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來公然搶劫李俊
 
薄熙來公然搶劫李俊
作者: 姜維平

專題

更新於︰2011-08-06 Print Friendly and PDF

● 為了拉攏討好成都軍頭張海洋,不惜瓜分重慶億萬富豪,俊峰集團老闆李俊的「大蛋糕」,讓他一貧如洗,流亡海外。


●重慶公安局政治部主任周京平(右),李俊(左),2010年2月攝。(李俊提供)

  正當薄熙來沉醉於政治局常委的美夢之時,又一個重磅炸彈,在海外某國爆響:四十四歲的重慶億萬富豪,俊峰集團老闆李俊,通過網絡尋找,不僅與我取得了電話聯繫,而且把他的證據材料的副本全部特快專遞給我,經過我與加拿大律師朋友的研究和鑑別,我確信這是一起由薄熙來和王立軍精心策劃的冤案,它是二○○九年以來「唱紅打黑」運動中,繼李莊案、方洪案、黎強案等之後,又一個枉法追訴的典型案例,它的奇妙之處在於該涉案人和受迫害者李俊已成功逃出中國大陸,雖然目前尚不安全,但我的近日已發表的一篇長達萬六千多字的調查報導,使真相已經揭開。

  這兩天,我對李俊又進行了深度細緻的採訪,以下內容是新的故事,它像一隻強有力的手一樣,無情地撕開了薄熙來所謂「唱紅打黑」的真面目,使我們清晰地看到了他的政治野心和徇私枉法的瘋狂,從而提高了我們防止文革重演的憂患意識,增強了講真話的使命感。

搶劫「蛋糕」給了張海洋

  薄熙來和汪洋熱議「蛋糕論」,吸引了讀者的眼球,仿佛他最能公平地分配經濟上的「蛋糕」,他說不能只讓一部份人先富,而是要幫助弱勢群體共同致富,先分蛋糕再做大。但他嘴上這麼說,實際上是怎樣做的呢?

  二○○九年十二月四日,薄熙來為了取悅於張震的兒子張海洋,背靠成都軍區的將領,竟下令拘捕了李俊,先是關押在重慶第一看守所,軟硬兼施,逼其就範,當購買了成都軍區地皮做生意的李老闆,同意補交土地出讓金和違約金之後,又把他改押在成都武器庫,此間不僅迫使他打電話給外面的分公司領導魏文清準備現款,而且還派人押解他出去四處籌錢,在給足了部隊四千多萬元的土地出讓金之後,於次年三月三日將其釋放。

  這方面的情節和事實,有多份帶公章的文件佐證:成都軍區給重慶公安局的題為《關於移交李俊的函》,重慶公安局《關於撤銷李俊案件的決定書》,成都軍區給華夏銀行重慶分行等多家金融部門函等,七張羈押時武器庫拍攝的照片,和一盤審訊時的錄音帶,這些都無可懷疑地證明了專案組一位領導的肺腑之言:薄熙來唱紅打黑所指控的黑社會份子都是虛構和包裝出來的,李俊不過是有機會活著出來講出真相的人之一。

  他說,他從一九八九年開始就和部隊做生意,歷時二十多年,與軍隊上層關係密切,他先是承包加油站,後是竟標奪得某駐軍物資供應站的六百六十七畝土地,搞房地產開發,他不關心政治,只想拼命賺錢,到了二○○七年十二月,他已是重慶有名的前五十位億萬富豪,但自從薄熙來任職重慶,他想拉攏軍隊,把俊峰企業五十億資產的「大蛋糕」搶奪過來,給了張海洋及成都軍區,下令由王立軍,郭衛國等精心編織了他的所謂涉黑的罪名,不僅兩次拘捕了他,還監禁了他妻子等二十五個親友,而且還凍結了他的財產,托管了它的企業,沒收了他兩億多的流動資金,使他一貧如洗,亡命天涯。

