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專訪:現在我們要清理這個體制
 
川普專訪:現在我們要清理這個體制
作者: 網絡新聞

特別報導

更新於︰2016-11-17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編者按:這是川普當選後於11月15日 首次接受媒體CBS時事節目《60分鐘》訪問的全文。有家人陪同參與。值得關注美國大勢的讀者瀏覽。觀察者網全文譯成中文。】

川普當選一周才接受訪問,他選擇美國大媒體CBS的60分鐘節目,專訪現場。

當地時間11月11日,川普在贏得美國大選後首次接受媒體採訪,他挑選的是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知名時事節目《60分鐘》,這檔開播長達40年的節目也曾專訪過中國各界知名人士。這次採訪在紐約川普大廈進行,同時接受採訪的還有川普的妻子及四個子女。CBS在當地時間11月13日播出了這一專訪。全文如下:

11月8日深夜。川普和家人及競選團隊觀看開票。
面對一個個搖擺州的勝選,川普神色冷靜。他對CBS說這是一場髒的選舉。

(一)當選當晚的感受

主持人(Lesley Stahl): 恭喜你,川普先生。
川普:謝謝。
主持人: 你現在已經當選總統了。
川普: 謝謝。
主持人: 你覺得意外嗎?
川普: 其實我覺得我們做得很好。這段時間我連續演講了21天,有時候一天要講很多場,最後兩天,真是——蠻瘋狂的,一天6場,另一天7場。
主持人: 所有人都以為你會輸。
川普: 我知道,我最後一場演講在密西根,當時是半夜1點鐘,場內有31000名聽眾,場外還有很多人。我覺得——離開的時候我說:"我們怎麼可能輸掉?"
我們提前一天就做好了準備,所有這些人都支援我們,那還是半夜1點鐘,於是我說:"這不像是第二名的待遇。"所以我們非常高興,因為這些人太棒了。
主持人: 大選當晚,聽說你完全保持沉默。是因為你意識到這件事關係有多巨大嗎?
川普: 是的,這件事關係巨大。我幹過許多大事,但這種事還是頭一次,這事太大了,太……非常巨大,簡直令人驚歎。
主持人: 所以這事讓你難以呼吸,一時失語?
川普: 有一點……就一點,就一點點。而且我意識到,我將迎來嶄新的人生。

(二)希拉莉和克林頓的電話

主持人: 希拉莉給你打了電話,跟我們說說電話的事。
川普: 希拉莉打電話來,蠻友好的。但我能想像,打這個電話對她來說有多麼艱難。如果換做我打電話祝賀她勝選,我覺得非常非常難。而她打電話給我,其實還更難一些。但她簡直不能再友善了,她說:"祝賀你,唐納德,幹得漂亮。"我說:"我要感謝你,你是個偉大的對手。"她非常強大,非常聰明。
主持人: 那麼比爾·克林頓呢?你跟他通話了嗎?
川普: 他第二天也打電話來了
主持人: 真的嗎?他說了什麼?
川普: 其實他是昨天(11月12日)晚上打來的。
主持人: 他說了些什麼?
川普:他也非常優雅。他說這次競選非常棒,是他經歷過最棒的競選之一。
主持人: 他居然這麼說。
川普: 他非常非常,真的,非常友善。
主持人: 這場競選其實蠻髒的(nasty)。你後悔對她說過那些話嗎?
川普: 嗯,只能說兩邊都很髒吧。
川普: 對手很強硬,我也很強硬,至於我後不後悔,反正現在是我在接受你的採訪,而且我們要向國家交出令人滿意的答卷,我們要讓美國重新偉大。這是我們的初心,也是我們目前要做的事,有太多……
主持人: 所以你不後悔?
川普: 我無法後悔。我也希望當初能更溫和些、更友善些,我甚至希望當初辯論能多談談政策之類的東西,但我這麼說吧,我為我們的表現非常驕傲,這場一場了不起的競選。

