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弘達的生與死
 
吳弘達的生與死
作者: VOA海濤

大寫真

更新於︰2016-11-29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編者按:美國知名異議人士、人權鬥士吳弘達去世半年多,迄今處於死因不明而傳聞紛紜。美國之音記者各方追蹤,寫成這份全方位的調查報告。本刊特予轉載。】

2011年3月7日,吳弘達在美國會大廈前講話,身後是美國議員克里斯·史密斯

致力反對勞改制度並在海外被譽為人權鬥士的吳弘達20164月下旬突然在南美去世,引起關心中國人權的人們關注。美國幾位國會議員高度評價了79歲的吳弘達一生。由於目前有關吳弘達去世的消息和報導並無透露相關細節,公眾亦無看到有關當局開出的死亡證明,有疑問因之而起:不幸意外事故?自殺?他殺?還是因官司纏身而一跑了之?

特別是在海外中國異議人士中,有人問道:吳弘達因何而死?是不是某方派特工「做」了他?一位同吳弘達打官司的當事人懷疑,是不是官司纏身的吳,使出李代桃僵金蟬脫殼之計以免最後官司輸掉「金身」被破光環不再?還有異議人士懷疑吳弘達是畏罪自殺,但其家人相信,吳弘達的確是因種種原因溺水而亡。

吳弘達到底是如何去世的?吳弘達家人描述了他出事前後大致經過:
20164月下旬某天,吳弘達和四個來自中國的親戚去參加加勒比海郵輪行。426日(中午),(美國和洪都拉斯有兩小時時差)這些親戚突然給吳前妻陳景麗(上午11點左右)、勞改基金會(下午兩點左右)打電話告知吳弘達在洪都拉斯羅丹(Roatan)島馬宏戈尼灣海濱泳場(Mahogany Bay Beach)出事去世的噩耗。至於原因,親戚在電話內只是說「溺水而亡」。

接到親戚和美國駐洪都拉斯大使館電話之後,勞改基金會派人陪同陳景麗以及她和吳弘達的兒子哈里森(Harrison Wu)一起趕赴洪都拉斯拉塞瓦(La Ceiba)市(該市是距離吳出事羅丹島最近的大陸城市),在吳去世三天后趕到拉塞瓦市的聖約瑟殯儀館(Funeraria San Jose http://funeralessanjose.hn/index-5.html)處理吳弘達後事。在家屬同意以及相關人士見證下,吳弘達遺體在當地火化。吳去世第二天(427日)勞改基金會發出訃告,紐約時報和華盛頓郵報也發了相關訃告。

羅丹島(也有譯為羅阿坦島)居民兩萬多,這裡碧海藍天,是加勒比海著名旅遊勝地,一年四季溫暖如春,遊人無數,夏季高峰時郵輪每週多達數艘。而吳弘達遺體被送到的殯儀館是在洪都拉斯北部城市拉塞瓦,這是該國第三大港口城市,有居民20萬。不過,相關的勞改基金會、吳的家人還有媒體的報告/報導鮮有涉及吳去世的具體詳情,報導新聞事件的諸要素多有缺失。

家屬提供給美國之音的相關檔(美國駐洪都拉斯大使館519日、洪都拉斯民政部門(羅丹島民政官員和法醫)2016426日出具),都證明吳弘達確已離開人世。美國國務院開出的死亡證明說,吳弘達是426日出事的,具體時間是20164261137分,死亡地點是洪都拉斯海灣群島省羅丹島羅丹鎮(Coxen Hole),原因是溺水窒息而死。洪都拉斯民政部門報告時間是26日,美國國務院開出證明時間是519日。該證明說:吳弘達遺體火化後送回美國。

美国国务院开出的吴弘达死亡证明

美國國務院開出的吳弘達死亡證明

美國國務院領事司官員114日給美國之音的電子郵件說:我們可以證實美國公民吳弘達在洪都拉斯去世。我們謹向其親屬表示誠摯悼念。如果美國公民在海外去世,我們將按照家屬的請求盡可能地提供領事服務。如就其死因有問題,請向洪都拉斯當局詢問,出於對家屬的尊重,其他方面無可奉告。

