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學勞動價值學說邏輯證非
 
馬學勞動價值學說邏輯證非
作者: 徐澤榮

專題

更新於︰2017-06-19 Print Friendly and PDF

【開放網按: 徐澤榮博士是深具中西文化素養的社會學者。2000年入冤獄11年,獄中筆耕不綴,苦研馬學,心得盈筪。自稱「馬克思主義在中國廣州監獄遭遇了滑鐵盧!」作者改稱馬克思主義為馬學,而馬學之核心乃是勞動價值學說,本書即力證其說之非。以此見證馬學入中100年。系列共20章,本刊將予連載。】

徐澤榮出獄返港,接受中文筆會獄中作家寫作勇氣奬。

【作者介紹】

中共老營之後海歸獨立學者。1950年代初期生於武漢,後隨軍遷往南昌、廣州,1980年代中期移民香港。父籍四川,母籍廣東。頭次婚姻維持20年,有一親生子,在英格蘭;一過繼女,在紐西蘭。

文革頭兩年半曾任廣州外國語學校保守派紅衛兵召集人、廣州"毛澤東主義紅衛兵"總部委員,保護過趙紫陽,反對過毛亂華。1968年下瓊,種植橡膠樹;1974年回城,念冶金中專;1978年赴滬,上復旦大學;1985年移港,入中文大學;1983年出國,入美國哈佛大學、香港中文大學、英國牛津大學讀碩讀博,1999年中榮獲牛津大學國際關係學哲學博士學位。前後西學訓練碎期加總長達15年。曾任香港新華分社研究室助理研究員、香港社會科學服務中心主席、《中國社會科學季刊》(香港)出版人、香港國系貿易有限公司經理、廣州市社科院研究員、中山大學助教和客座副教授以及美國洛杉磯當代中國研究所研究員。

擅長當代中國涉外軍事、科技創新緣起以及蘇中黨史軍史、交換價值實質研究,業餘耽于探討藏川水調疆、環山行營牧、狹體船改良、斜底塘養魚。曾有多種著作、譯作發表,且獲國際筆會(PEN)獨立中文筆會2009年「監獄作家獎」。始受「禮失求諸野」之驅,不戀「君賜」;終獲「理失悟諸獄」之果,得天之助。曾與香港新華分社社長許家屯行千年一遇之「徐與許香江對」,說服後者寬待民主。香港意外得獲福祉。

因犯「危害國家安全」、「非法印刷外刊」二罪,懸案系獄11年,卻可筆耕不輟,以刑換著。後經查明,本案原系管轄錯誤,翻案出現根據,故曰「懸案」。

2011年底出獄以後即任牛津大學訪問學者一年。2013年仲夏,始而由美二次海歸,定居廣州增城兩年之後,遷往梅縣母系祖遺客家大屋。2016年,梅州國安八次來人勸誡:「你若常住境內祖宅,依規不允投稿境外不屬左派刊物。」遂於2017年暮冬遷回香港,繼續「吾撰吾刊故爾吾在」。 出獄之後已得論文、雜文五、六十篇,論文集一種。

目錄

證非二十義:

馬學勞動價值學說邏輯證非系列之緒言
馬學勞動價值學說邏輯證非系列之一·索品
馬學勞動價值學說邏輯證非系列之二·數學
馬學勞動價值學說邏輯證非系列之三·天利
馬學勞動價值學說邏輯證非系列之四·假死
馬學勞動價值學說邏輯證非系列之五·△L
馬學勞動價值學說邏輯證非系列之六·品牌
馬學勞動價值學說邏輯證非系列之七·貨幣
馬學勞動價值學說邏輯證非系列之八·承認
馬學勞動價值學說邏輯證非系列之九·剝削
馬學勞動價值學說邏輯證非系列之十·理氣
馬學勞動價值學說邏輯證非系列之十一·物心
馬學勞動價值學說邏輯證非系列之十二·割率
馬學勞動價值學說邏輯證非系列之十三·孳息
馬學勞動價值學說邏輯證非系列之十四·利潤
馬學勞動價值學說邏輯證非系列之十五·工資
馬學勞動價值學說邏輯證非系列之十六·分科
馬學勞動價值學說邏輯證非系列之十七·邊際
馬學勞動價值學說邏輯證非系列之十八·失誠
馬學勞動價值學說邏輯證非系列之十九·失善
馬學勞動價值學說邏輯證非系列之二十·失美
馬學勞動價值學說邏輯證非系列之結語

