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克強權力的來龍去脈
 
李克強權力的來龍去脈
作者: 金 鐘

專題

更新於︰2011-09-06 Print Friendly and PDF

● 中國副總理李克強君臨香港,送大禮,受到候任總理的高規格接待,空前擾民引發大學生和新聞界憤怒抗議。是中共太子派和團派十八大前權力分配的一場拙劣演出。


  李克強(中)高坐校監椅,一副居高臨下姿態,引起非議。(新華網)

  中共十八大還有一年多,大陸人的關注已越來越熱,議論卻反映在海外媒體上,但是再多的口水也比不上事實的凸顯。習近平、李克強是十七大已預定的十八大接班人選,尤其是習近平任國家副主席、入軍委,已擺明了接班上位的架勢。李克強卻比較低調,甚至一度出現其十八大二號地位(總理)將被另一名副總理王歧山取代的印象。

  現在,局勢開始明朗。李克強剛結束的對香港的訪問形成話題:他將取代溫家寶今日的地位,十八大之後,「習李體制」君臨中國。

  正如二○○八年七月習近平以副主席身份訪港,受到儲君般接待一樣,這次李克強來,從港府到傳媒幾乎眾口一聲地將他視為未來的中國總理。其實,按部就班程序已在加速之中,今年二月讓李克強出訪西歐三國,己是一個重要信號,八月訪港則是亮相的高潮。其影響對於李克強而言遠比習近平三年前訪港來得大,因為就位之前他不可能訪美,在國內也不會有這種光芒四射的機會,香港恰好是一個內外交集的舞台,因此,他的表演也份外給力。成效如何?可分兩頭來看。

表現活力自信,保安令人憤怒

  一方面,是他的做派,展示的形象。李克強年方五六,比之胡溫六九,年輕十三歲。三天二十一場活動和訪歐九天四十七場活動一樣,自然是活力的表現。風度而言,在出訪的中國領導人中,大約只遜朱鎔基一籌,比之胡錦濤的呆板,溫家寶的做作,顯得更有生氣,表情亦帶有自信,甚至某種程度的亢奮,想必已悉中南海的勝券在握,難免幾分喜氣洋洋。

  加以貫徹「胡蘿蔔外交」送大禮,市民們在屏幕上看到他那副平頭實幹的笑臉,浮面上的宣傳效果應該不錯。但是另一方面,正如浮華盛世的中國掩蓋不了內裡的社會危機一樣,歡迎李克強的紅地氈尚未捲起,香港爆發了抗議浪潮。

  聚焦在這次接待李克強的保安措施超過港人可以接受的程度。每天出動三千警察(香港警力十分之一),所到之處,堅壁清野,警隊橫行無忌,如臨大敵。見身著平反六四衫者即「綁架」上車。記者完全沒有採訪李克強的機會,採訪區和示威區遠隔現場。沒有記者會,只有官方新聞稿。李克強聲稱「多走走,多看看」,看到的只是高官和富商,甚至在全體議員出席的宴會上,民主派議員不僅「敬陪末席」,而且,每人身後加派一名便衣侍候──總之,效果被報章指為「香港回歸以來,從未有過的恐怖現象」,「一夜變天為公安治港」。

  最為離譜的是八月十八日李克強出席香港大學百年慶典,大派警員,猶如校園戒嚴,任意禁錮場外和平抗議學生,也沒有安排李克強和學生對話的機會。校長竟放言,港大不是香港的大學,是中國的一個國際大學。李克強的角色也備受質疑,他在慶典上大模大樣坐在正中校監的位置,這是公然違背校規,自損學府尊嚴,一幅校方向中共諂媚的姿態。

  港大百年慶的醜聞,引起香港社會的普遍反感和憤怒,港大學生事後當面質疑校長徐立之,要他下台,抗議警方在校園肆虐,學生對校長高叫:「我的校舍,風能進,雨能進,公安不能進!」並醞釀九一開學時舉行罷課。

