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柬興衰系列(1)
作者: 宋 征

故事連載

更新於︰2017-03-10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編者按:赤柬,亦稱紅色高棉、赤棉、本文作者是研究赤柬的專家。這篇著作對赤柬這個20世紀人類最邪惡殘暴的政權有全面的考察、研究。尤重於赤柬與中共的關係。本刊付於連載。作者特別附言:本文開始部分概括敘述較多,後半部分會精彩。請讀者耐心。(本文的參考文獻出處全部刪掉以簡潔文章)

赤柬產生的大背景


柬埔寨,亦稱高棉,是東南亞南端的一個熱帶農業小國,領土18萬平方公里,西部東部和北部分別與泰國、越南及寮國(老撾)接壤。柬埔寨有著兩千年歷史,佛教(Buddhist)是柬埔寨國教,來自印度文明的傳入,街上來往的和尚披著鮮黃耀眼的袈裟,民眾的問候禮節是僧人般的雙手合十,每家安放吉祥神龕。

十六世紀末期,柬埔寨的鄰國越南(Vietnam)和泰國(古稱Siam)逐漸強盛起來。柬埔寨則輪流成為泰國或越南的屬國,也導致泰國與越南之間的長期敵對。1847年泰國再次控制了柬埔寨,泰國人廢黜了傳統柬王,另挑一位名叫諾羅墩(Norodom)的高棉人,扶植為柬埔寨的傀儡國王,即今日的柬埔寨國王諾羅墩•西哈努克(Norodom Sihanouk)的祖先。1863年柬埔寨確認了法國對柬埔寨的宗主權。法國遠徵軍開進柬埔寨,從此柬埔寨享有了百年安寧。此時越南皇帝也尋求法國保護。1892年法國征服寮國,把越柬寮三國合併為「法屬印度支那聯邦」,法國允許越柬寮三國各自保留其王朝政體及官制。二十世紀中葉,法國試著把民主制度逐步引入印度支那殖民地,在越柬寮三國的君主制中加進一些憲政雛形,消減了君主權力,使得政府開始具有職能,民間獲得出版自由。

柬埔寨生產力低下。法國人不干涉柬埔寨的宗教與民族文化,只把法式文化引入柬埔寨,培育了柬埔寨人對法國的感情和對宗主國的認同。法國人還在柬埔寨建設了公路鐵路橋梁和發電廠、自來水廠、造紙廠等。此時,金邊只有為數不多的法國開辦的學校。代表柬埔寨最高教育水準的是金邊的西索瓦高中(Sisowath High School),它由柬埔寨皇家和法國殖民當局所共建。日後柬埔寨的許多風雲人物都出於西索瓦高中,包括朗諾(Lon Nol)、施裡馬達(Sirik Matak)、宋雙(Son Sann)、喬氏姐妹(Khieu Ponnary,Khieu Thirith)、英薩利(Ieng Sary)、宋成(Son Sen)、喬森潘(Khieu Samphan)、胡寧(Hu Nim)、康克由(Kang Khek Ieu)等人。

十九世紀,在「共產主義」開始滲入東南亞的時期,一個土頭土腦的少年從柬埔寨的磅通省鄉下來到了金邊。這個其貌不揚,嘴巴半開,說話慢聲細氣的人,如今被介紹道:「請仔細看看這個人(照片)。你可能對沙洛沙這個名字感到陌生,那麼提起他的化名就有如巨鐘一樣轟響……」

沙洛沙,高棉人,日後成為「紅高棉」的一號兄弟(化名波布,波爾布特)。他身世極度神秘,其畢生唯有兩次接受西方記者的採訪,兩次採訪相隔20年之久,而兩次記者們提出的第一個迫不及待的問題竟然完全相同:你是誰?(詢問身世) 

今日,靠著訪問他的同胞兄弟沙洛生(Saloth Suong)、沙洛內布(Saloth Nep)和姐姐沙洛榮(Saloth Roeung),以及CNN記者瑞得勒 (John Readler) 深入沙洛沙的出生村莊收集到的資訊,世人才對他的身世有了雖然不多但較清晰的瞭解。

他的親人分別證明他是1925年1月25日出生在磅通省潑瑞斯博村(Prek Sbou)。他父親家庭有孩子5男3女。據沙洛沙的親人們所講,童年的沙洛沙「小時候膽小而溫順,看到家裡殺雞也會躲得遠遠的」。1931年他6歲時被父母送往金邊,靠一個曾是老國王莫尼旺的「應招妃子」之一的表姐接應。沙洛沙被送到蓮花寺廟學習巴釐文和佛經,兼當雜工。那個寺廟陰森肅穆,迄今接待了無數對沙洛沙身世好奇的訪客。從現有資料來看,少年時的沙洛沙從心理到行為都看不出有什麼異常。

