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學勞動價值學說邏輯證非之四:假死
 
馬學勞動價值學說邏輯證非之四:假死
作者: 徐澤榮

專題

更新於︰2017-10-16 Print Friendly and PDF

【開放網按: 徐澤榮博士是深具中西文化素養的社會學者。2000年入冤獄11年,獄中筆耕不綴,苦研馬學,心得盈筪。自稱「馬克思主義在中國廣州監獄遭遇了滑鐵盧!」作者改稱馬克思主義為馬學,而馬學之核心乃是勞動價值學說,本書即力證其說之非。以此見證馬學入中100年。系列共20章,本刊將予連載。】

【馬學勞動價值學說邏輯證非之四:假死

出獄以後,作者方知國內有兩位學者雷國本、李偉民,曾經十分荒誕地認為,「活勞動是創造價值的唯一源泉」乃是馬克思勞動價值說的「硬核」,而科學理論中的硬核具有絕對真理顆粒,從而具有不可移易、不可反駁特性。丟了這個硬核,馬克思勞動價值說、剩餘價值論以及整個馬克思政治經濟學、馬克思主義就將分崩離析,不復存在。試問雷、李二位,可有什麼科學硬核具有不可移易、不可反駁特性?那是宗教硬核!    

作者當年復旦起疑,首先系於:馬氏這邊廂雖不容置疑地說:只有活的生產勞動才能創造新的交換價值,死的生產勞動——此時已經成了與活的生產勞動對立的貨幣資本或者實物資本,如廠房、機器、原料、動力等,僅能轉移其舊有的交換價值,那邊廂卻模棱兩可地說:活勞動必須抓住產業資本的物化形式,「使它們由死複生……它們被勞動的火焰籠罩著,被勞動當作自己的軀體……」予人印象就是:凝固於生產作業資本之中的死勞動,亦能與流淌於生產作業勞動之中的活勞動一道創造價值,即創造出高出轉移價值的新成價值。死而復活,道理何在?馬氏輕描淡寫道:那是因為,與商業、借貸、土地三種資本不同,產業資本——只有產業資本——有緣進入生產作業過程,產業資本「是作為活勞動的物質因素起作用」。未曾讀過《資本論》原著的讀者,定然不知馬氏此處自相矛盾的話語。另外,假如一筆產業資本在投入生產之前,就已摻入了銀行貸款、地租收入、技術股本、商業入夥,這筆產業資本之中的死勞動是否還能變活?馬氏這種明知自相矛盾仍要硬闖過關的做法,會令當代實證科學家們感到十分不快,馬氏很像中國古代寓言所述那位用「剪箭杆於膚表,留箭鏃於肉內」的方法來搶救中箭傷兵的醫生。另外,如果死勞動不能做加法,那麼,折舊是否說明了死勞動可以做減法?時間碎片永恆,方有時間整體永恆。不能加,焉能減?顯而易見,加法、減法只能都是效用序數在做!

馬氏於其「壟斷地租辯」之上,繼續沿此路線鐵證如山般地違反同一律:馬氏勞動價值說前腳剛說,勞動時數決定商品交換價值,後腳又說,壟斷地租乃由具有支付能力的需求而非勞動時數決定。「具有支付能力的需求」所針對的,不是效用序數又是什麼?這就等於承認:死勞動和活勞動一併創造了效用:沒有死勞動只有活勞動,何以出齊效用?在這兩點之上,馬氏從勞動價值說者瞬間變成了效用價值論者。馬氏是徹底的勞動價值說者嗎?不是!原因不在「立場不夠堅定」,而在——務請讀者牢牢記住——「事理不得不然」。

為了再說明白一些,作者舉出下例:

假設有一業主將一產權百分之百屬於他的孤島之上獨此一家的整棟公寓樓宇,出租給了清一色的島上居民,而非商業公司,且不允許商住兩用,那麼於此情況之下,無論如何不會發生「產業資本形而下式道化肉身通過「魔渠」(見有關孳息的第13章)將首到其手的剩餘價值,拿出部分讓渡與此業主」之事。若依馬氏勞動價值說,整棟樓宇乃為不變資本,沒有可能產生只有可變資本方能產生的剩餘價值,但是因為它是島上唯一,所以可收壟斷地租,而且此一壟斷地租每年之數必然大於樓宇折舊每年之數(此為壟斷應有之義),所以整棟樓宇作為不變資本,事實之上,赫然產生出了剩餘價值——沒有母雞也可下蛋!

