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接受八年漢奸教育
 
江澤民接受八年漢奸教育
作者: 林 木

中南海

更新於︰2011-08-06 Print Friendly and PDF

● 編者按:中共前黨魁江澤民虛報黨齡事,早有人揭發,且有檔案為證。江在日偽中央大學三年受漢奸教育,迄無交代。請洋人作傳,對其生父亦無一字描述......這些都要隨之蓋棺而去。


●江澤民公然竄改入黨時間,中紀委視而不見。(本刊資料)

  抗戰八年,江澤民十二到二十歲(日軍破揚州城時江己滿十一周歲,日軍投降時他滿十九周歲),這個年齡段是人生觀的形成期。在這關鍵期間,江澤民讀了五年中學、三年大學,接受的是漢奸教育。窺一斑而知全豹,我們來看看這八年中他的一些事跡。

  二○○五年一月一日中國出版了《他改變了中國──江澤民傳》中文版(《江傳》),此前已在美國出版了英文版,作者是美國商人羅伯特.庫恩(Robert Kuhn)。二○○一年中共當局策劃、組織了該書的編寫。毛澤東、江青叫美國人編寫傳記,江澤民毋忘傳統,美國人出面也許更易把傳記推銷到全世界。官方傳媒已把庫恩稱作「新時期的斯諾」。

中學時期家庭描述的疑點

 《江傳》重彩濃墨描繪了江澤民的六叔江上青,一個一九三九年被地方民團亂槍擊斃的共產黨員,傳主祖父也寫了一千多字,可是《江傳》對傳主父親江世俊(即江冠千)卻沒有任何描述。原因無他,據多人說江冠千是漢奸,汪偽中央宣傳部的高官。

  江澤民到初中二年級時才轉入當地著名的省立揚州中學,那是一九三七年的事。這表明他考初一的成績不是很好,和《江傳》中說他自小聰慧自相矛盾。轉入省中是否是其父活動的結果?是否在日本人進揚州前夕江冠千已有一定的社會地位?《江傳》說江澤民在中學期間「繼續下象棋、練書法、作畫和唱歌。他在樂器演奏方面很有天賦,演奏鋼琴、吉他、笛子和二胡的技巧日益進步。」──顯示青少年時江澤民受過系統的優質教育。例如,彈鋼琴,在日本侵略者的統治下,甚麼人能有這樣優越的家庭條件?甚麼家庭能養得起琴棋書畫、吹拉彈唱都能玩二下的公子哥兒?那決不會是尋常百姓家,更絕不可能像他堂妹江上青之女江澤慧在《江傳》中所說「在我十一歲之前,我唯一記得的就是無盡的貧窮饑餓,家裡沒有多少糧食,有時根本連一點兒吃的都沒有。」她比江澤民小十二歲。這二段引文表明江的「家庭出身」大有疑問。

  《江傳》又說「我甚至在上中學時就參加了學生運動。」這樣的公子哥兒在中學時參加了甚麼學生運動?庫恩沒有展開寫。

  《江傳》在第一章的末尾說「一九四三年春,江澤民從揚州中學畢業......南京中央大學,有一個空缺正在等待著他。」在第二章的開頭又說「江澤民是南京中央大學機械電子系當年錄取的八名學生之一」。究竟是高考錄取,還是誰為江在這個學校保留了一個空缺?

