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反擊中共滲透的槍聲響起
 
澳洲反擊中共滲透的槍聲響起
作者: 齊家貞

特別報導

更新於︰2018-02-13 Print Friendly and PDF

中共搞改革開放,借「萬惡的資本主義」起死回生了頻臨崩潰的文革經濟。三十年後,西方「栽林養虎,虎大傷人」,習近平公開宣稱「中國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倡導所謂「人類命運共同體」,向世界擴張的狼子野心暴露無遺——事實上,中共早就為此晝伏夜行日進一卒了。

這二、三十年裡,美國、澳洲等民主國家在「中國崛起」巨大經濟利益的誘惑下,被貌似有理實則謬誤的「政治正確」牽著鼻子走,放棄西方基本價值的堅守,忽視國家長遠利益的考量,模糊是非善惡的楚河漢界,愚蠢地以文明君子的遊戲規則與笑裡藏刀言而無信的卑鄙小人打交道。為了政治正確,西方政要們該說的話不敢說,該做的事不敢做,他們隱忍退讓,甚至不顧體面喪失國格逢迎討好中共獨裁政權。

對於中共,形勢大好,不是小好,特務間諜經過與時俱進的現代包裝,在「政治正確」迷霧的掩蓋下,大力滲透民主自由國家的經濟文化藝術生活等各個領域。地處太平洋區域、離中共很近的澳大利亞首當其衝,災情嚴重。

這些年來,澳洲主流媒體並非酣睡不醒,他們對中共的滲透有所察覺披露,比如,報導了2008年奧運前夕,數千中國人主要是留學生在悉尼、墨爾本、堪培拉製造紅海洋的事件;比如,2009年報導了當時的澳洲國防部長Joel Fitzgibbon,與中國軍界和外交事務開發部關係極深的中國女商人劉海燕(Helen Liu)套住,接受兩萬澳幣的競選經費,兩次免費坐頭等艙去中國豪華旅遊住五星級餐旅館等;也數次報導因零八憲章被捕入獄的劉曉波獲諾貝爾和平獎和劉霞被軟禁及劉曉波去世等消息;艾未未來墨爾本舉辦美展,澳洲知名玩具廠家拒絕接受他的訂單,引起澳洲公憤;以及,去年墨爾本幾千華人(ABC電視台報導兩千多,他們聲稱五千)上街遊行,反對國際象牙海岸的裁決——澳洲外長已公開表示支持——擁護中國南海造島的行為等等……

可是,零零碎碎的報導,形不成氣候,澳洲人零零碎碎地張嘴結舌欲言又止,又零零碎碎地復歸平靜。

直到201765日,澳大利亞國家電視台ABC與費爾法克斯(Fairfax)傳媒集團,聯合美國聯邦調查局、澳洲安全情報局、澳洲聯邦內務部及澳洲首席檢察官和國防安全專家等,加上國家國土安全的權威機構及專業權威人士等,各方力量形成鐵拳之勢製作了四角專欄節目(Four Corner Program),其片名就非同凡響一針見血一劍封喉:權利與影響——中共如何滲透澳洲Power and Influence——How China’s Communist Party is infiltrating Australia)。影片除了提到嫁給澳洲外交官烏瑞恩的美籍華人嚴雪瑞被澳大利亞安全情報組織(ASIO调查外(後來她在美國因賄賂罪被判刑),ASIO還警告澳洲朝野政要中共可能通過億萬富翁黃向墨和老牌富豪周澤榮的政治獻金,收買澳洲政客,干涉澳洲內政ABC記者尼克·麥肯齊(Nick McKenzie)報導:周澤榮博士非凡的慷慨使他能夠接觸到澳洲的政治精英。過去十年,他向主要政黨捐贈了400多萬元。ASIO一直在探究周澤荣想從他的捐款得到什麼片中,幾個上鉤者一一亮相:與中共關係曖昧丟盡臉面的工黨議員Sam Dastyari;為中共滲透強詞奪理深度辯護更像中共外交官的澳洲前外長鮑伯·卡爾(Robert John Carr);澳洲前貿易部長安德魯·羅布(Andrew Robb),退休後任中國藍橋集團顧問,年薪88萬澳幣。記者還採訪了中國留學生會的主席,暴露中共幕後指揮操控留學生為其效勞換取好處的事實等等。