此例表明,馬氏「壟斷地租辯」實與其勞動價值說、剩餘價值論形成互為否定:「死的勞動→不變資本」不也可以產生只有「可變資本→活的勞動」方能產生的剩餘價值了嗎?悉此,自然科學家們必會意見一致地說:「就像僅有一隻黑天鵝出現,就足以證非以往公認的‘天鵝皆白’結論一樣,壟斷地租已然顛覆全部馬學,絕非只是馬學例外。徐博士您還用得著長篇大論嗎?」作者苦笑作答:「問題是社會科學家們沒有怎麼受過這種訓練,常誤認為數學就是科學,放心不下,葉公好龍呀!」

若依效用價值說,產業資本(已含技術股本)、商業資本、借貸資本、土地資本、乃是和司商力、技術力、勞動力、公權力、資訊力、環保力一樣的合法生產要素,合稱「四本六力」,簡稱「本和力」(還有一個非法生產要素「租權力」,稍後就會說到)。在生產作業過程中,由上述十大合法生產要素各自提供的過程效用經過分解合成,擴大縮小等等,變化成了與前大不相同的結果效用。由於十大要素共同轉移了舊有價值,共同創造了新成價值,所以它們各自內部既含死要素又含活要素,一身而二任焉,並非只有勞動力凝固物才會單一現出死活兩種形式。價值看待各大生產要素及其所含死活要素,不在於它們說什麼,甚至不在於它們做什麼,而是在於他們是否實與有力地帶出了結果效用。例如,高爐爐渣不曾給生鐵添加結果效用,便會被視為一種必要的死要素;多餘勞動,不當經營等等,也是如此,不一而足。而這些死要素的舊有價值,當然是被轉移到了結果效用的價值總成即效用序數之中.在勞動價值說藏著掖著的地方,效用價值說都切中肯縏,力道對比多麼鮮明!

出獄以後,方才看到國內學者方紹偉這樣批駁馬克思活勞動學說:既然引入了「活勞動」即作業勞動和「死勞動」即物化勞動的區別,馬克思於其《資本論》就得為「活勞動創造價值」還是「死勞動創造價值」來行「邏輯造假」或稱「邏輯欺騙」。馬氏堅稱死勞動(資本)統治活勞動(勞動),正好表明在他看來,生產過程當中,死勞動(資本)的作用遠較活勞動(勞動)重要。為什麼在「誰統治誰」問題上,死勞動乃為咄咄逼人,而在「價值創造」問題上,它卻變為死氣沉沉?又再看到,中國共產黨新聞網竟然也於2008年5月9日,登出該網記者權娟一篇報導,文中說道:

 中央黨校哲學教研部副主任董德剛做客「先鋒論壇」……如是說……勞動價值論也有缺陷……它否定了資產、資本在價值形成當中的作用……比如說,農民種兩塊土地,一塊土地肥沃,一塊土地貧瘠,投入了同樣的勞動以及種子、肥料等等,但是兩塊地打糧不一樣多,好地肯定打糧多,在同樣的市場價格下,多打的糧食代表著更多的價值,這同土地當然是有關係的,不能否認土地在價值形成中的作用……實際上,我們各種企業都有生產資料,特別是生產工具的問題。它們的地位和作用就相當於農民的土地。這是勞動價值論的首個缺陷……

第四章的核心概念,可以濃縮成為六字:死勞也可添鐘。

 

質疑馬學元論的中國學者董德剛、方紹偉。

 

馬學勞動價值學說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