  記者協會則於二十日組織數百人的黑衣示威遊行,抗議香港新聞自由淪喪,怒斥香港警察已淪為公安,在李克強訪港時粗暴阻止拍攝採訪。連日來除左報外,媒體無不發表市民的抗議,紛紛指責港府討好中共,不惜犧牲香港受一國兩制保障的人權與自由。三位疑似下屆特首唐英年、范太與梁振英力撐警方也遭市民唾罵,尤其是熱門人選唐英年竟罵外界對港府的批評是「垃圾」。要求唐公開道歉,要求警務處長曾偉雄為濫用警權辭職。可見,李克強訪港樂極生悲,後果適得其反。

空前擾民,李克強難辭其咎

  香港人循例只會指責自己的當權官員,並未苛究貴賓副總理。我們卻可以從另一角度探討李克強這次訪港的角色和責任。

  筆者對李克強此番來港,基於對「團派」的好奇和某種期待,也是一次近距離觀察的機會,但追蹤全過程仍感到失望。

  首先,官方已將此次香港之行定為「視察」。中共文匯報關於李抵埠的報導是正式展開「香港視察行程」。這是九七回歸以來絕無僅有的升級,以前的領導人來港都是訪問,考察,習近平零八年來也只是檢查奧運馬賽準備狀況。視察,明顯含有中央對地方居高臨下的旨意,傳媒指出是「新華社犯政治錯誤」,沒有尊重一國兩制。但迄今新華社沒有更正,只是淡化處之,悄悄改成「考察訪問」(即使錯了,新記也絕不會公開認錯)。

  在嚴格控制下的中共媒體與外事活動中,使用這一破格字眼「視察」絕非錯誤。應該是另有內涵,一是反映北京對港政策有強化的趨勢,從港澳辦王光亞的指手劃腳已可以看出。要一國壓倒兩制。二是折射出團派在高層的動向,企圖以提升訪港規格給李克強加分。因此,李在港的高調和超過歷次政要的嚴密保安,就得到順理成章的解釋。

  那麼,李克強對此是否知情?瞭解中共體制的人不會相信李克強在狀況外。換言之,李克強對這次國安、公安、中聯辦、港府聯合操辦的高度嚴密保安,不僅知情,也負有責任。他不是政壇初哥,已有至少十餘年獨當一面的高幹履歷。退一步說,即使不知情,造成嚴重擾民後果,也有失察之責。

  其次,在引起極大爭議的港大百年校慶活動中的角色。本來這是李克強做秀表現自己的一次難得的機遇。還沒有一個北京領導人在香港大學發表過演講,那是西方政要享有的禮遇。但是,表面上風光,卻像一個爛尾樓,留下罵名。朱鎔基、溫家寶都有多次和大學生交流的前例,連胡錦濤也回答過日本小學生的問題(雖然引為笑談,卻也無傷大雅)。李克強為何處於這樣一個只有金正日之流才會無所謂的尷尬位置上?難道他不明白被學生市民痛罵的徐立之、曾偉雄、唐英年都是因他而負咎?

  李克強在北大任學生會主席,長期做共青團工作,直到團中央書記,還領隊在港大訪問過十天半個月,應該有切實的校園感情,完全能體驗莘莘學子的訴求與行為方式,為甚麼聽任警察在這樣一家著名大學橫行霸道?禁錮學生?多位港大畢業的知名人士,都感到這次事件是港大前所未有的恥辱,港大從來沒有這樣難堪地諂媚權貴。


  李克強1998年出長河南省,和李長春如影隨行,事故連連。(本刊資料)

港大秀英語,可能弄巧成拙

  前述李克強「校監椅」之事。校方雖否認是優待,但事情的象徵意義不容低估,彭定康零八年來港大演講簽名賣書已是平常不過,最近美國副總統拜登在北京吃炸醬麵更是家喻戶曉。李克強這番君臨港大秀,也許是「黨的安排」,(港大學生當面問校長,李克強是誰邀請的?徐校長說,副總理來香港大學,是大家都不知道的事。後來又說是港大邀請的。)有消息透露,港大百年校慶典禮的時間、節目,都是中港官方匆忙為李克強造勢所安排。而港府、校方向中共權勢獻媚拍馬的醜態,也創紀錄地敗壞香港文官制度的清譽。有傳媒罵一國兩制將要葬送在這班狗官手上。