在羅丹島海濱游泳場去世的吳弘達是個傳奇人物。他上世紀三十年代生於上海基督教銀行家家庭,五十年代在北京地質學院讀大二時被打成右派,然後遭到專政,在山西河北等地勞改十九年。吳弘達曾說:「他們宣佈我是反動右派分子,判處無期徒刑。」

1950年吴弘达的全家福照片

1950年吳弘達的全家福照片

八十年代中來到美國後吳弘達到加州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當訪問學者。1994年他入籍成為美國公民,從此開始全力以赴反對勞改制度。在他大力推動主持下,勞改基金會和紀念館相繼成立,在美國政界甚至對中國維權事業都產生了相當深刻深遠的影響。

議員:吳弘達是個大寫的人

20165月中旬,勞改基金會在國會山為吳弘達舉行了追思儀式,一些國會重量級(前)議員和知名政界人士到場發言。美國會前眾議院議長佩洛希(Nancy Polosi)說:吳弘達以其經歷和方式,深刻影響了美國政界包括不少議員。他是偉大的人權鬥士,畢生都在努力。他有著偉大的一生和靈魂,他有恒心,做事持之以恆,從不放棄。

來自維吉尼亞州的美國前議員沃爾夫(Frank Wolf)認識吳弘達多年。他說,吳弘達多次在國會作證,他讓世界深刻注意到中國勞改場所的悲慘境地。沃爾夫援引華盛頓郵報吳弘達訃告內容說:吳弘達身前,人們總是將前蘇聯的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作家索爾仁尼琴同他相提並論。索爾仁尼琴曾撰寫了記錄蘇聯共黨政權暴行的勞改營古拉格,而吳弘達曾揭露了中國的勞改制度,外界始將其稱為中國的古拉格、納粹集中營。沃爾夫說:人們將懷念吳弘達發出的聲音,永遠不會忘記它。

曾任國會眾議院外委會主席的議員羅斯雷提南(ILeana Ros-Lehtinen)說:「吳弘達的聲音不可或缺。別人不願意做或有各種顧慮,而吳弘達挺身而出,揭露中國的勞改制度之黑暗。」羅斯雷提南說,吳受迫害近20年,他出來後從未忘記還有千千萬萬的中國人還在受苦受難。「他是一個堅定不移有力的傳播真相者。人們將永遠銘記他的勇氣以及他那種為達目標而排除萬難的氣概。」

追思會上發言的還有甘迺迪家族後人、甘迺迪人權基金會主席凱莉·甘迺迪,已故議員藍托斯女兒,她是藍托斯人權正義基金會主席。他們都高度評價了吳弘達的一生。

國際人權組織「人權觀察」的創辦人伯恩斯坦出版了兩本已故勞改基金會創辦人吳宏達的書,很欣賞他在反對勞改的領域做出的貢獻。

国际人权组织“人权观察”的创办人伯恩斯坦与吴弘达

國際人權組織「人權觀察」的創辦人伯恩斯坦與吳弘達 

對吳弘達之死的種種傳言

吳弘達在美國政界活動多年,特別是和流亡海外的中國異議人士一道從事反對勞改促進人權的工作多年,他孜孜不倦工作,取得成就但也得罪了一些人。有的從他那裡拿不到資助、或因種種原因對他不滿的人也認為吳弘達「太貪」,「見死不救」。因為此前相關人士和機構還有媒體並沒有公佈吳弘達遺照,也沒看到洪都拉斯地方當局有關他死亡的各種證明文件,在中國異議人士圈內,有關吳弘達去世原因的各種說法和流言不脛而走。

說法一:吳弘達被將其視為眼中釘的某特工暗殺。相信這種說法的依據是他們認為中南海醫生李志綏、美聯邦雇員金無怠等人之突然死亡,都和中共難脫干係。他們認為,吳弘達來美這二、三十年,一直致力揭露中共勞改和其他侵犯人權制度和行為之野蠻與黑暗,並深刻影響了美國部分國會議員乃至美國的對華政策,是北京的心腹大患,必欲除之而後快。

