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部的「三公」是國家機密
 
外交部的「三公」是國家機密
作者: 趙進斌

大陸傳真

更新於︰2011-09-02 Print Friendly and PDF

在過了國務院規定部委“三公”消費公開最後期限後,外交部竟以“國家機密”為由拒不公開“三公”經費一事,引起眾多媒體和線民的置疑。我想,外 交部的“三公”之所以以“國家機密”形式拒絕公開,這是繼承中國最鮮明的特色傳統之一。


左起:楊潔篪和夫人樂X妹

  近日,在過了國務院規定部委“三公”消費公開最後期限後,外交部竟以“國家機密”為由拒不公開“三公”經費一事,引起眾多媒體和線民的置疑。我想,外 交部的“三公”之所以以“國家機密”形式拒絕公開,這是繼承中國最鮮明的特色傳統之一。建國六十多年來,機要、機密、絕密等密級字樣印在共和國大大小小的 官辦衙門公用中,代表一種神聖不可侵犯的特權,一直是凜然居高臨下地蠻橫表情,一種紅色專制恐怖統治地陰霾化身,一幅妄自尊大的無可奉告地傲慢。在“國家 機密”面前,人民永遠是磨道上被蒙上眼睛聽吆喝的瞎驢。回望新中國建立後的歷史,多少同胞因不願做死心塌地的奴才、幫兇而被他的“母親”假以偷聽、盜竊、 侵犯“國家機密”的罪名而灰飛煙滅。殘酷無情的歷史不堪回首!

外交無小事拒不公開三公

  時下盛世中天朝的外交部是個什麼東東,有良知的公民自然心中有數。改革開放三十多年來,它是只能韜光養晦、無所作為的代名詞。中華民族老祖宗拋 頭顱灑熱血打下來領土、領海,在周邊阿三阿四們侵佔、圈佔時,它就色厲內荏的地“重申”天朝一貫“擱置爭議,共同開發”的“主張”,撞我同胞漁船、抓我同 胞入大獄時,它就有氣無力來幾聲“抗議”了事,然後在品嘗著“三公”經費作成的迷魂湯裏,手舞足蹈地唱著“鮮血加兄弟加胞波”的友誼情歌醉生夢死。但是一 旦武裝到牙齒的子弟兵們對自己同胞下黑手時,它就換一幅兇神惡煞的面孔。藝術家艾未未莫名其妙地在自己的國土上失蹤,上百名國外記者採訪發言人姜鐵娘子, 這位鐵娘子,一句蠻橫的“不要拿法律作擋箭牌”震驚中外。這類“外交無小事”的失誤,在國外,當事人心悅誠服地當面向公眾道歉、謝罪是必然的,但中國“特 色”是世上獨一無二的鐵布衫、金鐘罩,姜鐵娘子照樣任憑抗議聲浪起,穩座釣魚臺。

  外交部一句“國家機密”想堵塞公民的置疑,實在是暴露了其色厲內荏的本質。中國已不是過去的中國,人民也不是愚不可及。在全球互聯網技術日益發 達的今天,在公民意識日益覺醒的中國,試圖假借國家機密的托詞藉口來遮人耳目反而是弄巧成拙。去年新聞曾廣泛報導過芬蘭,上至總理下至普通科員,一起吃飯 的有哪些人,點了什麼菜,花了多少錢,都要巨細無遺地在網上公開其清單,人人可以看得到,件件都能查得清。芬蘭就曾有中央銀行行長級別的高官,在公務接待 中一不小心上了一道鵝肝,傳媒上網查閱菜單後曝光,行長因此而下臺。瑞典前副首相莫娜購物時借用了政府為其提供的信用卡,儘管後來將錢如數退還,但經媒體 揭露後,她仍然不得不辭去現職;歐盟委員會主席巴羅佐應朋友之請乘遊艇度假,被媒體知道後緊追不放,也險些因此下臺。依據上述事實勝於雄辯的“國際慣 例”,外交部以莫須有“國家機密”拒不公開“三公”經費支出,相關負責人因引咎辭職。

外交部長楊潔篪女兒進耶魯的秘密

  網上近期有一篇《紅旗下的蛋,常春藤上的瓜——中國權貴孫輩爭先恐後要進美國名校》的報導。中國執政黨權貴集團的子女不是“要進”美國名校,而 是已經有更多公子、公主進了美國名校。而他們到底是如何進的名校,也更成為一個值得關注、值得追究的問題。一位叫楊家樂的女生,最近跨進了美國頂尖學府三 甲之一的耶魯大學,而且,她拿到了全額獎學金。瞭解美國大學的人都知道,美國的莘莘學子能考進耶魯,難;拿到耶魯獎學金,更難;她作為一個外國人,拿獎學 金讀耶魯,難上加難。但這個女生就有了這樣的幸運。不僅如此,知情人披露,她的中學也是在美國上的,上的是昂貴的私立學校——美國前總統克林頓為女兒切爾 西選擇的、當今白宮主人奧巴馬為女兒薩莎和瑪利亞選擇的中學:希德威爾友誼學校(Sidwell Friiends School)。這樣的私校,一年的學雜費、食宿費與耶魯大學相差無幾,而她,也是得到了全獎!加起來,她從中學到大學,得到的獎學金早已是六位數了。楊 家樂有何出色成績,有何過人特長?人們並不知道,但是人們知道,她有一個好爸爸:中國外交部長楊潔篪。楊女初長成,全獎讀耶魯。這雖然是楊潔篪的個人私 事,但極有可能也是“國家機密”。在外交無小事的國度裏,人民只有被嚴厲告知“遵守國家機密”的份,而無半點過問“國家機密”的權力。有港臺媒體尖銳指 出,當許多弱勢群體仍然在溫飽之間苦苦掙扎時,公僕們則利用公款大肆揮霍,胡吃海花,兩相對照,猶如“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的情景再現。

  六十多年前,國共競逐天下,共產黨義憤填膺地抨擊國民黨腐敗無能,禍國殃民。但時至今日,大陸的腐敗程度恐怕比當年的國民黨時期好不到哪里去了。

  假若國共再次對決,民心向背當幾何?  

(本文《中國選舉與治理網》首發)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