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參》裡的五十年代
 
《內參》裡的五十年代
作者: 裴毅然

大陸傳真

更新於︰2011-09-06 Print Friendly and PDF

● 香港中大中國文化研究中心收藏豐富。大陸《內參》是高幹閱讀的內部出版物。偶然翻閱一部分,竟然發現許多正規資料中見不到的第一手史料。可以看到被毛派吹捧的五十年代驚人的真相。

五十年代前期一直被官家描繪成「激情燃燒的歲月」,更是毛派長揮在手的紅色黃金期。文革後,一批中共老幹部也以「回到五十年代」為旗幟,號召恢復紅色信仰。

  二○○五──○六年,本人兩度訪學香港中大,在該校中國研究服務中心初閱《內參》(全稱《內部參考》)。此前只知有「大參考」「小參考」,不想還有一份專載內情的《內參》(新華社主辦),六○年以前限供省軍級,後擴至地師級。網上一查,《內參》還在繼續,仍屬限供地師級與縣級黨員領導訂閱的「機密」。

  粗粗翻閱五十多年前「出口轉內銷」的機密,真相撲面而來,便複印一大摞。回滬後,諸事繁忙,撂塞多年。近日偶然翻及,再次驚心,覺得有必要撮掃一些「典型事例」,撩揭五十年代一角,與讀者諸君共享。

上海工人吃喝嫖賭養小老婆

  工人階級最先進,中共自稱「工人階級先鋒隊」,但事實上,工人階級是不是最先進的階級呢?看《內參》怎麼說:

  據估計上海全市做小老婆的約有十萬人,娶小老婆的從資本家到工人各階層都有,其中資本家納妾的最多,店員、職員納妾的也不少,如協大祥綢布莊職工中十分之一有小老婆,工人中納妾的大多是過去的領班、包飯頭等。

  (撫順)有的工人強制自己妻子賣淫,從中取利;有的工人換姦妻子;尤其嚴重的是,有的共產黨員甚至無恥到集體性交。

  (上海總工會副主席鐘民的報告)工人創造的財富幾乎都被工人分掉了。獎勵辦法又是平均分配,實際上沒有起到刺激生產的作用。工人資金拿得多,福利過分的提高,一部分工人的生活已和整個國家人民生活水準不相適應。工會在太湖邊上建設的療養所,農民進去看了,說工人老大哥用的地毯比他們蓋的被子還要好,太舒服了。上海小菜場主要的僱主都是工人。大滬制鐵廠的工人一天要吃四五瓶啤酒,肉鬆、肉餅隨地倒,每月每人水果費達十萬元;穿的衣服最起碼是卡其布、華達呢,差不多每個工人都有西裝。在一般人民群眾中的影響很不好。過高的生活已引起了工人在政治上的墮落。大隆機器廠工人不願聽人講共產主義,認為共產主義社會不如他們的生活。茂興制鐵廠的工人公開反對政府。大滬制鐵廠百分之五十以上的工人嫖賭。許多跳舞廳的顧客主要是工人而不是資本家了。工人賭博的各樣都 他們不分場合到處聚賭,在車間裡擲骨子、叫了汽車處處去賭......嫖妓女、討小老婆的風氣很盛。大滬制鐵廠至少有九個工人有小老婆,有十三個工人生梅毒病,廠中每月為梅毒病要花費四百萬元醫藥費。有些廠的工人貪圖個人獎金、福利和資本家結成統一戰線欺騙政府。

  太原僅據重工業廳、建設廳、太原鋼鐵公司、西山礦務局等二十二個單位十一月上旬不完全統計,就已經逃跑了六千五百五十六人之多,佔到全市新增加工人數的百分之二十三。

  城市有臉面效應,中共執政之初又急於證明「革命績效」,大學蘇聯抓工業,奪農補工、損農益工,故梁漱溟有工農「九天九地」之說(遭毛痛斥)。不過,據中共文件,五六年冬至到五七年春,「工人罷工、學生罷課、群眾性的流行請願和其他類似事件,比以前有了顯著的增加。」全國共有萬餘起罷工罷課。