就在海外,不喜歡乃至仇視吳弘達的其他方面人也有,由於種種原因,他們也樂見吳弘達之死,欲除之而後快。

在吳弘達麾下工作多年的前勞改博物館主管對美國之音說:不能排除這種可能。勞改基金會理事會成員努南(Ann Noonan)女士說:吳弘達死因,的確值得關注和深思,有關部門應該對此加以調查。努南多次提到:洪都拉斯是個「謀殺率很高的國家。」

勞改基金會方面的說法,有其道理和根據。據努南女士給記者所顯示的幾張吳弘達去世後所拍攝的照片來看,吳弘達遺體特別是脖子處和左前胸處,遍佈淤痕和外傷痕跡,像是鈍器擊打而留下痕跡而不像溺水而亡。努南說:這幾張照片是跟隨吳弘達去洪都拉斯旅遊的那幾個親戚提供的。勞改基金會的努南認為,這些照片雖然不能說明吳弘達的死因,但起碼可以證明吳弘達不僅僅是溺水而亡。

·努南特別提到,在吳弘達的脖子處,留下了手指頭的痕跡。美國之音記者詢問陳景麗,到發稿時尚無得到回復。

還有一種說法是:吳弘達製造了一個死亡假像然後離開人們的視線隱名埋姓,為了躲避即將失敗的官司案子。他們的理由是:沒人(在媒體上)看到吳弘達的遺體或照片,因此難以證明吳弘達已經的確不在人世。

對這個問題:家屬和勞改基金會方面都認為:這絕無可能。勞改博物館一位前主管說:「老吳這個人很開朗,敏捷,反應很快,絕對不會自殺。他去洪都拉斯旅遊之前,我們把要去匈牙利開會的機票都買好了,旅遊一回來就去。」對於吳弘達捲入的官司,這位前主管也認為,這些官司還在進行當中,輸贏尚未定。即便先預料一下,也是贏得層面和可能相當大,根本不會輸的。「因為,吳老師為人實在、老實,堅持自己的看法,從不妥協。」

至於吳弘達死因的幾種可能自殺、溺水和被人殺害,她說,第一個沒有可能,「剩下的兩個我不能確定,都有可能」。她說:「我們生活在一個非常危險的環境。」她說,勞改基金會方面也在展開自己的調查,而且「已經進行了一段時間了」。

勞改基金會代主任安·努南說,Harry的工作,需要很多的幫忙和助理。「他已經79歲了,年紀越來越大,聽力也有所退化。他逃跑的目的何在?根本說不通嘛。他也知道來日無多,他需要時間,根本不會躲起來。」

不過,陳景麗和勞改基金會提供的吳弘達的相關遺照和有關方面(美國和洪都拉斯政府提供)的相關文件足以顯示和證明:照片中的死者的確是吳弘達。

來自臺灣的陳景麗九十年代同吳弘達結為連理,這段婚姻維持了二十多年,兩人在2015年正式離異。正式離婚九個月後吳弘達出事。陳景麗說,兩人分手是太多的溝通不良和誤會造成的,「早知今日,當初不會離婚」,陳景麗流著淚說。

曾和哈里森到洪都拉斯處理吳弘達後事的陳景麗認為,吳的確是因意外溺水而亡。她說:至於吳弘達遺體上的淤青,應該是來自兩個方面。他在現場被救起之後,有人現場急救採取了人工呼吸措施,那是很用力的。其二,這是屍斑。陳景麗說,她以前認為,人去世後要經過幾天才會出現屍斑,後來上網查詢得知,心跳停止後,血液不再迴圈而是沉澱在身體底部,幾個小時後就會出現屍斑。

她說:「遺體若是平躺,則背部及身體兩側底部最容易出現屍斑。」她還說,這幾個親戚當中,有人就曾做過護士,「她告訴我說在舅舅身上看到這個現象。」

陳景麗也給記者看了幾張照片,是吳弘達長眠在拉塞瓦殯儀館棺木中的遺照。這些照片也說明:在洪都拉斯出事的這位長者的確是吳弘達。

而勞改博物館的前主管說:他們之所以對吳弘達之死因產生懷疑,還在於她們對這幾位親戚所知甚少。她說,她只是見過他們一面,其姓氏名誰身份背景一概不知。即便吳弘達曾提到過他們的名字但也記不住。這幾位元親戚後來回到中國,聯繫方式無法得知。至於吳弘達一行為何要去洪都拉斯旅遊、何時去,她說,她本人及辦公室其他人並不知情。