勝選之刻(三)和奧巴馬的會面

主持人: 我們能聊聊昨天你和奧巴馬總統的會面嗎?
川普: 當然可以。
主持人: 你們聊了90分鐘。最初的排程只有15分鐘吧?
川普: 頂多15分鐘。
川普: 本來我們只準備很簡短地聊聊,結果一聊就是一個半小時,而且其實可以一直聊下去,四個小時也沒問題。其實,很難具體講聊了哪些方面,因為聊的事情太多了。他告訴我一些好事情,一些壞事情,現在有很多棘手的事情。
主持人: 比如什麼?
川普: 嗯……
主持人: 給我們爆點料啊。
川普: 我不想洩露太多,但我們談了中東問題,這非常棘手,當地情況很難處理,我想全面聽取奧巴馬的意見,他跟我說了,我瞭解了他大部分想法。
主持人: 嗯。
川普: 我蠻喜歡這樣。因為很快就要接手這些工作。他是個很棒的人,我覺得他非常聰明,人也很好,很有幽默感,在談論棘手問題時還能保持幽默感。我們聊的問題都蠻棘手的。
川普: 我們談到了一些勝利,以及令他感覺良好的一些事。
主持人: 比如?
川普: 我主要想談談中東、朝鮮和奧巴馬醫保計畫,你知道,我們的醫保情況不容樂觀。
主持人: 我打賭,他肯定叫你不要廢除奧巴馬醫保計畫。
川普: 他沒有提出這個要求,而是把醫保計畫的優點缺點都攤開來告訴我,我們能理解。
主持人: 你在白宮時看上去很清醒,是遇到什麼事讓你清醒過來,還是……
川普: 不,我本來就是個清醒的人。我覺得媒體總是試圖把人塑造得脫離原型。就我而言,媒體給我勾勒出一副狂人形象,但事實上那並不是我,我是個隨時保持清醒的人。媒體這次給我正面形象,還是出於對白宮和總統的尊敬。
回到奧巴馬,我以前沒跟他打過交道,但我們相處得不錯。我覺得,雖然不一定完全同意他的看法,但想不到,跟他對話還真挺有意思的。
主持人: 你們難道完全不覺得尷尬嗎,畢竟彼此說過那些話?你說他不是在美國境內出生的,他說你不夠格當總統。
川普: 你知道嗎,這很有意思。其實家人也問我,剛見到奧巴馬時氣氛是怎樣的。
主持人: 對啊。
川普: 我們完全沒有提那些互相攻擊的言論。我對他說了些惡毒的話,他對我說了些惡毒的話,但我們完全沒有提這回事。
主持人: 你們不尷尬嗎?
川普: 老實說,就我個人而言,完全不覺得尷尬。很奇怪吧?我這麼對你說,自己也覺得有點奇怪。
主持人: 你有沒有這種感覺,你的競選,是對他總統任期的一種否定?
川普: 不,我認為他代表了一個時刻,但其實長期以來,政客們一直讓人民感到失望。在就業方面,人民很失望;在戰爭前線,政客也讓人民失望。這場戰爭我們打了15年……
主持人: 這是你的競選口號。
川普: 我們在中東花了6萬億美元,6萬億,這筆錢足夠我國重建兩遍。可你看看我們的道路、橋樑和隧道,還有機場,都過時了。如果說我代表著某種否定,那就是對長期以來美國政治狀況的否定。

(四)擔任總統後,是否會兌現參選期間許下的承諾?

主持人: 你在初選中獲勝,讓所有人感到意外,你戰勝了十六七位共和黨競選人,你最終贏得選舉,大家都很驚訝。你擔任總統後的表現,是否還會讓人們驚訝?
川普: 我會好好表現的,但要視情況而定,有時候你得更強硬些。每當我看到世界上,許多國家占我們的便宜,我就會驕傲地說,我們要把美國擺到第一位。我們現在的做法是不行的,我們正在失去這個國家,國將不國,這是我取得勝利的原因,輕易取勝的原因。我贏得很輕鬆,這很能說明問題。
主持人: 你未來會延續競選演說時那種言辭嗎?還是會有所克制?
川普: 有時候你得用點話術,才能把人動員起來。我不想成為千篇一律的機器人,但今後恐怕有很多那樣的場合。
主持人: 你能做到嗎?
川普: 當然能,這要簡單得多。老實說,那樣真的簡單得多。
主持人: 我們快速回顧一下你許下的承諾,然後你告訴我們,你會信守諾言,還是會做出些改變。你真的會修一堵牆嗎?
川普: 是的。
主持人: 共和黨在大會上討論修柵欄。你接受柵欄的建議嗎?
川普: 在某些地區,我接受;但某些地區還是修牆更合適,畢竟建築是我的長項。
主持人: 所以,一部分高牆,一部分柵欄咯?
川普: 可能吧,可能有的地方會修柵欄。
主持人: 那麼你承諾的遣返數百萬無證移民呢?
川普: 我們要找出罪犯和有前科的人,幫會成員、販毒者,這樣的人很多,大概有兩三百萬。我們要是不把他們趕出去,就得把他們關起來。但他們是非法移民,所以我們得把他們趕出去。當邊境穩固,所有情況都恢復正常之後,我們再來決定該怎麼處理無證移民。我們是好人,他們也是好人,但我們要決定如何處理,在那之前更重要的是保護邊境安全。

