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一無二的鬥士
 
獨一無二的鬥士
作者: 遇羅錦

專訪

更新於︰2018-06-14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為了表彰張林先生對中國自由民主事業的傑出貢獻,北京之春雜誌社決定將2017年(第十屆)北京之春自由先鋒獎授予張林先生。頒獎禮將於6月5日下午1時至5時,於法拉盛「喜來登」酒店七樓大會議廳舉行,歡迎各界參加......

畢業於清華大學的民運人士張林(右),在人權組織的協助下終於來到紐約。
兩個女兒及撫養人瑞吉在機場迎
接。張林著有自傳《悲愴的靈魂》。

去看「北京之春」,見主頁左面最上方,赫然登出一消息:

大紐約地區紀念六四29週年

暨北京之春自由先鋒獎頒獎典禮6/5舉行

看了之後,高興不已。我立即給主編陳維健寫了電子信:

「張林,是我最為欽佩的人!感謝你作為主編的正義和主持公道!」

說起認識張林,是幾年前,在「博訊文集」他的個人博客里:他那篇篇生動、真實的文字;他那擅於識破特務的靈敏嗅覺;他那樂此不疲、以戲弄特務的開心;他筆下對人和事物描寫的出神入化,真真賽過所有的小說和美國好萊塢幽默偵探片!無論是在國內或海外,你簡直找不到第二個人像他一樣!當時,我邊看著他文集里的那些具有強烈生命力和真實流暢的描寫,邊想:「他可太有天才了!老遠一聞味兒就能聞出誰是特務,且個個特准!在中共封建血腥的土地上,他就這麼能?!這麼有天才?!不抓他,可抓誰呢?!

誠然,如今這些寶貴的文字都找不到了。幾年前,這些博客的很多很多文字,以及私人的谷歌博客,都被迫刪除得一乾二淨。很多無奈的人(包括我自己),不想再提那些令人不愉快的往事。如今張林能獲獎,比什麼都能說明一切、比什麼都令人鼓舞和高興!

主編陳維健先生、以及他的一位朋友,給我和張林搭了橋,我倆通了信。在那以後的幾天,我們互相郵寄了彼此的書,也通了幾次電子信,讓我更進一步地瞭解了他目前在美國的生活與他的性格:總之,實在是位硬堂堂的男子漢!

沒有幾天,他的書我就收到了。於是,我仔細地去拜讀他在法輪功創辦的「博大出版社」已出版了幾年的自傳《悲愴的靈魂》;簡直是廢寢忘食地看了兩天。

書的封面,是蒼茫的、霧氣蒙蒙的藍天或是海洋,一隻孤獨的海燕正在低空展翅飛翔。下面有兩行白色的小字:

「張林,一個被踩著腦袋的哲人,被戴上腳鐐的武士。

「在恐怖囚禁中掙扎奮起,對著漆黑的夜幕瘋狂怒吼:還我大地還我自由!」

再看封底,共有十四行白色小字:

「當代大陸民運,三次躍身衝擊中共,三度判刑勞教的民運人士寥寥無幾,張林是其中之一。

「近二十年,張林一直是大陸民運的一名前鋒,一名實踐探索者;他一直在用他堅硬的頭顱去抵擋共產主義鋼鐵巨輪!

「用他病弱的身軀去肩抵手推足蹬共產主義巨輪!

「曾經有好多次,張林都有可能走上另一條人生道路,但是冥冥之中,彷彿有一條上帝之手又把他推回到民運這條路上來,而且一個勁兒地把他推向與黑暗勢力鬥爭的前線。他沒有選擇餘地。

「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張林深信:終有一天真理會戰勝謬誤,正義會戰勝邪惡!

「在這本書里,張林以他的民運生涯和監禁勞改生活為視角,從這文明荒漠里,從刺人的野蠻荊棘里出發,從勞改隊裡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出發,從當代中國人與人之間的本質關係出發,從生產力與生產關係的角度出發,從各種角度剖析了中國共產社會的奴隸制本質。「

懷著深深的敬佩之情,翻開書看封二折頁,上面是張林的半身彩照,就像在臉書上看到他的視頻一個模樣。彩色照片下面注明他於「1963年出生,中國民運人士,獨立作家。」  接下,便是他從1979年九月至2005年一月的個人簡歷。

扉頁上有他寫給我的贈詞。我仔細地端看他的筆跡,同時想起哥哥羅克的筆跡。兩個都是同樣堅強不屈的人,筆跡卻大不一樣:哥哥的筆跡鋼勁獨特,而張林的筆跡,卻有如那自由展翅飛翔的海燕。

我很想寫一篇關於張林的文字。但又想:「像我這樣太普通、甚至俗氣的人,怎麼夠格兒去寫他呢?我所有的經歷,都如實地寫在《一個大童話》、《給外星人的66封信》和《遇羅克與<中學文革報>》三本書里了。在加拿大謝寶瑜先生的「綠野出版社」所作的書頁里,這三本書以及我的《文集》,還有照片集,是讓人人可以白看或下載的。這些鏈接,都在我的博客「紀念文革  懷念遇羅克」主頁右邊的「博客列表」里。讀者一比就知道,我不僅不夠格兒去寫哥哥,也不夠格兒去寫他呀。可我是硬著頭皮去寫了哥哥,如今又想硬著頭皮去寫張林;實在話,真應該有一位像他倆那樣堅強不屈的人去寫他們,定會比我深刻、有利、客觀的多。而我也只能在這裡請讀者們多多包涵我的膚淺了。

其實,當知道了他的電子信箱之後,我就好奇地想:為什麼他的谷歌信箱名稱是「憤怒的張林」?  他的憤怒都包括什麼呢?是否對中共憤怒?對那個沒有民主的國家制度憤怒?對被壓榨的、窮苦的老百姓之現實憤怒?對自己長期以來在那塊國土上所遭受過的一切憤怒?也對海內外的華人特務太多而憤怒?尤其是他在博訊文集自己的博客里,幾年前,文字都遭到了刪減而憤怒?或是到了美國之後,他又產生了新的失望與不滿而憤怒?