本來要繼續寫吳弘達傳的勞改博物館這位前主管還說:吳在中國的親戚,大多受到嚴密監控,特別是同吳弘達的通訊聯絡。她說:「這幾個親戚中,有一位吳老師前幾年曾邀請她來,結果國保找其談話:她說,我不去探望叔叔。」他還說,結果公安說,可以讓吳回來,我們歡迎。不知為何,這次吳弘達同上海的親戚聯繫,非常通暢,沒有干擾。

吳弘達這位同事說,這次同吳一道去加勒比海旅遊的親戚們,為何沒有國保找他們談話?以前吳同中國的姐姐通話,姐姐都說:不能打,不能說。這位同事說:「為何這次吳同這四人的通話如此順暢?」

另外,勞改基金會的代主任安·努南也就Harry幾位親戚談了自己的看法說:至於這幾個親戚是否有問題,她也不好說。不過,她一直在思考:「Harry這麼多年來,一直和他們有聯繫嗎?好像並沒什麼聯繫。他們突然就來了。我也一直不理解的是:他們怎麼能在Harry出事後,繼續旅遊,完成剩下的行程呢?而且,他們結束行程後,並沒有參加在國會為Harry舉行的追思會。」

·努南還說,很奇怪,Harry出事了,這些親戚繼續他們的行程,而Harry是邀請他們來旅遊的人!面對著鏡頭,他們如何能笑得出來!?努南說,也許,這是他們來美洲旅遊的唯一機會。Harry一生致力於勞改基金會的工作,但這些親戚沒有能做出任何一點評價。」

不過,吳弘達前妻陳景麗說,把出事原因歸咎于這幾個親戚是不對的。她說:「有人批評說這幾個親戚可疑,這是不公平的。」她認為,吳弘達死於他殺的這種可能性不大。她對美國之音說:吳弘達是出了事故和意外溺水而亡的。她的根據是:跟隨吳弘達去洪都拉斯的親戚以及吳弘達一個在加州的妹妹,都跟她詳細描述了當時吳弘達出事的情況。

陳景麗說,這幾位親戚是可以信賴的。他們是朱XX(男,60歲)和妻子;朱XX(女,60歲),他們是吳弘達的外甥,管吳叫舅舅(他們的母親和吳弘達是堂兄妹);小牛(女40歲),是吳弘達大弟弟的女兒。陳景麗說,這些人都和吳弘達早有來往,因此他們和吳弘達到南美旅遊並不奇怪,儘管她事前也並不知道他們要去洪都拉斯旅遊。

美國之音同已回中國的朱XX聯繫,他(20161020日)說:「這個事情我認為純粹是一個意外,我不希望介入任何政治。我認為是一個意外。我沒有和任何人接觸過、講過這個事情。我不能回答你的問題。」

另一位在場女士朱XX也在當天對美國之音說:「這個事情呢,我們是到美國來旅遊的,對不對?然後這個事情等於是一個意外。然後所有該講的話呢,我們在美國都說了。所以如果你有什麼問題的話,你應該找有關方面去瞭解。」

她還說:「當時就是我們跟他們家屬都說了。比如像當時屍體處理的情況,那個洪都拉斯他們都有書面的東西,就沒什麼再要說的東西了。」

來自臺灣的陳景麗,曾給前行政院長孫運璿當過秘書,也曾給多位部長和次長當過秘書。她說,她本來對中國大陸的事情瞭解不多,同吳弘達結婚這麼多年,從吳弘達那裡學到了很多東西,也同吳弘達的親戚有許多來往。

