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五:「留港不留人」的終極毀港方案
作者: 程 翔

專題

更新於︰2021-02-25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編者按:進入2021年,香港人多年來對中共違反一國兩制的抗爭,開始遭到官方嚴厲的報復打擊,香港的大陸化日益逼近。程翔是當今對香港問題研究得最為深入的評論家,他生於斯長於斯,而且有過一段左派工作的經歷,深知港共謀略。這個系列文章以內部文件為基礎,從中共2003年對港決策嚴重錯誤發端,揭露中共對港系統,暗中採取措施「建立敵對勢力資料庫」、「成立對敵網路心戰團隊」、「建設龐大智庫組織拉攏各方人士」,直到提出「留港不留人」的終極毀港方案。這些令人不寒而慄的資訊,證實張曉明(中聯辦主任)直言不諱的話,我們對香港民主派就是要往死裡整。他們要推翻所有兩制設施,實現共黨共軍的完全管制!本刊全文發表,敬希垂注。

筆者在本系列的前四篇,引用中共香港工委統戰部2003年的文件,清晰無誤地反映中共從回歸後不久就開始把香港的泛民主派視為「敵對勢力」而部署逐步消滅之,這些策略包括:建立敵對勢力資料庫、對香港人開展「網路心戰」、以及通過智庫組織分化香港人等。經過二十年的工作,對香港造成很大的破壞,使香港社會出現前所未有的大分裂(藍、黃陣營),支撐香港社會原有繁榮穩定的的各種制度,包括自由、法治、人權、多元、廉政;以及多年來形成的「普世價值」受到空前的衝擊,而「劣幣驅逐良幣」的規律(最近工聯會郭偉強貽笑大方的無知是最典型的劣幣)使得香港社會急劇倒退。在這種情況下,香港年青一代提出「自己城市自己救」的口號,試圖力挽狂瀾,卻被中共歪曲為「危害國家安全」而遭殘酷打壓。兩次百萬級的龐大遊行示威,不但不能讓中共反省檢討自己有什麼問題,反而被中共視為挑戰其「一黨專政」的安全而被污衊為所謂「顏色革命」,因而更遭當局強勢鎮壓。到去年(2020),有人更提出所謂「留島不留人」的策略,認為這樣方可以一勞永逸地解決香港問題。

2020年5月23日,親中共的《東方日報》發表題為《國安法劍及履及 留香港不留暴民》的文章,指出:「不出手則已,一出手驚人……勿謂言之不預,中央決心留港不留人,好戲陸續有來……就當全港有二百萬人支援反對派,這些人若不認同一國,就應該扶老攜幼移民他去,好行夾不送,無謂留在香港搞風搞雨。當這二百萬人離開後,留下來的必須是愛國愛港,尊重一國。中央便可趁此機會,徹底改革行政、立法、司法、教育、房屋等問題,實行留港不留人。香港由亂入治,背靠祖國,便可重新開始」。這是親共傳媒第一次透露北京有意採取「留港不留人」的政策(後來有些人演繹為「留島不留人」,因為十五年前,北京就有人發出對臺灣實行「留島不留人」、「打爛後再建設」的謬論)。

這個「留港不留人」政策的構思事實上在2019年已經開始醞釀。當年6月9日香港第一次百萬人示威後,規模之大震撼了北京。從那個時候開始,北京就開始醞釀所謂「長痛不如短痛」、「一勞永逸」解決香港問題的方案。筆者當時就注意到,三周後,北京《紅旗網》就在6月27日發表一篇長文:《正告美國反華亂港勢力:立即住手!——粉碎香港顏色革命,堅決捍衛國家統一》。文章集中了一些智庫組織向中央提交的香港事件的報告並提出對策。這些對策事實上就是制定了「留港不留人」的所謂「底線思維」(按:「底線思維」是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經常提出的問題)。他們提出「十大建議」,如果真的付諸實施,則標誌著香港徹底完蛋,關於這些毀滅香港的對策的詳細內容請參考本文附錄。

當我在第一次讀到《紅旗網》文章時,我覺得非常震撼,但還不認為是中共中央的看法,因為如果按文章的思路去做,則無疑是要置香港於死地,所以當時覺得這可能只是一些極左智囊們的餿主意,中央應該還不至於這麼喪失理智。我當時也沒有第一時間向香港社會披露中共有此滅港計畫,因為它提出的「十大建議」,隨便拿一條出來都足以震垮香港社會,我不想被誤會在「兜售恐慌」(fear-mongering),況且當時我也不敢確定這篇長文的背景。

