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禁互聯網:防民之口,甚於防川!
 
嚴禁互聯網:防民之口,甚於防川!
作者: 李恒青

熱點新聞

更新於︰2017-09-12 Print Friendly and PDF

【中國人是世界上最能忍受暴政的民族,但中國也是爆發起義最多的國家。2800年前就有周厲王嚴禁百姓議論暴政導致王朝敗亡的故事。流傳「防民之口,甚於防川」的教訓至今。中共最近發佈《互聯網群組資訊服務管理規定》,嚴厲禁止網上言論,妄圖打壓民意。這種倒行逆施,只會將社會矛盾推到臨界點,加速大規模暴亂的必然爆發。】

習近平帶夫人和親信栗戰書、王滬寧出席廈門金磚峰會。

中國政府近日發佈《互聯網群組資訊服務管理規定》,要求各互聯網群組“禁言”。否則,不僅要追究發言者責任,還要追究轉發者、以及群主的責任。《規定》發佈後兩天來,已有多位微信群群主被抓。顯然是執政者希望借此堵住老百姓的嘴,嚇唬住敢於批評政府的民意。

顯而易見,這一規定觸犯《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公然剝奪公民的知情權、和正常發表言論的權力。其次,《規定》中要求公眾“政治敏感話題不發” 、“內部資料不發”、“不信謠不傳謠”。果如此,大陸民眾將只能通過《新華社》、CCTV、和《人民日報》瞭解時政,瞭解關係到自己切身利益的政治、法規。然而,這些官方媒體幾十年的作為早就使它們失去了公信力,它們是執政者的宣傳機器,是蠱惑人民的謊言的生產線。怎麼可能讓老百姓相信它們?

官方媒體是蠱惑人民的謊言生產線

眾所周知,五年前,《紐約時報》揭露出時任總理溫家寶家族擁有資產超過27億美元,連溫總理90多歲的老母親都持有近億元的公司股票。外交部以及官媒說,這是境外敵對勢力抹黑中共領袖。後來被證實,溫總理家族的資產還遠不止這些。

隨後,越來越多的中共高官家族資產被曝光,榜上有名的億萬富豪絕大多數出自共產黨最高領導家庭。其中江澤民、曾慶紅、賀國強、賈慶林、溫家寶、習近平、王岐山、張高麗、劉雲山等高官的家族擁有億萬財富的消息屢屢見諸報端。更有很多高官的淫亂醜聞被揭出,據稱多人育有多名非婚生子女,並且每一位非婚生子女均是富可敵國。

官媒又說了,這些消息與普通百姓的生活無關。

事實真的是這樣嗎?這些官員及家屬的驚人財富是從哪裡得來的?是他們的勞動所得?還是他們經營的正當收入?答案當然是否定的。現在,越來越多的“非官方”管道已經將這些官員及家屬的生財之道告訴了世人,那就是:“依靠手裡的權力尋租,進行錢權交易,利用壟斷資源斂財,甚至直接瓜分國有資產,等等”。招數不同,手法各異。但是實質是一樣的,就是將屬於中國老百姓的財產偷來、搶來,放到自己的腰包裡,甚至轉移到海外。

看看身邊的富豪們,有幾個沒有官家的背景?他們奢華的生活讓世界震驚。朱門酒肉臭、路有餓死鬼的一幕還天天在中國大陸上演。

難道這些事實與老百姓的生活無關?官媒不說,老百姓就不能有知情權,不能討論?這是什麼樣的強盜邏輯?

彭麗媛衣著華貴高跟鞋加碼。

歷史上禁止百姓說話的政府沒有好下場

古今中外,阻止人民批評政府的例子多了去了,沒有一個得到好結果的。我們一起來看一個例子。

兩千八百多年前,周朝的第十代國王是厲王姬胡,他當政時國力已出現衰象。這時候,外族入侵、諸侯作亂、貢賦減少,王朝的國庫空虛。偏偏新登基的周厲王又奢侈荒淫,走上桀、紂的路子,使周朝王室的財政很快出現了危機。

