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思想界批判極左回潮
 
北京思想界批判極左回潮
作者: 開放記者

熱點新聞

更新於︰2011-08-29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編者按:紀念《中國共產黨中央關於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發表三十周年座談會,8月27日在北京萬達廣場索菲特酒店舉行。北京各界 政治、經濟、理論、法學、新聞界人士胡德平、高尚全、江平、郭道暉、張維迎等一百餘人參加會議,四十多位專家學者作了主題發言。座談會由胡耀邦史料資訊網、中國經濟體制改革雜誌社和南方週末報社聯合主辦,胡德平主持。這個非官方會議,效法三十年前思想解放運動,大鳴大放。發言者對當前國家的政治思想形勢深感憂慮,對極左回潮、政改倒退提出尖銳批評。本文摘要若干發言記錄,根據網上來自微博的彙集整理而成。

紀念中共若干歷史問題決議30周年座談會在北京舉行

胡德平發言:決議總結歷史失誤,留有餘地,沒有過頭的話,只有說得不夠的話。有的話沒有說透。現在有人懷念文革的一些做法,這是一種倒退。革命黨要向執政黨轉變,這是一個歷史抉擇、歷史機遇。三十年前的決議,自我批評還是不夠的。決議批判否定的文革的底線不能突破。近來有人想利用文革、再搞文革,違背錦濤講話精神。黨內的極左,個人凌駕於中央之上。革命時期搞集中,還好理解。現在還這樣,就不好理解。為什麼民主集中制,民主總是弱勢,集中總是強勢?只有封閉的社會才感覺自己什麼都好?開放社會才知道這兒那兒不如人。孤立於世界有什麼好?林彪曾說,什麼是政權,就是鎮壓之權,當時大家還叫好!黨性必須統一於人民性。黨內民主更值得注意。

郭道暉發言:沒有憲政,就沒有社會主義。社會主義就是社會至上,他是和國家至上相對立的,而不是與資本主義相對立。三件重要事,一、開放三十年前大討論的檔案;二、開放對毛澤東的討論;三、開放對這些年改革開放的大討論。黨的執政地位到了最危險時刻,要再次解放思想,進行大討論。

張木生發言:當時《決議》確實不可能把所有問題回顧總結,小平說有些要留給後人去總結。我們30年經濟建設取得巨大成就,也帶來了巨大的問題。好多問題出在黨內。需要好好反思總結。兩 會代表,農民代表兩個,億萬富豪一百多,確實問題大。中國經濟到拐點,貧富差距接近拉美。馬克思的設想,至今沒在哪個國家實現。馬克思沒有消滅資本主義, 反為資本主義提供營養,使其完善。蘇聯曾經崛起,世界第二,後來不行。毛最大錯誤是找不到限制資本主義方法。改革開放最大錯誤,明明搞資本主義,卻不敢告 訴人民。廣場革命時,人的智商最低。

   郭道暉張木生

馬立誠發言(前人民日報評論員):國家要舉什麼旗?如果縱容毛左,國家將有大難。唱紅是違背科學發展觀。如果回到1945年的新民主主義,那就開放言論、真正選舉等。如何舉鄧小平旗幟?一、民主和自由不可阻擋,不要阻擋;二、經濟發展不能解決執政合法性,不要自欺欺人。否定改革開放的勢力不容小看,黨內民主擴大是可行之路,黨領導下的憲政之路。

于建嶸發言:決議為何沒檢討建國三十年執政問題?現在思想解放還不如三十年前。黨的治國理念存在問題。國家是誰的國家?是人民的。國家基本制度該不該改革,問題從哪來?黨連自己的法治都不遵守,人民怎麼辦?<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存在的問題,是沒有對治國理念進行檢討。沒有對基本的理念和制度的檢討。對國家方向沒有探討,沒有弄清治國的目的是為了保護公民的權利。

李楯發言(清華大學):文革為什麼還能沉渣泛起?因為很多該否定的沒否定。我六十多的人,很多歷史還不知道!我們缺少憂患意識,只有敵情意識。政權在你手裡,就說造反有理;政權在我手裡,就說維護穩定。缺乏一種真正實現穩定的價值觀。改革早已停滯。黨把人民當小孩子,看中學教科書,國家沒有前途。

宋曉梧發言(中國經濟體改研究會會長):今天看<決議>,心情有幾分沉重。當年我們否定了階級鬥爭為綱,才有了萬眾一心搞經濟建設,才有今天的成就;我們否定了計劃經濟,才有了這樣的經濟活力。現在又有人給我們寫文章提出要以階級鬥爭觀念分析社會問題,分析勞資矛盾,像通鋼事件,我不認同。但要完善工會及其他制度。左派有市場,因為制度有問題……堅持,還是回潮?當然是往前走。現在是地方不聽中央,GDP勁頭特別大。不能再收權中央,要向社會放權,民主。不能後退。