(五)與共和黨高層的會面

【保羅·里安:我們進行了美好而卓有成效的會晤】
主持人: 你和保羅·里安一起,你見了共和黨領袖。哪件事是所有人一致通過,你立刻就要付諸行動的?
川普: 事實上不止一件事。有三件事,醫療保健、移民政策,以及重大的減稅法案。我們要大幅簡化稅務政策,並降低稅率。
主持人: 兩院都支持你嗎?
川普: 除了兩院,共和黨還有總統,所以我們能有所作為。
主持人: 你們可以說幹就幹。
川普: 美國已經很久沒有這樣。
川普: 他們認為這很大程度上應該歸功於我。別忘了,四五個星期前,他們是怎麼說我的,他們說共和黨將輸掉總統、參議院和眾議院。我們主要就聊了這三件事。

(六)如何處理遊說團體

主持人: 你說過,遊說組織擁有政客,因為他們給了錢。
川普: 對,我說過。
主持人: 你承認自己也曾經那樣做過,你的過渡團隊……
川普: 當你說遊說組織,遊說組織和特殊利益。
主持人: 你想從政治中剔除這些因素?
川普: 我不喜歡它們。
主持人: 你不喜歡它們,但你的過渡團隊內部卻插入了許多說客。
川普: 能用的人就這麼多。
主持人: 你有來自Verizon的說客,有來自油氣產業的說客,有食品行業的說客。
川普: 是的,所有人都是說客。
主持人: 稍等。
川普: 這就是他們的本來面目,說客和特殊利益……
主持人: 他們在你的過渡團隊裡。
川普: 我們在試圖清理華盛頓,你看……
主持人: 那你怎麼能宣稱……
川普: 我團隊裡的所有人……都有公職經歷,這是體制問題,體制(that's the problem with the system, the system)。現在,我們要清理這個體制。我們要限制外國金錢流入政治;我們要引入任期制,這讓很多人不高興,但我們會引入任期制。要清理體制,有很多事等著我們去做,我的團隊裡都是前政府官員,後來辭去公職,成為說客。其實,這整個團隊就是個巨大的遊說組織。
主持人: 所以你是說,你依靠他們,卻又想除掉他們?
川普: 我是說,他們最懂現在這個體制,但未來我們要逐步淘汰這個體制。必須淘汰它。

(七)內閣人選,將任命反對墮胎權利的法官

主持人: 談談你的內閣吧。
川普: 好。
主持人: 你是否已經決定好了人選?
川普: 是的。
主持人: 跟我們說說。
川普: 我不能告訴你,但我……
主持人: 說說吧……
川普: 你應該見證我國令人驚訝的一面。首先,世界主要領導人,甚至不那麼重要的領導人,都打電話給我,我跟很多人通過話,還會打電話給其他人。我是這麼說的,"老兄,這事說明我們的國家是多麼強大。"法國、英國,還有亞洲等國的所有領導人,都向我道賀,這顯示出我們的國家有多麼強大。
主持人: 有件事你一定有機會做,那就是提名最高法院大法官,我想你應該會很快做出決定吧?
川普: 是的,這件事非常重要。
主持人: 在競選中,你說你將任命反對墮胎權利的法官。你是否會任命有意推翻羅訴韋德案(觀察者網注:賦予美國婦女墮胎權的法案)的法官?
川普: 這麼說吧,我是反墮胎的。法官也將是反墮胎的,他們將非常……
主持人: 那你們會推翻這條法案嗎?
川普: 有這麼幾個方面。我任命的法官將反墮胎,至於持槍權,我們尊重憲法第二修正案。許多人都在談論第二修正案,並試圖肢解它、改變它,我任命的法官將大力支持第二修正案。一旦推翻對人工流產這件事的判決,裁定權將回到各州。
主持人: 也就是說部分女性將無法進行人流手術?
川普: 這取決於各州的情況。
主持人: 不是所有州都同意……
川普: 對,就是這個意思
川普: 她們可能得去另外的州做手術。
主持人: 這樣做合適嗎?
川普: 我們會看看效果如何,你得明白這是個很長的過程,有個很長很長的過程。

