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寒在厦門大學講話
 
韓寒在厦門大學講話
作者: 網絡文摘

大陸傳真

更新於︰2016-11-03 Print Friendly and PDF

韓寒在廈大的文化大國演講,領導無語了!

大家好。第二次來到廈門,然後這裡的空氣很好,難怪大家都喜歡散步。

剛才我聽鄧老師說了一些關於愛國主義的東西,然後我想到了兩句話,是之前看到的,那是別人說的不是我說的。第一句話是「愛國主義是流氓最後的庇護所。」第二句話是「真正的愛國主義就是要保護這個國家,讓這個國家不受到任何迫害。」

然後今天我也準備了一些說的內容,我帶了一個稿紙。這是為了約束我自己,免得到時候大家受到甚麼迫害,我怕我滿嘴跑火車。

開始了!

各位領導,各位老師,各位同學:

大家好!

大家知道中國為甚麼一直成不了一個文化大國嗎?因為在我們大部分的講話的時候,“各位領導”永遠是放在第一位的,而各位領導都是沒有文化的。不光光是這樣,他們還是懼怕文化的、是審查文化的,但是呢他們能能夠控制文化。所以說這個國家怎麼能夠成為文化大國呢?各位領導你們說呢?

其實中國是有成為一個文化大國的潛力的,我給大家講一個故事。我要主編一本雜誌到現在都沒有出版。然後呢憲法上有規定,每個公民都擁有出版的自由。但是呢我們的王法又有規定,就是呢領導有不讓你出版的自由。這個雜誌在很多地方在審查上遇到了一些問題:裡面有一幅漫畫,漫畫裡是張圖,主人公是個男的,他沒有穿衣服 ——當然這是不可以的嘛,因為相關的法律法規規定我們不能露出那個陰部在公開的雜誌上——但這個我認可,我覺得沒有問題。所以我特地把那個雜誌特別大的一個logo把它放在不合法的那個部位。突然之間就是出版社和審查人員告訴我們這個不可以,你把這個人的中間這個地方擋住了,這個是在暗喻“黨中央”。我的反應和大家一樣——我被雷到了。我當時腦子裡就在想,朋友,把你這個驚天地泣鬼神的想象力放在文藝創作上而不是文藝審查上那該有多好。

通過這個故事我想告訴大家其實大家都是很有想象力的。當然想多事情我們只能想,我們不能去做、不能寫,甚至很多場合不能說。我們的限制太多了,這是一個限制級的國家。在限制級的國家裡怎麼可能產生非常豐富的文化呢?我已經算是一個自我限制很少的同志了,但是在我落筆的時候我就會情不自禁地想這個警察不能寫、領導不能寫、政策不能寫、制度不能寫、司法不能寫、很多歷史不能寫、西藏不能寫、新疆不能寫、集會不能寫、流行不能寫、黃色不能寫、封殺不能寫、藝術不能寫——而高雅我又寫不出。我真的寫不出那麼高雅的東西,我又不是余秋雨。

在網絡上發表的一些文章尺度已經比較大了。很多寫劇本的朋友,我知道一些寫劇本的朋友,像類似寧財神啊寫一些話劇,還有一些電影劇本電視劇(的作者),他們非常地痛苦。在這樣的一個文化環境下,我一直在想,如何成為一個文化大國?除非全世界只剩下中國、朝鮮還有阿富汗。朝鮮是文化禁地,大家都知道;阿富汗是因為國內的形勢還搞不清楚,他們還顧不上文化。但縱然這樣,他們都已經有作家寫出了《追風箏的人》,當然比較遺憾的是這也不是在阿富汗出版的。我想一旦阿富汗搞清楚了也不是沒有可能超過中國。

我們所謂的在國際交流上不能再拿那些四大名著和和孔孟之道,我們知道的,這個就像相親的時候女方問你有沒有錢,你說我的祖宗十八輩很有錢。沒用的。這個悲劇的造成和大家沒有任何的關係。雖然說通往朝鮮的道路是由每一個沈默的人鋪就的。但是一方面我們當然要比朝鮮強很很多,因為大家知道朝鮮是甚麼樣子的。另外一方面呢我相信在座的大家,其實很多人並不沈默——大家只是被和諧了而已。在中國的掃黃史上,可能很多同學——我想大家都知道——畢竟是大學生了——雖然現在的教材上已經沒有這些內容了,就是鄧麗君和劉文正都是黃色、下流、淫穢的。但是因為聽的人多了,他們就變成了黃色、下流,他們就不淫穢了。但是呢到最後全國人民都在聽,所以他們就即不黃色,也不下流了。如果我們都能夠來反對文化的審查,讓我們的屏蔽詞裡除了反人類的詞外不再有其他的詞彙,那我們才有可能去創造出一個文化的大國。哪怕在這個過程當中你我的名字都會進入這個屏蔽詞庫,但是我相信一個屏蔽詞庫是有它的最大的載重量的——每一個新增加的詞彙都是在加速他的滅亡。

所以我希望我們的新聞媒體的從業者、我們的學生老師、每一個文化的從業者、愛好者,包括每一個版主啊,可以努力讓我們的屏蔽和審查越來越少。我們的領導們——注意這個領導和大家是分開的——我們的領導們、我們的政(蟹)府,可以有足夠的自信讓文化更加地開放。我知道我們的領導很喜歡向國外輸出我們的文化,覺得這個是一個強國的象徵,但是你現有的文化我覺得實在是輸不出去的。我們在創作作品的時候每一個作者,每一個從業人員,他們在時刻進行著自我的審查。在這樣的一個創作環境下,我覺得怎麼能產生像樣的作品呢?在全世界範圍內,你把所有的作品閹割得像新聞聯播一樣給外國人看,企圖輸出中國的文化,你當外國人是外星人啊?我覺得中國是不是真正地在經濟上崛起了這個要等我們的房地產業崩盤了以後再談,現在一切都不好說。但是如果一個國家在文化上真正地崛起了那它真是一定是個強國,而且我想應該永遠不會有崩盤的危險。

最後說回到我們的屏蔽詞庫——一個屏蔽詞庫裡面的詞越是多,這個國家的文化可能就會越是弱。但我們的政(蟹)府會給你很多的解釋,他們會告訴你我們這麼做是為了保護青少年,是為了社會的穩定。文化是自由的,所以他們有權屏蔽任何危害青少年、破壞社會穩定的資訊和文化。但是如果你認同了,遲早有一天你會發現,你在控訴你的遭遇的時候,他們會將你屏蔽,罪名是破壞社會的穩定。到最後凡是不利於統治階層的,不利於他們獲得利益的言論都是破壞社會的穩定,都是危害青少年。如果我們當時淪為了綠壩花季護航,很快我們就會看到綠壩花甲護航。到那時我們就不光光是看到文化的瀕死了。所以同學們,我們不能讓這一天的到來。否則在以後,在若干年的以後,在你的孫子的通過衛星接收到的電子課本的歷史書上,我們都會是笑料。

謝謝大家。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