張維迎發言(北京大學):一、政治家不能從公務員中產生。公務員機械化,無思想。二、我們現在看到的歷史多是假歷史,不徹底否定文革,中國人靈魂不可能乾淨。要公開檔案。三、要落實憲法。我認真看了《憲法》,只有一條是真正得到落實的。那就是黨的領導。其他的,我們的憲法條款都落空了(全場笑)。我們當前的任務,是落實憲法。<決議>一代領導人是橫空出世,有理念。現在國家氣質變了,講利益不講理念,講關係不講是非。今天紀念<決議>三十周年,我心情不是很好。今 日中國社會處於亞健康狀態。只有利益,沒有理念。三十年前有一群有理念的人,現在風氣壞了。當年中央找浙江沈祖倫談話,擔任省委書記,他找中央匯報,說我 只適合當省長,不適合擔任省委書記。現在我們還有這樣的人嗎?我國現在的國際地位,不如1945年,我們是聯合國發起國。

丁學良發言(香港科技大學):卡扎菲最喜歡文革,學習文革,學得太認真。毛有紅寶書,卡有綠寶書。取消政府,成立革命委員會。不叫國家主席,叫革命領袖。要重走文革路,就是卡扎菲的命運。四種模式對付腐敗,一是政變,二是民主和法治。三、開明專制,新加坡這樣。有個基本條件是規模小,大國從來學不好。十幾億中國還可能搞這個。四、暴民運動。前提要有個權力極強的君主,今天沒這種人。中國只有一條路:民主和法治。這個繞不開。中國拖的時間太長,代價將更大。文革十年,有那麼多老百姓參與那麼多過激的事,原因何在?是一種冤氣的總爆發。因為中國把自下而上對官僚體系泄放不滿的管道堵死 了。文革給了通道。軍政不行,法制的路不讓走,於是我們選擇了一條開明專制的路,像李光耀、香港的路。小規模的地區能這樣,十幾億的國家能行嗎?

何方發言:個人崇拜是體制問題,到現在都沒有好好反思。鄧小平說過,毛在毛說了算。我在我說了算,什麼時候到你說了算,我就放心了。

江平發言:兩個謬論,一是穩定高於一切論,誰來判斷是否穩定?有違法治。二是中國情況特殊論。穩定的標準是有權的人自己理解的。制度上的差別是理所當然的,過分強調了特殊性,把人類的共同的理念給忽略了。共同的憲政、法制、人權的理念是最重要的。

沈保祥發言(中央黨校):決議當時出台不易。突出解決毛澤東評價,將毛思想與毛錯誤分開,承認思想。實現當時的統一,是政治問題決議,有些話不合實際,如評價華國鋒。有的評價不確切,但是仍然不失為一個重要的歷史文獻。起了好作用。今天的問題還是在黨。關鍵是推動黨改革,黨身上封建東西很多。黨建關鍵要民主化、科學化,黨要現代化。黨和國家領導制度的改革,小平早就提了,關鍵要推進黨的改革。要建設一個現代理念的政黨。清除封建的影響,黨要民主化,才能夠有活力。黨的好提法不落實。不 是理論沒有,而是不落實。十七大很多不落實,十八大如何交待?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講不清,又搞核心價值理念。有些理論上面很重視,下面很冷淡。錯誤理論要 敢放棄!

王占陽發言(中央社會主義學院):毛澤東論聯合政府時期,提出的新民主主義論,後來改了。國共合作時新民主主義,是競選。後來不一樣。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理論,談民主憲政比延安時期差遠了。有三個毛澤東思想,看用哪個。

張勝發言(張愛萍將軍之子):反腐敗,有一個公權力的遏制問題。一個市長,一支筆,幾個億就可以決定投向哪,投給誰,能不腐敗嗎?權力失去制衡,必然導致腐敗。改革,一要有穩定的國際形勢,可以讓我們專心改革;二是恢復黨的威信;健身,否則推上手術臺就下不來了。

胡德平小結:今天的會很好。我受到很大的啟發。很多內容是一種探討,要相信大家的消化力。說問題、說遺憾,說希望,這是為了我們的黨更好更快地進步。實踐 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難道這個口號只能用於78年嗎?要長期堅持。要堅持思想解放,不用患得患失。作《決議》時我們黨的精氣神很好,要發揚光大。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