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學勞動價值學說邏輯證非之三:天利
 
馬學勞動價值學說邏輯證非之三:天利
作者: 徐澤榮

專題

更新於︰2017-07-31 Print Friendly and PDF

【開放網按: 徐澤榮博士是深具中西文化素養的社會學者。2000年入冤獄11年,獄中筆耕不綴,苦研馬學,心得盈筪。自稱「馬克思主義在中國廣州監獄遭遇了滑鐵盧!」作者改稱馬克思主義為馬學,而馬學之核心乃是勞動價值學說,本書即力證其說之非。以此見證馬學入中100年。系列共20章,本刊將予連載。】

【馬學勞動價值學說邏輯證非系列之三:天利

馬學奠基「公理」從「勞動時數決定交換價值」出發,斷然否認已經索要勞動佔有未經生產勞動加工的富於開發潛質的天然資源——簡稱「天利」(如地表水面、森林礦藏、旅遊景觀、陸獸水畜等)——已然具有交換價值,原因何在?「因為在人類接觸它們之前,它們無一例外都不包含任何人類勞動」,一位經濟學家這樣引用馬氏思想加以解釋。例如,他說,煤炭、石油、原木等的價格,只測算探測、開採、倉儲、運輸花了多少錢,不承認它們在被占之後,開採以前這一期間就有了價值。在計劃經濟時代,這一專橫而荒唐的理論否定,人為地造成了虛假的事實否定。但是計劃經濟被市場經濟取代之後,顛倒的事實又被重新顛倒過來。古今中外的經濟事實,無一例外地表明,上述未沾生產勞動卻沾索要勞動的天利——又稱天設物質效用——已然具有交換價值。已有無數交換個案——例如香港政府的預算來源,常常是賣地收入大於收稅收入——表明如此。馬氏以及配、布、坎、斯、李五氏,對此可作如何解釋?

不認已經佔有的天利具有價值,只認經過加工的天利具有價值,必然會使經過加工的天利的價值被人為大幅貶低,從而造成「極不等價交換」以及一系列連鎖性罪惡果。上述理論的人為否定,必然招致實踐對其的天為否定。試舉一例:山西難變魯爾,原因蓋出於此。礦民挨貧窮而捧金碗乞食,環境遭污染而歎無錢治理。源自馬學奠基「公理」的這種實踐,帶來的正是曾為馬氏所深痛惡絕的剝削、貧困、落後和愚昧。有誰能說,近幾年來發生在山西的磚窯奴工事件,尾礦潰壩事件,不是馬學奠基「公理」所致蝴蝶效應結出的惡果?可見實踐否定的先行形式便是惡果懲罰。國內已有學人大聲疾呼:應當剝奪這一經濟學大理論的「指導地位」。

出獄以後,作者方才看到國內學者竹石所說,乃為與己英雄所見略同:

「自然資源的耗費參與了價值形成」之說,是勞動價值論既不予承認,又不能反映的;但它又是經濟建設當中不能不承認,不能不解決的大問題,因此需要尋找一個比勞動價值論更能全面解說一切資源配置、評價的理論。這個比勞動價值說更為全面的理論,只要在承認自然資源具有價值,自然資源參與價值形成方面邁一小步,那其產生結果,就不是對勞動價值論做出「補充」、「發展」,而必然是對勞動價值論的根本否定,因為自然資源只能具有與勞動價值截然不同的價值。

同樣認為馬克思主義勞動價值說乃是「自然資源無價值說」的理論根源之人,還有國內學者晏智傑。他說:經濟增長過程中的高消耗、高投入的原因是由勞動價值論導致的自然資源無價值論引起的。否定自然資源本具價值的理論依據就是勞動價值論。自然有價觀念終被顛覆且被自然無價觀念取代,乃與勞動價值觀念興起乃至漸居支配地位同步而行。自然無價觀念乃與勞動價值觀念互為表裡。

不過也有勉為其難為馬氏辯護,但卻自曝其短的。例如國內學者王娟、黃敏說過以下的話:但應澄清,自然資源有無價值與自然資源有無價格,本屬二事。馬克思從沒說過沒有價值的物品同時就沒價格,馬克思認為沒有人類勞動附著的自然資源雖然無價值,但卻有價格,價格虛幻地表現價值……價值反映的是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自然資源利用更多地是反映人和自然之間的關係,對它不能套用反映人與人之間關係的價值理論。價格不是價值末數,會是什麼?斷線風箏?甚至還有兩位內蒙學者另闢蹊徑,提出自然資源的價值乃由人類再度模擬生產該種自然資源所耗勞動時數決定,具體舉例:人造草原所耗社會必要勞動時數,可以決定原有天生草原的價值。他們倒打一耙地認為:對自然資源的掠奪性開發和過強度利用,不能歸罪於勞動價值論。相反,正是對於勞動價值論的片面理解,方才導致了自然資源無價論!眾所周知,許多自然資源不可再生,此時可以如何測知人類再度模擬生產該種資源所耗勞動時數?草原兒女眼中只有草原,由此可見一斑。

第三章的核心概念,可以濃縮成為六字:天利無鐘有價。

現在讀者也許一腳踏進本書內裡乾坤的門檻了,作者必須馬上趁熱打鐵,借用此一較短章節末尾,增補讀者對於天設效用和索要勞動的認識。一開始不能灌得太多,是吧?

