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背負著如此隱秘的創傷,或者飄揚或者消散
 
我背負著如此隱秘的創傷,或者飄揚或者消散
作者: 孟 浪

藝術天地

更新於︰2018-06-04 Print Friendly and PDF

世界圖景

遠方,風暴中升起的塵柱彷彿凝固

在風暴中吃力地支持住身體的人們

像一座座無言的雕塑

這是風暴最猛烈的時候

我看到了那麼多不動

遠方,距離我究竟多遠

我殉難般走向那裡又如何

讓我消失在風暴之中

在那巨大的塵柱後面

在風暴中那站立著的人們後面

比遠方更遠!

 

接觸到風暴的手不會抽回了

又一個個人的投入

風暴的核心,遠方的秘密

在風暴中靜止的眾人

掙扎、搏鬥,還有誰能看見

還有誰在遠方之外無動於衷

都捲進去了,都無法離開了

都靜止了,都消失了

我欲喊出聲的,還有誰能聽到

我已喊出聲的,像塵柱紛紛墜地

風暴又在哪裡?

 

遠方,依然是那麼多的不動

彷彿一張畫片我可以把它移走

而這一切我根本無法觸動

我太弱,經不起這世界圖景的無言

這打擊甚至讓我無法邁步

離得太遠了,太盲目了

風暴過去之後我也喪失了目的

那眾人開始走動了,開始交談了

在剛像布景一樣露出的房子裡出出進進

我,一個個人,在人群外

在想像的、不可遏止的風暴之中!

 

就這樣置身於一個天然的悲劇

就在這裡殉難,不需要更遠

沒有人看到、也沒有人聽見

一個個人的犧牲是值得的

風暴中升起的塵柱因此輝煌

那眾人群雕般的身姿也有了意義

我,是風暴的起源和成因

盤詰我、逼視我吧,眾人

我的回答已經高聲喊出了

在遠方,在我靈魂中的遠方匿去

無邊的晴朗在無聲中止不住地高高升起!

 

出版社: 海浪文化     出版日期: 2014年6月  

 

流放者箴言

就住在自己的家裡

就住在自己的心裡

宣布我自己的流放

 

世界,我已走過了你的終點

世界,你還有甚麼漫長可以讓我跨越?

 

就活在自己的家裡,糧田裡

就活在自己的心裡,果園裡

就活在我的流放裡

 

世界,我已帶走了你的起源

世界,你必須接受來自我的創造或毀滅

 

良田裡,我睡著了

果園裡,我在夢中站起身修剪枝葉

   

就在自己的家裡,到處是新穀

就在自己的心裡,堆滿了水果

世界,請貢獻更多遙遠!

 

 

世界的五步

1

我在信號旗與霧之間,或者飄揚,或者消散

讓信號旗給失去方向的世界一些色彩

讓霧在我清晰跳動著的心中得到有力的總結

在船與岸之間,多麼寧靜,我的四肢上掛滿露水

 

看那形成中的世界,那世界留下的完整的遺物

我的身軀濕漉漉地就在這一切裡前進

摸到的可能是創傷,它的劇痛,它的緘默

我背負著如此隱秘的創傷,或者飄揚,或者消散

 

看哪看,我們奔走的生活還沒有失去目標

朝陽像一個無名巨人的病眼,變得可怕

都在他的注視中,都在他的恐怖裡

我也堅持升起信號旗,升起純潔的霧

 

我在信號旗與霧之間,全都看清了

一次毀滅性的勝利,再一次把我們的喜悅推遲

船與岸之間,動搖與堅定之間,一生可能渡過

我的四肢划動著,在空中,堅持飄揚,堅持消散

 

2

呵,連思念也在變成一條原則,一條鐵律

我充滿期待的臉,勇敢地面對背叛

披掛甚麼樣的天空,我瘦弱的身子

還穿戴甚麼樣的衣飾,遠離那些殘暴的禮儀

疼痛的火升起,光明在機器中深陷

我而外的人們默誦覆滅不來的時間

 

