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雲追月懷任光
作者: 東 西

文化走廊

更新於︰2017-01-10 Print Friendly and PDF

年輕時在大學讀書,每逢午飯,學校廣播室總播放一些廣東音樂,如「孔雀開屏」、「雨打芭蕉」、「平湖秋月」、「旱天雷」、「步步高」等。當時的感覺是,廣東音樂十分悅耳,幾乎支支動聽,而我最喜歡的便是那支富含詩意的「彩雲追月」。

    彎彎月兒夜漸濃
    月光伴清風
    月色更朦朧
    倒映湖中她面容
    柔柔身影中
    點點相思愁
    月色似是舊人夢

 

遙問故人可知否
    心中望相逢
    唯有請明月
    帶走我問候
    彩雲追著月兒走          彩雲追月

 

  清末以來,珠江三角洲一帶流行著一種器樂曲,音色清脆明亮,旋律優美流暢,節奏活潑歡快,被稱為廣東音樂。

  「彩雲追月」原是著名的粵音曲譜,風格輕快獨特,寓意仙人駕五彩祥雲奔向月宮,形象地描繪了浩瀚夜空的迷人景色,具有典型的廣東民間音樂風格。據說李鴻章任兩廣總督時曾將此曲抄送大內演奏。

  「彩雲追月」的編曲者任光,浙江嵊縣人,1900年。1919年他去法國勤工儉學,一面當雜工,一面學習音樂和鋼琴校音技術。當年越南是法國的殖民地,1924年任光學成後便被聘去越南亞佛音樂鋼琴廠工作。

  1927年任光回國,第二年到上海百代唱片公司任音樂部主任。當年百代也是法國人創辦的。

   上世紀三十年代的上海,左翼文化活動十分活躍,各種左翼組織如雨後春筍,有「左聯」(「左翼作家聯盟」)、「左翼戲劇家聯盟」、「南國社」、「蘇聯之友社」……影響著許多激進知識份子和青年學子的思想。任光在田漢、陽翰笙、安娥等人的影響下,參加了左翼音樂運動。

  1932年,任光同聶耳一起為百代國樂隊譜寫了一批民族管弦樂曲以灌製唱片,「彩雲追月」是其中的一支,成曲於1935年。

  任光另一名曲是電影《漁光曲》的主題歌,作於1934年,安娥寫的詞。

 

雲兒飄在海空,

魚兒藏在水中。

早晨太陽裏曬魚網,

迎面吹過來大海風。

潮水升,浪花湧,

魚船兒飄飄各西東。

輕撒網,緊拉繩,

煙霧裏辛苦等魚蹤。

魚兒難捕租稅重,

捕魚人兒世世窮。

爺爺留下的破魚網,

小心再靠它過一冬。

 

東方現出微明,

星兒藏入天空。

早晨魚船兒返回程,

迎面吹過來送潮風。

天已明,力已盡,

眼望著漁村路萬重。

腰已酸,手也腫,      

捕得了魚兒腹內空。          當年漁光曲劇照,主演者韓蘭根、王人美

魚兒捕得不滿筐,

又是東方太陽紅。

爺爺留下的破魚船,

小心還靠它過一冬。

 

安娥1925年肄業於北京國立藝術專科學校,不久後加入中國共產黨。1927年她被組織派往莫斯科中山大學學習;1929年回國,在上海中共中央特工部工作,任國民黨中央駐滬特派員楊登瀛的秘書。楊登瀛是中共潛伏在國民黨內的高級特工,當年中共有不少特工潛伏在國民黨及軍隊高層,最著名的有熊向暉郭汝槐錢壯飛等。共產黨打敗國民黨,這楊登瀛)些特工居功至偉。   

一九四九年後,楊登瀛在南京擺個小煙攤維生,生活十分困難。好像沒有記得他,沒有給他安排工作。但鎮反」卻沒有忘記把他抓起來,他險些被處理掉。幸得陳賡知道了,向周恩來報告,他才被放了出來。1970年冬天,楊登瀛因病去世,臨死前再三對自己的子女說:我不是特務,不是叛徒,也不是什麼內奸,我到底算一個什麼人,自己也說不清,但周恩來是知道我的……」是不是可以說,相對於其他陸續被處理掉的人,楊登瀛還算是一個幸運者?!

安娥發展田漢入共產黨,並與他發展婚外情,1931年與他未婚生一子。1933年,她與任光結婚,卻因感情不合而分離。1938年她才與田漢正式結婚。大概當年的「革命同志」,就是這樣處理感情和婚姻的。

1956年安娥中風,導致失語及半身不遂,艱難度日。「文革」時安娥成為「蘇修王明專案組」的審查對象,她過去寫的東西也一律被定為「反動作品」。1976年,在毛澤東死前22天,安娥淒慘地離開人世。

田漢則早於1968年就被迫害死了!可憐的是他九十多歲的母親,還每天孤零零一個人坐在房門口,等待著兒子的歸來!世上的苦事慘事,莫此為甚!