(八)回應反川普示威遊行

主持人: 這個巨大的包袱是否讓你感到惶恐?這事關係如此重大。
川普: 不。
主持人: 完全沒有嗎?
川普: 我尊重這件事,但它嚇不倒我。
主持人: 它嚇不倒你,但許多美國人感到恐慌,有人在抗議你,反對你的那套話語。
川普: 這是因為他們不瞭解我,我真的覺得,這是因為……
主持人: 競選過程中,他們聽過你的發言……
川普: 我認為還是因為他們不瞭解我。
主持人: 你認為他們在抗議些什麼?
川普: 其實他們當中某些人是專業抗議示威者,真有這麼回事,維基解密裡提到過……
主持人: 你覺得街上的那些人……
川普: 萊斯利,聽我說……
主持人: 都是專業抗議者?
川普: 我是說他們中有些人是專業的。
主持人: 可是每個城市都有示威者,當他們抗議你的時候,你看到那些標語。你會不會對自己說,我想你可能不會,會不會問自己,我應該擔心嗎?應該出去緩和一下局面嗎?應該告訴他們不用害怕嗎?人們很害怕。
川普: 我會告訴他們,完全不用害怕。
主持人: 可這話不是你說出口的,是我說的。
川普: 哦,我是這麼想的,我現在這樣說,以前也這樣說過。
主持人: 好吧。
川普: 別害怕,我們將把美國還到大家手上。可以確定的是,無需害怕。大選剛剛結束,我們還需要一點時間。人們在抗議,但如果換成希拉莉贏得大選,我的支持者上街遊行,大家都會說:"看呐,多麼惡劣。"人們整個態度都將大不一樣,這種態度差異,體現著雙重標準。
旁白:大選和反川普遊行已經過去5天了,起因是希拉莉的大眾選票多於川普,在上週五下午的採訪中,川普說從未聽說抗議活動中出現過暴力行為,不管施暴者是他的支持者還是反對者,他表示未聽聞針對少數族裔和性少數派的種族與人身攻擊言行。
川普: 聽到這樣的消息我很驚訝,我討厭這樣的事,我真的討厭聽到這樣的事。
主持人: 但你是否有所耳聞?
川普: 我沒聽到此類報導,但我見到了一兩次。
主持人: 在社交媒體上?
川普: 但我認為這種人畢竟是少數,我認為……
主持人: 你想對這些人說些什麼嗎?
川普: 我要說的是,別做這種事,那很糟糕。我要團結這個國家。
主持人: 他們在騷擾拉丁裔和穆斯林……
川普: 聽到這樣的事我非常傷心,我要說的是,住手。如果我這麼說有用,我將對著鏡頭說:住手。
旁白:在競選中,川普說他將任命特別檢察官,調查希拉莉的"郵件門",我們詢問他是否準備那樣做,這段訪談,以及與未來第一夫人梅拉尼亞·川普的對話,稍後播出。
星期五,川普宣佈過渡團隊負責人臨時換將,克裡斯·克利斯蒂州長被侯任副總統邁克·彭斯取代,川普還讓三名子女加入了過渡團隊。
在就職日到來之前,該團隊將填補4000個政府職位空缺,這意味著9個星期他們得招募4000人,在與川普的交談中,新職位的艱巨性在他身上一覽無遺,我們好奇,就任總統後,他是否會在言辭上變得低調。

(九)是否會繼續使用社交媒體

主持人: 我想問問你那條推文的事,是你昨晚或前天晚上發的,關於這些示威者。
川普: 有這回事。
主持人: 你說他們是職業抗議者,你說這樣很不公平。
川普: 我是說他們中有部分人是職業的,一部分人……
主持人: 你今後還會發推特嗎?所有糟心的事都發推特吐槽,今後當總統也這樣嗎?
川普: 這是當代的溝通形式,在臉書、推特以及Instagram上,我有2800萬粉絲。2800萬……
主持人: 所以你今後還會繼續這麼做?
川普: 這是非常好的溝通形式,我有說我會放棄它嗎?這麼棒的溝通形式。我還在漲粉,昨天漲了10萬,倒不是說我有多喜歡這個,但它確實是很好的傳播途徑。你們寫我的負面報導,或不準確地報導我,或者另外某些媒體,諸如此類吧。當然,你們CBS才不會幹那種事,對吧?每當這種時候,我得找辦法回擊,這很難。
主持人: 你擔任總統後還會繼續這樣做嗎?
川普: 如果有必要這樣做的話,我會保持極大的克制,我會非常克制。但這是個好東西,非常現代的溝通形式,這沒什麼好丟人的,就這麼回事。
我相信,我真的相信,我在臉書、推特、Instagram上擁有龐大粉絲量的事實,幫助我在選舉中一步步走向勝利。對手們花的錢比我多得多,當然我也花了很多錢,但我贏了。社交媒體比他們花的錢更有力量,在某種程度上,我的例子很能說明問題。

