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青早年4篇文章:談自由 談鲁迅 談家庭
 
江青早年4篇文章:談自由 談鲁迅 談家庭
作者: 網絡文摘

八卦陣

更新於︰2018-02-09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為自由而戰犧牲

藍蘋

真是怪事!世界上沒有一樣有生氣的東西是不喜歡自由的。尤其是稱為萬能的人類,有時竟為爭自由犧牲了性命。

在我很小的時候,那好像是一個五月天氣。舅舅特地從鄉下趕來,送給我一個很美麗,名字叫做金鈴的小雀子,因為那種雀子叫起來象鈴一樣的清脆動聽。我快活的不知怎麼樣才好,忙著弄這個,弄那個給牠吃,可是這個可愛的小東西不但不吃,而且滿籠子飛撲。母親等舅舅走後,逼著我放它。不過那時候我任性的很,哭著、鬧著不許放。可憐的小東西,在我家過了一夜就死了,連水都沒有喝一口。現在回想起來,我那時太殘忍了。剝掉了它的自由,最後逼它走上死路。

一個雀子尚且為求自由死了,那麼人,尤其是受著重重的束縛的婦女,當然更應該勇敢地去爭取自由了! 自由神可以說是我們婦女爭自由的一段紀錄。在那裡邊我扮演一個女兵,她就是為爭自由而犧牲了。但是這種犧牲並不是個人的,無目底的,而是世界上所有婦女的犧牲。犧牲的代價一一最後得到真正的自由了!

美國有一位歷史家房龍先生,他寫過一本名叫人類自由思想發達史的書。他似乎把歷史看成了一部自由思想發達史似的。雖然他的見解有些片面,但是大體上我認為是對的。因為過去的許多事實,已經很清楚的告訴我們一一人類的歷史,實在就是一部爭自由的紀錄!

自由神,不過是這大部的記錄中的一小頁而已。

 

(原載一九三五年八月一日《電通》畫報第六期)

 


 

隨筆之類

藍蘋

在我童年的時候,每當聽見人家說到“天才”二字,不知怎的,就會莫名其妙的竦然起敬!不過,在那個小小的,簡單的頭腦裡,卻又時常起伏著以下的疑問:天才?天才是甚麼呀?難道是天給的才?那麼,天又是誰給的才呢?

最近和朋友們重又談到了“天才”的問題,爭辯所得的結論是:一一認為“天才”是不存在的,只是在人的本質上分著高低而已,光靠著先天的賦與是不能成為一個真正的藝術家,不能成為一個真正的演員的!

很明顯的例子:何如讓一個生活在洋樓,出坐汽車,對於下級生活一點兒也不熟悉的小姐去扮演一個女工,試問能夠成功嗎?但是我並不是說小姐不能扮演女工,這只是說決定她的成功或失敗的,是她的生活經驗和她對於社會的理解,而不是所謂的天才!

 

因此,一個人如果專靠著美貌,或是一點兒聰明去做一個演員,那是危險的!

一個成功的藝術家,一個成功的演員,他不但要有豐富的生活經驗,以及對於社會深刻的認識,而且他還需要許多工具一一各種藝術理論、文學、科學等書籍,這些東西可以幫助他更加深刻的去解剖並認識他周圍的現象!

同時,一個演員,更應該盡量的使自己成為一個多方面的演員,決不要把自己封鎖在一個狹窄的圈圈裡!因為一個演員要是只能扮演那種比較適合自己的角色,那就談不到演技,那隻是一種自我的表現而已!

  

(原載一九三六年一月一日《大晚報》副刊《火炬》《剪影》合刊)

 


 

再睜一下眼睛吧,魯迅!

藍蘋

一個挨著一個,靜默地向前移動著。

當我挨到了棺材前的時候,突然一種遏止不住的悲酸,使得我的淚水湧滿了眼眶,同時從深心裡喊出:

“魯迅,你再睜一下眼睛吧!只睜一會兒,不,只睜那麼一下”!我張大了眼睛期待著。但是他沒有理睬我,仍舊那麼安靜的睡在那兒,像是在輕輕的告訴我;“孩子,別吵了,讓我安靜一下,我太疲倦了!”於是我帶著兩汪淚水,一顆悲痛的心,悄悄的離開了他,攢進了那個廣大的行列。

這種難以言喻的哀痛,在不久以前曾經苦惱過我一次:在看復仇艷遇的新聞片裡,我看到另外一位鬥爭到死的偉人一一高爾基。我看到高爾基生長的地方,又看到他老年來那種刻苦的精神,最後那個佔領全銀幕的,緊閉著眼睛的頭,使我像今天一樣的噙著眼淚懇求著:“高爾基!再睜一下眼睛吧,那怕只睜一下!”但是……。

我像一個小孩似的,在戲院裡哭了。

由千萬個人組成的那個行列一一那個鐵鍊一般的行列,邁著沉重的,統一的大步走著。無數顆跳躍的心,熔成一個龐大而堅強的意志一一我們要繼續魯迅先生的事業,我們要為整個民族的存亡流最後一淌血!太陽像是不能再忍受這個哀痛似的,把臉扭轉在西山的背後。當人們低沉的哀歌著“請安息”的當兒,那個傻而執拗的念頭又在捉弄我:

“復活了吧,魯迅!我們,全中國的大眾需要你呀!”

