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法官金斯伯格傳奇
 
美國大法官金斯伯格傳奇
作者: 網絡文摘

專題

更新於︰2017-02-09 Print Friendly and PDF

魯斯金斯伯格

從某種意義上講,她是美國權利最高的女性之一。手握對美國憲法的最高解釋權力,可以在動蕩的政局中力挽狂瀾,改變美國歷史的走向。

今天這個故事的主角是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魯斯·金斯伯格。她由克林頓提名,1993年宣誓就職,在位已有23年。她是美國歷史上第二位女性大法官,畢生致力於推動性別平權成為一項憲法原則。

不但如此,她還和丈夫育有兩名子女,孩子都十分有出息,丈夫一直把她當成瑰寶,到處炫耀自己妻子的聰明優秀。他們相親相愛了56年。身為知名稅務律師的先生善於理財,所以金斯伯格還是美國最有錢的大法官。

大法官魯斯·金斯伯格

美國聯邦最高法院由9位德高望重,閱案無數的大法官組成,每個大法官皆由總統提名,經過參議院聽證後表決批准委任。

大法官是一項薪酬永不裁減(首席大法官年薪223,500美元,而其他大法官則為213,900美元),一旦任命,除非去世,自願退休或遭到定罪彈劾否則任期無限的終身職務,主要職責是對憲法作出最終解釋。歷史上,排華法案以及同性婚姻平權案這些涉及修改法律的案例都曾上訴至最高法官。


9位大法官合影。介於斯卡利亞大法官去年過世,目前是8位大法官,自由派和共和派各佔4席。

如果,婦女能夠夢想成真,女兒像兒子一樣被父母疼愛

1933年,魯斯·金斯伯格出生於紐約布魯克林的一個猶太人家庭。作為家中獨女的金斯伯格備受寵愛。母親從不因金斯伯格是女兒便疏於教育,而是經常帶孩子去圖書館,參加夏令營等活動。

金斯伯格讀高中期間,母親因癌症過世。多年後,當她被任命為最高院大法官時,金斯伯格在致辭中提及自己的母親:

她是我見過的最勇敢也是最堅強的人,可惜她離開的太早……如果在那個年代女人可以和男人一樣有所作為,如果當時女兒能像兒子一樣被父母疼愛,她必能達到比我更高的高度。


年輕時的金斯伯格是一位美麗的女郎,一點不遜色於凱莉王妃。

1956年,金斯伯格自康奈爾大學畢業後又進入哈佛法學院學習,她是500名學生中僅有的9位女生之一。當老年的金斯伯格回憶求學生涯時,她說:

當全班的眼睛都盯著你看,我覺得,我必須把這件事做好,不能丟了女性的臉。

所以,她在康奈爾讀書的時候是第一名,在哈佛和哥倫比亞法學院的時候依然是全班第一。在3年後,她以一級榮譽獲得法學學位,並為兩份法律期刊擔任編輯。

金斯伯格和法學院同學的合影,她是右邊那個瘦小的姑娘。

是學生也是妻子,更是年輕的母親

早在康奈爾大學學習時,金斯伯格遇到了後來的丈夫馬丁·金斯伯格。兩人在畢業後便結婚,隨後又一同進入哈佛法學院繼續學業,那時他們已育有一名女兒。

不幸的是,來到哈佛不久,馬丁既查出睾丸癌。那時的金斯伯格不僅要完成自己的課業,還要照顧患病的丈夫和年幼的女兒。

艱難的求學時光,金斯伯格一邊照顧患病的丈夫,年幼的女兒,
同時完成了哈佛法學院的課程,有時每天只能睡2個小時,這樣她堅持了一年。

金斯伯格的先生馬丁(右二)參加了她的就職宣誓。她說:馬丁是第一位在意我的頭腦多於我的身體的男性。

在採訪中,金斯伯格回憶說:

每天回到家,首要之事是陪女兒玩耍。直到孩子睡著了,才得以打開書本,做自己的事情。

2005年,金斯伯格來到中國,在北大發表演講時主持人舊事重提。事實上,所有關於金斯伯格的傳記都著重寫到這一段艱難的,兼顧學習和家庭的經歷。無獨有偶,在金斯伯格之前的美國首位女性大法官桑德拉·奧康納在2005年時提出退休,原因是要照顧患阿茲海默症的丈夫。

金斯伯格和首位女性大法官桑德拉·奧康納。桑德拉·奧康納在乳癌手術後仍然堅持工作,後為了陪伴患病的家人而選擇退休。

今年年初,31歲的湖南全職媽媽攜兩名幼子跳樓身亡,在15頁遺書上死者寫道:“賢妻良母在我的印象裡不是個褒義詞。”遇言姐讀到此處嘆息不已,女性的生存壓力,除了外界施加,又有多少是來源於對自我定位的焦慮。