(十)是否會調查希拉莉

主持人: 你會找特別檢察官調查希拉莉克林頓的"郵件門"嗎?你會像你在她面前說的那樣,試圖把她關進監獄嗎?
川普: 告訴你我的打算,我打算好好想想。我覺得我得把精力放在就業、醫療、邊境、移民等問題上來,頒佈一套非常棒的移民法案,我們都想要一部非常棒的移民法案,我想把精力放到這些事情上來。
主持人: 你……
川普: 讓這個國家好好振作起來。
主持人: 你把希拉莉稱作"欺詐的希拉莉",你說要把她關進監獄,你的支持者也一直高喊"把他們關進去"。
川普: 她做過……
主持人: 你呢?
川普: 她做過一些壞事,她的確做過一些壞事。
主持人: 我知道,但你是否會任命特別檢察官?你覺得你可能……
川普: 我不想傷害他們,我不想傷害他們,他們是好人,我不想傷害他們。下次上你們節目的時候,我將給你一個非常確鑿的答案。

【川普: 你看上去美極了,親愛的】

旁白:下一任第一夫人梅拉尼婭·川普加入了我們,她將是第二名出生於國外的第一夫人,她來自斯洛維尼亞。昆西·亞當斯的富人路易莎是首名出生於外國的第一夫人。
主持人: 我問你丈夫是否對未來感到惶恐,前方的擔子很重,你即將成為第一夫人。你有沒有一點緊張?一點局促?一點……
梅拉尼婭: 有許多責任,許多工作等著我們去做,這是我們肩上的責任,每一天,我們都會努力做到最好,我將恪守初心,我非常強大,很堅強也很自信,我將聽從自己內心的聲音,做我認為正確的事。
主持人: 你認為她將是怎樣的第一夫人?
川普: 她非常棒,她強大而自信,但同時又很熱情。她將擁有一個平臺,去做許多美好的事情,這是她一直以來的心願。
主持人: 第一夫人通常都有自己的事業,你說你想發聲抵制網路霸淩?
梅拉尼婭: 我認為這非常重要,因為許多兒童和青少年都因此而受傷,我們得教他們如何與彼此交談,如何對待彼此,如何正確地相處。
旁白:這是個具有諷刺性的選擇,因為她丈夫在競選過程中發過一些相當惡毒的推文。
主持人: 如何看待你丈夫的推特呢
梅拉尼婭: 他有時……這給他惹了麻煩。但也帶給他很大的幫助,他的粉絲多得難以置信
主持人: 所以你從來沒有向他提過不同意見?
梅拉尼婭: 我提過。
川普: 她提過。
梅拉尼婭: 我……我當然曾經多次向他提出,從競選一開始就說,但……
主持人: 他聽你的話嗎?
梅拉尼婭: 有時候聽,有時候不聽。
川普: 我不是很經常發推特,我不是一刻不停地發,但只要發就要一針見血,它們確實有效地傳達了我的意思。
主持人: 如果他做了讓你覺得越線的事,你會告訴他嗎?
梅拉尼婭: 會的,我一直都在勸他
主持人: 一直?
梅拉尼婭: 一直。
主持人: 那麼?
梅拉尼婭: 而且……
主持人: 他聽進去了嗎?他……
梅拉尼婭: 他聽進去了。但他還是會按自己的想法行事。他是成年人,知道事情的後果,我告訴他我的觀點,他有權選擇自己的行事方式。
主持人: 在競選總統這件事上,你有徵求梅拉尼婭的同意嗎?她批准了嗎?
川普: 我跟她坐下來,我們全家都坐下來好好談過,唐、伊萬卡、埃里克、蒂凡尼,甚至包括巴倫(觀察者網注:川普最小的兒子,今年10歲)。因為他雖然年紀小,但這件事對他的影響同樣大,甚至更大。
主持人: 影響更大。
川普: 我們在一起吃晚飯時,我說,"我想做這件事,我能做得很漂亮"。我這樣做,第一是為了取得家庭內部共識,其次,也是為了徵得他們的同意。他們都同意了。
主持人: 你兒子巴倫多大了?有10歲了嗎?
梅拉尼婭: 10歲。
主持人: 10歲的他一直出現在鏡頭前,你發表接受大選結果的演講時,他明白這是怎麼回事嗎?
梅拉尼婭: 他明白。
主持人: 他明白?
梅拉尼婭: 他明白發生了什麼,他非常以父親為榮。
主持人: 你們昨天見了蜜雪兒·奧巴馬,有沒有覺得不自在,畢竟此前……
梅拉尼婭: 沒有。
主持人: 此前你們各自在競選過程中說過那樣的話……
梅拉尼婭: 沒有,我沒覺得不自在。
主持人: 完全沒有嗎?
梅拉尼婭: 沒有。
主持人: 跟我們聊聊那場會面吧。
梅拉尼婭: 她是個優雅的女主人。我們在一起跟愉快,在白宮裡交換育兒心得。她非常親和,非常友。
主持人: 她在白宮養育了兩個孩子,但她的母親也住在那裡,給她很大的幫助,你的父母也在美國嗎?
梅拉尼婭: 他們都在。
主持人: 他們會跟你們一起去華盛頓嗎?
梅拉尼婭: 可能吧,到時候再說,我們得商量商量。
主持人: 你們兩人都準備好了嗎?未來的生活將沒有隱私可言,一切都將暴露在世人的注視下。而且人們對第一夫人非常苛刻,哪怕頭髮亂了也會招來非議。你們都準備好了嗎?
梅拉尼婭: 我們已經習慣了。
川普: 這麼說吧,和今天相比,未來的挑戰程度大不相同,我經歷過許多,但這樣的經歷還是第一次。
主持人: 你們再也不能一起逛街。
梅拉尼婭: 我已經兩年沒有跟他逛過街,未來還是一回事,只是程度不同。