她說:這次他們是坐郵輪到加勒比海旅遊的,洪都拉斯是一站。426日上午,他們到了羅丹島,他們幾個決定下海濱泳場游泳,吳先下去,「他們幾個找一個遮陽傘坐下來。」陳景麗的話,和勞改基金會方面有關事故的陳述,都說明了一點:從吳弘達下水游泳到其最後出事溺水被搶救上岸,這中間並沒有人(親戚)在其身邊。這也就是說:吳弘達溺水時親戚並不知道出事了。

根據有關方面的敘述,這些親戚再次看到吳弘達時,他已被人從水中打撈或搶救上岸(確切說是一段深入海濱泳場的長堤上),一群人圍著一個倒地者,聲音嘈雜:出事了!出事了!有人溺水了!一位親戚擠過人群一看,發現躺在地上的就是吳弘達。還有知情者說:當時,急救車送吳弘達去醫院的過程中,吳弘達一息尚存。

至於這些同行者為何沒有同時下海而是任由一個近80歲的長者自己「奮勇向前」游向深水區,尚不得知。據某知情者援引一位在場親戚的話說:他們到了海灘,大家游泳。吳也下了水,遊得很遠,很快。「只有他一人在遊」。這位親戚被問到出事時她在哪裡,她說:「我在換衣服。」

吳弘達前妻陳景麗也說:當時郵輪到了海灘,大家要游泳。朱XX就去換游泳褲,吳同三個女士到了海邊,吳是穿好游泳褲的,直接把外褲脫掉就下到海中開始游泳,女士則找更衣室,朱更衣回來在遮陽傘下看衣服。女士們換好衣服後,出來看到吳弘達已經遊了很遠。陳說:「她們追不上,也就上岸了,並加了救生衣,換完再下水時,已經看不到舅舅了。」

XX20161020日)對美國之音說:「他死的時候我們不在一起,我們到廁所去換衣服了。」(她後來補充說當時基本上所有的親屬都去衛生間換衣服了。)

陳景麗說,出事後朱XX同她通了很長時間電話。親戚們51日回到美國後,朱再次同陳景麗徹夜詳談。朱XX說,他們坐的這艘郵輪上,中國人不多。本來,他們是要去參加另外一個旅遊團,但最後臨時決定換條路線來到這個海邊。

陳景麗說,朱XX在談話中表示「非常自責,沒有照顧好舅舅,出了這麼大的事情。」

她援引朱的回憶說:當時,海灘游泳場海域有一條黃線,黃線內是安全區,黃線外不遠處有一條紅線,紅線外就是禁區不得超越。而吳弘達就是在紅線和黃線之間出事的。

記者問:從岸邊到黃線有多遠?陳回答說不知道,不過,吳弘達出事,這些親戚的確都不知道。陳景麗說:朱XX後來回憶:在(紅黃)兩條線不遠處有一座棧橋,直接從岸邊伸向海裡。在岸上看衣服的他突然看到,橋上有不少人,圍成一圈,聲音嘈雜:有人溺水啦!正在急救。他擠過去一看,看到了吳弘達的游泳褲,一下就認出了,大喊:這是我舅舅!

急救有無效果?陳景麗說,朱XX看到他們在做人工呼吸,擠壓胸部,而從口中擠出來的是「Harry吃的早飯。」陳景麗說:據說在黃線和紅線之間,當時也有不少人在游泳,恰好一個下班的救生員在那裡,就把Harry給救上來了。「當時急救車把老吳運到醫院,在車上,「Harry還活著,他還有氣息,脈搏也還在跳到,但到了醫院就不行了。」

陳景麗在給美國之音電子郵件中是這樣說到吳弘達被救上岸後,其生命最後一程:

吳弘達被救起後,有人在海邊的棧橋立刻為他做急救人工呼吸(CPR),緊接著救護車就將其送到羅丹島的醫院。後來,吳弘達侄子被告知,送醫途中吳弘達還有脈象也就是中國人常說的一息尚存,但抵達醫院時心跳已經停止,被送往醫院的太平間。陳景麗說,這時「這些晚輩隨後趕到,都嚇傻了,女士們都嚎啕大哭起來。」

2016426日下午,吳弘達遺體被送上渡輪,下午五點左右,一同到洪都拉斯旅遊的親戚們「向舅舅做了最後告別」。當天晚上,吳弘達遺體被送到羅丹島30公里外的洪都拉斯大陸的拉塞瓦市的聖約瑟殯儀館(Funeraria San Jose)。兩天后,陳景麗和兒子哈里森趕到殯儀館,見了吳弘達最後一面。吳弘達遺體之後被火化,親戚們繼續旅遊,陳景麗帶著哈里森在51日回到美國。

吳弘達遺體如何處理?