在金邊,西哈努克(Norodom Sihanouk)出生於1922年10月31日,他個子矮矮,比例勻稱,精力充足,性情乖張,反復無常。1941年5月初西哈努克登基為新國王。在四十多個王子中,為什麼是西哈努克?原因很簡單:法國殖民當局「相信一個年輕的花花公子是比較容易被操縱的」。有了時間和王位,西哈努克的色慾爆發,到處尋花問柳,樂此不疲。他甚至不放過老國王莫尼旺的妃子、還有他的表妹和他的姨媽。他很快就有了8男6女共14個孩子。這一系列氾濫的性活動,直到他娶了莫尼克(Monique)之後才停止。莫尼克,1936年出生,法越混血女子,她謹慎穩重,對政治沒有興趣。 

二戰後,民主與專制這兩種潮流發生了直面碰撞,形成在世界範圍內兩大政治軍事陣營的對抗格局。1946年美國作出榜樣,把從日軍佔領下收復的美屬菲律賓給予獨立並施以援助。英國受到國際格局變化的壓力,終於放棄海外殖民權,用自己對文明的理解,結束了殖民時代。美國宣導國際新秩序,組建了聯合國組織(UN)。而法國仍堅持殖民主義,1945年10月法國遠徵軍重返印度支那。

在英屬殖民地紛紛獲得獨立的鼓舞下,印度支那地區要求結束法國殖民統治的民族獨立運動也在興起。到了1947年底,柬埔寨的東部「親越共」遊擊隊與西部親泰國遊擊隊,聯合組成「伊沙拉陣線」(IUF),反抗法國殖民當局。

柬埔寨的親法勢力由皇室勢力(代表人物是西哈努克)及保皇派(代表人物是施裡馬達和朗諾)組成。保皇勢力追隨皇室立場,但不親法。保皇勢力在鄉村擁有支持者:出於長達千年的君主觀念和王朝傳統,柬埔寨人民普遍認為一個沒有國王的社會是不正常的。

1947年10月柬埔寨舉行政黨競選。由於民主黨擁有知識階層資源,金邊學生走上社會為民主黨助選,其中包括沙洛沙。他沒有繼續讀高中,而是進入金邊技校學習木工。22歲的沙洛沙精力充沛,話語不多,肯幹。就在這一年(1947),在與「金邊學生聯合會」的助選學生相互串聯時,他結識了一個17歲的西索瓦高中學生英薩利(Ieng Sary),兩人從此結下終生不解之緣。

英薩利,1930年出生於越南南部的交趾支那地區,華裔血統。他高身材、長臉型、額頭寬,一幅華人相貌而不是身短膚黝凸額的高棉人相貌。1943年他全家移居金邊,改換了高棉名字「英薩利」。英薩利頭腦清晰,心機敏捷,出言慎重,喜怒不露,也是個天然的學生領袖,他所到之處總有一些追隨者。

從黨派的私利出發,民主黨政府把法國提供的獎學金的一部分名額,直接給了支援民主黨的金邊學生們,目的是為民主黨培育後備力量。其中一個名額給了為民主黨積極助選的沙洛沙。1949年底,沙洛沙奔赴巴黎的一所無線電技術學校。在法國,沙洛沙的學習記錄是:起初尚能出席課程,不久便開始缺勤,再後乾脆不去上課,他沒有通過考試,當然獎學金也就停發了。 

此時,蘇俄的「共產國際」在法國設立據點,輸出共產主義。1950年夏,英薩利也得到獎學金去了巴黎學習建築學,他在法國一直呆到1956年。那時,赴法學習的柬埔寨青年有數千名之多。英薩利有著策劃才幹和組織能力,他聚攏了一些思想激進的柬埔寨學生,在巴黎的萊特利爾路(Rue Letellier)15號,那是一家咖啡館樓上的小旅店的一個房間。他們談論社會新思潮和柬埔寨的獨立問題,這些年輕人對很能迷惑人的馬克思理論難免會感到新奇。英薩利組織了一個「馬克思主義小組」,成員有沙洛沙、喬氏姐妹喬彭娜莉(Khieu Ponnary)和喬提麗特(Khieu Thirith)、宋成(Son Sen)、秀木(Thiounn Mom)和秀蒲拉西(Thiounn Prasit),侯榮(Hou Youn)、喬森潘(Khieu Samphan)、胡寧(Hu Nim)等人。這些人在日後都成為柬埔寨共產主義者。

法國共產黨把許多的印度支那青年引入了共產主義組織。英薩利、沙洛沙等十幾個柬埔寨留學生不久後成了法共黨員。在法共的影響下,英薩利「小組」所接觸到的共產主義實踐樣板是斯大林主義。1952年英薩利與喬提麗特相愛了。幾個月後,他們挑選了法國巴士底(Bastille)革命紀念日的那一天,在巴黎的一個舞廳裡結婚。按法國人的習慣,婚後喬提麗特隨了夫姓,叫做英提麗特(Ieng Thirith)。