(十一)會否讓FBI局長辭職、是否會公佈稅單

旁白:那時,話題轉回了川普面對的一些爭議性問題。
主持人: 你會要求聯邦調查局局長(觀察者網注:以下簡稱FBI)詹姆斯·科米辭職嗎?
川普: 我不想談這件事,我還沒想好。我很尊重他,我也很尊重聯邦調查局。我覺得……
主持人: 即使他們造成如此多的資訊洩露?
川普: 的確有資訊洩露,這是沒有疑問的,但是我想先跟他談談,我想見見他。現在對他來說是個艱難時期,在見到他之前我不想回答這樣的問題。
主持人: 聽起來你還拿捏不定。
川普: 的確如此,我不確定,我想知道,那樣做,他是不是有什麼特別的原因,有什麼苦衷。
主持人: 你會公佈自己的納稅申報單嗎?
川普: 我會的,在合適的時候。但是現在我正接受常規審計,沒人會在意這個。也只有你還有為數不多的幾個人會問這樣的問題。原因很簡單,公眾對此不關心,因為我輕易就贏得了大選。他們不關心納稅申報單,我也從未認為他們會在意那些東西。

(十二)贏了以後依然認為體制被操控?

主持人: 幾個月來,你一直說,整個體制是被操縱的,你曾在推特上表示選舉團對民主體制來說是個災難性的存在。
川普: 我的確說過。
主持人: 現在呢?你還這麼認為嗎?
川普: 我覺得選舉團,當然,即使有他們,我還是贏得了選舉。
主持人: 沒錯!但是你還覺得
川普: 它……
主持人: 他們是被操縱的嗎?
川普: 是的,部分選舉點的確被操縱。我討厭這個體制的某個部分
主持人: 即使你都贏得了大選,你還這樣說?
川普: 我不會因為贏得了大選就改變自己的觀點。從簡單多數的角度來看,如果你得到了1億票,而另一個人得到了9000萬票,於是你就贏了。選舉人團存在的原因在於這樣可以讓所有的州都真正參與到選舉中來。選舉人團有好的一面,我尊重這種制度安排。
主持人: 假期呢?你曾說以後不會休假,是這樣嗎?
川普: 我面前工作堆積如山,太多了。我想把工作都完成。我們要減稅,要解決醫保問題,美國有太多問題要處理。所以我不會太盼著度假,那樣並不可取。
主持人: 你會接受總統應得的薪水嗎?
川普: 我還沒對此表過態,答案是"不會"。按照法律,我會拿一美元,每年一美元。我不知道該怎麼稱呼這個錢,你知道嗎?
主持人: 你想放棄每年40萬美元的收入?
川普: 是的,我不會接受這筆錢。

(子女談當選之夜)

