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殺害了劉曉波
作者: 蔡詠梅

特別報導

更新於︰2017-07-15 Print Friendly and PDF

劉曉波,他不是死於肝癌,他是被殺害的。思想應該是自由的,言論應該是自由的,人們不應該因為思想和言論被關進監獄淪為囚徒,這是21世紀人類的普世價值不能容許的。 把思想者的劉曉波投入監獄,讓他在囚禁中患上絕症, 讓他在臨終時得不到最後的自由,就是對他無恥的謀殺。

《開放雜誌》主編蔡詠梅是《零八憲章》港區聯絡人,與劉曉波是工作夥伴也是好友。蘋果日報王子俊攝

我不能相信這樣殘忍的事會發生在21世紀,一個良心作家、一個志在推進中國憲政主義轉型的和平主義者,因為他的言說,因為他的書寫,竟然被當作罪犯判刑11年,在漫長的8年歲月裡,太陽升起又落下,陪伴他的永遠是單獨的囚禁,給他撫慰的僅有鐵窗後的無邊黑暗。陽光射不穿他的牢房,至高無上的和平獎解不開他的鎖鏈。 陰森厚重的監牆之外,他摯愛的苦命妻子也被株連,成為軟禁隔離8年的準囚犯。

我更不能相信,當他生命垂危之時,天生熱愛自由的他只是希望攜帶伴隨他受盡苦難的愛妻出外呼吸最後幾口自由的空氣,再看一眼沒有污染過的藍天,但他被無情地拒絕了,最終也沒有走出專制的黑獄。儘管全世界的人們都在為他呼喊吼叫,但那個鐵石心腸的政權充耳不聞。他在中國的大監獄中嚥下最後一口氣,結束了他殉道者悲劇的一生。

雖然不能相信,不敢相信,但這樣殘酷,這樣傷天害理的事就是發生了,就發生在當下的中國。

不要說什麼大國崛起,不要說什麼千年盛世,不論吹得如何的天花亂墜,一位思想者的被謀殺就能撕掉這個大國和盛世的華麗面具,露出其猙獰的吃人嘴臉。殺害思想者的中國是野蠻的中國,令人羞恥的中國,是被詛咒的中國。所有參加這場吃人盛宴的有關人等,必須受到歷史的清算。放過他們就等於認可對思想者的謀殺,等於認可對思想言論的謀殺,認可對文明的謀殺。

劉曉波是一位悲劇英雄,他的被殺害拷問著每一個中國人的良知。劉曉波鐵窗八年的艱難歲月,已沒入黑暗的虛空,他承受過的那噬入骨髓般的孤獨的光陰,我們只能憑空想像,無法親歷感受。但他如何地在被軟禁中,被隔絕中,孤獨地忍受著肉體和精神的痛苦 ,一步步走向人生終點,有目共睹,這是全世界眼睜睜地看著發生的 。看著一個思想者被惡勢力一步步的慢性謀殺,欲救助而又束手無策 ,這也讓舉世有良知的人遭受了一次慢性的心靈煎熬。

我們心痛,我們悲憤,同時我們也感到無助,也感到羞恥。在長達八年的歲月中,我們為劉曉波、為那些因言論因思想被關進監獄的良心犯們吶喊了多少?如果連頂著諾貝爾桂冠的劉曉波都一度被世界所遺忘,直到將要失去他才使得我們突然驚醒,那些沒有桂冠的良心犯是否注定被殺害的命運?在劉曉波之前,被殺害的良心犯名單已有了力虹、曹順利、李旺陽…...,如果我們沉默,如果我們聽之由之, 這個名單還會無限地延長下去,沉默的我們也是共犯, 我們手上也會沾上鮮血,我們也必將遭到詛咒。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