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為林彪摔死乾杯
 
毛為林彪摔死乾杯
作者: 裴毅然

大陸傳真

更新於︰2011-08-13 Print Friendly and PDF

● 林彪叛逃的九一一事件,謎團重重,中共當局至今不開放檔案,不調查,不交代。林彪系邱會作留下一些資料,最近公開。


●林彪和「四大金剛」:在起李作鵬、吳法憲、林彪、黃永勝、邱會作。(邱會作回憶錄)

  四十年了,驚天一爆的「九一三」仍濃雲密佈、帷幕深深。儘管「九一三」使文革神話破滅,毛澤東一夜愁老,大病一場,突然休克,由於缺乏內幕資訊,「九一三」仍是當代國史最大懸謎。「林彪死黨」邱會作之子出版父子對談錄《心靈的對話》,捅出一些新資料,庶可撩揭「九一三」一角。

張春橋毛澤東都慶祝林彪摔死

  最初毛周只知林彪飛了,但不知飛向何處?估計只能飛蘇,做了一些軍事部署,以防林彪領著蘇修打進來。毛周十四日上午才有可能判斷林彪座機可能墜毀,根據是總參三部例行簡報中一則不起眼消息:蒙古指責中國一架大型軍用飛機入侵其領空,墜毀於溫都爾汗附近。(頁623)十五日晚,周恩來才在大會堂福建廳向政治局宣佈:林彪座機失事墜毀,機上九人全部死亡。

  張春橋按捺不住激動,上外面要來一瓶茅台與幾隻小酒杯:「今天,我用個人的錢請大家幹一杯,慶祝勝利!」他為每人斟上一杯:「今後我們在毛主席領導下共同做好工作!」與吳法憲碰杯時:「讓我們誠心合作共事!」張春橋走到周恩來跟前:「總理你舉杯呀!」周恩來未動,保持謹慎與矜持。

  江青大聲說:「凡是鎮壓我的人都沒有好下場!不管是劉少奇還是林彪。林彪對我的鎮壓,有人很清楚,但是連屁也不敢放一個。」政治局委員都明白江青是衝著周恩來,周仍一聲不吭。(頁627)

  汪東興參加完張春橋的「慶祝儀式」後立即出去,不久返回傳達「最高指示」,說毛也和身邊人員一起慶祝,很高興地喝了酒,「主席說了,要感謝林彪,感謝林彪為我幫了一個大忙!這件事情的開始和結束,都由他自己解決了,把問題全部處理好了。為林彪的死乾杯!」邱會作分析毛的「幫了一個大忙」是指林彪一死,可由他為文革以來的混亂背黑鍋,有了一隻名正言順的替罪羊。果然如此,二月逆流、楊余傅事件......毛都不認賬了,都推給不會說話的林彪。邱評:「這就把廬山會議以後對林彪態度的實質說透了,說清楚了。可是毛主席你說這樣的話怎麼能行呀?!你是毛主席呀!你為甚麼說這樣的話呀?能夠說得出口嗎?!但是,他居然就那樣做了。」(頁627─628)

  黃、吳、李、邱九月二十四日才收審,此前他們精神負擔自然很重,但還撐得住,惟吳法憲最沉不住氣,不僅有意迴避戰友,分開坐了,張春橋問幾句飛行常識,吳法憲每次都從沙發上起站回答,以示謙恭,反遭張春橋嘲笑:「沒有林彪,你總不至於活不下去吧?」

  黃永勝在與邱會作私談時,對著牆上大幅三北地區軍用地圖大喊:「你(林彪)跑甚麼跑,害死人呀!」黃邱這對老戰友長時間流淚交談。(頁633─636)「在中國,參加中央政治局工作,無上榮耀,但一般人哪裡知道,『高處不勝寒』啊!」(頁642)

毛說話不算數、謝靜宜告密

  邱會作分析毛決定倒林的軌跡:從林彪主持起草的九大報告中發現林不是文革思想的繼承者,廬山會議又發現林也不是文革組織路線的繼承者。「他(指毛)對別人要怎麼整就怎麼整,他對劉少奇這樣,對林彪是這樣,後來對鄧小平也還是這樣嘛!所以即使林彪檢討了,也不一定能夠解決問題。『批陳整風』會議前,毛主席不止一次說了廬山問題在他那都處理完了,還不到四個月就反悔了,要重新追究!這就是毛澤東呵!」