勞改博物館前主管回憶:她力主將吳弘達遺體運回美國。她說,426日得知吳出事後,她(勞改博物館方面)給洪都拉斯相關人士和單位打了幾十個電話,希望能用私人的信用卡付款(大約兩三萬美金),將其遺體運回美國。另外,她還交代勞改基金會派出陪同陳景麗和哈里森到洪都拉斯奔喪的Daniel,希望能把吳的一些頭髮帶回美國。不過,她說,這兩方面的事情都沒辦成。她說:由於缺少這些關鍵物證,對吳弘達去世案進行深入調查就難以為繼。她認為,是「吳弘達的家屬不予配合」。

勞改基金會代主任安·努南說:我們非常希望能把Harry的遺體運回美國,做一個正式的屍檢。「但是非常遺憾,他的遺體被火化了。」她說:如果沒有屍體,就無從展開一個比較正式的調查。

不過,吳宏達前妻陳景麗說,她從未聽說過勞改紀念館/基金會方面有這樣的說法和行動。

但是,勞改基金會的安·努南說:吳弘達出事後,基金會和陳有過不少電郵交往,基金會的願望和請求,都在郵件中反映出來。

至於吳弘達的死因,儘管有種種疑問,陳景麗說:我們還是傾向認為,吳弘達去世是一個意外事故。「Harry太疏忽,太大意了,出了一個意外。」

陳景麗還說:「我們當初決定將Harry的遺體火化後運回美國,是根據各種調查和資料而做出的,並經過了親朋好友的共同討論得出的結論。」陳景麗說:既然親屬已經做了決定,外人最好是尊重。「你說是嗎?如真有問題,難道我們(作為家屬)會不比她們更關心嗎?」

陳景麗說:「我們也有各種各樣的擔心和疑問:是不是被人謀殺了,等等,也不想草草下葬。」

勞改基金會的安·努南說:洪都拉斯案子很多,治安非常不好。

陳景麗說,她們(家屬)在吳弘達出事後,同當地警察局和海關等有關部門聯絡,結果被告知:「這個地方,經常發生事故(每天都會有意外,原話)」。陳景麗說,吳弘達出事後,美國駐洪都拉斯領館(起碼有兩位外交官或領事官員)給她打了兩次電話,通知並聯絡安排各種事宜。她說,Daniel同相關部門和當局,積極聯絡和溝通,給家屬幫助很大。

勞改博物館前主管說:Harry身體很好,游泳技術也很高。

陳景麗說:吳弘達身體基本可以,不過「有糖尿病,但一直藥物控制。」她說:「Harry不忌口,什麼都吃。比如,一次逛華人超市,他想買薩其馬,自己就抓了一個放到車裡。」陳景麗說,我將其拿出,Harry很是不爽。後來,有一天他自己出去就買了一塊拿回家來。」

陳景麗說:她和哈里森是427日動身去洪都拉斯的,先去了另外一個城市,發現Harry的遺體並不在那裡。只好在從那個城市轉道去拉塞瓦。這就是說,在吳弘達出事三天后(429日),她和孩子才去了拉塞瓦的殯儀館見到了吳弘達,完成了吳弘達整個入殮和後來的火化事宜。她們51日回到北維州的家中。

有無相關當局證明

勞改基金會理事安·努南說:吳弘達出事後,並沒有警察局的報告。不過,陳景麗說:她們到了當地,「同各種部門都打了交道」。陳景麗提供了美國國務院、洪都拉斯民政部門和當地法醫的證明檔。當局提供的文件證明說:吳弘達溺水後經過法醫屍檢提出了死因報告。

