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州慘案引發政權危機
 
溫州慘案引發政權危機
作者: 蘇仁彥

熱點新聞

更新於︰2011-08-05 Print Friendly and PDF

● 溫州撞車事件撞出鐵道部及中共整個體制的腐敗,浮誇、顢頇、野蠻和謊話連篇的黑暗全景,也撞出了民眾對當權者的憤怒和絕望。

  七月二十三日晚上八時許,一列從杭州開出的高速列車和諧號(大陸稱動力列車)D301在浙江溫州站附近從後撞上前行的另一列動車和諧號D3115,六節車卡脫軌,釀成驚天大車禍。

  兩列動車這一撞不但撞出了人命傷亡(至少四十人死,近兩百人傷及當局至今不願公佈人數的失蹤者),撞出了中國鐵道部這個超級權力部門以及中共整個體制的腐敗,浮誇、顢頇、野蠻和謊話連篇的黑暗全景,也撞出了民眾對中國當政者的憤怒和絕望。從目前的事態發展來看,已發酵為一宗對中國社會和政局影響甚巨的事件,形成中國前進的一個重要「拐點」。

高鐵「四縱四橫」規劃腐敗叢生

  高速鐵路建設,是中國近年經濟崛起的一個傲人指標。搞大躍進的毛澤東死去三十五年,中國已有翻天覆地變化,但中共當局仍然是毛式思維,追求高速發展,一切要快、要大、要尖端、要超英趕美、三年投資九千億的「四縱四橫」規劃,世界第一,可是冠冕堂皇之下卻是千瘡百孔,腐敗叢生的豆腐渣,一旦出事,如今次高鐵慘案 ,就真相畢露。推動中國高鐵大躍進的鐵道部正是一個腐敗透頂的權力部門 。所謂「火車一響,黃金萬兩」 ,大陸媒體已揭發出其高鐵產業鏈背後的龐大利益集團多達數十個,前鐵道部長劉志軍(貪污一百億)高鐵技術奠基人鐵道部副總工程師張曙光等多位下台的貪官,通過高鐵的巨大工程投資都為自己謀取了天文數字的暴利。

  中國高鐵技術本從德國和日本引進,但在這次車難前,因加了一點中國的零碎技術便厚顏無恥地說成是中國「自主研發」,甚至還要到美國申請高鐵技術專利,竊他人知識產權為己有,野心勃勃要向全世界推廣中國高鐵。據香港媒體披露,北京之所以要強迫香港建高鐵,車站一定要建在鬧市的西九龍,就是要以國際都市的香港為中國的高鐵打廣告。但中國高鐵實際上只是花架子,日本和德國已發現中國鐵道部好大喜功,輕視安全,很多技術不配套,曾予以警告 。一位知情的鐵道部工程師不久前已警告,中國的高鐵早晚會出事。網民譏笑說,一群農民搗弄高科技,不出事才怪。

  事發後,鐵道部賴老天爺,說打雷下雨造成停電前車無法行駛而使後車追尾相撞。中國電力部已發聲明澄清,撞車時供電線路正常。各方媒體追查發現很可能是人為事故,鐵道部到多日後才向公眾交待是信號系統出錯。原來從日本德國引進的高尖端的鐵路系統使用的卻是經受不起雷雨的中國土造信號系統。紅燈變成綠燈,牛皮吹破,中國果然創造了世界紀錄,第一宗高鐵車相撞的世界紀錄。

毀車滅跡「鐵道部是殺人部!」

  這宗特大交通事故發生後,為掩蓋事發真相及快速恢復通車,當局竟然在事發八個小時後即下令停止拯救失蹤者和尋找死者遺體,將追尾的車頭砸毀挖坑掩埋,以圖毀滅證據,這樣冷血野蠻的行徑,激起了全國民眾的憤怒,媒體喧嘩,包括後來與黨主旋律保持一致的中央電視台的一些記者也開始發出當局不願聽到的不和諧聲音。而最使舉國怒不可遏的是,鐵道部事發數小時後就說完全變形的車卡中已無生命跡象,下令肢解車廂摧毀掩埋。

  但有特警抗命,拖延了數小時最後在車廂找到了一名生還的兩歲小女孩。她差一點就被鐵道部活埋。而同時還找到一具男童遺體,全身無傷,因長時得不到救援在四五十度高溫的車廂中窒息而死。人們懷疑可能還有生還者被活埋及死難者遺體殘骸留在車廂中。有人在視頻中發現正在破解的車卡中有人的手臂。「鐵道部是殺人部!」「鐵道部長該槍斃!」網上一片怒吼。法學家蕭瀚向老天呼喊說「下回打雷直接打中國鐵道部這個天打雷劈部」。

