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啟超談四一二清黨
 
梁啟超談四一二清黨
作者: 梁啟超

專題

更新於︰2011-07-05 Print Friendly and PDF

● 梁啟超(1873─1929)以康梁變法聞名於世,晚年致力於國學研究。是中國近代史上公認的文化巨人。他和九個子女的大量通信,是其珍貴遺產之一。此信寫於國共分裂之後,收信人是長女梁思順,小名令嫻。



● 中國畫家陳丹青描繪20年代國學大師名作《國學研究院》。左起﹕趙元任、梁啟超、王國維、陳寅恪、吳宓。(本刊資料)

  近來連接思忠的信,思想一天天趨到激烈,而且對於黨軍勝利似起了無限興奮,這也難怪。本來中國十幾年來,時局太沉悶了,軍閥們罪惡太貫盈了,人人都痛苦到極,厭倦到極,想一個新局面發生,以為無論如何總比舊日好,雖以年輩很老的人尚多半如此,何為青年們。所以你們這種變化,我絕不以為怪,但是這種希望,只怕還是落空。

  我說話很容易發生誤會,因為我向來和國民黨有那些歷史在前頭。其實我是最沒有黨見的人,只要有人能把中國弄好,我絕對不惜和他表深厚的同情,我從不採那「非自己幹來的都不好」那種褊狹嫉妒的態度。平心而論這回初出來的一部分黨軍,的確是好的──但也只是一部分,可惜在江西把好的軍隊損傷不少,現在好的計不過二三萬人──但行軍以外的一切事情,都被極壞的黨人把持,所以黨軍所至之地,弄得民不聊生。孟子有幾句話說:「......簞食壺漿,以迎王師,豈有他哉,避水火也。如水益深,如火益熱,亦運而已矣。」這幾句話真可以寫盡現在兩湖、江浙人的心理了。

工會農會隨意判人死刑沒收財產

  受病的總根源,在把社會上最下層的人經過來握最高的權。我所謂上層下層者,並非富貴貧賤等階級而言,乃於人的品格而言。貧賤而好的人,當然我們該極端歡迎他。今也不然,握權者都是向來最兇惡陰險齷齪的分子,質言之,強盜、小偷、土棍、流氓之類個個得意,善良之人都變了俎上肉。這種實例,舉不勝舉,我也沒有恁憑閑工夫來列舉他。「黨軍可愛,黨人可殺」這兩句,早已成為南方極流行的格言,連最近吳稚暉彈劾共產黨的呈文上都已引及。但近來黨人可殺的怨聲雖日日 增加,而黨軍可愛的頌聲卻日日減少,因為附和日多,軍隊素質遠不如前了。

  總而言之,所謂工會、農會等等,整天價任意宣告人的死刑,其他沒收財產等更是家常茶飯,而在這種會中,完全拿來報私,然他們打的是「打倒土豪劣紳」旗號,其實真的土豪劣紳,早已變做黨人了,所打者只是無告的良民。

  主持的人,都是社會上最惡劣分子,(報上所說幾次婦女裸體遊行的確的確是真的,諸如此類之舉動,真舉不勝舉。)半年以來的兩湖,最近兩個月的江西,(今年年底兩湖人,非全數餓死不可。因為田全都沒有人耕,工商業更連根拔盡。)凡是稍為安分守己的人,簡直是不容有生存之餘地。(今日見著一位湖南人,說他們家鄉有兩句極通行話說道:「今年湖南人沒有飯吃,只怕明年湖南便沒有人吃飯。這句真一點不錯。)其他各省受害程度,雖有淺深,然這種現象實日日有蔓延之勢。本來軍事時代,未遑建設,我們原可以予相當的原諒,但他們完全不是走的想要好的路,簡直是認作惡為天經地義,所以一切關於國計民生的建設,他們固然沒有懷抱,也並沒有往這條路上著想。

