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共革命百年興亡探源 之四
作者: 曉 鳴

特別報導

更新於︰2017-02-16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為蘇共十月革命百週年而作 【編者按:資深新聞工作者曉鳴曾在莫斯科旅居,是研究國際共運的專家,曾在本刊發表多篇評述蘇聯瓦解的文章。2017年是「十月革命」100週年。作者特撰本文探討共產運動的來龍去脈,強調以史為鑑,必須先了解歷史的真相。全文4章,我們將分4次連載。】

【四:共產制度之終結】

歷史巨輪滾滾向前,共產主義是人類一次代價慘痛的制度「試驗」,所及之國無不人禍頻發,實驗以蘇聯崩潰告終。殘存共產黨國家無一不處在對內鎮壓、外交孤立的困境之中。種瓜得瓜,蘇聯種子無論播撒在什麼土壤中,結出的果實必然與蘇聯同命。

17、國際共運的盛衰

二戰後,進步人類為避免世界大戰重演,組成聯合國,通過《世界人權宣言》(1948)。因理念差異,世界呈兩極化:一邊是美國為首的自由世界,建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1949)抵禦共產主義蔓延。另一邊蘇聯,1955年成立華沙條約組織與之西方抗衡。雙方開始冷戰(1947-1991)。

1945年蘇軍搶佔柏林,一路攻佔東歐數國,後又侵佔北朝鮮,將毛澤東政權納入囊中,擴大了勢力範圍。斯大林死後,蘇聯勢力繼續擴張。1957年11月,蘇聯主持世界共產黨/工人党莫斯科會議,與會的有12個共產黨掌權國家的代表(蘇聯、東德、波蘭、捷克斯洛伐克、南斯拉夫、保加利亞、羅馬尼亞、阿爾巴尼亞,中國、北越、蒙古、北朝鮮);非執政的共產黨工人党64個。到1960年11月莫斯科會議室時,全球共產黨增加到81個。

1959年7月,卡斯楚領導古巴共產黨遊擊隊攻佔首都哈瓦那,建立了美洲第一個共產黨國家。古巴成為冷戰時期美國後院的蘇聯前哨站。1962年10月,蘇聯在古巴部署導彈,引發美國反彈,美蘇劍拔弩張,險些釀成核戰爭。危機以蘇聯撤除導彈系統而解除。

經過近30年的冷戰,蘇聯模式愈益顯出致命弊端,共產黨獨裁窒息政治生活,激化社會矛盾;國有化計劃經濟導致生產落後、管理不善,商品匱乏;壓制言論出版信仰自由,道德淪喪造假成風,党官濫權腐敗。在蘇聯武力建立的東歐衛星國,反對共產主義的運動此起彼伏,蘇共四處出兵鎮壓,最早的反蘇反共事件發生在1953年的東德,史稱6/17事件。罷工發展成遍及東德的示威遊行,要求撤走外國軍隊,實行言論出版自由,釋放政治犯,舉行全德自由選舉。蘇軍出動坦克鎮壓,造成55人死亡。為紀念6/17事件,聯邦德國當年將每年的6月17日定為「德國統一日」。

蘇軍還鎮壓了1956年匈牙利起義(10月23日-11月10日),1956年波蘭波茲南工人起義,以及1968年捷克斯洛伐克民主社會主義的「布拉格之春」改革。1968年,在蘇聯衛星國中最具民主傳統的捷克斯洛伐克,共產黨中央通過綱領,要建設「民主人道社會主義」,平凡大清洗犧牲者,引進市場機制,允許言論和藝術自由化,與西方國家加強經濟聯繫。改革遭遇蘇軍坦克鎮壓,捷共改革者杜布切克被押送莫斯科,後辭職。

1980年代後期,蘇聯內外交困,10年阿富汗戰爭損失慘重也未能阻止阿共政權垮臺;與美國軍備競賽難以為繼;國力捉襟見肘;加之戈巴契夫改革阻力重重,無暇外顧,放棄了勃列日納夫主義對外鎮壓政策。東歐民眾反對共產黨獨裁浪潮再起,推倒柏林牆,加速了蘇聯崩潰。