在柬埔寨,1950年3月22日,越共南方局副書記黎德壽在越柬邊界的一個小鎮召見柬埔寨的幾支「親越共」遊擊隊領導人暹亨、山玉明、杜薩木(都是越共黨員),討論籌建柬埔寨共產黨組織。11月,越共下令在柬埔寨和寮國分別組建共產黨,指定暹亨為柬共總書記,指定蘇發努馮為寮共總書記,還規定柬共寮共必須接受越共的指令和協調。

越共為達成建立河內共產主義政權之目的,借民族獨立之名,開場了法越戰爭。得力於中共的大力幫助,到了1951年越共武裝的實力膨漲已超過了駐印度支那的法軍總數。法越戰爭情勢開始轉變。1954年3月,法軍在北越奠邊府(Dien Bien Phu)戰役失利,法國國內要求法國撤出印度支那的呼聲鋪天蓋地,巴黎只得同意結束在印度支那的殖民統治。1954年7月21日「日內瓦和平協定」簽署,法國撤出印度支那。按照日內瓦協議,到1954年10月底,柬埔寨各派遊擊隊也須自行解散,包括總數3千多人的「親越共」遊擊隊,其中2千人由山玉明帶領去北越,組成「柬共河內幫」;剩下的1千人留在柬埔寨,組成「柬共本土幫」,越共指定暹亨為「柬共本土幫」總書記,杜薩木為副書記。「柬共本土幫」在未來幾年內沒有活動,形同冬眠。越共似乎忘記了柬共,因為他們正在興奮地忙於自己國家(北越)的「社會主義」建設。 

沙洛沙在1953年8月回到金邊。有資料說是他的親兄、越共分子沙洛查(Saloth Chhay)引領他與柬共接上了頭,並教給他「革命」技巧。他在磅佔省鄉村從事了共產主義的秘密活動。溫威讀我檔案提到:1954年4月他作為學生旅行到磅佔省三特村(Santey Village),偶然與形跡詭秘的沙洛沙等人同住一個木屋。

1954-1955年,西哈努克打敗了柬埔寨民主黨,完成了專權復辟。他精力充沛,到各地視察,即興拜訪平民,只為愉悅地檢閱自己的權力和權威。他高興地收下農民的訴狀,並且必定責駡官員。這期間,西哈努克自任首相10次,還換來換去地任免首相和內閣40多次。他的春風得意,使他的乖張、輕佻、傲慢、反復無常和異想天開,逐漸加深。西哈努克的最重要的支撐者是堅定反對「社會主義」的施裡馬達、朗諾等人。朗諾擔任軍隊總參謀長,他發揮了軍事才能,依靠美國提供的軍事裝備援助,在其後幾年裡把弱小而缺乏訓練的皇家軍隊,改造為柬埔寨國防軍,擴展至2萬多人。朗諾從此掌管軍隊。朗諾,少言寡語,沈靜威嚴,深孚眾望。施裡馬達擔任警察首腦,負責全國治安。

1955-1965是柬埔寨經濟發展的黃金時代。金邊有了寬闊的柏油大街、高大的樓宇和體育場,銀行、貨棧、商店、餐館林立。汽車穿梭於街道。許多新建的中學小學出現在城市與鄉村,「西索瓦高中」也擴建為柬埔寨歷史上的第一所大學「金邊大學」。60年代初,柬埔寨繁榮達到鼎盛,新加坡總理李光耀訪問金邊,羨慕地說「希望未來的新加坡建設得象金邊一樣美麗壯觀。」

在蘇聯,赫魯曉夫當權為蘇共總書記。他出身於烏克蘭的煤礦工人家庭,畢業於莫斯科工學院。他是在30年代斯大林恐怖清洗中倖存下來的少數高級幹部之一,他目睹了恐怖清洗的全過程並深為反感。1956年赫魯曉夫開始觸動斯大林主義。2月25日赫魯曉夫在蘇共「二十大」上做了一個震驚世界的《關於個人崇拜及其後果》的黨內報告,列舉大量事實譴責斯大林搞「獨裁暴政」、殘酷清洗同黨,也使數百萬無辜的俄國平民喪生等等。他的報告,擊垮了對斯大林的個人崇拜,也展示了人性的初步復蘇是怎樣啟動了蘇聯共產黨的改良過程。這一天,理應是共產主義運動最暴虐階段的終結。但赫魯曉夫的報告,無意中觸發了另一個共產黨領袖的一連串的思考、謀略和行動,成為一個更加暴虐的「激進革命」誕生的起始點。未來的事實將展示這個「激進革命」是怎樣出現於國家政策上,開啟了一個長達二十多年的「鏈式反應」,使得某些文明悠久的民族比其歷史上的任何時刻都更接近於死亡。

 

(待續)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