同吳弘達打「性騷擾」官司的王菁也懷疑吳弘達是否已經死了。她對美國之音說:他真的死了?王菁說,她不知道案子將如何打下去。她認為,即便吳弘達已死,但是這個官司還在,因為吳所在的機構還在。她希望美國的司法制度能給她一個公道。她說,她告的是「強姦未遂」,但她不清楚這個案子是民事案還是刑事案。

勞改基金會派去陪同陳景麗和哈里森到洪都拉斯的工作人員丹尼爾(Daniel)是個重要人證。據陳景麗說:吳弘達出事後,勞改基金會的丹尼爾一直同我們聯絡,後來又跟著我們去了洪都拉斯。「他幫助很大,買機票,聯絡,還懂得幾句西班牙文。」陳景麗說,丹尼爾是個很不錯的年輕人,她和哈里森回美之後,丹尼爾還去了羅丹島吳弘達出事的海濱浴場調查瞭解情況,「在當地多停留了幾天。」另外,有關吳弘達在殯儀館的遺像以及同家屬的合照,都是丹尼爾拍攝的。

美國之音記者通過電話和電郵同丹尼爾聯繫多次,沒有得到回音。後來,勞改基金會和陳景麗都說:丹尼爾從洪都拉斯回來後不久就(從勞改基金會)辭職了。

記者曾打電話詢問美國駐洪都拉斯大使館,被告知請直接同DC的美國國務院聯繫。記者詢問美國國務院,領事司新聞官考克斯(Will Cocks)給記者寄來了那封電子郵件證明吳弘達之死。

對於這點,勞改基金會和吳弘達前妻顯示的照片以及相關部門提供的證明,都說明了一個事實那就是:吳弘達的確已在洪都拉斯去世,那種吳弘達是假死的說法不攻自破。

蓋棺論定吳弘達?

吳弘達在其自傳《昨夜雨驟風狂》(Bitter Wind)中說:我經歷的是一個摧毀文明的年代,一個泯滅人性的年代。這是一個謊言成了習慣、荒謬淹沒正義的時代。「要探索這個年代中發生的一切,不應僅僅從歷史、政治、文化等角度出發,尋求事因和答案的途徑,更好的看點應是人性及人道。」

吴弘达的著作《昨夜雨骤风狂》的封面

吳弘達的著作自傳《昨夜雨驟風狂》的封面 

美國知名歷史教授余英時為其寫序言道:「事實證明,《昨夜雨驟風狂》是一部血淋淋的人間地獄的實錄,其中字字句句都驚心動魄。」余英時說:「相形之下,無論是唐代閻立本的《地獄變相圖》或奧威爾(Gorge Orwell)的《一九八四》都將大為減色,因為藝術的虛構畢竟比不上歷史的真實,後者是由千千萬萬人以有血有肉的生命構成的。」

總部設在紐約的人權組織《人權觀察》創辦人伯恩斯坦說,吳弘達曾打電話告訴他,「他實現了一生中的主要目標之一——讓牛津英文詞典收入了勞改一詞」。伯恩斯坦對美國之音說,比這個更讓吳高興的是,2008年,他打電話告訴伯恩斯坦,「他獲得了一大筆資金(Grant),他暗示在1000萬到2000萬美金之間——來自互聯網公司雅虎。這筆錢是貢獻給勞改的,建一個博物館。」吳弘達在生前也同美國之音記者談到並證實了這個情況。

勞改基金會代主任安·努南說:在Harry的最後幾年中,他一直在努力工作,諸事都親為。她說,不要忘記,Harry已經是79歲高齡的人了。「他投入極大的熱情,這就是他的一生,他畢生的事業。在美國,人們通常六十多歲就退休了。他沒有,每天都在孜孜不倦的工作。」

吳弘達前妻陳景麗說:人都有缺點。吳弘達「本質是相當不錯的一個人,有理想有抱負。你看,有那麼多受到勞改折磨的人,來到美國後,也就無聲無息了。Harry做這個事情,是非常了不起的,也一直受到中共打壓,是眼中釘。」陳景麗還說:「我們在加州的時候,還有電話打進來,說要燒我們的房子。」勞改博物館前主管說:「你不知道我們的處境有多危險。」