日偽中央大學:頂級漢奸培養所

  在一九八九年七月付印的《南京中央大學(1940─1945)校友通訊錄》(見照片1)的第四十二頁(見照片2)上列有江澤民的名字,寫明他「四二年肄業」,也即一九四二年江澤民入學該校理工學院機電系,一九四五年肄業。《江傳》謊說他一九四三年入大學,將江澤民在偽中央大學受教三年變成兩年。該通訊錄已「印過三次」,現予「增補修訂,再版重印」,因此江澤民在該校讀了三年不會有錯。

  一九四○到一九四五年位於南京的是偽中央大學。當時的中國只有一所叫「中央大學」的大學,在重慶沙坪壩。一九三八年起「大日本皇軍支那派遣軍」總司令部設在南京,到他們侵占了更多中國領土後,一九四○年起在「南京、北平、上海、蘇州、杭州、武漢、廣州等七城市」挑選忠於日本人的學生送到南京建立了他們的中央大學。一個月後才成立汪精衛傀儡政權,可見日本侵略者對培養漢奸的教育之重視。他們對學生「一律免收學費、雜費及住宿費」,相當多學生連吃飯也不要錢,此外還有多種獎學金、清寒補助金、工讀辦法等等助學措施,比現在對學生的照顧好多了,日本人不怕花錢培養奴才。顯然,偽中央大學是培養高級漢奸的中央最高學府,親日模範大學。江澤民是怎樣經過挑選進入這所頂級漢奸學校的?如果他真是那麼「愛國」又怎樣能在其中學了三年沒有被清除而直待到學校解散?

  上述通訊錄的扉頁及其續頁上印有五線譜校歌(署有詞、曲作者姓名,但未印校名,只有光禿禿的「校歌」二字,畢竟不存在封面上的「南京中央大學」那個校名,見照片3和4),歌詞中有「干戈永戢,弦誦是崇」等語,隨唱「永遠放下武器,共頌皇道樂土」!

  筆者閉塞,不知道江澤民何時清算過自己所受的漢奸教育。我無意譴責偽中央大學的所有學生,但是作為國家元首,他應該就此向全國人民作出交待。

江澤民撒謊:在上海交大入黨

  抗戰勝利後當過二個月北京大學代理校長的傅斯年,對附日時期北大的教職員統統開除,一個不留。同在北平的美國教會學校燕京大學也是如此處理。對南京的偽中央大學更是不例外。不過政府對尚未畢業的學生是給了出路的:在蕪湖、杭州、上海等地開設補習班,借用當地大學的師資和校舍,讓學生們學完課程,發給結業證書。江澤民那個專業,只有上海交通大學有,於是他成了交大借讀生。後來這些借讀生上街鬧事,借學生運動以售私,上海市長吳國楨很害怕被毛澤東稱之謂第二條戰線的學生運動,息事寧人,遷就借讀生發給了上海交大的畢業證書。於是江澤民就只講自己是上海交大的學生了,雖然他待在交大的時間不到一年。

  一九四二年江澤民入大學,照例他應畢業於一九四六年。據「解放」前交大學生會主席親口對我們說,他和時任中共交大地下黨書記等人座談回憶過,江澤民確如《江傳》所說是一九四七年畢業的,此前一年多他失蹤了,害怕得躲起來了。

  那些老先生們還回憶說《江傳》載江澤民在交大參加中共地下黨一事,純係子虛烏有。

江掌權時代竟然炫耀中央大學

  筆者偶然在一個展覽會上,看到一幅占用了整個牆面的刺繡大作,約有三米高五米來寬吧,說是江主席和南京中央大學老同學們歡敘友誼,江坐中央斜靠在寬大沙發上,左右二旁八字分開排列著單人沙發,老同學們傾起上身在聆聽江主席講話,眾星捧月,躊躇滿志呵。「南京中央大學校友會」除了在江澤民剛當總書記的一九八九年七月再版了《校友通訊錄》外,又在江澤民即將卸任總書記的二○○二年四月出版了十六開本的《抗日戰爭時期南京中央大學史集》(封面見照片5)和《抗日戰爭時期南京中央大學文集》,真夠熱鬧的。寡廉鮮恥,偷來的鑼鼓敲不得也,欲蓋彌彰。他們在《史集》中說「一九四○年三月南京建立中央大學」,「四四年暑假,第一屆本科生畢業」。此處他們說是「建立中央大學」。顯然,他們在行文、書名和校名上是精心設計過的。