沒有一點兒應聲,只聽見那剛勁而悲憤的疾風,在奏著前夜之光。

黑暗吞沒了大地,吞沒了我們的導師。每個人像是失去了靈魂似的,拖著滯重的腳步,跨上了歸途。

但在每個心頭都燃燒著一個憤怒!

  

(原載一九三六年十一月十五日《綢繆》月刊第三卷第三期)

 


 

家庭裡的事

藍蘋

新家庭幸福的起點在那裡?有的人說,有了錢萬事滿足,也有人說,生了優秀的兒女,家庭才有幸福,這話自有相當的道理,但金錢未必是家庭的幸福,有時因金錢作祟反而造成黑暗恐怖的事變,可見金錢是靠不住的。我以為康健生活才是快樂與幸福的起點,無論那一家,男女老幼,你傷我病,終年與藥石為伍,這是最最痛苦的,反之一家人個個身強力壯,做事的努力做事,讀書的奮髮用功,內外一元化的為事業前途發展。這個家庭,我覺得是最快樂而幸福的。講到這個問題,可算是最難辦到,不論父母子女,每個人都要講求清潔,注重衛生,這句話大家會說,但怎樣去做呢?恐非經醫生指導不可。這裡記一點下來,可供一般主婦們參考。

第一點對於醫藥方面的觀感,我自己卻不願奢談醫藥事業,因為國人迷信太多,缺乏醫藥常識,對新醫沒有徹底的了解與認識。一個人生了病,請了醫生,往往不聽醫生的指揮,出了事,便埋怨醫生不盡責,這是多麼冤枉的事!在醫生方面,很少能研究病家的心理,彼此不相體念,也是失敗之因。新醫還是萌芽的時期,除都市外,農村里至今還沒有受到新醫的恩惠,大概也有幾項原因:(一)新醫人數太少,不夠分配,(二)內地生活極苦,交通阻梗,便是有醫生,病家總經不起遠道求醫,(三)農人積財不易,看錢自然很重,不知西藥之貴。譬如值五元的藥,要他三元,還以為太貴,巴不得醫藥費全免,但事實上怎能辦到呢?所以我相信我國社會,必須運用政治的力量,推廣農村的公共衛生,獎勵科學的新醫,轉移人民的心理,新醫前途才有可為。

第二點是婦女衛生,衛生兩個字,絕不易談,必先有了錢,才能講衛生。你想人生四大需要,衣食住行,不都是須有充分經濟,才能講究麼?現在大多數人生活也不易維持,那裡還談得上衛生?都市裡如此,農村不言而喻了。衛生無論男女,照理都要講究,可是我國的女人,數千年來受一切不平等的束縛,一向過牛馬式的生活,還配談到衛生?到了現在,婦女界智識已開,所處地位較好,才知道衛生是必須注意的。女子身體的構造,於男子有許多差別,故操勞不及男子耐久,這是天然吃虧的地方。又如纏足束胸,都是女子最苦痛的事,然而現在內地農村,尚有未曾完全革除的,此種陋俗,予女子終生的痛苦,諒其實質,比殺人更慘,這是婦女最不幸最不衛生的事。婦女的衛生說來很簡單,我覺得比這更重要的,是家庭的幸福問題。一個家庭要上下一體的相親相愛相諒解,然目前最普通弊病,是夫婦間不相關切,無愛情可言。有的因經濟貧困而夫婦反目,這是最可惜的。應該愈貧困愈要諒解,才有改善生活的可能。

第三是家庭的衛生常識,同樣一個家庭,城市與農村有許多不同的地方,日常生活,我以為農村比城市優美得多,譬如農村里雖住的是茅屋,四周空氣新鮮,陽光充足,小孩每天受到十余小時的陽光,而都市居民,蝸居鴿棚式的房子,陽光是不易射到的。吃是一家營養最重要的,農人有新鮮的果子,菜蔬,維生素是最豐富的,而都市中人,平日所吃,大都不甚清新,家庭衛生,原以飲食為最要,居食衣著次之。我國人的習慣,適得其反,常見市內的兒童,很多患腳氣及佝僂病的(即軟骨病),小孩如此,成人可以想見,這便是飲食不衛生的佐證,一個主婦,對飲食先不講究,還談得到什麼兒童教養麼?

第四是兒童衛生,兒童應聽其天然發展,過分管束,反而不行,但他們一切生活所需,當然以清潔為第一要義,可惜一般人家太不注意清潔,最好使小兒不與細菌接近,不過一遇了細菌,即生疾病,好像花房中的花草,平素不見日光,一見日光,立呈枯萎,而適應天然的環境的小兒,反有抵抗細菌的能力,但後者死亡率究比前者為高,所以折衷辦法,兒童不能過分管束,亦不能隨便放任。清潔衛生,是必須講究的。都市里中上級家庭,喜燃強烈的電燈,小孩睡了,依然電燈通明,殊不知強烈電燈,有傷小孩目光,甚至傷及神經,而有神經錯亂的危險,這些都不能大意忽略的。

  

(原載1936年11月17日上海《大滬晚報》,藏近代史研究所圖書館)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