吴弘达办公桌(美国之音海涛拍摄)

吳弘達辦公桌(美國之音海濤拍攝)

華盛頓有一位活躍政治人士和吳弘達相互非常瞭解。他說,吳溺水的可能性比較大,「他不可能自殺」。他說:吳有理想,政治有貢獻,但人品和性格都有大問題。

還有一位對美國議會制度有深入研究的學者也說,吳弘達90年代反對勞改,有成就,應該給其記一功,很多議員都欣賞他。「他心細、膽大、手狠,能想到人家想不到的地方。他努力和勞改犯接觸,到中國調查。」

2016年《紐約時報》815日發表記者傑安迪(Andrew Jacobs)報導標題是:人權基金還是私人金庫?---吳弘達遺產蒙上污點,質疑吳宏達揮霍挪用2007年從雅虎公司獲得的用於援助人權受害者的1700萬美元。

《人權觀察》創辦人伯恩斯坦對此的反應是:「這真是一團糟!我對他這種處理方式並不欣賞。他剛到這裡來時我認識的吳弘達是個受過很多磨難、希望講述自己故事的人。一旦他到了這裡,開始自立的時候,他確實很聰明,他的興趣仍在中國。但這件事他處理得不好,他做了不該做的事,我希望他沒有那樣處理。」

他對已故吳弘達的評價是,「他遠不是個完美的人,但他做過一些好事;最終,他沒能妥善處理那筆錢。」

一位對其有深入瞭解的學者這樣評價吳弘達:「他是個極為聰明的人,很有些新點子,反對共產體制的立場也很堅定,在揭露中共邪惡的勞改制度、計劃生育、器官移植等重大問題上功不可沒;但在這個過程中,他有時置他人安危於不顧,一昧追求轟動效應和自己的功勞,甚至造成嚴重後果。他實際上也支持和幫助了國內的許多人權活動家,但在善用雅虎人權基金方面存在嚴重問題,把這筆錢當自己私產,喜歡按個人意氣和好惡行事,沒有發揮這筆資金應當起到的作用。」

雅虎這筆錢到底被如何使用掉?勞改博物館前主管說:吳老師並無貪污一分錢,所有的花銷花費都有賬可查。但就在記者即將發稿之際,傳來了吳弘達用畢生努力和心血創建的勞改博物館閉館的消息。勞改基金會發出一個通知證實這一消息並說有事同基金會理事楊逢時和安·努南聯繫。記者113日給安·努南電郵詢問,很快得到回答:昨天我已正式辭職(Yesterday I formally resigned.)。一位知情人士對美國之音說:這是勞改基金會/人權理事會的幾位主管在「打架」,結果就出現了現在的這個局面。

劳改纪念馆入口(资料照)

勞改紀念館入口(資料照)

記者給芝加哥音樂家楊逢時發電郵諮詢,楊逢時2016114日轉發了基金會發出的另外一個新的聲明說:勞改基金會網站上或你收到的有關勞改基金會暫時關閉的消息,既沒得到勞改基金會理事會的授權也沒得到勞改人權基金理事會的批准。

該聲明說,自從吳弘達4月下旬去世之後,勞改基金會理事會幾乎沒有開會,也沒有專業方面對基金會複雜的財務狀況及其法律責任進行審核。而按照一些非營利組織相關規定以及基金會自己的章程規定和要求,這方面的審核以及查帳工作本來都應該做的。勞改基金會和勞改博物館的撥款單位是勞改人權組織,現在,這兩個機構正密切合作,使得勞改基金會重新走上正確軌道。

這個聲明還說,眼下,基金會在律師的建議下正在進行適當的重組工作。我們沒有進一步的評論和其他的資訊可以奉告。聲明說,我們希望勞改基金會將在穩固的基礎上得以重建,基金會辦公室將很快重新開始工作而勞改博物館也將很快重新開放。

作者:美國之音 海濤

(美國之音記者方冰、慕小易對此文有貢獻。)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