救亡三部曲:
公班衙兵工業是從來未被發現的戰敗之始病灶
新勸進表:推歐洲協調之陳,出亞洲協調之新
選民直選老營之後產生人大政協三分之一席位

 

【馬學勞動價值學說邏輯證非系列:緒言

本作者破天荒改稱馬克思主義為馬學。自從蘇共1917年建政以來,世界範圍馬學研究便將馬克思主義分為三個組成部分:哲學、政治經濟學、科學社會主義。可這並不是馬克思自己的分法:馬克思認為他的政治經濟學屬於科學,馬學變為科學的前提,就是拋棄哲學,所以馬學絕對沒有哲學。將哲學納入馬學,乃是普列漢諾夫、烏里揚諾夫(列寧)的節外生枝。馬克思於其政治經濟學的「科學」基礎之上,邏輯推理出了他的社會革命思想,儘管自己沒說,後人將之稱為科學社會主義,以區別于空想社會主義,作者認為無可厚非。不過,對於馬學整體,作者認為最好還是將它析出三個奠基命題——不必分作三個部分,稱作「馬學元論」:勞動價值學說、物史觀儀統法、階級鬥爭理論。由於勞動價值學說錯了,所以基於剩餘價值理論的階級鬥爭理論也就跟著錯了。至於物史觀儀統法,它跟勞動價值學說沒有多大關係,所以對於後者的證非,對於前者沒有多大影響。作者將會另出機樞對它提出質疑。物史觀出自馬克思,可納入群學(社會學類),儀統法出自黑格爾,本屬於哲學(非實證學)。此一系列乃是基於作者一本著作《獄中證倒馬克思——勞動價值學說歸謬》有關內容改寫。讀來有點難度,但是值得複讀、硬讀下去,因為它關係到半數人類過去、現在、未來的生死榮衰,須得弄個明白。如要對照馬學原意,作者建議讀者不妨讀徐禾等編的《政治經濟學概論》(北京:人民出版社,1973),不一定讀語言晦澀的馬克思的《資本論》原著,徐禾等(中國人民大學教授集體代名)已經把馬氏的原意用足夠簡明的語言說得很清楚了。大學師生應當挺胸來迎接這個挑戰。作者真誠歡迎他們利用此處思想材料撰寫學術著作、博客文章。該書乃由臺北唐山出版社2015年出版,香港城市大學教授鄭宇碩作序,僅在臺灣,也許還有歐美銷售,未曾出口港澳。作者已寄贈百冊複印本予有關圖書館。

系列別稱《證非二十義》

馬克思主義傳入中國,首先登陸東北,始於1872年。1917年,蘇屬中國東省鐵路蘇聯員工成立哈爾濱工兵蘇維埃。1918年始,陳溥賢(去了臺灣)、李大釗(中共先驅)、陳啟修(大陸教授)、楊匏安(中共先驅)——讀者可從網上查知四人簡介——方於關內報刊發表介紹馬克思主義文章。若將1917年定為馬克思主義通過俄國十月革命國正式傳入中國(東北)之年,則至今年——2017年,馬學入華恰達百年。

 

陳溥賢

  

(左至右)李大釗、楊匏安、陳啟修

 馬學入俄主俄108年(1883—1991),入華主華100年(1917—2017),先經實踐檢驗,均現無可挽救錯誤。不過,直到作者上述著作發表以前,世界範圍馬學研究卻沒能夠後從理論令人信服地證明:馬學本存無可挽救缺陷。作者發現,並非由於時代變遷,馬學出現錯誤;僅靠理論推導,就可對其邏輯證非。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應是:具有公認檢驗程式並且按此程式可以重複得出相同結論的實證,祛除「成王敗寇」因素。成敗證非不是邏輯證非,故稱其為「檢驗真理唯一標準」是個誤會,整個命題應該改為「成敗乃是檢驗真理的重要啟示」。于獄成功證非馬學元論,中國留英學者脫穎而出,確實證明列寧預言正確:馬學務虛務實中心,先從歐洲轉移到俄國,後從俄國轉移到中國;最後學術結果:馬克思主義在中國廣州監獄遭遇了滑鐵盧!