18、後共產主義的俄羅斯

蘇聯從 建立到崩潰不過74年,領軍解體蘇聯的俄羅斯棄鐮刀斧頭旗,重樹共和國白蘭紅旗,為被列寧槍殺的末代沙皇平反。1993年,俄民選總統葉利欽在軍方支持下,包圍並炮轟最高蘇維埃大廈,逮捕彈劾總統的最高蘇維埃領導人。當年底經全民公決通過實施分權憲政的《新憲法》,廢除蘇維埃,恢復被列寧推翻的國家杜馬。俄國共產黨重組登記後參加了歷次議會和總統選舉。

2016年9月選出的本屆俄國家杜馬的540個議席中,普京的統一黨占343席(54.20%);俄國共產黨42席(13.34%),雖仍是第二大黨,但席位比上屆(2011-16)減少50席。普京党則增加105席。俄國共產黨通過選舉重新執政的可能性愈益渺茫。

獨立後的俄國進入後共產時期,普京獨裁並非共產黨獨裁,俄羅斯歷史上共產黨獨裁的插頁翻篇了。普京(1952-)是原蘇共黨員,KGB中校,蘇共解散後步入政壇,2000年當選總統後一直大權獨攬。如今他宣稱篤信東正教,在歷次大選中都以絕對優勢擊敗俄共候選人。

普京以彼得大帝為師,對內壓制反對派,對外擴張領土,2014年因吞併烏克蘭的克裡米亞半島受到西方國家制裁。在中東,普京支持敘利亞阿薩德政府,聯合中國阻撓聯合國通過制裁決議,令ISIS借機興起,攻城掠地,造成歐洲難民危機。在亞太,普京既向與中國有領土爭端的印度、越南出口武器,也賣戰機給中國。在俄中石油貿易上,俄國公司維持高價,寸步不讓,令中國公司看到俄國人的貪婪和不懷好意。

習近平上臺伊始就為蘇聯解體抱不平,痛斥蘇共黨員無一男兒,當然也包括普京中校。但當習作為中國元首首次訪俄時,卻極力奉承普京,突顯雙重人格。2016年中國杭州G20峰會,普京贈送習近平一箱霜淇淋作為回報,受到中國線民譏笑調侃。

19、殘存的共產黨五國

柏林牆(1961-1989)倒塌後,共產主義制度在歐洲被扔進了歷史垃圾堆。英國《經濟學人》按照選舉程式與多樣性、政府運作、政治參與、政治文化、公民自由這五項指標編制的全球民主指數(Democracy
Index 2015)在全球的167個政體中,大部分已經民主化或正在民主化。獨立自主的前蘇聯衛星國都已步入民主/半民主國家行列,其中捷克的民主化水準在全球排名25,甚至超過法國(27);斯洛伐克排名43,保加利亞46,波蘭48,匈牙利54,羅馬尼亞59,蒙古62。民主化進程最慢的阿爾巴尼亞排81位,也遠高於改革步子最大的共產黨越南(128位)。

迄今共產政權壽命最長的是前蘇聯(1917-1991),74年而終。最短的阿富汗(1978-1992),存活14年,其中被蘇軍佔領10年。柬埔寨赤棉也存在14年(1975-1989),強行共產迫害死2百萬人,占總人口四分之一。到2017年,全球殘存共產5國的存活年數為:越南72年(1945-)、朝鮮69年(1948-)、中國大陸68年(1949-)、古巴58年(1959-)、老撾42年(1975-)。據海內外學者估計,在中共執政的60多年裡,死於非命者達5千多萬,占迄今全球共產主義死難者總數的一半。

全球51個專制政體中的5個共產黨國家都排名在最專制之列:朝鮮倒數第一排167位;老撾155;中國大陸136;古巴129;越南128。排名都遠不及伊拉克(115),緬甸(114),柬埔寨(113)和巴基斯坦(112)。共產5國仍沒有脫離靠血緣關係,或黨內元老密謀延續統治的獨裁制,每當政權換班就發生政治危機,黨魁既要提防黨內野心家覬覦,還要打壓黨外爭取人權自由的力量。朝共金正恩,中共習近平莫不如此。

共產主義從一個1848年歐洲遊蕩的「幽靈」到2017年變成苟延殘喘的「食人怪獸」。難怪有人說,馬克思的理論,聽起來很「偉大」,實行起來很「殘酷」。目前殘餘共產黨國家的統治基礎和意識形態與馬克思宣稱的「工人階級統治」,「消滅剝削」,「解放全人類」等承諾背道而馳:
工人農民被剝奪成赤貧,党官權貴發財致富、壟斷一切政治經濟社會資源,平民百姓冤獄遍野、投訴無門,黨爭權鬥你死我活,以中共和朝共為代表的共產黨國家走在依靠暴力鎮壓和國家機器苟延殘喘維持共產黨魁獨裁的窮途末路的前列。