農民五五年已逃荒自殺賣兒女

  安徽省(五五年)二月斷炊人數已達六百八十六萬人,災民逃荒、討飯、自殺、出賣兒女等事件已不斷發生。部分地區的農民吃青苗、雜草。阜陽專區有百分之七十的耕牛斷草。耕牛死亡和宰殺耕牛的情況也非常嚴重。僅阜城一個收購站在晴天每日收購的血皮就有四五百張。(此稿轉內務部)......五月份斷炊的人數將達七百八十一萬人。......蒙城縣大任鄉貧農王氏,將一個四歲的小孩換回四十斤葫蘿蔔和七斤乾菜。

  五五年四月二十六日《內參》標題之一:湖南省有不少地區農民逃荒、自殺和賣兒女。截止四月十三日,湘省農民因生活困難而自殺的有二十一起。

  五五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內參》標題之一:遼寧省發生農村男青年找不到對象的問題。

  很多女青年找工人結婚是因為工人有錢花。錦西縣黑魚溝村婦女柴國珍不到結婚年齡就私自和某礦工人王春元結了婚,她說:「找個工人不容易呵!我現在吃的是大米白麵,穿的也漂亮,錢花不了,啥活不幹,多自在。」

  一九五九年四月七日,山東民政廳副廳長武思平向內務部部長辦公會議匯報:

  今年山東春荒很嚴重,波及一千四百萬人,其中一千零五十三萬人口的濟寧專區,七百八十八萬陷於春荒,僅其中七縣患浮腫病者十二萬九千多人。截至三月底,全省外流農民六十八萬(實際超過此數)。自殺、餓死、棄嬰等事件不斷發生。鄆城縣自春節以來,發生搶糧九十六起,被搶糧食十一萬八千多斤,其中國庫糧就有九萬多斤。金鄉縣五萬頭牲口,已死二萬五千頭;單縣死了八萬多頭。

  六○年四月上旬,甘肅、寧夏、貴州發現食人案件十七起,其中殺而食之十五人(小孩十三人),掘吃屍體十六具,二十二名作案人中:貧農三人、中農二人、小商三人、家庭婦女三人。寧夏吳忠巿吳忠公社丁明禮、丁秀英夫婦殺吃七歲女兒。

  據山東省委生活辦公室和省公安廳瞭解,近來不少地區發生了嚴重的偷青吃青現象,有些地方的早秋作物已被全部吃光、偷光。

  自七月至八月二十日全省(山東)由於違法亂紀(指偷青、吃青)而造成人命事件二百○一起,死一百九十二人,其中被直接打死的八人,民兵鳴槍擊斃十一人,自殺的一百七十三人。平邑縣林建公社社員徐文選,因偷了四個高粱穗,被生產隊幹部活活打死。蒙陰縣旦埠公社舊寨生產隊社員於憲年之妻(五十七歲),八月九日因偷了十二穗玉米,被綁在柱子上進行拷問,家中兩次受到搜查,鍋筷等物被全部沒收,自留地上的一百多棵玉米被全部拔去,以致上吊自殺。

誰敢說沒有飯吃,就要挨鬥爭

  農民、幹部對奪農補工政策當然有怨言:

  今年國民經濟投資,工業佔百分之五十八,農業佔百分之十二,農業是基礎,為啥基礎的比數卻佔的少呢?

  蔚縣白樂大隊,二年沒有給社員開支,收入二十二萬元,給了國家十八萬元,社員勞動一年沒有工人一個月收入的多。

  一九五八年以來,農民淨吃山藥,幹部吹大氣,打了糧食都交了公糧,餓得人都跑光了。

  社會主義一多一少:排隊多,生產少。以後,月月紅、日日紅、開門紅的口號就改為月月龍、日日龍、開門龍,開門就是排除一條龍。

  農村小孩從小上學,畢業後就走了,農業光剩下「咳喘靈」、「麻黃素」(病弱老人)了,地沒人種,都荒了,怎麼以農業為基礎呀!