鴉片戰爭以來,華夏遭遇三千年未有之變局。面臨西方整體優勢帶來的將我亡國亡種威脅,如何拯救自身?於是有了「什麼什麼主義才可拯救中國」的筆與劍的百年爭辯。但是,國人理應不忘初心:拯救中國才是目的,什麼什麼主義只是手段。作為先進人物對於歐美先階專制資本主義的否定,炎黃子孫對於上述將我亡國亡種威脅的反抗,馬學的橫空出世以及星火燎原乃屬史上應有之義,作者無意過分責備原初革命志士乃至團體皈依馬學,貫徹馬學的舉動。他們為了人類解放鞠躬盡瘁死而後已,廉潔奉公大公無私,值得後人永遠尊崇。如今,馬學既被實踐證誤,又被邏輯證非,探索拯救中國之道便應棄舊圖新,保初革命志士乃至團體仍可滿目海闊天空。當然,漸變好於突變。

勞動價值學說乃是馬學元論的核心。勞動價值學說認定人類交換各種商品,乃以商品當中內凝勞動時數作為根據,譬如製造一個茶碟全社會平均時數為一個小時,製造一把茶壺全社會平均時數為四個小時,那麼在市場上,茶碟製造者的四個茶碟可交換得茶壺製造者的一把茶壺。用於製造茶碟、茶壺的高嶺土以及人工、工具、燃料、水電,其舊的價值即死的勞動,乃為一次或者分次轉移到了茶碟茶壺,並不產生新的價值。可以產生新的價值的只是活的勞動。其實證非勞動價值學說僅靠以下論證就可底定全域:當供求關係打破平衡,價格發生或高或低變化之時,升高或者降低部分,因為死的勞動即勞動價值不會變化,所以引起價格變化變化的乃是效用價值。供不應求,效用價值增強,價格升高;供過於求,效用價值減弱,價格降低。這就說明,效用價值才是交換價值的本數,市場價格乃是效用價值的末數;勞動價值不是交換價值的本數,市場價格不是勞動價值的末數。依照效用價值學說,價值乃與價格同一,就以貨幣單位表現,從不存在勞動價值學說雖經提出永無解法得「變形」問題.勞動時數屬於基數,效用等級屬於序數,都可量化。由於時代局限,馬氏看不出來效用價值可以量化,這是據說精通數學的他與交換價值實為效用價值失之交臂的十字路口。效用價值怎可說是不能量化?如今,連幸福感指數、滿意度指數等等更為純粹的心理序數都有了,何況效用序數還有一半乃是基於效用的物理、化學性質!這麼說吧:雖然腦力勞動和體力勞動共同創造了交換價值,但是它們化身產品之中的凝固時數,並不決定交換價值大小,決定產品交換價值大小的是產品效用序數;正像品質生成重量,但是決定重量大小的並不是品質本身而是萬有引力一樣。

如果認定勞動時數就是交換價值本數,那麼就可認定,只有勞力持有者才是產生交換價值的主體,資本持有者、技術持有者對於價值生成所起作用輕微;如果認定效用序數就是交換價值本數,那麼就可認定,只有資本持有者、技術持有者才是產生交換價值的主體。無他,是資本持有者決定生產什麼效用,技術持有者決定怎麼生產效用,勞力持有者對於價值生成所起作用輕微。這樣就沒有了剩餘價值,繼而就沒有了階級鬥爭、黨權專政,冰火兩重天了。那麼,剝削——蓄意的、持久的不平等交換——以及相關壓迫緣起何方?任意一個或者數個生產要素(包括勞動力)持有者和威權的勾結!於是一個理想社會,需要建立民主制來截斷這種勾結,卻無需要消滅私有制來剷除剩餘價值。馬氏的「剝奪剝奪者」口號,乃屬違背人類天性!