旁白:片刻之後,川普的幾位子女加入了我們的談話。我們會問當選總統他如何看同性婚姻、奧巴馬醫保法案以及"伊斯蘭國"問題。
週二(8日),川普深入美國社會,探訪被忽視的白人選區,他們覺得美國早已不再偉大,他們接受了川普"讓美國重新偉大"的承諾。但川普吸引的遠不止這些對現狀不滿的人群大選之夜,地圖呈現出一片紅色的海洋,他不但贏下了共和黨傳統勢力範圍的南部各州,也深深打入了中西部地區民主黨票倉。希拉莉未能贏下大城市、富裕城郊地區的支持者,少數族裔以及女性選民,只有51%的大學文化程度白人女性投票,支持她擔任美國首位女總統。她的基本盤沒能提供足夠的熱情和投票率,來對抗川普活力十足的聯盟。
上週五(11日),川普的四名孩子——蒂凡尼、小唐納德、埃里克和伊萬卡,加入我們,談論父親的獲勝。
主持人: 回到當時的場景,大選之夜,你們的父親,此前沒人預期他能獲勝,但形勢逐漸明朗,當時在那個房間裡是什麼感受?
埃里克:萬眾矚目的點票開始了,我們拿下了佛羅里達州,接著是俄亥俄州、北卡羅來納州、賓夕法尼亞州、威斯康辛州。當我們在這些重要的州獲勝時,特別是當我們拿下賓夕法尼亞州時,那感覺妙不可言。我們擊掌慶賀,整個大家庭幸福相擁。我真得覺得我爸爸是我們中間最冷靜的人,儘管他是眾人的焦點,承受著所有人的目光。
主持人: 我聽說他不動聲色。
埃里克: 是這樣的,是這樣的。
主持人: 和我聽說的一模一樣。
埃里克: 我可以說,那是我終生難忘的一刻。整個團隊圍在一塊,歡呼慶祝。那個夜晚非常美好!
伊萬卡: 當你的父親成為美國總統,那種情緒和經歷難以言狀。獲勝後,我們沉溺在光榮和喜悅中,真得覺得無與倫比的興奮。我們感謝上帝的安排,而且我們也沒有辜負命運的奇遇。
主持人: 蒂凡尼?
蒂凡尼: 我覺得很難說我們會料到我們的父親成為總統。但是,整個過程我們都團結一致全力以赴。我爸爸更是夙興夜寐。整個過程超級振奮人心。
旁白:當選後那幾個日夜, 賀信像雪片般飛來,甚至據川普先生透露,布希總統父子也發來賀信,儘管在選戰中他們並沒有支持川普陣營。
主持人: 當布希打電話過來的時候跟你說了什麼?
川普: 這個問題很有意思!第一個電話是老布希總統打來的,他是一代偉人!他說道:"恭喜!你們打了一場非凡的選戰!接著,小布希總統來電了,他說"恭喜,贏得漂亮!你懂的,這有點尷尬,因為我們去年9月共和黨出選的時候和小布希的弟弟傑布對壘的。傑布是個好小夥,但是這個選舉有點髒。我其實對選舉感到失望。他簽署了一項承諾,但是我不知道為什麼既然作出了承諾但是卻不信守諾言,初選是艱難的,當然大選也是同樣艱難的。總的來說,這是史上最艱難的選舉。
主持人: 伊萬卡,你說你的父親在競選中變了,他哪裡變了?
伊萬卡: 我認為在經歷了這樣一段旅途之後很難不變得更好,你看,我父親就是一個例子,數以百計的美國人,他們跟你說關於他們的奮鬥,他們的挑戰,他們與你分享最親密的故事,你通過不同的方式跟這些人聯繫,然後你就成長了。
主持人: 你怎麼看待你父親的轉變?
埃里克: 說實話,我認為作為一個家庭,我們已經被改變了,我的意思是,這個平臺有多麼廣闊是不可預料的,我不得不說,我生命中最有意義的事情之一,我可以代表我們所有人說話,就是能每天在父親身邊奮鬥,我們一同度過了這樣一個艱苦的過程。
主持人: 小唐,你有沒有發現一些關於你父親的事,是你之前所不知道的?
小唐納德: 你知道的,我們非常瞭解他,我們在他身邊多年,不管是一個父親還是在生意場上,所以你知道,他總是表現得很堅韌,當我看著他每天工作20小時,在上萬人面前做7個重要演講,也只是說,"我們只是要做這些,只是要在這些人面前講話。"我認為人民看到了這種能量,他們被這種能力填滿,這種能量充滿了感動,他所創造出來的感動,這就是我所知道的。
主持人: 我想就現在全國正在發生的所有事情向您提問,很多人現在都在恐懼中,非洲裔美國人認為他們已經成為了目標,而穆斯林們都嚇壞了。
川普: 如果這些真的發生,那麼這真是可怕的,坦率地說,我認為這是媒體導致的,他們會抓取他們發現的一切的微小的事件,只要是之前沒有的,如果我沒有做這些事,他們將會製造一些事件,因為這就是媒體的運作方式。
主持人: 你們中有人想要對外面這些恐懼說些什麼嗎?
小唐納德: 我認為這些所謂的恐懼,有一些是真實存在的,而有一些是捏造出來的,是完全沒有根據的。
主持人: 其中一個表示恐懼的就是LGBTQ群體,你……
川普: 我曾在共和黨代表大會上提到他們,而且--
主持人: 確實。
川普: 每個人都說"那太好了。"你知道的,我是支持他們的。

