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到引狼入室
 
我看到引狼入室
作者: 遇羅錦

讀者編者

更新於︰2018-02-01 Print Friendly and PDF

我記得給你寫過:
本來我們這東南的邊境小城是德國戰民唯一的進入口,但由於警察必須檢查每一個戰民,蛇頭於是開闢了另一個進入口,是從最北邊的荷蘭進入,那裡沒人檢查,且離大港口漢堡、不來梅等大城市都很近。今後運送黑貨如槍支和武器或是找工作,當然更為方便。對此,德國的警察、政治家們仍如以往,對此事實都裝作不知道。也就是說:戰民們愛從哪兒進來就進來好了。
由於德國一律優待未滿十八歲的青少年,即刻就給予居留。於是,39歲的大男人楞說自己是17歲;如此過關、得到居留的的不計其數,只是在網上不斷有德國居民亮出某人近乎四十歲的照片、對此實情嘲笑而已。
至於那些有錢的IS們,練習開架飛機,你從天上的白色氣線就能知道了:當天氣好時,從未見過這麼多練習開飛機的白色氣線在藍天上留下痕跡。別忘了美國的911那兩位駕機者,就是由沙地付款在德國學會開飛機的。


=============


監獄里的IS,對獄警發出警告:「我們知道你們的住處、你們的家人、你們全家人的相貌。假如你們對我們不客氣,小心我們出獄之後,會對你全家滅門。」
他們並非是信口開河。因為他們早已在各個重要的領域里,都有了自己的人。不少德國人(甚至律師)加入了IS,這在《文集》里都寫過,為何他們要加入IS。
反對大量MSL戰民進入德國的AFD黨,全體黨員的家庭住址曾經在網上全部被公開過。很多黨員的汽車,夜裡停在街上被燒掉。至於其他的人身威脅,不斷發生。


這世界確實沒救了。
狼撬門鎖已經撬到前總理Wulf家了,新聞寫,幸虧前總理多造了一道鐵門,難於撬開。
一個兔子國,卻請進來那麼多沒有教養的狼,沒治了。
而且對於狼所做的一切,兔子政府一概裝看不見。德國的新聞,絕大多數是從奧地利和瑞士讀到的。
狼們用機槍掃射兔子家門的日子,一天比一天近。
對於狼們,這是最快捷、最有效的方法;把死兔子們一扔,你的住處、你家裡的一切就都屬於他們了。

德國沒錢蓋居民樓,卻一直在蓋造監獄。網上寫: 甚至政治家們有一種奇妙的集體幻想:「你們住的不舒服,你們就會想回老家了。」

自去年十月大選之後,各黨派仍在吵架、誰也不服誰,政府仍未建立起來。

2018.1.31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