用室內的耳語掩飾風暴、雷電

你再做一次帶電極的饒舌者吧,但你

永不會享用的語言,那麼强勁,那麼短暫

地毯上更輕的脚步掩飾了適量的罪行

貴族在死亡,傳統在美好地繼續

說大聲點吧,茶炊上的鏽從未如此明亮

 

他提著自己全身的血,用全身的氣力提

行走、張望、交談,打消一切水的念頭

我跟著他,趕上他,超過他,像一隻杯子倒下

心中的猙獰,朝著一群向陽的孩子展現

甚麼魔鬼的力量,我甚麼都從來一遍遍反抗

一群孩子,到他們老,青春還久久地病著

 

3

靜靜坐在我對面的遼闊,它欲將舉步

大地的步伐,從來都是我一人艱難地邁進

從來就是整個星球的轉動,我在無邊的暈眩裡

坐在我對面靜靜的遼闊,已把我整個兒擁入懷中

 

堡壘被裝上了輪子,我睡在生根的石頭中間

隨意拋棄尸體的人繼續鋸著這座長遍軟骨的城市

從任何一個方向上下手,鋸斷武士的坐騎

鐵發出了尖叫聲,滾動的太陽緊抱住噩夢

 

潔白而尖利的牙齒,誰擁有,又放棄完整的天空

敵人般的牙齒,才讓我豈止在心裡疼痛

有一個妄想,是有人仍在奮力鋸開大海

水,無人理會的水,剛好够到我的嘴唇

 

浪漫的小說被改編成傷感的電影,一等於一

罪還是罪,衆人涌向天空,讓星星冷落他們

雲是雲,雲不是雲,究竟由誰决定

一派胡言在衆青年的昏迷裡,匪徒啊怦然心動

 

4

把恐懼當作水果一樣,互相推來推去

但它全都在你的懷裡,在你帶蜜的心裡

兩個孩子,一生都謙讓著來世的香氣

人群頓時都涌到那自由的盡頭

一大片晃眼的珍珠,這會兒找不到出口

外面的光,外面的恐懼,外面還有邪惡

 

偌大的恐懼在那兒發抖,你站得太遠了

靠過來吧,你顫抖的整個兒身體

這恐懼無法動搖和俘獲我,在政府裡

更在無政府裡,我享受沉默給我的自由

我試了試,大膽地用氧氣呼吸、吐納

用氧氣婉轉地燃燒,表達,我的天性

 

放眼望去,却只是少女在洶湧

浪尖上啊,銀幣在破滅,夢想淚漣漣

我無忌地涉足人骨製成的衣帽架底部

戶外雨水的殘迹,酷似衣襟邊的猛虎

它的頭,從我的手中傳向你的手中

外面的光外面的恐懼,外面還有空曠的你

 

5

永遠是出發的年齡,永遠是到達的年齡

永遠在路上,十二月刹那間就躍向了一月

一個中國的冬天,無名的寒冷,停在桌邊

我的脚踩到了一種深度,手推開書上的積雪

是出發的時候了,是到達的時候了

我途經天空、大地和海洋,途經永遠

 

我一生的努力就是要看清一生的背後

那些秘密的燃燒,那些無盡的寧謐

火焰怎樣咬噬我們心愛的氧氣

氧氣又怎樣加深我們寂靜的鮮血

我一生的努力啊,總在匆匆地開始

我閉上眼睛的時候正是猛然睜開了眼睛

 

給我一台機器,給我一台閱讀的機器

讓我徹底地把它砸壞,把它打爛

讓我用肉體粉碎鋼鐵,讓大路上塵土飛揚

但讓我閱讀,讓我閱讀,僅僅讓我閱讀吧

天上的星辰爲我一齊睜大了眼睛,這些神明

這些神明啊,讓我暫時鬆開了書卷,大地和海洋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