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不准張玉鳳出版回憶錄
 
中央不准張玉鳳出版回憶錄
作者: 網絡文摘

特別報導

更新於︰2018-03-21 Print Friendly and PDF

每個中共的高級幹部都希望在生前把自己的經歷寫成回憶錄,留下來。這包括2004年九十多名原省部級高幹、上將等老幹部及其子女,其中包括林彪的女兒林豆豆、黃永勝家屬、江青的女兒李訥等。這本來是件很平常的事。但中共非常緊張,最近決定特撥兩億元國庫銀子,以黨的名義收購下來。

萬里說過,至今黨庫和國庫之間還沒有建立一堵牆。如果真建立的話,那黨就是赤貧。

毛澤東生前機要秘書張玉鳳兼「陪床」,歷時三年寫就的回憶錄書稿《回憶在主席身邊的歲月》(暫名),經中宣部、毛澤東思想研究室等單位審核四個月,最後決定:該書極不宜發表,其中某些二人的對話留作研究參閱。據悉,書稿內容涉及毛澤東與林彪、周恩來、江青等人之間不尋常關係的問題。全書八十多萬字,雖曾通過一審,但卻遭到毛澤東後人反對而暫擱。原因是毛澤東的女兒、侄孫堅決反對,指內容有損領袖形象。他們願出一百萬人民幣買斷版權,阻止出版。

為什麼呢?必然是有醜事被抖露,而且符合實際情況。據黨內一份秘密檔案揭示:文革初期,1966年8月15日,江青寫信給周恩來,信中提到:毛澤東長期的放蕩生活問題,已經給江青從精神、身心上造成創傷,要求組織出面解決。周恩來看後,不做任何表示,寫條:「請送林彪同志」。林彪看後,批上:「請退交總理處理」。皮球踢來踢去也沒踢出個結果來。那個時刻,毛是「最紅最紅的紅太陽」,這種燙手山芋無人敢碰。一年後,1967年8月10日,此次江青同時寫信給「永遠健康」的林彪和周恩來,再次提到:已經無法忍受毛澤東放蕩生活,要求結束與毛的夫妻關係。她不但提出以自殺來表達對毛腐化墮落私生活的抗議,並批評黨長期縱容毛澤東放蕩生活。林彪在信上批示:「請總理勸導江青同志能顧全大局和主席的聲譽。」

兩天以後,1967年8月12日,江青以有工作向總理請示的名義,帶著兩盒點心去中南海西花廳。此時毛正在中南、華東地區「巡視文革運動」。江青一到,就傷心大哭不止,說:「總理、總理,其實我的生活是不愉快的,是很苦悶的、很孤獨的。您知道,在這個世界上,我能對誰說、對誰控訴?想一想,在現代社會,哪有領袖不許自己妻子一起居住,不許自己妻子來看望?這簡直是偉大領袖的偉大創造,這是什麼黨的工作需要,黨的決定?是他(指毛)數十年放蕩生活的需要!總理,您要為我作主,講講話。我不能再這樣忍受著生活,我想,哪一天就死在中南海。」

1968年10月7日晚,江青又去西花廳,向周恩來和鄧穎超哭訴:毛不但繼續淫亂放蕩,而且下命令讓她搬出中南海,未經准許,不准進中南海。很快江真的被迫搬出了。1971年9月13日,林彪、葉群和兒子林立果乘飛機失事,死在外蒙。

9天之後,9月22日,江青說要與總理交心,希望鄧穎超也參加。週只一人去了當時江青居住的釣魚台10號樓。

毛如何解釋他的高瞻遠矚?江青談到幾個問題,讓周倒吸一口涼氣。她說:「我有三個要求,

1、要主席親自在政治局解釋,毛說考察林彪30年,不會有偏,為什麼既定接班人會外逃?
2、主席不會萬歲,也不會百歲,還要不要選定新的接班人,我堅持要。
3、主席要作點自我批評,不要太霸道、太獨裁,懷疑一切、肯定一切,反复無常。」

江青談到的這個不是個小問題,而是否定共產黨政權的大問題。到今天為止,毛的屍體還佔著天安門廣場內一個很大的位置,躺在毛紀念堂裡供人膜拜。這不是共產黨真的搞什麼個人崇拜,而是為了黨的生存。這也是為什麼毛的私人醫生李志綏出書揭露真實的毛澤東時,中共讓人來否定他是毛的醫生,以至把他暗殺。中共不是怕抹黑毛澤東,而是若「紅太陽」的真面目暴露了,中共非法建立的政權就有危機了。而毛的家屬之所以要花錢把張玉鳳的回憶錄買下來,是怕毛倒台了,直接影響到毛家人的待遇。什麼「為人民服務」,什麼「輝煌60年」,中國共產黨怕的就是說真話,說實話。中共的歷史是一部謊言史,「毛澤東思想研究室」是一個地地道道的謊言加工廠。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