  湖北新洲縣有人致信毛澤東:

  湖北新洲縣老百姓戶戶饑荒、人人叫苦。聽到有人來參觀,縣裡馬上召集下層幹部開會,要食堂把群眾生活搞好,並警告群眾,不准說沒有吃飽。所以群眾都願意天天有人來參觀,這樣可以吃得好吃得飽。有民謠說:省委來參觀,飽飯吃三餐;省委參觀走,稀湯難入口。

  河北磁縣張家莊村民張銀川也致信老毛:

  我們這裡有市民、工人食堂和農民食堂兩種。市民、工人食堂每日吃三頓細糧,而農民食堂則吃不到糧。從元月份開始,每天吃的水煮紅蘿蔔,有的食堂每人每天三斤,有的食堂每人每天分三個紅蘿蔔。因而去城裡公共食堂買飯的農民很多。現在農民們有苦不敢說,因為村上的幹部開會說:「如有人來村裡調查生活情況的時候,只能說我們生活好,每天吃三頓小米飯和玉米饃,不要說沒有糧食吃。如果誰說了,就要開大會鬥爭你們。」

陳銘樞鳴放致信毛澤東首次公開

  一九三一年十一月七日,中共在瑞金就辦了《參考消息》,只提供高層領導圈,資訊封鎖已然開始。

  一九五六年,一位未註明地址與身份的人請新華社轉長信給周恩來。擇要轉述:

  目前我們報紙上的報導,如果能夠深入到讀者內心世界去瞭解,我敢斷定有百分之五以上的人會認為:太單調,不能及時地反映世界事務的真實情況。另百分之五的人因為可以看到參考消息或者能聽到重要的報告而沒有意見。新聞封鎖太嚴,而不能得到需要的知識。

  五七年五月十八日,起義將領陳銘樞響應「鳴放」號召,致信毛澤東,後打為大右派,但這封信卻始終未向公眾透露。五七年七月十五日《內參》:

  關於要毛主席辭職一節不得發表(連意思也不得透露),在新聞中也不要提有這封信。此點請本刊讀者注意。

  四月三十日,毛澤東在最高國務會議上說將在明年大選請辭國家主席。五月十七日,張治中在民革中央傳達,陳銘樞次日寫的信,盛讚毛辭職功如華盛頓、俾士麥:

  社會主義陣營的解放全人類的最終事業將首先通過中國而實現出來......你此一偉舉,不僅打破個人崇拜,樹立世界高潔風範,對於百千萬黨與非黨幹部亦能使其發揚蹈厲,知所警惕,特別對於非黨人士之享高位而尤斤斤於名位得失者,知有所愧怍,風行草掩,拭目可待。

  陳信後半部分,捎帶請毛注意身邊宵小:

  我素稔您樂於與非黨人士接觸,這是難能可貴的,但我從旁觀察,所常接觸者仍多趨附之輩,耿介苟者,實屬寥寥,至於能犯顏敢諫者,我尚未見其人。建國後,黨為化敵為友,對來自舊中國的某些上層人士使用多從效用出發,很少兼及其品格與能力的遴選,不次拔擢,纍纍若若......爭名獵位,祿蠹充斥,以至黨內有不平之氣,黨外嘖有煩言。

  最後,陳銘樞提請毛注意幾點缺點:

  好大喜功,有時輕信虛假彙報與教條主義分析;喜怒易為人所乘,輕銼他人自尊;喜新厭舊,對古典文學尚有不夠尊重之處。

  中央級大右派的「猖狂進攻」不過爾爾!有甚麼不可告人不可向外透露的?

鮮為人知的宋子文媚共言論

  五八年底宋子文訪港發表一通言論,必須承認中共的「資訊遮罩」很成功:

  對毛主席及周恩來極為佩服,承認中國空前強大,因而有了民族自豪感。

  在人民公社展開之前,對大陸印象一切俱好。對於人民公社,覺得不應如此迅速進行。

  世界終須走向社會主義,因而不反對思想改造,不過希望不要操之過急。

  毛澤東執政二十七年,除了折騰「階級敵人」、折騰士林、折騰文化,還折騰國家經濟、折騰可憐的農民、折騰自己的黨,承平年代折騰死至少六千萬「人民」,甚至折騰周邊國家,投鉅資支持柬共、馬共......截止五八年,中共就搞了十一個運動:土改、鎮反、思改、抗美援朝、三反、五反、合作化、工商業改造、肅反、反右、大躍進──何止操之過急?

  這批據說來自廢品站的《內參》,無心插柳柳成蔭,為還原紅朝前期社會實況提供了有說服力的材料,且收集得那麼全面、細緻......實在是中共第一代領導人與新華社都沒有想到的一份「歷史貢獻」。

二○一一年八月二十日至二十二日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