第三國際拿中國做世界革命犧牲品

  這種罪惡當然十有九是由共產黨主動,但共產黨早已成了國民黨附骨之疽──或者還可以說是國民黨的靈魂──所以國民黨也不能不跟著陷在罪惡之海了。原來在第三國際指揮之下的共產黨,他們唯一的目的就是犧牲了中國,來做世界革命的第一步,在俄國人當然以此為得計,非如此他便不能自存,卻是對於中國太辣手了。近來南北兩方同時破獲共產黨機關──即俄使館及領館發現出那些文件(現在發表的還不到十分之一、二),真正可怕,真正可恨。(按:指李大釗案)

  現在國內各種恐怖情形,完全是第三國際的預定計畫,中國人簡直是他們的機械。即如這回南京事件,思永來信痛恨美國報紙造謠。不錯,歐美人免不了有些誇大其詞(把事情格外放大些。)然而搶領事館等等,類似義和團的舉動誰也不能否認。(據說被姦淫的外國婦女至少有兩起)這種事的確是預定計畫,由正式軍隊發命令幹的。為甚麼如此呢?就是因共產黨和蔣介石過不去,要開他頑笑,毀他信用。

  共產黨中央執行會的議決,要在反對派勢力範圍內起極端排外運動,殺人放火,姦淫搶掠手段,一切皆可應用。這個議案近來在俄使館發現,已經全文影印出來了。(俄人陰謀本來大家都猜著許多分,這回破獲的文件其狠毒卻意想不到,大家從前所猜還不到十分之二、三哩。) 他們本來要在北方這樣鬧,但一時未能下手, 蔣介石當然也是他們的「反對派」,所以在南京先試一下。他們最盼望帝國主義者高壓中國,愈高壓則他們的運動愈順利。自五卅慘案以來,英國完全上了他們的當,簡直是替他們做工作,他們的戰略真周密極了,巧妙極了,但到他們計畫全部實現時,中國全部土地變成沙漠,全部人民變成餓殍罷了。

孫文晚年整個做了蘇俄傀儡

  共產黨如此,國民黨又怎麼樣呢?近年來的國民黨本是共產黨跑入去借屍還魂的。民國十二三年間,國民黨已經到日落西山的境遇,孫文東和這個軍閥勾結,西和那個軍閥勾結──如段祺瑞、張作霖等──依然是不能發展。適值俄人在波蘭、土耳其連次失敗,決定「西守東進」方針,傾全力以謀中國,看著這垂死的國民黨大可利用,於是拿八十萬塊錢和一大票軍火做釣餌,那不擇手段的孫文,日暮途遠(窮),倒行逆施,竟甘心引狼入室。

  孫文晚年已整個做了蘇俄傀儡,沒有絲毫自由。(孫文病倒在北京時,一切行動都在鮑羅庭和汪精衛監視之下,凡見一客都先要得鮑羅庭的許可。每天早半天,鮑或鮑妻在病榻前總要兩三點鐘之久,鮑出後,孫便長太息一聲,天天如是。此是近來國民黨人才說出來的,千真萬真。)自黃埔軍官(校)成立以來,只有共產黨的活動,哪裡有國民黨的活動。即專以這回北伐而論,從廣東出發到上海佔領,那一役不是靠蘇俄人指揮而成功者!(說來真可憐,簡直是俄人來替我們革命。)黨中口號皆由第三國際指定,甚麼「打倒帝國主義」,「打倒資本階級」等等,哪一句不是由莫斯科的喊筒吹出來。除了這些之外,國民黨還有甚麼目標來指導民眾?所以從國民黨中把共產黨剔去,(這幾天五一節、五四節等,不惟北京銷聲匿跡,即黨軍所在地,也奄奄無生氣,可以窺見此中消息。)國民黨簡直是一個沒有靈魂的軀殼了。

  近來蔣介石們不堪共產黨的壓迫,已經翻過臉,宣言「討赤」,而且殘殺的程度比北方厲害多少倍。同時共產黨勢力範圍內也天天殘殺右派。(前面那幾張紙都是十天以前陸續寫的,現在情形天天劇變,很有些成了廢話了。)據各方面的報告,最近三個禮拜內雙方黨人殺黨人──明殺暗殺合計──差不多一萬人送掉了,中間多半是純潔的青年。可憐這些人胡裡胡塗死了,連自己也報不出帳,一般良民之入枉死城者,更不用說了。

一九二七年五月五日(梁啟超與令嫻女士等書節錄)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