如今國人意識形態嚴重分裂,令人憂心不已。但是作者認為,雙方均以民族性代替了階級性,已是長足進步。階級對抗觀點乃是勞動價值學說必然產物;經濟決定論、階級分析法、造反有理說、共黨專政制全部源出馬學元論。一念離真,餘皆妄議。如果華夏原始創新能夠企及西方原始創新的百分之二十這一最低限度,達致華夷良性互變局面,刹住任夷單方變華趨勢,國人自信心凝聚力大增,那麼,作者堅信,國際性就會日益增多地摻進民族性。

「以華變夷可致」乃是華夷良性互變基礎。這兒所涉之之夷乃為西夷,而非本夷。作曲方面,王洛賓、雷振邦早已用「夾」西(例如古羅五線譜而非宮商角徵羽)之「華」,成功變華本夷。近代以來西方美聲唱法風靡中國卻是以夷單方變華,但是王菲演唱舒伯特小夜曲那一可以顛倒華洋眾生的獨創,不可置疑地令國人看到了以華變夷可致的希望。難道還有懷疑嗎?「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並不成立——不妨問楊麗萍:「‘越是昆明的越是紐約的’成不成立?」

三個馬學研究術語的中譯錯了:其一, Dialectics的正確中譯,應是「儀統宇觀」,而非「辯證法」。「儀」必成雙,可以暗示「對立雙方」。鄭易裡、曹成修主編《英華大詞典》(北京:商務印書館,1985)給出Dialectics釋義為「Dialectics studies how opposites can become identical」。該詞的詞根應是Dial——鐘面,而非Dialogue——對話。Dial乃指古時之日晷儀Sundial,今時之撥號盤Phone dial。作者認為,遠古之時,日晷儀應為一根投射柱直立於圓心,十二根示度柱均布於圓周的「立體晷」,而非近古之時的一根投射柱直立於圓心,十二簇刻度槽均布於圓周的「平面晷」。中柱與邊柱兩相呼應,方可表示時間。雖為呼應,卻為啞呼:既沒聲辯,也沒言證。中譯也許來自日譯,雙雙鑄成大錯。今後應稱「儀統宇觀」(簡稱「儀統法」),《儀統宇觀雜談》、「儀統唯物主義」、「儀統地看問題」,等等。不過此錯並非馬學原錯,而為馬派原錯。

其二,Totalitarianism的詞根Total,其意乃為「全體」,譯成「極權主義」,不涉「全體」,不妥,應當改譯成為「國家盡噬個人主義」,簡稱「國噬主義」,「盡」即為「全體」。

其三,同理,Liberalism的詞根Liberate,其意乃為「解放」,譯成「自由主義」(由來已久),不見了「解放」,亦為不妥,現當改譯成為「解放被噬個人主義」,簡稱「解噬主義」。

作者于此感謝:其一,復旦大學陳其人教授, 是他開設的「資本論研讀」選修課程,令作者具備了質疑馬學的能力,最終獲得這一疑假問真,拯民倒懸的學術成果。其二,中學同學許安德,他曾贈送作者一付門聯:

無人繼五權梅州尋梅百年夢
有我述雙真鐵檻鑄鐵十年功

橫批:我找到了

「我找到了」是阿基米德興奮呼語「Eureka!」的中譯;梅州華僑、客屬華僑當年曾是孫黃革命事業的主提款機即制權源域(Power Domain);雙真乃為真相、真理。知我者誰?許安德也;一位大學同學墨筆書寫了對聯。其三,中學同學雷建國和鄒啟明、香港表弟曾中林、小學同學郭添添,先後為作者解決了免費或者廉價入住穗郊港郊四處房屋問題。作者緣何出獄以後失去穩定住所、安定生活?不孝養女強佔母遺公寓,擅奪親戚捐款之故也。

理失求諸野,此處緒言引用某君對於馬學的言簡意賅的三十二字評價作為結束:

馬學原錯,演成原罪;
馬學出現,卻屬合理;
馬學證是:資本主義;
三個代表,迷途知返。

 

2017年3月8日束稿于香港上水唐公嶺村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