  上述《文集》的第一篇就是江澤民的回憶文章,說一九四三年冬「我們幾千學生......在國民大會堂廣場前焚燒收繳的鴉片、毒品和煙具,同學們圍著熊熊的篝火,齊聲高唱《畢業歌》:『同學們!大家起來!擔負起天下的興亡!聽吧!滿耳是大眾的嗟傷:看吧!一年年國土的淪喪。我們是要選擇戰還是降?我們要做主人去拼死在疆場......』在我們後面,日本憲兵隊持槍列隊,虎視眈眈地對著我們。大家悲憤滿腔,情緒激昂,毫無畏懼。」

    真是奇怪了,日本侵略者竟允許幾千人在他們的心臟之地大唱抗日歌曲?《江傳》對這一「光榮事績」更是添油加醋大肆宣揚,例如說江澤民再三動員同學們參加示威遊行、遊行時在隊伍中來回穿行傳遞消息、幾千人明確為四千人,等等,不同處僅是《江傳》把「國民大會堂廣場」叫作「國府路原國會大樓附近的廣場」。

  江澤民的偽中央大學同學說,那個晚上促使江走上了革命道路。江自己在這篇回憶文章中乾脆說這是一場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愛國進步學生」運動,「我作為一個積極要求進步的學生參加了那場運動。」話外之意是,把他和愛國、和中國共產黨掛起?來,是為了把江澤民推上革命道路!有人考證過,偽中央大學裡沒有一個共產黨員。一九九八年北大百年校慶時,江澤民篡改北大傳統,在「民主科學」前加「愛國進步」四字。北大學子「愛國進步」,我偽中央大學的學生同樣「愛國進步」!

淪陷區大批學子誓死不當亡國奴

  上述《史集》中講偽中央大學「在校學生人數最多時有一千一百餘人。」可見日本人從廣大淪陷區下了多大功夫挑選人才。

  日寇侵占前後,眾多學生或隨學校師長或隨父母親戚或自己組織,誓死不當亡國奴、跋山涉水吃盡千辛萬苦、逃離淪陷區去了大後方,不少人夭亡在路途之中!年齡小不是理由,例如蘇州人李政道,是在逃難途中完成的中學學業,最終到昆明就讀於西南聯大,他可是和江澤民同歲,教李政道中學大學課程的也都是從敵占區逃難到大後方的知識分子,他們培養出了諾貝爾獎得主,這才是「愛國進步」的中華民族脊梁骨。如果說大後方太遠,筆者家鄉的很多哥哥姐姐們就近投奔了抗日戰場第三戰區,就讀於江蘇省立第五臨時中學等校,三戰區司令長官顧祝同(江蘇人)兼任江蘇省主席,他照顧江蘇學子,在那裡吃飯、讀書等都不要錢!也有一些青年知識分子就近投奔了共產黨領導的新四軍,比江澤民大十三歲的江上青就是其中之一,江上青犧牲時才二十八歲。江澤民選擇了他做養父。

  偽中央大學的學生們,你們有甚麼臉面面對那些同齡人!六十多年後,一些日本侵略者豢養的天之驕子竟彈冠相慶耀武揚威起來,他們是在向中華民族示威,對民族氣節挑戰!當你們站在南京城頭高唱「干戈永戢,弦誦是崇」時,你們想起過不久前遭日寇殺害的南京三十萬冤魂沒有?想起過四萬萬同胞所受的苦難沒有?發誓永不拿起武器收回國土時,連子孫後代和列祖列宗也被你們賣作了亡國奴,你們對得起誰!江澤民迴避、掩飾、甚至美化自己受過的漢奸教育,對此沒有起碼認識而向國人作出懺悔道歉,他有甚麼資格去教訓別人要「愛國進步」!即使是到了陰曹地府,被日寇殺害的千百萬冤魂也不會放過他!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