  李俊轉述專案人員的話說,薄熙來稱,他和張海洋是從小在一起玩的鐵哥們,張海洋不論是在成都軍區任政委,還是履新二炮政委高職,都對薄熙來寄予厚望,也就是說,薄熙來與張海洋利益交換的結果是政治陰謀,在條件成熟之時,他們會果斷地發動軍事政變,否則,他不會如此瘋狂地對一個民營企業家如此大動干戈。這也預示著薄熙來上位後,將把「重慶模式」強行推為「中國模式」,無數個李俊將攜款潛逃或被打成黑社會。

彭治民案也是冤枉的

  近期重慶宣判了一系列所謂涉黑案,民營企業的大老闆彭治民就是其中的一個,如果僅從薄熙來嚴密監控下的重慶媒體報導看,他真是十惡不赦,不重判不足以平民憤,但真相到底如何呢?

  李俊首次披露了事情的經過,他說自己和彭治民很熟悉,大家都是有名的商界老闆,也是有缺點的普通人,可能他們經營過程中,由於法制的不健全和自身修養不夠,都有這樣或那樣的錯誤,但我們絕對是民營企業家,不是甚麼黑社會,拿彭老闆所經營的重慶希爾頓酒店來說吧,它多年都是按部就班地做生意,只是因為得罪了一個當官的就出了大事。

  他說,去年有一個湖北省的副省長到訪重慶,這個人薄熙來很看重,他入住五星級的希爾頓酒店時,拒絕在總台出示居民身份證,和值班經理,服務員發生了口角,實際上重慶公安局有明確規定不論甚麼人,不論來自何方,都必須登記身份,如果副省長是暗訪,也可以由總台保密,但不能搞特殊,不料此官員不依不饒,向薄熙來告狀,正好他也聽到了彭治民多次私下批評重慶打黑「黑打」的問題,還接受過海外媒體的採訪,表示了對薄熙來的不滿,所以薄熙來氣不打一處來,惱羞成怒,就下令王立軍,以希爾頓酒店涉黃涉黑為藉口把彭老闆投入了監獄。

  可憐的彭治民判了重刑,真相至今被掩蓋著,他沒有李俊這麼幸運,他要講出事實真相還得等待不知多少年,如同黎強替出租車司機維權而頂撞薄熙來一樣,彭治民就因為一次小小的衝突和幾句言論,而失去了自由和億萬資產,還背上了一個黑社會的臭罪名,這不是文革重演是甚麼?!

文強站小心謹慎錯了隊

  由於商場和官場聯繫密切,重慶的大老闆沒幾個人不認識文強,我曾多次追問李俊,他到底是不是貪官,李俊說文強是一個非常謹慎小心的司法局長,他描繪了一個生動的故事情節。有一次,李俊請文強吃飯,只有他們兩個人,剛開始找了一家比較豪華的餐館,還沒等進門,發現門前有一輛帶標誌的警車,這時李俊開車拉著他,文強說換一家吧,讓我的部下看到不好啊,於是他們七拐八拐,又找到了一家僻靜的小地方吃了便飯,又由李俊送他回家,但在路過一個交叉路口時,前邊的車因交通事故而堵塞,一個指揮車輛的民警認識文強,但他對李俊說繞開走吧,別驚動了他,於是他們又調頭回駛,繞彎很長時間,才把文局長送回了家。

  李俊說重慶當官的不少人都貪,但我求文強辦事沒送過錢,就是吃吃飯,喝喝酒,唱唱歌甚麼的,可能他不是最貪的官員。那麼薄熙來利用張弢案綁架了公檢法,為何第一個槍斃了文強,歷時十一個月就速戰速決呢?我進一步追問他,李俊披露文強和賀國強、汪洋的關係十分密切,他們在二○○七年十二月之後,依然保持交往,互通信息,還時常流露出自己京城有靠山的樣子,這使薄熙來咽不下這口氣,原本中央把汪洋到廣東,而同時把薄熙來貶到山城,這已經使他很窩火,豈能善罷干休?這正是薄熙來「唱紅打黑」,用文強案敲山震虎的主要原因。總之,我請教李俊重慶打黑有多少冤案?他毫不思索的回答:百分之七十是假的。

二○一一年七月二十三日於多倫多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