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編的話


七十年統治的第一滴血
作者: 金 鐘

主編的話

更新於︰2019-11-16 Print Friendly and PDF

1950年開始的土地改革是中共統治大陸一系列政治運動的開始。也是不斷實行暴力血腥統治的開始。

(0香港起義           【七十統治的第一滴血】        金 鐘 

七十年前,共軍佔領上海第二天,資本家榮毅仁下樓一看,街邊睡滿荷槍的士兵,說了一句話:「蔣介石回不來了。」──陳毅設計的這一招,獲得毛的高度讚賞。國民黨走了再沒回頭,共產黨統治大陸足足七十年。若問其要訣何在?高壓與騙術是貫穿始終、相輔相成的,包括1950年開始的第一場鑼鼓:殺人最多、手段最殘暴的「土地改革運動」。 

上週在紐約舉行的「重審毛澤東土改國際研討會」,適逢其時,可以作為研究中共七十年統治的引子。有幸聆聽各方學者對土改大量揭露與分析。我謹對中共土改的源起涉及毛與劉少奇的歷史,提出一點解析。

 毛澤東鼓吹痞子運動啟中共土改之源

讀過毛選的人,都知道其開篇就是湖南農運考察報告。事緣1926年夏,中共派人在湖南發動農運,打土豪,分田地,其實就是一場暴力土改。製造紅色恐怖,無法無天,「痞子」農會威震四方,引起社會極大反感。毛在1927年3月在湘中五縣做調查,寫成報告,對農會那些殘暴行為大叫「好得很!」報告影響,首先是總書記陳獨秀,「聽說暴民打人殺人就火冒三丈」,他向共產國際報告:北伐軍官九成來自湖南,他們家屬被鬥遊街,動搖軍心。毛的煽動激化了當時的國共分裂。國民黨開始清黨,他們不能容忍對正統社會結構的顛覆。共產黨決定組織武裝對抗,將陳獨秀打成「右傾投降主義」趕下台。南昌暴動,毛上井岡山,倡「槍桿子出政權」,占山為王,國共分道揚鑣。國民黨建都南京,開始「黃金十年」的訓政時期。共產黨則割據不止,土地革命,1931年在瑞金自立「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流竄陝北,直到1937年抗戰爆發。

 回顧這段歷史,可以看到中共自詡「農村包圍城市」的勝利,是源自毛1927年宣揚的第一次湖南暴力土改。其模式相沿以下於江西蘇區、延安晉綏、東北根據地、蘇北、山東等老區(抗日時期改為減租減息),尤其是1946年內戰開始之後,土改成為共軍兵力、糧食、後勤支援的巨大來源,使中共在這場農村對城市的戰爭中,占了極大的優勢。而被剝奪、清算的地主階級遭到毀滅性的打擊。毛在北京稱霸後,念念不忘將其1927年的農運報告,收入文集的首選,賦予階級鬥爭的樣板位置,而畢其一生執迷不悟於「槍桿子裡面出政權」,四十年後的文革還在重演湖南造反「戴高帽遊鬥」,「打翻在地踏上一隻腳」的野蠻暴行,可見湖南痞子的造反模式,在毛時代已有原教旨主義的威風。

 劉少奇提出土改的依據完全不符合事實

說到土改,不能不說說劉少奇,這位因死無葬身之地而備受同情的毛的接班人。暴力土改他有一份重要角色。特別是1947年到1953年土改大規模狂掃大陸的期間,他是決策人也是總指揮。1950年6月劉在全國政協(當時尚無人大)作關於土改問題的報告,這是比他主持制定《中國土地法大綱》更重要的文告。因為這時中共已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統治者,收編了各路名流地痞,包括一些與地富豪紳有千絲萬縷關係的學者政客,他們同意改變土地制度,但反對暴力。因此,劉要有一點學理姿態,解釋「為什麼要進行土地改革?」他以數字說明「中國土地制度極不合理」──占鄉村人口不到10 % 的地主富農,佔有7080 %土地,殘酷剝削農民。而佔有鄉村人口90 %以上的貧農僱農中農及其他人民,卻總共只佔有約2030 % 的土地。終年勞動,不得溫飽。