大約兩個月後,中共就在8月7日在深圳召開一連三天的會議,向一眾親共的香港建制派人士傳達北京「一勞永逸」的方案。這次深圳座談會有550餘人參加,分別為中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港區代表、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委員、省級人大代表、省級政協常委、「香港主要愛國愛港政團社團領袖」等。會上,港澳辦主任張曉明「通報了中央關於穩定香港當前局勢的重要精神」,其中提到:「中央絕不會坐視不管……中央有足夠多的辦法、足夠強大的力量迅速平息可能出現的各種動亂」。他強調,香港當前形勢「帶有明顯的『顏色革命』特徵」,同場的中央政府駐港聯絡辦公室主任王志民則形容當前的「鬥爭」是香港前途命運的「生死戰」和「保衛戰」。北京對香港問題的這個正式定性,同《紅旗網》文章的論調一模一樣。

筆者事後訪問一位與會人士,根據他的回憶,我覺得中共對香港事件的定性、發生的原因、以及可能產生的後果,同《紅旗網》文章的分析完全吻合。但是《紅旗網》文章中提到的「十大建議」,則在會上完全未有提及。可見得,該文章並不是一般毛左的作品,很可能就是傳達中央的看法。所以,深圳會議後,我就覺得中共真的有可能按照該文章的思路去行事,雖然未必跟到十足,但基本精神應該相差不遠。

2019年底,我獲悉香港中聯辦內部正在傳閱該文章,我就知道,該文章真的是有來頭,它的很多建議可能會付諸實踐。雖然文章早已經公開發表,不是什麼秘密,但鑒於香港人大多不知道,所以我仍然不願意主動報導此事,以免造成不必要的恐慌。到了2020年上述《東方日報》那篇叫囂「留港不留人」的文章出來之後,我就比較確定《紅旗》的文章正是中共執行「留港不留人」的政策底線。

最近,我覺得有必要把潛藏的危機告訴大家,因為我看到一些跡象,已經同「十大建議」提出的對策有點接近,這一系列發展,都是朝著徹底摧毀香港這個不祥的方向發展,例如:

一,改造香港的政制以杜絕泛民參政機會,包括:

——擬改變特首產生辦法:由選舉改為協商;

——擬修改特首選舉委員會的結構及構成,取消區議會議席,由政協取代;

——擬修改立法會組成辦法,或改變投票辦法允許港人在內地投票,或者繼續延期選舉;

——對司法系統進行罕見的批判;

——紫荊黨的出現等

二,擴大對泛民的打擊面

——對勇武抗爭者嚴懲,繼 DQ 議員後,又 DQ 老師,將來可能 DQ公務員(強迫宣誓);

——清算「黃店」(按:2019年11月反修例風暴,使一些行業分裂成黃藍兩大陣營,支持民主派的為黃店,佔多數)、排查抗爭者組織;

——考慮出入境管制;

——考慮對 BNO 持有人採取行動,取消持有人的香港身份(例如葉劉淑儀的建議);

——考慮封網(已經開始實施查封《香港編年史》網址);

——啟動更改教科書內容的程式;

——利用《國安法》給與警方的執法自由度全面加強鎮壓抗爭人士等

讀者如果細讀「十大建議」,就會知道上述發生的事,都不是偶然的。准此,香港的前途命運確實堪憂。

 

【附錄】

《紅旗網》文章《粉碎香港顏色革命,嚴懲暴恐勢力,堅決捍衛國家統一》提出的「十大建議」。

我們建議的對策

第一,香港的情況表明,香港的資產階級上層是靠不住的!他們天生具有軟骨病,懼怕強大的西方壟斷資產階級。中國中央政府給了他們長達二十二年的時間。期間,更換了數任特區首長,可是香港卻還是走到了今天的局面!可見,香港要想真正地管理好、發展好,依靠他們是不行的!一國兩制,並不等於香港不允許有共產黨的合法存在。我們在此鄭重建議:

立即著手組建中國共產黨香港工作委員會(簡稱「中共香港工委」或「香港工委」),並將其派駐香港。其職責為:廣泛團結包括工人階級在內的香港各個階級、各個地方民主政黨,真正地沉下去,到香港人民中去,做那裡的廣大人民群眾的工作,在香港的人民群眾中發展黨員、積蓄力量,建立健全黨的各級組織,以人民為後盾,依靠香港人民群眾自己的力量,建設香港、發展香港。

第二,由中華全國總工會向香港派駐機構及人員,協助中共香港工委開展工作,負責審查或取締受到西方勢力或大資本操控之香港右翼「工會」組織,改造並建立黨領導下的、以香港廣大基層工人群眾為主體的香港各級工會組織,堅決捍衛他們的切身利益。對於新的各級工會組織,資方無權任意解雇其工會成員。

第三,香港的嚴重事態表明,現在的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已經無法再正常履行自己的職責了,因為他們向反華暴亂勢力退縮、投降了。而這樣的一個特區政府,是註定無法得到廣大香港人民的擁護和信任的。