可悲的是田漢直至臨終仍然不明白他的「黨」為什麼會這樣對他,他相信他的問題「黨」最終會搞

上世紀四十年代的安娥和田漢 清楚。天真的田漢,至死仍不明白獨裁專制的殘酷!

嗚呼!一代的「革命」才子才女,最後不知魂歸何處?!   

  對比於田漢,陽翰笙並沒有好到哪裏去!「文革」時他是著名的「四條漢子」(周揚、夏衍、陽翰笙、田漢)之一,排名還在田漢之前。他先被關進牛棚,每天幾場拉出去掛牌示眾,低頭彎腰噴氣式,挨鬥、挨批、挨打……後來被關進衛戍區,最後進了秦城監獄,一共蹲了九年囹圄。

  那個時候,罪名多如牛毛,美蔣特務」、「反革命」、「反動派」、「反黨反社會主義」、「地主富農份子」、「投機倒把份子」、「壞份子」、「流竄犯」……,還有「叛國投敵」、「妄想變天復辟」,等等等等,現在也記不得那麼多了。總之,說你是什麼就是什麼,不允辯解,不能申訴,不用審判,更不需「釋法」……。要殺要剮,全是「黨」說了算。那時的中國,就是毛澤東所說的「和尚打傘,無法(髮)無天」。我想這就是所謂的「中國特色」。「中國特色」是一個無所不包的名詞,好的壞的、美的醜的,……都可以算在內!

  幸運的是陽翰笙的身體比田漢好。他雖然經過各種拷問毒打,耳骨被擰斷,牙齒被打落,吐血、便血……奄奄一息,昏迷不醒,但終於捱了下來,看到毛死江囚!

  陽翰笙死於1993年,91歲,得到善終!對於那年代的中國知識人,太不容易了!

‎  1940年春任光到重慶,在陶行知辦的育才學校教音樂。在一次集會上他偶遇葉挺,葉對他說:「我們那裏(指皖南的新四軍)音樂工作者十分缺乏,我們熱烈歡迎你去。」就這樣,任光隨葉挺赴皖南。他怎麼能料到,他是在走上一條死亡的路?!

  1941年一月發生「皖南事變」,任光不幸中了流彈,閉上了自己的眼睛,死年才四十歲!

  過去讀歷史,都說「皖南事變是國民黨頑固派對華中新四軍軍部所發動的一次突然襲擊,是國民黨第二次反共高潮的頂點。抗戰進入相持階段後,國民黨頑固派加緊製造反共磨擦活動。1940年10月19日,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正副參謀總長何應欽、白崇禧發出致八路軍朱德總司令、彭德懷副總司令和新四軍葉挺軍長的皓電皓電對中國共產黨及其領導的武裝力量進行了種種攻擊和誣衊,並要求在大江南北堅持抗戰的八路軍、新四軍於一個月內全部開赴黃河以北,並將50萬八路軍、新四軍合併縮編為10萬人。與此同時,國民黨當局又密令湯恩伯、李品仙、韓德勤、顧祝同等部準備向新四軍進攻。皓電成為第二次反共高潮的起點。」

隨著近代資訊的發達,一些深藏的秘密漸被解開,慢慢浮上了水面。要全面探究「皖南事變」的來龍去脈,不是一篇小文章所能做到。這裏只能粗略引用一些近人的研究成果。

  「皖南事變」的導因十分複雜,說是「國民黨頑固派對華中新四軍軍部所發動的一次突然襲擊」已經完全站不住腳。近幾年來,就連國內的學者也認為「國民黨並非從一開始就想消滅新四軍,而是雙方不斷摩擦、對抗,最後走向一個悲劇的結局。」顯然,在抗日前提下,蔣介石的目的並不是要消滅新四軍,而是要「把八路軍和新四軍驅趕到黃河以北的冀察(河北和察哈爾)兩省,限制共產黨的軍事擴張即可。採取軍事手段從根本上解決問題,並非他此時想達到的目的。」所以,國民黨方面給新四軍規定了一條向北轉移的路線。如果新四軍按這條路線轉移,相信什麼事情也不會發生。由於「皖南新四軍最後選定的行軍路線並沒有得到國民黨的同意」,導致了自己的覆滅。

  新四軍為什麼要擅自改變行軍路線?近人的研究驚人地發現,完全是毛澤東搞的鬼,目的在置新四軍政委兼副軍長項英於死地。雖然新四軍名義上的軍長是葉挺,但因為葉已不是共產黨員,根本沒有實權,什麼都是項英說了算。