 這兩組百分比,成為土改合理性的最根本依據。但事實並非如此。現在可以看到許多可信性資料(包括大陸學者在內),沒有一家接受劉少奇的數字。相反,顯示中國是小地主佔多數的國家,如1937年國民政府土地委員會對全國163個縣的廣泛調查,佔總數72.7%的農戶擁有10畝以內的土地。擁有50畝以內土地的農戶更佔95%。名學者梁漱溟經鄉村調查說:北方大多數人都有土地。著名的中國土地專家董時進,獨立研究過中外土地制度,指出中國土地制度和任何民主國家沒有不同,可以自由買賣、自由租佃,是正常的契約關係,中國的貧窮是由於生產力落後,地少人多,與封建剝削沒有關係。他認為,劉少奇的兩組百分比「完全是憑空臆造」。

 ●中國土改的禍國殃民遺患無窮

事實上,中共發動土改,根本不是依據劉少奇的理據,也無意改革中國的土地制度,而只是為了政權和戰爭的需要。他們佔據大陸後的三大運動土改、鎮反、抗美援朝,就是三位一體地「一手分田、一手殺人」,為韓戰增兵。在一些官方的記錄上,這三個數字是並列炫耀的。劉少奇百分比的謊言性質,其實他們並非不知,學者楊奎松曾以毛劉鄧(小平)三家均出身地主為例,說明中共妖魔化地富,完全是為了階級鬥爭的政治需要而掩其辛勤置產的真實。

 中共土改以暴風驟雨之勢,兩年徹底搗毀中國兩千年的社會制度,其後果已是萬眾耿耿,歷歷在目。不僅剷除了中國農村的精英階層,製造空前的人權悲劇(毛親自說殺了二三百萬地主),在生產力方面,也是胡攪蠻幹,大好河山,肆意糟塌。農民分田兩年,就來合作化,不足三年又是公社化,大躍進,最後一場大饑荒餓死三千餘萬人,可憐都是農民!毛為掩飾罪責,又以階級鬥爭轉移視線,發動文革。大亂天下,浩劫十年。至死迄今還在矇騙世人──這場以解放農民發端的中國「共產革命」的荒謬與邪惡,不知何時才得以真相付載青史!

 ●余英時教授論中共的「邊緣人」統治

二十年前,我們在香港出版《共產中國五十年》,全面審視共產黨征服這個古老國家半個世紀的內政外交,今天的皇曆又翻到七十年。遙望太平洋彼岸的港島硝煙,不禁想起余英時教授二十年前為該書寫的序言《中共政權的歷史起源》。余教授是歷史學家,他對「邊緣人」的論述,令人有溫故知新之感。他回顧十九世紀末以來,中國傳統社會結構在西潮之下逐步解體。士農工商各階層不免徬徨無所適從,便給處於主流社會邊緣的游離分子前所未有的活動空間。共產國際開始是爭取知識界領袖如陳獨秀、李大釗,早期黨員幾乎都是知識分子。隨著權力鬥爭,知識分子靠邊站,各類邊緣分子進入權力核心。所謂群眾路線,依靠的就是痞子、無賴、流氓之類。

 邊緣人在歷史上一直是造反、打天下的能手。他們別有傳統,不同於儒釋道,也和民間信奉大異其趣。張國燾說,老毛懂得舊社會旁門左道。那一套和階級鬥爭相結合,破壞威力就非常可怕。歷史上邊緣人打天下成功後,還得依靠傳統價值和倫理規範達到「治天下」。但中共的一批邊緣分子,尤其是毛澤東,徹底唾棄中國文化傳統。陳獨秀對孔孟保持敬意。毛沒有陳獨秀的文化修養,文革的結局是必然的。

 余教授借批毛說明,中共的統治就是「社會邊緣人」的統治。不能不說是富有遠見。毛死已43年,他留下的一套,似乎已被掛羊頭賣狗肉。但是歷史無情而頑強,毛的兩大遺產:迷信武力和無孔不入的黨機器──依然由他的接班邊緣人所繼承,浩浩乎神聖不可侵犯。這是七十年最大的景觀。

                                       (2019-10-01紐約)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