我先不想那些答案是什麼,只是廢寢忘食地看了兩天兩晚,把他這本二十多萬字的自傳《悲愴的靈魂》看完了。合上書,凝視著「悲愴的靈魂」這五個字的書名,才更理解了它的意義。

他確實應該悲愴;一位首屈一指的大學畢業高材生,放棄了普通人所追求的生活,為了中國的民主、自由,卻一心要在國內搞民運,處處碰得頭破血流;

他確實應該悲愴;他以自己無以倫比的意志力,以他那高尚的理想和情操,入獄再入獄、被勞教再被勞教、被出賣再被出賣、被折磨再被折磨,弄得百病纏身、身無分文、家人不解、朋友出賣、同道遠離;而他,卻獨自堅強地硬挺著,仍深信著自由的曙光終會照亮這封建專制的腥臭土地;

他確實應該悲愴;多年前他來到了自由的美國,本來可以暢享自由,卻又去推翻中共,只為了所有中國人也能獲得自由,而潛入中國,慘痛的經歷跌宕起伏、又一次讓他以二十年的時間為代價,墜入深深的地獄;

他確實應該悲愴;多年後,他又一次艱難地來到了自由的美國,但他沒有那些兩面人固定無憂的生活經費,無數的兩面人一個個活得舒服且坦然,而他,卻始終堅守自己的信仰、始終是最窮的人。七年前,妻子離開了他,他口袋里就那麼幾個錢,可他自己卻仍舊覺得是個精神富翁;

他確實應該悲愴;海外的欺詐、勾心鬥角不止,民運之間的問題叢生;美國的門戶收緊、不想門再大開,卻對窮人的社會福利政策緊縮;年齡已不饒人,他做夢都夢見的國土,一而再地越來越腐敗、越荒唐;也唯有兩三個好友,器重他、鼓勵他,否則,他就會更為悲愴了!其實,還有無數的讀者,器重他和喜愛他呢!

令人高興的是:

201865日,紐約民運組織紀念六四29週年研討會在喜來登酒店七樓大會議廳舉行。北京之春雜誌社首先頒發了自由先鋒獎,下面是頒獎詞:

北京之春自由先鋒獎公告

北京之春雜誌社決定將第十屆北京之春自由先鋒獎授予張林先生。

19799月,張林以安徽蚌埠考區第一名的優異成績考取清華大學,曾擔任《清華大學歷史地理學社》社長,後肄業。於1986年辭去公職,在安徽、海南、雲南等地宣傳自由民主理念。出於對自由的強烈渴望,張林曾三次偷越邊境,尋找反共組織未果,因而多次被關押。1989年,張林因組織領導皖北市民和學生,支持和參與89民運,被判刑兩年;出獄後,又因在北京參與籌辦勞動者權利保障同盟,被勞教三年。1997年從勞教所出來後,張林獲赴美簽證,前往美國;第二年即從美國闖關返回中國,結果回國第二天即被警察帶走,再次被判勞教三年。2005年,張林因進京參加前中共領導人趙紫陽追悼會,被冠以煽動顛覆罪入獄。20098月,張林獲釋出獄。20127月,張林在湖南會友途中,曾突然失蹤,後證實是被公安部通緝,罪名竟然是胡編濫造的煽動分裂國家罪。20137月,張林因爭取女兒就學的權利而被刑事拘留,201495日被蚌埠蚌山區法院以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一審判刑36個月。20169月因減刑而提前獲釋。從1989年到現在,張林總共被判刑入獄或勞教5次,在獄中或勞改營度過了16年。20181月,經過四個多月的逃亡,輾轉三個國家,成功抵達美國紐約。

張林是一位天生的自由鬥士,血氣充沛,思想鋒利,敢做敢為,百折不回。30多年來,張林不顧當局的迫害和歧視,堅持從事民運活動,並撰寫了大量文章,包括自傳《悲愴的靈魂》,以其不屈不撓的抗爭,證明瞭高貴的自由精神。為了表彰張林先生對中國自由民主事業的傑出貢獻,北京之春雜誌社決定將2017年(第十屆)北京之春自由先鋒獎授予張林先生。頒獎禮將擇日舉行。

北京之春自由先鋒獎每年評定一次,頒發給海內外為中國的民主、自由、人權、法治做出卓越貢獻的各界人士,在每年適當的時間向獲獎者頒發獎牌和相應的獎金。第一屆到第九屆自由先鋒獎得主分別是:楊建利、郭飛雄、馮正虎、秦永敏、陳子明、吳仁華、李海、胡俊雄、姚文田。

 

北京之春雜誌社

2018412日於紐約

 

張林,我深信你會幸福的,比你現在的生活更幸福十倍、百倍!!

2018.6 ,  德國  Passau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