周厲王為維持過花天酒地的生活,決定增加稅賦。可是,朝廷已經把能收的稅都收了,怎樣再立名目設立新稅呢?這時,手下一個叫榮夷公的大臣給厲王出了一個點子,讓他對一些重要物產徵收“專利稅”。不論是王公大臣還是平民百姓,只要他們采藥、砍柴、捕魚蝦、射鳥獸,都必須納稅;甚至喝水、走路也得繳納錢物。這個辦法,遭到老百姓的強烈反對,就連一些比較開明的官吏也覺得很不妥當。很多大臣也紛紛向厲王進言。其中有個叫芮良夫的大臣勸告厲王不要實行“專利稅”。他說:專利,會觸犯大多數人的利益,是很傷人心的做法。可是厲王根本聽不進去,他一味寵信榮夷公,讓他來負責實行“專利”。

實行專利稅後,百姓的生活更是雪上加霜,頓時民怨沸騰。在當時流傳著這樣一首歌謠:

碩鼠碩鼠,無食我黍。三歲貫汝,莫我肯顧。逝將去汝,適彼樂土。

意思是說:大老鼠啊大老鼠,不要再吃我的黍(指糧食)。多年來我們縱慣著你,而你卻對我們毫不照顧。我們發誓要離開你,到那歡樂的樂園去。百姓們對周厲王的強烈不滿情緒溢於言表。

完全不理會外界對禁錮一位因言致死的諾獎得主的抗議,將禁制互聯網加碼升級。​

周厲王專制王朝製造仇恨爆發造反而垮台

老百姓們對周厲王充滿了怨恨情緒,都紛紛咒駡他。大臣召公虎看到形勢危急,就勸告周厲王說:“王上,百姓們實在受不了了,‘專利稅’法再不廢除,難保不發生動亂!”可厲王根本聽不進去。他讓衛國的巫師去監視老百姓,如果發現有人談論“專利稅”,咒駡厲王,就抓來殺頭。從此,人們雖然牢騷滿腹只好往肚子裡咽,誰也不敢再說出來了。熟人在路上遇到也不敢交談,只是以目示意。成語“道路以目”由此而來。整個京城,頓時變得死氣沉沉,毫無生氣。

厲王卻以為自己的殘暴統治產生了效果,沾沾自喜地對召公虎說:“你看,還有誰再說什麼嗎?”召公虎聽了,對厲王說:“百姓們的嘴雖被勉強堵住,但使他們的抱怨變成怨氣了。正如把水堵住,一旦決口,傷人更多;而應採用疏通河道的治水方法,治民也是這個道理,應該廣開言路。如今大王以嚴刑苛法,堵塞言路,不是很危險嗎?”厲王對召公的話置之不理,反而更加殘酷地實行殘暴的統治。

後來,國人實在忍受不下去了!京城裡的小貴族、小商人、手工業者聚集起來,衝向王宮,去找厲王算帳。起初厲王還想把民眾鎮壓下去,可調來的軍隊中的兵士原來全是平民出身,他們見國人造反,很多人也參加進去了。周厲王眼看大勢已去,只好帶了一些隨從,偷偷溜出了王宮。

上面的典故見於《國語·周語上》:“防民之口,甚於防川,川壅而潰,傷人必多,民亦如之。是故為川者,決之使導;為民者,宣之使言。”意思是:阻止人民進行批評的危害,比堵塞河川引起的水患還要嚴重。不讓人民說話,必有大害。

中國歷史上有很多統治者荒淫無道,但他們又怕人民議論,就採取了壓制社會言論的措施,以為可以高枕無憂、平安無事。實際上這是最愚蠢的作法。它不僅使下情無法上達,錯誤的政策得不到糾正,加劇社會矛盾。更有甚者在於雖然民眾嘴上不說,但心裡卻充滿了仇恨,只要社會矛盾到達臨界點,大規模的暴亂必然爆發,給社會生產力造成極大破壞。正可謂“防民之口,甚於防川。”

中國人是世界上最能忍受暴政的民族,但中國也是爆發起義最多的國家。

 

(李恆青:曾是清華大學附中團委書記,參與六四入獄1年。現職專業審計師,華盛頓文化沙龍主持人。)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