的幹部根本不同,人們是從廣場上,從車棚頂上認識他的,憤怒的火焰在他的喊話中沒有全部消失,但隨後萬人逐步散去。

  此後大連傳來的信息是矛盾的:一方面說,市委書記喊出了承諾,說PX一定搬遷,但當天晚上有從瀋陽,營口調來的武警動手打人,發生了幾起流血事件,也有舉標語的年輕人在胡同裡被捕,後來寫了保證書獲釋;另一方面說,網絡警察早在QQ群和推特,臉書上看到了急風暴雨即將來臨,但大家都是大連人,都知道薄熙來搞形象工程,透支了國庫,破壞了環境,都說夏德仁搞的PX是喪門星,所以對八月八日至八月十四日之間的社情民意,採取了微妙的懷柔政策,所以沒有組織者,沒有領袖,沒有所謂「海外敵對勢力」的策劃,人群卻能雲集,遊行才能成功,人們才能看到用心良苦,創意感人的標語牌、橫幅、T恤衫 、海報、掛牌的小狗等等,總之領導是順民意的,警察是理性的,群眾是見好就收的,這次是真正的官民雙贏。

唐軍下一步面臨的挑戰

  不過大連八一四事件之後並未平靜 。消息人士說,從十四日開始,表面上事件有了結果,但市民依然處於高壓之中,大連市政府門前的人民廣場四周佈滿了便衣警察,隨時盤查過往的可疑行人 。實際上再聚集人群已不可能,因為一是大家搬遷化工廠的願望已經滿足;二是各個單位都明確通知,如有誰再上街要被開除公職,連學生也不放假,必須統一軍訓,學習。這說明市政府已統一了意見,事件必須徹底結束,下一步是具體如何搬遷、選址、善後 、追查責任,等等。

  顯然從老百姓的願望來說,他們希望生活過得更好,而不是社會急劇的動盪,他們抗議的目標只是維權,或撤夏德仁的官職,沒有更高的訴求;從黨內權鬥來說,官員們認為適可而止最佳,這樣既可以反他人之貪,以求廉政之績,又可以為自身倒出新的官位,以便步步高陞 。無疑地,唐軍已找到了充足的理由從地方官員的貪腐開刀,而PX項目的引進過程中有無官商勾結,有無權錢交易,有無貪污賄絡,可能是最好的切入點,這不僅可以在政治上清除對立派的梗阻,而且可以最好地轉移和舒緩老百姓的不滿情緒,為福佳化工搬遷爭取寬鬆的時間 。大連消息人士說,風傳夏德仁已被雙規,但在我的陳舊的印象裡,他與薄熙來不同,未必敢直接伸手撈錢,除非這幾年權力使他有了質變,不論如何,只要薄熙來在未來的十八大權鬥中敗下陣來,他的後院將掩不住破門,不僅僅是一個PX,而是無數個貪腐支撐的招商項目,無數個大貪官,將令人震驚地浮上桌面,它將徹底打碎他自己編織的假廉政的神話。歷史還薄熙來本來面目的時機到了!

  不過,我還是要奉勸唐軍等中共領導人,黨內權鬥雖然可以爭取部分民意,一時平息眾怒,但徹底解決社會深層次的矛盾還得政治改革,假如中國是多黨輪替和三權分立,像PX這樣的項目,怎麼可以不經公民討論投票而倉促上馬呢?為了中華民族的長治久安,還是有點憂患意識吧,還是溫家寶說得好:不改革就死路一條!下一步看中南海如何做了!

二○一一年八月二十四日於多倫多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