  林彪認為廬山講話事先得到毛同意,話也說得很有分寸,雖說引發了「揪張運動」,自己幾次向毛承認不足,黃吳葉李邱等人多次檢討,李雪峰還下了台,葉群的檢討也代表了自己,毛應該鬆口了。至於與陳伯達的關係,林陳歷史上無關係,只因陳發現林也厭惡江青,受盡江青嘲弄的陳才湊上去。林彪性格很強,他被毛捧得那麼高,可以向毛認錯(他也做了),但不可向上海幫低頭,這是林彪的「底線」。(頁592─605)

  至於毛何以對林彪起疑,突然南巡,威逼林彪,一路「拋石頭」,邱會作至死不解。據李志綏說,乃謝靜宜向毛告密,謝丈夫在空軍工作,說空軍有異動,林立果在搞秘密活動。毛據此認定林彪將發動政變。邱子程光根據謝靜宜十大入中委,江青、王洪文還推薦她出任人大副委員長,小小機關人員,一步登天,若無殊功,何得高爵?如此這般,謝靜宜告密,有可能是一張「底牌」。(頁590─591)

質疑不去蒙古調查不要黑匣子

  邱會作最後分析:在毛澤東還需要林彪的時候,甚麼都好說;當毛澤東不需要林彪的時候,他甚麼都以做得出來。問題就在這!(頁539)

  無論如何,他(林彪)是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走的。林彪要同毛主席面談,毛不接受,反而在南巡中講了一路,殺氣騰騰。林彪怎麼辦?別無辦法,總得找條活路吧?應當說,林彪是毛主席逼走的,沒有毛主席南巡談話發難,就不會有林彪的出走。毛主席對林彪,不是林彪檢討不檢討、走不走的問題,而是毛主席的思想意識問題,他要怎麼辦就怎麼辦!......始南巡,逼出了「九一三」,這就是毛澤東啊!(頁711)

  老毛晚年全力維護文革,可他人一死,老婆就被抓。不得人心的文革(還是不得中共高幹之心),「流芳」一月都不到。

  邱認為毛並不認為林彪會搞政變,理由是南巡一路狠罵黃永勝,真有政變,豈非刺激握有軍權的黃永勝?把他推向林彪一邊?毛非常注重權力和個人安全,會那麼蠢嗎?(頁591)

  邱還質疑:多少年了,中方未到蒙古去調查,也不索要飛機黑匣子,違反常理。(頁608)如今,定案林彪預謀叛逃的惟一證據是林彪警衛處長李文普的一句揭發,即林彪上汽車後問了一句「到伊爾庫茨克,多遠?」而與李文普一起受審者說,李文普是在得到保留軍籍及待遇的承諾後,才寫下這句關鍵性揭發。林豆豆曾哭求李叔叔說一句對歷史負責的真話,李文普一個勁流淚,始終沒開口。估計李必須遵守「至死不再開口」的紀律約束。

  邱會作看得很清楚:對「九一三」已經不是要搞清事件本身的真相了,而是各派政治人物都在利用這個「政治素材」做文章......必需有一個「反革命政變」,才能讓各方的不同政治需要能夠實現。(頁710)

包裝文革,只為了打倒劉少奇

  林彪長征途中經常給毛送戰利品。過草地前,林彪送毛二十斤青稞面、十幾斤犛牛肉乾,明確交待只給毛用,再將自己騎的一匹馴騾送毛,毛不善騎馬,一直沒有合意牲口。林彪還派八名身強體壯、政治可靠的戰士為毛抬擔架。中央縱隊過草地時遭敵騎兵襲擊、陝北鐵邊城又被敵衝散,都是這個擔架班抬著毛奔跑才脫險。毛在江西被黜,生了大病,心情非常壓抑,「鬼都不上門」(毛自語),林彪對他一往情深,暗中保護毛。(頁713)

  毛的文革麻煩在於他不能承認發動偌大一場「造反」,從上到下揪鬥各級「走資派」,僅僅是為了打倒劉少奇,他得為文革穿上一件意識形態外衣──無產階級專政下的繼續革命。既達到政治目的,又樹立起絕對權威,還矗立起馬列主義的第三塊里程碑,成為世界革命領袖。而要保住文革,就必須有文革派的組織力量,張春橋作為文革標誌性人物,豈可打倒?

  至今,「九一三」檔案一律絕密,不受《秘密法》三十年解密約束,輕易不讓外人查閱,一定要看,須經特別批准。但通過邱會作的「努力」,使人民距離真相又進了一步。

二○一一年七月十三日至十五日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