 

 

原載悉尼晨鋒報(Sydney Morning Herald

這四十七分鐘的紀錄片,內容翔實觀點尖銳結論精準,像重磅炸彈把澳洲總理及朝野議員炸醒,把澳洲老百姓炸醒。過去,大家風聞「老虎要來了」,老虎好像還在千里之外,剎那間,「老虎已經進門」,國家安全千真萬確受到嚴重威脅,需要每個人提高警惕了。

風向突變,形勢大好,不是小好,澳洲媒體突破「政治正確」的箝制,頓時熱鬧非凡,他們高呼:「Enough is Enough(足夠了就是足夠了)!」

紀錄片播出時,適逢美國國務卿蒂勒森(Rex Wayne Tillerson)和國防部長馬蒂斯(James Mattis訪問澳洲。第二天,66日,蒂勒森對中共發出響亮的警告:「不允許中共用經濟實力擺平一切」!

67日,ABC新聞登出研究中國問題的學者們的綜合評論,標題是「必須告知中國,停止對澳洲國家事務的干預」。文中提到,「中共盡力說服、操辦、規範進而控制我們澳洲。這充分說明此黨的勢力已大大超出中國國界。」「這簡直是悲劇,澳洲華人生活在政治理論家Stein Ringen所描述的控制機制裡。我們不能容忍澳洲華人成為獨裁體系操控的對象。」「我們的政治家對此再也不可以視而不見了。」

其它媒體跟進報導:「美國國土安全委員會負責人Mike McCaul說,他看到過直接的證據,證明中國正在努力影响其它國家的政治。」他,「澳大利亞需要盡快改變相關的法律,向美國學習,不允許來自外國的政治捐贈。」

10月10日,《澳洲人報》(The Australian頭版和第六版集中刊登了四篇涉及大量中共滲透澳洲、特別是澳洲華人及華人社區的事實:他們控制了大部份中文媒體、舉辦或者阻止大學的學術討論活動,指派心腹成立社區組織,他們已滲透到大部份華人社區,監視掌控收買中國留學生,警告懲治不聽話的人,加強對在澳異議華人言行舉止全面的監控阻擾。其中一篇文章關於中共對澳洲網絡的黑客攻擊,技術升級、數量倍增。

文章報導了悉尼知名異議華人學者馮崇義教授和中國民主運動先驅張曉剛博士和鐘錦江博士等人被迫害排擠打擊的親身經歷。這個受害程度最深、受苦時間最長、對中共滲透最知情最有發言權的群體,終於走進聚光燈在澳洲社會亮相,引起公眾重視與同情。我們真正揚眉吐氣自由做人的日子來到了。

1018澳洲入籍改革法案未被通過,也許它過於嚴厲。可是,新改革法案明確提出了民主社會的靈魂「尊重澳洲價值」,標誌著澳洲的成熟與進步。入籍改革法案正在進行修正,修正案可望於2018年上半年在國會通过,71日向全澳百姓宣告。那些入籍澳洲卻踮起腳尖向北方虎示愛,兩頭都有糖吃的華人「澳奸」,必得多少收斂一點了。

1114日,媒體報導聯邦律政部長喬治布蘭迪斯(George Brandis)在議會宣布,「外國勢力對澳洲祕密滲透所構成的威脅正達到一個前所未有的嚴重程度,並且愈演愈烈。為了保護澳洲人和澳洲的利益免受間諜活動和外國祕密勢力的干擾,政府將對相關法律進行重大修訂。」

124日,澳洲總理茂肯騰布(Malcolm Turnbull)在堪培拉國會講話:「外國勢力前所未有地增強對澳洲和世界政治的滲透。澳洲媒體報導關於中共背地的行動企圖影響我們的媒體,影響我們的大學,甚至影響我們國會大廈裡選舉出來的代表們。對於這些報導我們不能掉以輕心。」騰布在第二天宣布:「政府對現有法律將有一整套修改,以加强我們對外國干預與間諜活動的法律保護,包括:禁止外國政治捐款以確保只有澳洲人澳洲實體能夠參與我們的選舉;全面修改間諜法,實現間諜法現代化;增設一項外國干預的新罪行;增強外国对澳洲政策影响的透明度,要求代表外國實體謀求在澳影響的代理人登記註冊——《外國代理人註冊法案》。」他說:「政府將繼續檢視當前的政策設置並考慮進一步的調整。」