  毛澤東為什麼要置項英於死地?原因是他與項英有不解之仇。1930年毛澤東在江西  

「蘇區」用血腥暴力打AB團的時候,項英想加以制止,毛企圖誣陷他是AB團的後台。後來「長征」時,項英反對帶上毛澤東,他預見到毛一定會伺機奪權。這樣毛對項的仇恨就更深了。

  還有的是,當毛澤東在延安要休掉賀子珍而與江青結婚時,除了當時中央領導大多數持反對態度外,中共在南京、上海的組織和新四軍副軍長項英都給延安發電報,對毛澤東與江青的婚事表示異議,項英反對尤烈。

毛是一個心狠手辣,睚眥必報的人,他決不會放過一個曾經反對過他的人。

  其實1940年十二月,毛已把十分之九的新四軍調到江北,組成了江北指揮部,由劉少奇負責(那時劉是毛的盟友。劉一直吹捧毛,直到後來毛懷疑劉有異心,才發動「文革」把他整死。),項英管轄的新四軍已剩下不到十分之一,只有一個軍部,一萬人左右。

  當時毛澤東要挑起全面內戰,正想方設法促使斯大林同意並出兵相助。他有意把項英手下孤零零的總部送給蔣介石的部隊去殺戮,逼蔣介石開第一槍。但蔣介石不想打,他只想逼新四軍過江。

  過江有兩條路,一條直端端北上,渡口在皖東的繁昌、銅陵;另一條朝東南方向走,在長江下游江蘇南部鎮江渡江。十二月十日,蔣介石規定項英走皖東路,因為鎮江一帶國民黨韓德勤部正在挨新四軍的打,他怕項英部隊去參戰。他給名義上是項英上級的國民黨長官顧祝同發電報說:查蘇北匪偽不斷進攻韓部,為使該軍江南部隊,不至直接參加對韓部之攻擊,應不准其由鎮江北渡,只准其由江南原地北渡。對此毛沒有表示異議,二十九日他批准了這條路,對項英說:同意直接移皖東分批渡江。

  可是第二天,毛突然打電報要項英「走蘇南為好。」,但不通知蔣介石。

  蔣介石以為項英會按他的要求走皖東,於1941年一月三日發電報給新四軍總部,重申皖東路線,並說他沿途已令各軍(國民黨軍)掩護。

  項英發現蔣介石並不知道路線已改,趕緊在四日給蔣介石發了封電報通知他路線已改,但這封關鍵電報沒有到達蔣介石手裏。

  為什麼項英給蔣介石發的電報蔣沒有收到?因為毛明令禁止中共將領直接跟蔣介石聯繫,所有的聯絡都必須經過他,再由他通知人在重慶的周恩來轉蔣。毛把項英給蔣的電報壓下了。

  毛壓下項英一月四日關鍵電報的證據,是他在一月十三日給重慶周恩來的電報。電報說:軍機前轉上葉、項支日(即四日)致蔣電,措詞不當,如未交請勿交。這不僅說明毛不讓周恩來轉交項英電報,而且說明毛是在十三日或前一兩天才把項英四日的電報發給周。這時國民黨軍對項英部隊的攻擊,已經在持續一個星期後結束。

  毛澤東借蔣介石的刀殺項英,於悄無聲息中勝利完成!毛要蔣介石殲滅新四軍軍部,逼迫斯大林批准他打全面內戰,同時除掉項英這個心腹之患,一箭雙鵰,可見此一代梟雄的陰險奸詐!

  新四軍覆滅後,副軍長項英和副參謀長周子昆在蔣介石下令停火後突圍逃出,經過近兩個月的轉移和隱蔽,於三月十二日到達安徽涇縣赤坑山上的蜜蜂洞。洞子小,只能住下四人——項英周子昆、副官劉厚總及警衛員黃誠。項英和周子昆身上帶著大量金條,引來殺身之禍。十三日凌晨,劉厚總槍殺了項英和周子昆,又對黃誠打了三槍,取走了他們的武器黃金銀元和金錶,下山向國民黨投誠。

  在共產黨奪取政權的道路上,除了眾多無知的農民兄弟」幫著扛槍衝鋒陷陣外,許多天真的「知識人」也起到巨大的助力。可悲的是到了毛皇帝正式登基的時候,「農民兄弟」被禁錮在農村成為現代農奴,「知識人」則成為「資產階級知識份子」,先後遭到清算!

  「彩雲追月」現在仍然十分流行,歌唱也有各種版本。只是每當我聽到「彩雲追月」,便會油然想起任光,一個被時代犧牲的音樂天才!


遙問故人可知否
    心中望相逢
    唯有請明月
    帶走我問候
    彩雲追著月兒走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