我認為,真正強大的人既非像河豚一樣自我膨脹,四處扎人,視世界為假想敵;也不會自怨自艾,因一時困囿而懷疑自己的價值。他們必是從容自在,不卑不亢,保持信仰,就像金斯伯格和奧康納一樣,在追求自我價值的同時亦欣然接受性別的天然屬性。她們的人生圓滿,篤定,沒有被任何一種偏激的觀念所撕裂。

2010年,金斯伯格和馬丁慶祝了結婚56週年。不久後,馬丁因癌症並發症而過世。
他在給妻子的信中寫道:我此生最大的成就,就是讓你可以成為你現在的樣子。

金斯伯格的女兒是哥倫比亞大學法學院教授,和父母一樣畢業於哈佛大學。

不平順的早期職業生涯

1960年代正是美國平權運動風起雲湧之時。26歲的金斯伯格從哈佛畢業後雖然經由院長極力推薦,當時的保守派大法官弗蘭克福特仍然因為性別原因拒絕給予金斯伯格一個見習職位。

進入律政界無門的金斯伯格只有繼續學術之路。在之後的10年中,她先後擔任了地區法院助理,新澤西州立大學法學教授,羅格斯大學法學教授,哥倫比亞大學法學院教授,斯坦福大學研究員。她創辦了美國第一本專注於女性權利的法律雜誌《女權法律報告》,整理撰寫了大量性別歧視的案例。

求學時期的金斯伯格


金斯伯格的畢業照

彼時的美國仍然是一個性別歧視問題嚴重的國家。金斯伯對於起訴自己的雇主從不手軟。

在羅格斯大學任法學教授時,金斯伯格帶領女同事們發起反對學校薪酬歧視的訴訟。在哥倫比亞大學任教時,身為哥大第一位獲得終身教授職位的女性,金斯伯格仍然因為產假福利和薪酬不公,聯合眾女同事一起起訴了學校。

金斯伯格的辦公室裡掛著一幅《莉莉·萊德貝特公平酬勞法》的複製品,這是一份來自總統的禮物。
奧巴馬在上面書寫:感謝您為創造一個更平等、更公平的社會而做的工作。

70年代初期,金斯伯格成為美國公民自由聯盟的總法律顧問,作為女權計劃的首席訴訟律師,她接手了不少具有里程碑意義的案件。

1973年至1976年間,金斯伯格在最高法院打了6個案件,其中的5個贏得了勝利。

那是一個禮拜四的下午,我沒有吃午飯。站在最高法院的律師席上,我忽然意識到,在座的人們都在聽我講話。

那是金斯伯格作為律師承攬的第一樁上達最高法院的維權案“里德訴訟案”(Reed v. Reed)。這也是最高法院第一次將平等保護條款延伸到女性權利保護的案例。事後,愛達荷州修改了對於男性具有遺產優先繼承權的法令。

2011年白宮舉辦的慶祝中,奧巴馬說:我們對金斯伯格法官的到來極為激動。
她是我最喜愛的人之一。我在心中為金斯伯格法官留有一個小小的柔軟角落。他們的擁抱確實讓人間感動。

在訴訟中,金斯伯格並不十分強調女權的概念,而是通過迂迴促進男女平等。她讓公眾明白:男權與女權並非對立碾壓的存在,而是相互促進,交互纏繞,同為人權問題的一體兩面。

1975年的"溫伯格訴訟案"(Weinberger v. Wiesenfeld)中,金斯伯格提出《社會保障法案》中的條款違憲,因為該條款規定只給守寡的母親福利,而不給鰥居的父親福利。她的舉證得到了法官們的認同。

在"福朗蒂羅訴訟案"(Frontiero v. Richardson)中,一位女性空軍中尉在為丈夫申請隨軍福利時被拒,因為:只有男性可以為家屬申請津貼,反之則行不通。

在辯論中,金斯伯格援引了著名廢奴主義者Sarah Grimké的話:

我要求的並不是人們因我的性別而為我提供特權,我要求的只是同胞們將他們的腳從我們的脖子上拿開。

金斯伯格的倡導和工作促成了在法律的諸多領域中性別歧視的終結,因此獲得了極高的聲譽。

身為律師的金斯伯格

1978年的杜倫訴訟案是金斯伯格作為律師接手的最後一個平權案。在陳辭中金斯伯格起訴密蘇里州法律,要求女性與男性履行同等的陪審義務。當時的大法官倫奎斯特當庭質問:你們難道還不滿足於把女權運動領袖蘇珊·安東尼的頭像印在硬幣上?


硬幣上刻有美國女權運動先驅者蘇珊·安東尼的頭像

介於法官的問題失去了中正原則,金斯伯格拒絕回答這個問題。事後她對記者說:“我們不應只滿足於象徵意義上的肯定。” 

除了在最高法院上舌戰陳辭,改寫法律,金斯伯格在社會生活的細節上也不遺餘力的倡導女性是獨立的存在,而不是男性的附屬品。

當她發現《紐約時報》的資料中介紹她為“夫人”時,她即回信記者說:“難道貴報已經不再使用“女士”'這個詞了嗎?”