(十三)是否支持婚姻平等、如何消滅「伊斯蘭國」

主持人: 我想他們的問題是婚姻平等,你支持婚姻平等嗎?
川普: 這是不相關的,因為這個問題已經解決了,這是法律,應該有最高法院來解決,我的意思是這個問題已經解決了。
主持人: 所以即使是你指定一個法官……
川普: 已經判決了,這些案件已經交給最高法院,他們處理好了。我接受這個裁決。
主持人: 在競選中出現的問題之一就是關於你父親的性格,他自己也說"如果有人侮辱我,或者在背後說我的壞話,我就會反擊"現在人們都說"他應該軟化一點,或者是克制一點。"你認為他作為一個總統他將會如何表現自己
埃里克: 我認為這很有總統氣派,同時,我的父親,如果他認為有必要成為一名戰士,他就會成為一名戰士,坦率的說,我認為我們國家需要一名戰士,而這就是這個國家選他的原因。
川普: 他們花費了10億美元企圖通過所謂"性格"來反對我,這是由麥迪森大街提出來的,他們認為通過性格,他們能夠贏得選舉。很明顯這沒有用,因為現在在這裡的是我們而非他們。而且我認為我最強大的資本就是我的氣質,因為我擁有這樣的氣質,一旦我開始贏,我就會一直贏下去,我們將會在貿易上取勝,將會在邊境問題上取勝,我們將會摧毀"伊斯蘭國"(ISIS)。
主持人: 你說過你將會摧毀ISIS,你打算怎麼做?
川普: 這我不能告訴你。
主持人: 那你能告訴我些什麼?
川普: 目前我不希望有人加入到摩蘇爾的鬥爭中來,在他們進入摩蘇爾4個月之前就高調地打草驚蛇,如今大家……這是一場艱苦的戰鬥,首先,來自……的人--ISIS的領導人已經離開,等等,我為什麼要告訴你這些。
主持人: 地面部隊?
川普: 我什麼也不會說,我不會告訴他們任何東西。
主持人: 好吧,但是關於美國人民呢?
川普: 我想來做這件事,我們有一些偉大的將軍,我們擁有偉大的將軍。
主持人: 你是說你比將軍更瞭解"伊斯蘭國"?
川普: 好吧,我跟你實話實說,我確實可能知道的更多,畢竟你看他們所做的這些,他們到現在也沒有完成這項工作,也許是領導的問題,也可能是其他的因素導致,沒人知道這是為什麼,我只能告訴你我們將會消滅掉"伊斯蘭國"。

(十四)怎麼處理奧巴馬醫改

主持人: 那讓我們談談奧巴馬醫改計畫,你曾經說過你將會廢除並且取代它,當你取代它的時候,你能確保有前提條件的人們仍然被覆蓋到嗎?
川普: 對,因為他恰好也是最龐大的資產之一。
主持人: 你們打算保留下來?
川普: 同時,就像孩子要跟父母共同生活一段較長的時間一樣,我們打算……
主持人: 打算保留下來?
川普: 儘量保存下來,儘管會增加成本,但是有很多東西我們希望能嘗試和保持。
主持人: 在你廢除和完全取代它之前還得有一段時間,這段時間內人們會不會?
川普: 不會,兩者將會同時進行,不管是兩天還是兩年,它最終將被廢除和替代,我們將花更少的錢實現更好的醫療保障,所以它將是更好的醫療保健,花更少的錢,而不是惡性的合併。
希拉莉·克林頓的特別檢察官?
主持人: 你們有誰想要在政府裡工作嗎?
埃里克: 我們擁有有一家十分出色的公司。你知道嗎,我認為,我們父親十分幸運,他可以走出這家公司並成為總統,我想他會比從前更加依賴我們。
主持人: 那麼你會留在這裡嗎?
埃里克: 我們將會待在紐約,繼續經營我們的生意。我想我們會樂在其中,也會讓他感到驕傲。
主持人: 伊萬卡,人們認為你將成為政府的一份子。
伊萬卡: 不,我將只是總統的女兒。但是通過競選運動,我對某些問題充滿熱情,我想要為此一戰。
主持人: 但你說不會加入政府。
伊萬卡: 工資平等,兒童保育,這些對我而言是很重要的事情。我對教育事業充滿熱情,這個行業為婦女提供了更多機會。正如所知,我對很多事情感觸很深,但這種感觸是自然而然的。
主持人: 那麼請問你認為參加競選對川普品牌產生了什麼負面影響嗎?
伊萬卡: 我認為這不重要,有太多比這重要嚴重的得多的事情,你知道的,這些事情才是重點。
川普: 我認為伊萬卡是想說,誰在乎這些呢?這是整個聯邦的事情,這是我們的國家,我們的國家正在變糟糕。我們要做的是拯救我們的國家,我並不在乎酒店的入住率。這與我們要做的相比微不足道,醫療保健,讓人們的生活更好,改變人們所遭遇的不公平待遇,就是這麼簡單。

——觀察者網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