  除了毀車滅跡涉嫌殺人,鐵道部還隱瞞死亡人數。中國高鐵和動車實行實名制,要憑身份證買票。要搞清楚死亡人數和失蹤人數不難。許多記者已證實,真實死亡人數可能高達兩百多人,但鐵道部堅稱只有三十五人,到最後是三十九人,而且不披露失蹤人數和失蹤名單。民間發現有許多已證實死者不在名單上,其中包括一位有名有姓有身份證號碼的女性列車員。民間網上自發統計及幫助尋人,到二十七日晚已統計到,有乘坐這兩列動車的五十八人正在被親友尋找中,下落未知。

中國,請停下飛奔的腳步

  據網上分析,因為中國官場規定,重大事故死亡人數過四十,第一負責人將會被撤職。為保烏紗帽,因此死亡人數必須控制在此數以下。網友列表顯示,近十年數十宗天災人禍,死亡人數都很奇怪地維持在三十五人上下。

  法學教授賀衛方呼籲全國人大成立「七二三事故」特別調查委員會,《北京晚報》以整版篇幅報導。矛頭對準鐵道部,但人們反思的是整個體制。對中國高鐵及中國近年盲目追求高速發展的路向,媒體和網絡輿論紛紛質疑,重砲轟擊。有網友這樣寫道:藥家鑫(編按:一位把人撞傷後再砍死的大學生,後判死刑,轟動大陸)撞人後,把傷者捅死。鐵道部撞車後,把活者掩埋。一個國家,有個藥家鑫不可怕,可怕的是,這個國家已成為了藥家鑫。

  青年女作家蔣方舟作了一首【卜算子】痛罵中國的社會現實:

  我坐動車頭,君坐動車尾,昨日動車撞動車,同做動車鬼。貪腐幾時休,獨裁何時已,官無道德禽獸多,和諧你媽個腿。

  其中媒體人董大煥的一首打油詩最有代表性,被廣為傳播,甚至紐約時報也予轉載:

  中國,請停下飛奔的腳步。

  等一等你的人民,等一等你的靈魂,等一等你的道德,等一等你的良知!

  不要讓列車脫軌,不要讓橋樑坍塌,不要讓道     路成陷阱,不要讓房屋成危樓。

  慢點走,

  讓每一個生命都有自由和尊嚴,每一個人都不被「時代」拋下,

  每一個人都能順利平安地抵達終點!

  網絡上的憤怒空前,網友說,從微博上看,好像中國要起義了。

  這次車禍死傷者以中產人士居多,鐵道部欲以一條人命五十萬元強迫死者家屬火花遺體簽字結案,但行不通。很多家屬說,他們不缺錢,他們要的是真相,要當局交出下令停止搶救傷者準備通車的官員。網上傳此人是兼任國務院安全生產委員會主任的副總理張德江。溫州民眾萬人在市中心的世紀廣場集會悼念死難者,年輕人唱起了國歌: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當局害怕死者家屬集體訴訟,已下令溫州律師不得介入。

新的價值觀和互聯網不可抗拒

  中共上台半個世紀幹的壞事罄竹難書,相比之下,溫州車難不過是小巫見大巫。為甚麼激起的憤怒如此之空前強烈?

  首先是人們的價值觀變了。重視人的生命,維護人的尊嚴和權益已成為社會公認的準則,官方的維護大局照顧國家利益犧牲小我之類的虛偽說教已沒有蠱惑人心的功效,老百姓不買帳,也不怕權威,敢於維權。副總理張德江帶著北京省市領導來溫州指揮救災,住最豪華五星酒店,在豪華餐廳吃飯,在冷氣車裡接受訪問。網民大怒,問他們為甚麼不能像馬英九那樣吃盒飯,「張副總滾回去!」「溫州人不需要你們這些中央領導人!」一位網友說:今天的中國本身就是一列在雷雨中行馳的動車,你我不是看客,你我都是乘客 ,沒有人可以置身事外,這彰顯的是可貴的公民精神!

  第二是互聯網技術突破了中共的訊息封鎖,給普通老百姓提供了言論平台、訊息渠道,形成遠比主流媒體強大的網路輿論。當局掩蓋事件真相和死亡數字,但網上多的是福爾摩斯,自己追蹤線索找尋真相,使主流媒體不敢報導的事實暴露在網絡上。官員大白天埋車毀跡,圍觀的民眾紛紛用手機、相機拍下證據放上網,使當局罪惡大白於天下。還有一位網友租了滑翔傘從高空拍攝車禍現場。在互聯網時代,極權政權一手遮天的日子已經過去。

  群情洶湧,鐵道部萬箭穿心,鐵腕的中共政權這次是踢到了鐵板。這次事件使中國民間的公民意識發育朝前邁進了很大一步,此長彼消,對中共政權的威權,是一次很大的消解。很多評論家已指出,事件甚至對中共十八大也會有很大影響,副總理張德江很可能因這次處理高鐵慘禍的失職,而被趕出政治局。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