有的共產黨國家已不再堅持馬列主義,代之以本土共產黨魁的主義。朝鮮勞動黨1980年六大決定取消馬列主義的指導地位,把(金日成)主體思想作為唯一指導方針,金家王朝已傳到第三代金正恩手中。古巴開國黨魁卡斯楚還健在,大權轉交給自家弟弟。中國大陸黨政軍大權集中在「紅後代」習近平手中,有人稱其為中共「最後的領導人」。

20、中共倒行逆施

在蘇聯及其衛星國和中國等共產黨國家,民眾反抗共產黨統治的行動從來就沒有停止過。1953年斯大林去世,國際共運逆轉;1956年蘇共領導人赫魯雪夫在蘇共20大發表《關於個人崇拜及其後果》的秘密報告,全面否定斯大林主義,平反冤獄解放被迫害者,將斯大林遺體從列寧墓移出埋葬。毛澤東甚為恐慌,19576-57年開門整黨,本想試探民意,但經過民國憲政,的知識份子借機表達對共產黨專政的不滿,提出分享權力,平反冤案,去除「黨天下」等訴求,這些曾扶助中共奪權的民國左派文人,成為中共反右運動的犧牲品,至今冤案未了。

當時的《光明日報》社長章伯鈞(1895-1969)建議實行「兩院制」,被指要搞「政治設計院」,成頭號右派。林業部長羅隆基(1896-1965)建議由共產黨、民主黨派和無黨派人士「成立平反委員會」,為政治冤案平反,成二號大右派。第三號右派是《光明日報》總編儲安平(1909-1966),他批評「黨天下」思想是共產黨和非黨矛盾之所在。中共對這三大右派至今不予平反,因為他們的主張順應憲政民主。

中共中央1963-64年發表批判蘇共的《九評》,連篇累牘批判赫魯雪夫修正主義,堅持斯大林的階級鬥爭尖銳論,反對階級鬥爭熄滅論,反對和平共處。中蘇公開分裂,甚至兵戎相見,開打珍寶島之戰(1969)。毛澤東高舉「反帝反修」旗幟,與蘇共爭當國際共運老大;1966年發動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整「睡在身邊的赫魯雪夫」,打倒「黨內走資派」,實施全面專政。運動中,毛指定的兩個接班人劉少奇和林彪死於非命。毛死後,華國鋒和葉劍英拘押了毛遺孀江青為首的「四人幫」。後毛時代,毛生前指定的接班人華國鋒被鄧小平廢黜。中共保存毛遺體、懸掛毛像,仍將毛作為執政合法性象徵。

後毛澤東時期,在中國大陸,全國上下期盼政治改革,複出的鄧小平提出「四項基本原則」,堅持馬列毛主義。1989年,鄧軍委主席調兵鎮壓學生發起的「反腐敗要民主」運動,數千無辜者死於鎮壓。國際社會對中國實施武器禁運,至今仍未完全解除。中共18大修訂《中共黨章》(2012)規定:「中國共產黨是中國工人階級的先鋒隊,同時是中國人民和中華民族的先鋒隊……黨的最高理想和最終目標是實現共產主義」……重申,「中國共產黨人追求的共產主義最高理想……堅持馬克思列寧主義的基本原理……」。

事實上,中共已淪為全球最貪腐的政黨。僅以中共17大中央軍委為例,主席:胡錦濤,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3軍頭中有2上將郭伯雄和徐才厚因貪腐賣官等被查處,郭是共軍最高指揮官,徐是總政委。同期落馬的還有3名中將和33名少將,包括郭的兒子少將郭正鋼。香港媒體透露,在徐才厚的北京阜成路一處2千平米豪宅的地下室,查抄出現金1噸多,金銀珠寶財物堆積如山,十幾輛軍用卡車才運走。(《鳳凰週刊》)。徐未審而病亡。郭伯雄被秘密審判認定,貪污8千萬元人民幣等,被判終身監禁,但未公佈細節。有消息說,郭徐僅靠賣官賣地和採購武器的回扣,就獲利上千億元;任命一個大軍區司令索賄兩千萬元。(阿波羅網)