1993年,克林頓提名金斯伯格出任大法官,有人問金斯伯格,和總統走過“玫瑰花園”是什麼感覺,她回答:感覺好像是新娘。好可愛的老太太。

八十高齡力挽狂瀾

自從1993年,金斯伯格由克林頓總統提名出任大法官,至今已有20餘載。常年以來,作為9位大法官中唯一的女性,金斯伯格擔任著為婦女發聲的責任。同時,作為自由派大法官之首,她需要平衡跟5位保守派大法官的關係。

眾多大法官中,有一位極端保守的大法官叫斯卡利亞,他和金斯伯格因為很多觀點的不同互撕了20年,比如同性戀婚姻合法,比如女性墮胎是否合法…他們都是站在對立面,金斯伯格說:“我愛他,但是有時候真想掐死他。” 

他們這種執不同立場,但是依然因為專業和正直的信仰而成為好友的事兒全美皆知,甚至有人為他們寫了一幕歌劇:《斯卡利亞/金斯伯格》。


歌劇中的斯卡利亞和金斯伯格

在擔任大法官的生涯中,這位不足90斤的老太太一直保持低調,謹言慎行,深居簡出,與公眾保持距離。直到近年,她忽然一反常態,接連發表的數篇言辭犀利的致辭火爆互聯網。

金斯伯格喜愛在法袍外佩戴一條項圈。當她持多數派立場時佩戴黃金蕾絲項圈,持異見時則佩戴銀色項圈,這也成為了她的標誌性形象。

在2007年的一起墮胎案中,金斯伯格公開宣讀了自己的異議意見。金斯伯格言辭激烈的反對保守派大法官,並認為墮胎權屬於女性。

它們圍繞女性的自治權展開,希望由女性自己決定自己的生命歷程,以及對平等公民權地位的享有。

僅僅一個月後,金斯伯格再次宣讀了異議意見。這次是男女同工不同酬案件。令金斯伯格氣憤的是多數大法官選擇支持雇主的立場。

外界認為,由於近年美國社會逐漸轉右,金斯伯格為之奮鬥一生的價值體系面臨倒退。在此關頭,80高齡的她不得不挺身而出,奮起一搏,開始發布一些與她先前溫和,學院派風格極為不同的聲音。

2015年,《時代》周刊將金斯伯格列入全球100位最具影響力的人物名單,成為唯一入選的最高院大法官。

去年大選期間,身為大法官,本應避免捲入黨派紛爭的金斯伯格毫不避諱的聲稱川普是“一個騙子”,“非常自負”,“難以想像川普成為總統後的美國” 。

稍後,川普在電話採訪中指責金斯伯格言論不當,令最高法院蒙羞。

金斯伯格怒懟川普,歷史關頭挺身而出

所幸,勇於力挽狂瀾的的金斯伯格迅速在各界贏得了大量的支持。粉絲們為她成立網站,賦予暱稱。時尚品牌以她的形象製作T卹,手袋,甚至蘋果手機殼。


金斯伯格的經典造型被畫成漫畫

印有金斯伯格頭像的餐具,今時今日,”超級女性”比“超級明星”更受大家歡迎。

好萊塢知性派女演員娜塔莉·波特曼將在新片《以性別為基礎》(On the Basis of Sex)中扮演金斯伯格。

對於突然間走紅,金斯伯格十分淡然。她說:至少在網站上,我還沒有看到令我討厭的事物。


就在上週,川普簽署了難民禁入令,並且馬上要提名一位共和派大法官。當時代的大浪再次襲來,我不知道這位矮小,瘦削的老人還能堅持多久,但可以肯定的是,外柔內剛的她一直是個鬥士,並會終其所有去守護她所信仰的價值。

1999年,金斯伯格被查出患有結腸癌,在手術、放療和化療期間,她從未停工過一天。2009年,金斯伯格又被查出患有胰腺癌,同樣的,接受治療期間,她沒有錯過一次庭審。

私下里,金斯伯格是和藹時尚的奶奶,法庭上她是嚴肅不苟,寸步不讓的大法官。

2015年初,在奧巴馬的一次講話中,金斯伯格睡著了。事後她不好意思的說:“我喝醉了。會前聚餐上安東尼大法官帶來一瓶加州產紅酒。食物太美味了,不喝一杯說不過去。” 

金斯伯格的“出糗”並未引起公眾的反感,相反的,媒體都把醉酒事件當做軼事報導:現在我們不僅想跟金斯伯格討論政治,更想跟她喝上一杯!

在總統講話時打瞌睡的金斯伯格

在新的一年中,祝讀到此文的你能擁有一些好品質,比如智慧,誠實,強健,明辨是非,同時不要拒絕女性天然的屬性,比如賢惠,溫柔,愛護家庭;祝你不因仇恨和恐懼而放棄寬容的愛和正直的信仰;祝你能永遠記得你是誰,而不僅僅是誰的誰。

我們現在擁有的,是許多前輩女性拼命爭取而來的,祝愿我們能推而進步。

共勉。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