  但是,李克強演講中安插一段英語應該有較大的個人選擇性。他完全可以選擇講或者不講英文。講不講英文,講得好不好,在香港那是小事一樁。但在中國大陸卻是個事兒,報導說一批憤青又在網上開罵,說國家領導人跑到祖國前殖民地去講洋文,不成體統。這當然很無聊。江澤民、朱鎔基都在不同場合秀過英文。這點時髦也許在內地還有賣點,可是在香港,這個英語曾是唯一官方語言的地方,還是「藏拙」為好。有人已指出,其英語發音還得努力,不要把「world世界」唸成「war戰爭」,把「attract吸引」唸成「attack攻擊」。兩分鐘的英語也不必將香港大學都省略為HK  。

  其實,藏拙之外,還有避嫌。曾問一位行家,為甚麼新華網不報導李克強在香港講英文?答曰:你以為他們喜歡嗎?他們是誰?是政治局那八個大佬。原來九常委中只有李克強可以說英文,尤其那位習總,一心從政,丟了ABC,讓團中央佔了上風。為免瑜亮之嫌,李克強耍這一招,豈不是弄巧成拙?一個大國的宰相人才,謙卑的器度總是勝於張揚。

十六年共青團生涯:團派傳人

      究竟十八大習李配是否已成定局?香港政論界愛用一個詞「如無意外」,再作分析。消息人士透露,大陸並沒受香港「李克強旋風」影響。對一年多後的政局,還是觀望者多。因為胡溫還在運作,各派還在明爭暗鬥。判斷李克強的行情,不能不有縱向的思索。

  一、團派的頭號傳人。自從共青團出身的胡錦濤進入最高層以來,這個源於胡耀邦的中共派系廣受注目。胡執政亦已九年,歷二屆,稱第四代,胡溫皆生於一九四二年,全部教育在一九四九年之後,文革前大學畢業,經歷文革,改革開放後進入政界,可謂技術官僚一代,相當於蘇共戰後成長的戈爾巴喬夫一代。(一年後我們將對這一代作出全面的評價)。胡錦濤之後的團派,便以李克強為首領,他是十足的改革時期的團派人物。

  觀察家們留意到,胡錦濤上台後有意建立團派的權力系列,還在常委任上就把一直在團務系統的李克強派去河南任省長,省委書記,七年後又調任遼寧任省委書記,為的是增加獨當一面的執政歷練。二○○七年李克強順序登上政治局常委寶座,形成和習近平齊名的雙接班態勢。據悉,如果沒有曾慶紅的強力推薦,習近平將排在李克強之後。即胡錦濤由團老大李克強接班的預謀遭到挫敗。

  胡看中李克強甚麼?首先是十六年從北大團委書記到團中央書記的紅色接班人的正統訓練。其次是北大學歷,碩士博士的正式資格。當然還有政治上的可靠性,尤其是「八九六四」一役,經住了考驗。這種思路正符合胡本人的政治歷程。但這思路已脫離了中共體制近二十年的演變。即中共已完全蛻化成一個利益集團的權貴政黨,而高幹子弟的血緣網絡控制了國家命脈和財富的分配,因而,他們一定要在政治上佔據制高點和代理人,這是太子黨習近平壓倒李克強的必然。

在李長春陰影下,休戚與共

  二、仕途上的負資產。一九九八年前李克強的團幹部工作乏善可陳。因為共青團是一個既非黨亦非政的組織,不掌權也不執政,聊比「民主黨派」的花瓶性質強一點,可以為黨輸送幹部而已。一個有志從政者,在此混十餘年真是蹉跎歲月。相比之下習近平為政從基層幹起,實際閱歷要多一些。李一步登上省級大員顯然受恩於人際關係,除了胡總的悉心栽培外,另一個角色是李長春。