習近平上臺4年,將中國大陸打造成一個危難之國:霧霾籠罩,經濟下行;打貪不及紅後代,封殺自家人向海外轉移財產資訊;律師出版商人權人士被綁架,被失蹤,被人罪,被判刑;西藏新疆少數民族被打壓;香港年輕人提出獨立訴求;臺灣漸行漸遠。軍事方面,習的東海防空識別區行同虛設,朝鮮拒絕合作製造核武裝危機;逼迫日本加強武備,韓國建薩德導彈防禦系統;在南海造島建軍事基地,引發鄰國反彈。習每次出訪都「大撒幣」,揮霍數百億美元援助外國,而依聯合國貧困標準,中國大陸數億人仍生活在貧困線以下。

結語:中國出路何在?

中共黨魁習近平逆民主潮流而動,提出七不講,禁止討論1)普世價值,2)新聞自由,3)公民社會,4)公民權利,5)中共歷史錯誤,6)權貴資產階級,7)司法獨立。這些都是共產黨的死穴,任何一點突破都會動搖中共獨裁根基。

《世界人權宣言》(1948)第21條
(三)規定:「人民的意志是政府權力的基礎;這一意志應以定期的和真正的選舉予以表現,而選舉應依據普遍和平等的投票權,並以不記名投票或相當的自由投票程式進行。」這一原則是人類前赴後繼,戰勝暴力獨裁的政治文明成果;體現人人平等,主權在民,政府民選原則;是國際社會對政府權力來源的新詮釋;是英國1689年大憲章,美國《獨立宣言》(1776)、《美國憲法》(1787),法國《人權宣言》(1789)的集大成。

在普世價值深入人心的今天,共產黨政權必然崩潰已經不是一個理論問題。中國大陸出路何在?唯有走憲政民主之路,去除共產黨獨裁這個癌變,由全體選民決定國家命運。

海內外有不少人提出過各種解決之道,有中共御用文人提出「党主立憲」,無異與虎謀皮;党國喉舌以反對民粹主義暴民政治為名、宣導精英治國,實為中共權貴資本主義開脫。有國內異議人士提出中國轉型三階段論:1)憲政民主啟蒙運動階段;2)公民權利運動階段(又稱維權運動);3)中國版真相與和解運動階段。(推特文)

然而,習近平2015年709圍捕「死磕派」律師,幾位帶頭人被迫公開「認罪服法」仍被判刑,未認罪者被無限期拘押,可見此路不通。看世界,擺脫共產黨獨裁後的前蘇聯和歐洲各國,都沒有發過對罪惡昭彰共產黨的所謂「和解運動」,有東歐國家還立法清算共產黨作惡者。在網路時代,突破防火牆封鎖是最好的啟蒙手段,傳播真相是破除共產黨謊言的最強大武器。看阿拉伯之春及突尼斯民主化可知,靠職業革命家策劃運動的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了。

海外華人圈異議團體眾多,我看真正實踐憲政民主的當屬由海外藏人投票選出西藏流亡政府,為海外異議群體及信仰團體樹立了榜樣。在中國大陸,已有越來越多獨立候選人公開參選各級人大代表,雖是選花瓶代表,仍受到中共強力打壓。再看中共對香港人真普選訴求的恐懼可知,網路自由和民主選舉是當今可致中共於死地的法寶。海內外異議群體若不身體力行憲政民主,繼續熱衷爭搶資助,拉幫結派排斥異己,必將一事無成。海外人士應該參選所在國公職和議員,不僅可以學習民主的運作,若能勝選進入所在國政界,更有力量抵制中共大外宣,促進中國大陸的民主化。

共產主義制度的崩潰是大勢所趨,歷史必然。有傳言說,中共黨魁習近平似乎要打破後鄧小平時期中共形成的最高領導人只能連任一屆,掌權10年的共識,謀求效法俄羅斯普京的連任模式,拒絕在中共20大交班。習若能如願獨裁15年,繼續其以國民為敵,以美國為首的自由世界為敵,必重蹈斯大林和蘇共的覆轍。

--------------

注:本文除注明外,史實部分主要參考《維琪百科》及其它相關網站,以英文《維琪百科》為主;因發現中文《維琪百科》或條目缺失、或敘述過簡、或內容充斥中共宣傳色彩,難以取信。

(全文完)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