我們建議:立即暫停香港特別行政區現任政府的工作。全體人員不解散,不允許辭職,工資照發,原地待命,等待中央政府的相關政令和工作安排。同時,立即由中央向香港派出得力的人員力量,加強中央駐香港聯絡辦事處的力量。由中央駐香港聯絡辦事處代行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的職責,代為管理香港的各項事務,直到新的中國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正式產生,雙方交接完工作時為止。在中央駐香港聯絡辦事處代行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職責期間,非經中央駐香港聯絡辦事處特別批准,原則上香港的各級公務人員不得出國、出港。

第四,香港的事態表明:現在的香港特別行政區,正處於一個非常狀態之中,時刻面臨著有從祖國重新分裂出去的危險(哪怕是隱性的)。為此,中國人民解放軍駐香港部隊應立即出動,並由內地出動一部兵力以加強其力量,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全境內實行軍事管制,並負責對香港員警部隊進行整頓和改編。在香港員警部隊的配合下,擔負起香港全市的日常防務和警戒任務。在軍管期間,在必要的情況下,應對全港實行宵禁或不定期、階段性的戒嚴。對於膽敢尋釁者,人民解放軍駐香港部隊有依循軍法機斷處置之權。執行戒嚴任務的人民解放軍駐香港部隊,應由中共香港工委、中國中央政府駐香港聯絡辦事處以及部隊所在的相關上級軍事單位共同對其加以領導。

第五,二十二年來的事實已經反復地證明:在沒有做徹底地去殖民化工作的前提下,一國兩制在香港是無法順利實施的。此次,因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修訂《逃犯條例》所引發的事件,再一次地證明了這一點。因此,不論我們在主觀上是否願意承認,這都是一個殘酷的現實。有鑑於此,我們鄭重建議: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在現階段暫停執行一國兩制的方針,並立即著手亡羊補牢。直到香港的去殖民化工作徹底完成之後,再行恢復。

第六,暫停現任的香港立法會和高等法院的職權。人員停職不解散,原則上不允許出國、出港,工資照發,原地待命。同時,由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最高人民法院,以及國家安全部、教育部等中央國家機關,向香港派駐相關機構,幫助並指導香港特別行政區的相關部門,開展以去殖民化和全面審核香港現行的包括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在內的司法及相關政策為重點核心內容的工作。廢除其中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相關法律存在相抵觸、衝突或矛盾之條文。在此基礎上,對香港特別行政區的相關法律條文進行修訂、補充或重擬。在去殖民化工作完成以前,原則上,所涉及到的香港相關單位的各級人員不允許出國、出港。在香港完成去殖民化的工作後,中國全國人大的駐港派出機構應與香港立法會合並為一個單位。

第七,由中國全國人大的駐港派出機構負責審查或取締受到西方勢力或大資本支持、資助之香港反共、反華政黨、組織及相關個人。由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派出機構和人員赴香港,協助整合香港地方民主黨派及組織,並著手組織建立中國全國政協在香港的分支機搆。只有當香港的主要政治力量不再反對中國的國家相關法律以及修訂後的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所確定之建制框架,真正面對香港作為中國的一個特區的這一基本政治現實時,香港時下畸形的政治生態才有可能得到扭轉。

第八,暫停香港的機場、碼頭、海關等涉外單位重要人員之職權。隊伍不解散,不允許辭職,原則上不允許出國、出港,工資照發。由中國相關部門向香港機場、碼頭、海關等涉外單位派駐機構及人員,負責臨時接管其工作,從嚴把關。並由中國人民解放軍駐香港部隊派出部隊協助工作,直至新的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正式產生並開始運做時為止。

第九,改革香港現有的人才培養、儲備體制及機制,改變香港各級公務暨管理人員不從中國內地,而著意由西方國家加以教育和培訓的方式,建立起由中國內地為香港教育、培養、培訓和輸送人才為主的新的體制和機制。嚴格審查、限制或取締西方國家在香港的教育、培訓機構,以及作出明確的規定:原則上,非經中國內地説明系統教育和培養的各級幹部,不得在香港的各級管理機構中加以提拔重用。

第十,在完成上述工作,條件成熟時,由中國中央政府牽頭,重新選舉、組織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由中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協助重組香港立法會,並將其與全國人大駐港派出機構合併為全國人大香港分支;由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幫助重建香港高等法院;由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以適當的名義,正式確立全國政協香港分支。並在上述基礎上,適時恢復香港的一國兩制制度。直到該制度在香港完成其歷史使命而取消時止。

(出處:《紅旗網》:「粉碎香港顏色革命,嚴懲暴恐勢力,堅決捍衛國家統一」,文章在2019年6月27日發表,該網在2019年7月17日轉載,原文連結 (http://www.hongqi.tv/mzdxueyuan/2019-07-17/15772.html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