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蘭中國問題專家安琳的警告
 
新西蘭中國問題專家安琳的警告
作者: 蔡詠梅

熱點新聞

更新於︰2018-03-21 Print Friendly and PDF

日前讀到新聞說,新西蘭總理下令國家情報機關調查該國坎特伯雷大學政治學教授、中國問題專家安琳(Anne-Marie Brady )因其學術作品在國內遭到威脅騷擾和被爆竊的事件。

新西蘭中國問題專家安琳(Anne Marie Brady)

安琳主要研究中國內政外交、南北極政策,以及中國與新西蘭和澳大利亞的外交關係,出版過10本書,發表過40餘篇學術論文。她對中國極權政權及新西蘭政府的對華政策不假辭色,持批評立場,早已被中國政府視為不友好的西方學者。

這次事件源於2017年她出版了有關中國南北極政策及其活動的研究著作《極地強權中國》(China as a Polar Great Power,披露了中國染指南北極的野心,還接受了新西蘭電視台的訪問,因此引起中國當局的強烈反彈。令人吃驚的是,不但安琳在中國的消息人士均被中國國安找去問話,中國官方還肆無忌憚地干涉到新西蘭,接觸過安琳的所有社會關係,直接把威脅的魔爪伸到她家鄉。中國負責極地事物的官員向安琳任教的坎特伯雷大學、新西蘭負責南極事務的機構、安琳居住的基督城的市政府、以及新西蘭駐中國外交官施加壓力,要他們阻止安琳的學術研究。安琳的家被爆竊,三部電腦被盜走,甚至還有人向她發信,威脅要對她不利。

中國政府對安琳學術研究的干涉實際已有二十多年歷史。

我寫《周恩來的秘密情感世界》一書時,其中一章談有同性戀傾向的中國已故總理周恩來與中共著名國際友人路易‧艾黎的曖昧關係,有關路易‧艾黎部分主要資料即來自安琳出版於2003年的一本學術著作《中國友人-路易‧艾黎之迷思》(Friend of China-the Myth of Rewi Alley)。安琳在這本書首次披露,中共十大國際友人之一的新西蘭人路易‧艾黎是同性戀者。路易‧艾黎1927年來到中國,1987年在北京逝世,是支持中共政權的著名國際人士,他終身未婚,中共的宣傳和他自己的聲稱都說,他是為了中國的革命事業而選擇了獨身生活,從而犧牲了自己的婚姻幸福。但安琳的研究發現,這個為了中國革命的堂皇說辭根本是一個天大的謊言,路易‧艾黎不結婚不是為了中國革命,而是他不愛女人。(同性戀的周恩來用婚姻來掩飾其性傾向,他曾勸路易‧艾黎結婚,但路易‧艾黎仍然堅持獨身,在這一點上他比周恩來更忠實於自己。)安琳的書還指出路易‧艾黎這類西方同性戀者來到中國,初衷並不是來支持中國革命,而是來尋求性自由,因為在1949年前的中國,比起基督教世界的西方,同性戀者有更大的生存空間。

中國官方知道安琳這個研究後,為了維護他們打造的路易‧艾黎神話,即阻擾她披露真相。中國對外友好協會要求中國人不接受她的訪問,還告訴一位新西蘭學者說,如果他與安琳合作,他們將不與他來往。甚至還通過新西蘭的新中友好協會干涉安琳在自己國家新西蘭的學術活動,1993年新中友好協會要求一個學術會議的主辦方撤掉安琳的論文,因為她的論文有一句提到路易‧艾黎是同性戀者。

而這是發生在上世紀九十年代的事,當時的中國對新西蘭的言論自由的干涉還沒有如此嚴重和肆無忌憚,安琳今天的遭遇在二十年前可能是無法想像的。安琳說,二十多年前新西蘭雖然與中國關係良好,但中共宣傳喉舌《人民日報》的觀點不會出現在新西蘭的媒體上,但現在新西蘭的中文媒體已被中共控制,幾乎所有的華人媒體都是《人民日報》的觀點。

我本人就知道講中共不愛聽的話的一家新西蘭華文報紙是如何被中共打壓最後消失的。這是支持中國民主運動的著名陳氏兄弟(陳維健、陳維明)及其家人在新西蘭奧克蘭市辦的《新報》,已經營十餘年,非常成功也很有影響力。陳氏兄弟一家是我的朋友,他們告訴我,最初中國大使館還統戰他們,邀請他們出席國慶活動,但陳氏兄弟仍然堅持其在中國問題上的政治異議立場,還刊登法輪功的新聞和廣告。見統戰不成功,中國大使館即背後操縱,對《新報》發動杯葛,最終讓這家批評中共的報紙拉不到當地華人的廣告嚴重虧損無力經營下去,只好關門大吉。

安琳指,中國正在通過各種手段,威脅新西蘭的民主、自由價值。除了中國政府,新西蘭還有一些以民間團體面目出現的外圍組織控制華人社會和中國留學生。如非常活躍的“新西蘭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和新西蘭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前者監視著華人社會的一舉一動,並想影響新西蘭的對台政策。後者則是中共控制在新西蘭的中國留學生和學者的主要手段,其中一位會長席陳耐鍶去年還競選過新西蘭國會議員。安琳並指出中國對新西蘭內政、外交、政治經濟諸多方面的影響。

安琳以新西蘭為例子審視中國的全球政策,批評新西蘭政府和朝野兩黨向中國政府獻媚示好,警告說正在崛起的中國正在蠶食著全球的民主,對西方是很大的威脅。

新西蘭中國問題專家安琳的新著《極地強權中國》

新西蘭1972年與中國建交後,對中國有一種浪漫的想像,特別是通過他們在國際上很著名的新西蘭子弟路易‧艾黎的視角(安琳指這是一個誤導)來了解中國,以為地球南端的新西蘭與地球北端這個歷史悠久的古老國家有一種特殊的友誼。安琳說,這個浪漫的想像因為1989年天安門的流血而打破,使很多新西蘭人突然發現當今中國是一個不能容忍自由和壓制人權的極權中國。天安門事件爆發時正當23歲的新西蘭青年安琳即是由此開始認識中國。

今天,不論是新西蘭,還是西方其他國家,他們對中國已沒有任何浪漫的想像,如果他們對極權中國獻媚討好,無視中國對全球民主的威脅,只能是出於短視的經濟功利考慮。但安琳不是政客,是學者,能秉持學者求真的良知,拒絕曲學阿世,所以能挺身指出很多西方政要不敢或不願正視的冷酷事實,講出真話。但西方的政要能聽得進這位新西蘭女學者的警世之言嗎?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