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留住西藏
 
請留住西藏
作者: 何清漣

特稿

更新於︰2011-08-12 Print Friendly and PDF

● 甲瑪鄉是君主松贊干布的誕生之地,風景美麗,蘊含著銅鉛鋅金銀等多種金屬,經濟價值超過一千二百億元,成為眾多中國開礦者競相撲食的目標。曾經非常美麗的甲瑪,如今已面目全非。


●西藏聖湖納木錯湖。(網上圖片)

七月九日至十日,我在DC參加漢藏論壇時,看到了藏族女作家唯色的文章「請制止用神山聖湖牟利的開發」。文章談到,總部在北京的國風集團下屬西藏旅遊股份有限公司,「承包」了西藏的神山岡仁波齊和聖湖瑪旁雍措,把藏人心中的神山和聖湖當作發行股票的招牌,包裝為「西藏阿里神山聖湖旅遊區開發專案」。

  心目中的神山,不可褻瀆;二是環保。對她提到的這兩點理由,我完全贊成。但我知道,對於只會信神祈福但卻沒有宗教傳統的漢人來說,第一條理由不會讓有興趣者止步。因為到岡仁波齊轉山,對內地漢人富有吸引力。在沒有花香、沒有樹林,連天空也是灰濛濛的水泥鋼筋叢林裡待久了,到極地做探險之旅,令人神往。

神山不可褻瀆,環境需要保護

  至於保護環境這個理由對中國人有多大的約束力,我也深表懷疑。因為生長於六十年代及以前的兩三代人,在這三十年當中,眼睜睜地看著國土被權貴集團及其利益相關者以發展經濟的名義踐踏、蹂躪;一條條河流被嚴重污染;一個個湖泊乾涸消失、一塊塊土地被變成據說只有三十年壽命的樓房。連自己生於斯長於斯、血肉相連、自稱魂魄所系的土地都不肯愛惜的人,又哪有愛惜他人鄉土的情懷?

  我曾沿著晉陝峽谷穿行,見過乾涸的黃河;也曾乘火車在甘肅新疆等西北地方顛簸,那「黃沙裸露無寸土,可憐江山貧到骨」的極度蕭瑟讓人心寒。因此對中國的環境生態狀態特別在意,每年都要閱讀相關的環境資料。我很清楚中國的現實:環保立法多達一千七百多部,卻無法阻止中國人的貪慾。環保部門更是將其手中評估專案及監管的權力變為官員尋租的資本。這三十年當中,我們中國人就是這樣一邊掠奪大自然,一邊假稱自己是如何熱愛這塊土地承載的國家。在這種「邊做環保邊撒謊」的政治文化中,中國在二○○五年就有了一億八千萬生態難民,而且主要集中在西北五省區及中西部地區。

  其實藏人居住之地早就不能倖免「發展」之害。地處青藏高原腹地的三江源地區,是世界三大河流長江、黃河和瀾滄江的發源地,也是世界海拔最高、面積最大的高原濕地生態系統,對中國和亞洲的氣候環境有著重要影響,被稱為「亞洲水塔」。由於過度放牧,使得草場退化,水源枯竭。被稱為「黃河源頭第一縣」瑪多縣因透支環境一度成為「首富縣」,如今早已淪為有名的貧困縣。長江源頭第一縣──青海省玉樹藏族自治州曲麻萊縣,乾枯的水井則比比皆是,住在長江源頭,如今卻不得不依靠外來水源維持生存。

藏民無法阻止貪婪的掠奪之手

  西藏就是我一直在膽戰心驚地觀察著的一個地區。二○○三年,北京頒佈了《西藏的生態建設與環境保護》白皮書,報告顯示北京特別重視保護該地特殊的環境生態。但中國的事情往往陷入如此悖論:規劃起來頭頭是道,上合自然法則,下符民情民生。實踐起來卻完全相反。隨著中國二十世紀五十年代開發的礦山有三分之二進入老年期,近五百座礦山相繼閉坑,中國以礦業為主的四二六座資源型城市有五十座左右陷入衰落,我就開始為西藏擔心,擔心那些貪婪的眼睛會盯住這塊土地。所以每看到新華網宣佈「西藏銅礦資源儲量居全國第一」、「西藏礦產業十年後對GDP貢獻率將超過百分之三十」,我眼前就浮現出在內地礦區曾見的景象,土地大量塌陷或挖損,遍佈礦區的大量的固體廢棄物和被嚴重污染的水。

  不幸的是,這不是我的想像,而是現實,由於西藏的政治特殊性,有關西藏的環境生態被破壞等問題比內地的環境事件更敏感,很不容易見諸報導,但我們還是可以通過許多其他來源知道西藏那本就極為脆弱的生態系統正在遭受瘋狂的破壞。唯色曾寫過「松贊干布的故鄉快被挖空了」,記載了墨竹工卡縣的甲瑪鄉──圖伯特最偉大的君主松贊干布的誕生之地被破壞的悲慘景象。該地風景美麗,還蘊含著包括了銅、鉬、鉛、鋅、金、銀等多種金屬,其潛在經濟價值被估算超過一千二百億元,因此也成為眾多來自中國內地的開礦者競相撲食的目標。其中有著國務院背景的中國黃金集團正在開採甲瑪銅多金屬礦,開礦量為日產一萬二千噸。曾經非常美麗的甲瑪,如今已面目全非。當地藏民的反抗無法阻止這些貪婪的掠奪之手。

  青藏鐵路開通後,對貪婪的採礦者來說,是「運輸物流能力大大增強」,但對西藏來說,卻無異於插上一條巨大的資源吸血管,面臨著更瘋狂的資源掠奪。據唯色瞭解,現在西藏自治區境內共有超過九十個開礦的地點,每一個縣至少有一個。一個更龐大的計畫也已於二○一○年對外公佈,在未來將對西藏三千多個礦點進行開發。這意味著西藏的環境將遭到一輪瘋狂的洗劫。

留住西藏山山    水水和藏人的心

  中國對礦產的低水準開發,已經有山西省的悲慘圖景作為例證:這個省已有十分之一的面積被採空,導致大量村莊塌陷。開發的結果是富了煤老闆與當地官員,山西的老百姓不僅貧窮,還得承受環境災難。

  也因此,達賴喇嘛這幾年對西藏最重要的關注點已經從政治轉而為環境。從這點來看,尊者不愧為有遠大眼光的聖哲,因為政治問題可以慢慢談,它不像生態問題那樣緊迫,關係到支撐藏族人民生存的生態基座。

  在華盛頓的漢藏論壇上,在美國某大學任教的西藏人丹增先生的懇切呼籲給我留下了深刻印象,他呼籲說,「請留住西藏」。我想,這「留住西藏」包含兩重意義,一是留住藏族人民的心,這比留住人身更具有實質意義。北京要想真正挽留住西藏,要真正尊重西藏人民的宗教信仰,停止將西藏人民心目中神聖的寺廟與神山當作「旅遊資源開發」。二是要為西藏人民留下他們世世代代居住其上的山山水水,立即停止掠奪西藏的礦產,不要將漢族人民正在承受的環境災難擴大至西藏地區。無論西藏現在以及未來實行何種政治體制,西藏人民世世代代居住於其上的土地,應該由西藏人民自己決定如何開發使用。

  「請留住西藏」,這是一句多麼痛切的呼籲,它包含了藏族人民幾十年的痛苦,也指涉了西藏人民現在與將來面臨的生存困境。北京的當政者,你們聽到了沒有?理解了沒有?

(貢噶扎西推薦、提供)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