其一,索要勞動也像生產勞動一樣分成馬學元論所雲具體勞動和抽象勞動,但是索要勞動的具體勞動只能索得具體的天設效用,不能生成具體的天設效用。終獲某種具體天設效用的索要具體勞動其實並無社會必要勞動時間。試問:古今中外奪取一國最高權力的索要勞動,有無社會必要勞動時間?

其二,效用實質乃屬可被人類利用的「理」的形而上式道化肉身。各種天設效用和人造效用,多為「四有」:有氣——基本粒子,有形——空間形式,有理——客觀規律,有效——使用價值。氣、形、理、效四者之中,理為主宰。

其三,對於人類來說,天設效用和人造效用都是「用之得其效,不用得其形」的。那些未沾索要勞動的天利,例如火星表面的甲烷,則因為既無法「不用得其形」,也無法「用之得其效」,故爾——可能是暫時的——不被視為天設效用,因而不是交換價值。此事亦可反證人類對於索要勞動的承認。

其四,然而,也有一些天設效用乃屬無氣,無形但卻有理、有效。例如,第一,全部基於科學發現的技術發明的原理部分,無疑乃是一種未曾沾生產勞動,卻已沾索要勞動的無形天利,因而可被視為一種無形財產。被人稱作「使用價值之母」的技術原理,之所以可被賦予價值,被授於專利,原因蓋出於此。第二,社會關係效用,順覺悅感效用,索要勞務效用也是無氣、無形但卻有理、有效。

其五,馬氏先將使用價值從交換價值之中剔除——因為效用不是工時,所以不是價值;後將索要勞動從具體勞動之中剔除——因為索要並非生產所以不是勞動,就會邏輯必然地引導那些忠實踐行馬氏學說之掌權人及其詮釋家,將「知識份子」從「勞動人民」之中剔除,將知識從社會價值中剔除,進而鼓吹「知識越多越無用」、「知識越多越反動」,以及「知識份子勞動化」、「勞動人民知識化」等等。為什麼不打破分工,提倡「政治局委員村委會幹部化」、「村委會幹部政治局委員化」呢?顯然,此非道法自然,而是對抗自然——天作孽,猶可存;自作孽,不可活!

其六,人類通過索要勞動而非生產勞動獲取知識,順悅這類天設效用,但是如前所述,人類難以測量通約這些索要勞動的所耗時數。例如,許多知識索要勞動,如地理大發現,基因大繪圖,航太大集成,火星大探險等等,歷時可為數代,涉人可為無數,期間所耗勞動時數,根本無從接受測量通約。勞動時數無法決定交換價值,由此又可得到一證。科學家無疑屬於索要勞動者,工程師應被視為索要勞動者多一些,還是生產勞動者多一些,則須視其勞動創新級別而定。創新其實就是天設效用範疇的引進。

其七,雖然旨在獲取無主天然財富的索要勞動,和旨在獲取未知科學知識的索要勞動,一向都可以得到如同生產勞動可以得到的那種崇高的受認性,如「勞動光榮」之類,但是,旨在獲取國家權力和國頒地位這兩種天設效用的索要勞動的受認性,其內涵和尊卑性質,確為因時而異。當今時代潮流,國家權力必須通過民主選舉、輿論褒貶、司法監督等,方能被獲取、被維持;國頒地位必須通過公平競爭,公正考核,公開遴選方能被獲取、被維持;系於君權神授、黨權經受、權由愛出、權由槍出的索要勞動——不管其於倫理層面如何可歌可泣——的受認性,已在逐步走向消亡。只有認清這一世界大勢,才能避免「瞎子點燈白費蠟」、「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和「采得百花成蜜後,為誰辛苦為誰忙?」、「千里之堤潰於蟻穴」等這類既是悲劇又是笑柄的結局,作者認為,在這方面,小小的尼泊爾共產黨(毛主義)異軍突起,先行完成了思想上和行動上的轉變,走到了當今國際共運的前列。 

質疑馬學元論的中國學者晏智傑、王則柯。

 

秘魯卡哈馬卡露天金礦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