同時,騰布在堪培拉告訴記者:「這將是我們數十年來對反間諜,反情報,政治捐贈立法框架方面進行的最重大改革。我們不能天真,外國勢力正在進行複雜的嘗試來影響澳大利亞的政治進程。」他強調關於中國影響力的報導「令人心神不安」,並說:「但是,這些改革不是針對某一個國家而言。」

 

澳洲總理Malcolm Turnbull

126日,針對澳洲總理誓言禁止外國政治捐款以抑制外國對澳洲內政的干預,堪培拉中國駐澳大使館指責澳洲「歇斯底里和偏執狂」。

128日星期五,中國向澳洲政府正式遞交抗議聲明,對總理Malcolm Turnbull關於中共干預澳洲內政的評論表示強烈不滿。北京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對此作了最新最強硬的表態。他說:澳洲總理的評論使他「震驚」、「毫無根據」、「完全不負責任」、「充滿反華偏見」、「毒化兩國關係」……。耿爽還說:「中國一貫以尊重及不干涉他國內政的原則與澳洲交往,……。我們強烈呼籲澳洲的有關人士,唾棄冷戰思維和對中國的偏見,立即停止對中國的錯誤評論,這些評論傷害了雙方在政治信任和共同利益上的合作。澳洲應該採取有效的步驟消除這些負面影響。」

1210日,澳洲總理用尖銳的非同尋常的詞句宣布,為了澳洲人民站起來,他將以更加強硬的外國干預法反擊北京對他的譴責。他說:「新中國在1949年建立時宣布中國人民從此站起來了,這是國家主權的宣告,是驕傲的宣告。」他用中文說:「我們站起來了。」然後,用英文講:「所以,我們說澳大利亞人站起來了。」

澳洲總理對北京抗議的強硬反擊,被不少人華人報紙廣為宣傳,罵聲四起,紛紛譴責騰布反華。

為此,總理在參加ABC電視「問與答(Q&A)」的專題節目中回答有關問題時說:「指責我以及我的政府反華的說法絕對嚇人聽聞。任何一個國家有權捍衛自己的國家利益。」「現代澳洲是世界上最成功的多元文化社會,這裡面包括了上百萬澳洲華人,我的孫女也在內。一個被孫女叫爺爺Ye Ye’(此處他用普通話發音)的人,被指責為反華,這種觀點簡直難以想像地荒唐(注:騰布的媳婦是香港人)。」

澳洲發行量最大的海螺太陽報(Herald Sun)的「公眾談論」(Your Say)欄目以騰布總理強硬回應中國的指責為「熱點議題」。下面摘錄部分讀者的發言——只有一個叫Dave的人說,應該與澳洲最大的貿易夥伴中國搞好關係,捨棄利益是不智之舉。

1,我以為中國是我們的貿易夥伴呢?(Graig2201610月,我們的前貿易部長加入藍橋聯盟,一個中國公司就被批准租用我們達爾文港口99年了(Tom);3,為什麼我們與中國有一個自由貿易協議,最糟糕的是此協議重點傾向於中國受惠(Ian);4,中國政府為中國工作,澳洲政府為澳洲工作。但是,這並不賦予一個國家有權去干涉另外一個國家的內政(Kevin);5,假如現在的總理是托尼艾伯特(前總理),他會給習近平一耳光(Paul);6,百分之百同意,我們需要更加嚴厲地限制外國買主和停止進口那些便宜貨(Barry);7,為什麼社會主義中國政府對於我們總理的評論如此憤怒,他們的抗議引發更多的問題,而非答案。我們的外交部長,質問中國南海造島是為了保衛國家時,也遭受如此惡劣的待遇(Michele);8,這個政府出售澳洲農場、公司、水電資源、房屋,幾乎出售所有的東西給中國,我們自己還擁有什麼東西嗎(Josh);9,不要很長時間,堪培拉政府及其機構將有「中國小區」的新名字了。

與此同時,澳洲媒體集中火力對工黨議員Sam Dastyari親共言行緊追不捨深度挖掘:

1,一年前,他用黃向墨中國公司的捐款付他的私人費用;

2,2016年10月,他與巨商黃向墨(中共黨員)秘密約會,告知黃的手機被情報機構監聽,應該去外面打電話

3,他在中國媒體發布會上強調中國南海造島有理,發表與澳洲工黨政策相違背的評論;

4,曾對工黨議員外交事務發言人湯尼婭派笠北色珂(Tanya Plibersek)施壓,數次電話要她在香港訪問時放棄會見香港知名異議學者鄭宇碩教授,以免中國駐堪培拉大使館不高興;

5,黃向墨入澳籍的申請被澳洲反間諜機構負責人否決,Sam Dastyari連續四次向移民局遊說——被移民局舉報

終於,五歲隨父母從伊朗移民澳洲,現年三十五歲的工黨議員Sam Dastyari一年前從前排議員退到後排20171212日,他不得不宣布辭去議員職務,政治生涯到此為止。

 

「該不是澳洲國會又出個雙國籍議員了吧?」(HERALDSUN   2017,11,30.

這段時間在熱鬧的澳洲新聞裡,需要一提的是11月13日時代報(The Age)頭版頭條以《被禁聲了(Silenced》的標題,報導澳洲最大的出版社Allen & Unwin決定取消出版Clive Hamilton教授的新書:《暗中的侵略——中國如何把澳洲變成傀儡國家(Silent InvasionHow China Is Turning Australia a Puppet State》,該書收集到大量的事實,評論中國共產黨干預澳洲的政治與學術。出版社取消出版的理由是:「懼怕中國政府或者他們的代理採取法律行動。」

出版社總裁Robert Gorman說:「毫無疑問,被取消出版的這本書極為傑出……。」他給CliveEmail裡解釋,因為此書,他被逼進死角,書和出版社面臨從北京來的巨大的潛在威脅。「最嚴重的威脅莫過於,他們可能對出版社和作者本人提出很有爭論的毀謗名譽罪。」

在報紙的第10版上,Clive強調:「他們決定取消本書出版的理由,正是本書需要出版的最重要的理由。」他還說:「我無法阻止外國獨裁政權利用我國的毀謗法(來整治我們)。」——這不,據《澳洲人報The Australian)》報導,富豪周澤荣(Chau Chak Wing)已經起訴澳大利亞ABC廣播公司和費爾法克斯傳媒(Fairfax Media)毀謗罪。後來,報紙又報導,參與拍片採訪的記者也被控告毀謗罪了。

在澳洲,「毀謗罪」很難打贏,官司花費極為昂貴,只有中共打得起。應訴方將以真相及誠實的意見作為抗辯點。鹿死誰手,我們拭目以待。

澳洲反擊中共滲透打響了第一槍。半年多來,槍聲繼續這裡那裡不曾稍停,特別是媒體,他們像鼴鼠那樣吃苦耐勞分秒不停挖掘新聞。1212日,ABC媒體揭出2015105日,中國億萬富翁黃向墨花$ 55,000澳幣,請反對黨領導人畢佑索騰(Bill Shorten)吃一餐中飯。

匪夷所思大吃一驚的澳洲公眾,發現海濱游泳的畢佑索騰背上紋了兩個中文大字——「金豬」,迫使索騰公開解釋這是「Golden Boy黃金少年」的意思,與政治獻金和中國政府毫不相關。

這則笑話說明,中共間諜滲透澳洲如入無人之境的日子已成過去。今天,行賄受賄雙方草木皆兵,間諜們前景無亮,親共政客如履薄冰。

澳洲戰術策略機構防衛研究專家Malcolm Davis說:「北京嘗試威脅我們,要我們承認有關中共滲透和有意玩弄花招控制澳洲政治和政治辯論的行為是合理合法的。」「北京的目標是使澳洲與中國交好,遠離並且最終結束與美國的盟友關係。」「每個人其實早就看清中國是什麼。不同之處是,現在我們開始反擊他們了。」

不同之處是,現在我們開始反擊他們了!

澳洲在學術自由、言論自由、出版自由,基本價值的認定以及法律體系等多方面存在漏洞,面對著嚴厲的挑戰。可是,「亡羊補牢,未為遲也」。菌源已經發現,根治還會困難嗎?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