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名人嫖妓記錄
 
民國名人嫖妓記錄
作者: 馮學榮

網海拾貝

更新於︰2018-05-07 Print Friendly and PDF

民國人物的一個重要特點,就是普遍與娼妓有染,有據可考的民國嫖客,大把大把地有,無據可考的,很可能只是因為保密工作做得好,神不知,鬼不覺。

在民國的諸多知名嫖客當中,最令人大跌眼鏡的,莫如大學問家、大思想家胡適先生。

胡適也嫖娼。

竟然連胡適也嫖娼。

民國到底怎麼了?

嫖娼,並不是別人詆毀胡適,而是胡適自己記錄下來的,在胡適的《藏暉室日記》裡面,胡適誠實地記錄了自己「逛窯子」的年少往事。

而且,胡適逛窯子,不止一次。

(胡適)

除了胡適以外,還有一個偉大作家,名叫鬱達夫的。

他也嫖娼。

鬱達夫在自己的《鬱達夫自傳》裡寫到,在日本東京期間,他嫖娼了,那是一個大雪紛飛的冬天,有一天寂寞難耐,嫖了,挑的是一個“肥白高壯”的日本小姐。

看來,鬱達夫喜歡豐滿型。

這也沒什麼不妥。高興就好。

比鬱達夫更雷的,是一個名叫徐志摩的詩人。

我知道你認識他。

徐志摩雷在哪裡呢?雷就雷在:徐志摩不但嫖,而且他還向自己的老婆報告戰績。

徐志摩在寫給他的太太陸小曼的信件裡,至少兩次主動報告自己嫖娼:

第一次報告嫖娼:「說起我此來,舞不曾跳,窯子倒是去過一次,是老鄧硬拉去的。再不去了,你放心。」

第二次報告嫖娼:「晚上,某某等在春華樓為胡適之餞行。請了三四個姑娘來,飯後被拉到胡同。對不住,好太太。」

徐志摩嫖娼之後,還要寫信給自己的老婆作報告。

(徐志摩與陸小曼)

別笑。這,就是民國。

國民黨在廣州軍政府時期,有一員猛將,名叫李福林,外號「李登同」,是國民黨「福軍」首領,這個人是土匪出身。

為何要提他呢?因為他更生猛,這個人不但嫖娼,而且還不給錢,吃霸王餐的,不要以為誰在詆毀他,這也是他自己親口說的,出處在哪裡呢?出處就是《李福林自述》,收錄在《廣州文史資料第49輯》這本史料中。

和只知道夢想“到財主家牙床上滾一滾”的無產階級不同,國民黨人大多是小資產階級出身,身上多少有點錢,所以國民黨人物當過嫖客的,特別多。

代表人物當仁不讓,就是蔣介石了。《蔣介石日記》多處自述嫖娼經歷,更坦言自己「深受淋病之苦」,青年時代的蔣介石,放浪形骸,經常在路上走著走著,看到自己喜歡的女人,就“見色思淫” ,這一類文字在他的日記裡,比比皆是。

蔣介石還有一段時間嫖娼,嫖出了感情,和一個名字叫“介眉”的青樓女子,熱戀了好一段時間,後來蔣介石忍痛甩了她,可是不料,這個介眉也玩出了感情,她不甘心,寫信給蔣介石,說自己和他在一起,並不是為了錢,而是鐵了心要跟他,蔣介石看了信,鐵石心腸,這次他沒有心軟,堅決甩掉了。

蔣介石的心真正安定下來是什麼時候呢?是他到廣州黃埔當校長的時候,有身份了,對自己要求更嚴格了,後來和宋美齡結婚之後,妻家是基督教家庭,管的嚴,就徹底斷了女色的心了。

(蔣介石與宋美齡)

然而,無產階級未必不嫖娼,民間音樂家瞎子阿炳(華彥鈞)就是一例,此人運氣不好,染上了梅毒,梅毒發病導致雙眼失明,代價可謂慘痛。

阿炳的事情教訓了後人:衛生很重要,記住有一套。

軍閥呢?更普遍了。張學良,嫖不嫖?嫖。依據是什麼呢?依據是《張學良口述歷史》,他說他玩過的女人,「就是連娼妓都有」,這是他自己親口說的,對誰說呢?對唐德剛說的(唐德剛是張學良口述歷史的錄音者、執筆人),而且說的時候,張學良的老伴(趙四小姐)就在身邊。多麼誠實的孩子。點贊。

民國人物,竟有這麼多的嫖客,而且不少人嫖了還不覺得羞恥,這到底是因為什麼呢?其實,中國娼業的歷史很悠久,民國和宋、元、明、清等朝代一樣,性道德是“禁女不禁男”,對女性要求嚴苛,對男性要求寬鬆,民間瞧不起娼妓,但不會瞧不起嫖客,例如說依照《廣州文史資料》的記載,民國時期廣州長堤紅燈區,嫖客來了,青樓的龜公還要大聲唱名,比如說陳家少爺來嫖了,龜公會在青樓門口大聲唱道:

「陳少大駕」

這麼一喊,全廣州都知道你陳大少爺來嫖了。

陳少表示很淡定。

今時不同往日。

用2018年中國的道德標準去衡量民國人物,猜一個成語?

刻舟求劍。恭喜你。猜對了。

民國並非特別「淫蕩」,民國的民風,其實不過是中國歷史常態的自然延伸,僅此而已。

國民黨倒台之後,中國仿照蘇聯體制,關閉所有妓院,實行嚴格的一夫一妻制,從此開始了禁娼的歷史。

社會主義道德。

其實,中國娼業的歷史,動輒以千年計,然而禁娼的歷史至今,不過短短六十九年,依據中國傳統文化,娼業自古以來,一直是合法的,禁娼並不是中華的傳統文化,恰恰相反,禁娼其實是從蘇聯引進的文化,而蘇聯文化又是植根於基督教文化,屬於如假包換的西方文化。

說了這麼多,其實就是一句話,天下並無放諸四海而皆準之私德。所謂禁娼,不是中華自身的文明,而是中國學習西方的文明,民國的“淫蕩”,不過只是中國歷史的常態而已,這才是歷史的真相。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