   此人現在中共九巨頭中排行第五,掌管全國文宣傳媒,人稱中國的戈培爾。李克強空降河南省得力於李長春的保薦。李長春此前治豫七年,最大劣跡是包庇、縱容「血漿經濟」造成的愛滋病嚴重蔓延,禍及上百萬人感染,死者不下十萬人。開放出版社二○○九年冬為河南防艾名醫高耀潔出版《血災:一萬封信》,我也在華盛頓訪問過最早揭露河南愛滋血災的王淑平醫生。對那場妄加於河南人身上的災難有詳細深入而確實的報導。

    受過哈工大教育的李長春,在河南主政時竟批發紅頭文件,發動農民「賣血致富」的運動,用粗陋不潔的方法抽血漿、回血球,任愛滋病菌氾濫,事發後,又百般打壓檢舉醫生,隱瞞災情。一九九七年九月香港《亞洲週刊》為阻李長春在即將舉行的中共十五大晉陞,特發專題報導,指名李長春是河南愛滋病血災的「罪魁禍首」。不僅沒有防止李陞官發財,還受到中宣部打擊報復。中共十六大李長春入政治局常委後,分管新聞、宣傳,壓制媒體,並親手下令封殺互聯網,鬧出國際事件。

  一九九八年,李長春將河南爛攤子轉讓給新晉封侯的李克強,抽身去廣東高就。李克強走馬鄭州,無視政局的險峻,無力衝出為前任補鑊的局限,繼續打壓醫學界、隱瞞愛滋病災情。二○○二年,萬延海因上網洩露河南衛生廳的愛滋疫情報告,震動國外,遭到逮捕。同年起疫情爆發,○四、○五年達到高峰。○五年河南省的愛滋病死亡人數高達全國的五成五!李克強禍不單行,在任期間又接連發生焦作、洛陽大火,燒死三百餘人;兩次煤礦大爆炸,遇難一百八十人──李克強的管治能力受到廣泛質疑。

  二○○四年十二月,不到五十歲的李克強在民怨沸騰之下調離河南,出任遼寧省委書記,而遼寧正是李長春經營二十年的老地盤。轉來轉去,小李都在老李的陰影下。二李休戚與共。二○○七年二李雙雙跳出惡夢糾纏的地方仕途,在十七大進入中共最高層──政治局常委。其中奧秘何在?至少可以看到官方吹噓的「資歷完整」,只是一個過程,而不是政績。如果沒有胡錦濤一路掩旗護航,這負有河南「血債」的二李能夠風光至今嗎?

接班制已經腐朽不堪

  三、接班制度的腐敗。如果說今日大陸社會是「無官不貪」,這個貪字,不僅是貪錢,還要貪權。買官賣官,明碼實價。那麼,在高層權力轉移上又怎能出污泥而不染?筆者觀察中共多年,曾高度肯定廢除終身制、實行任期制的進步,防止了毛那樣的獨裁者出現。三十年過去了,再看這種進步,實在只是一種幻覺。近二十年來,中共官場的新生態已然成型,兩屆任期和年齡劃線,不僅沒有促成體制的改進,反而凝聚成新的官僚板結。上台要建立人際網絡,卸任又要鋪就後路,一單單的利益分贓,還有多少人去面對積重難返的改革?

  社會改造的藥方,西方的、蘇東的、台灣的,一概被否定,獨留接班制。這制度已凸顯毫無公平公開可言,連黨內的、中央的公開競爭都不放心。只有高度保密下的黑箱操作,進行各派系的權力分贓。從胡耀邦、趙紫陽到江澤民、胡錦濤──都依附在這個制度上。到了中共第一代香火漸滅的第五代,本是一個革新的契機,但是,從習近平李克強接班的程序上,看不到一點走向公平公開的新氣象。

  以太子派和團派相較而言,公眾直覺上比較傾向於後者,大都看不慣太子黨的驕橫和貪婪,但是李克強訪港的來龍去脈,讓我們看到的是,這樣一個學生時代比王軍濤還激進,沉迷於西方法學的「五○後」,經過官場的打磨,已經變成一名冷酷、保守的新派官僚。李克強的權力上升,即便不以「權力鬥爭」視之,也只是如中央計劃經濟的一個項目那樣,如期指令,如期完成。

二○一一年八月二十五日 香港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