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啟華為黨編史
 
張啟華為黨編史
作者: 金 鐘

中南海

更新於︰2011-03-02 Print Friendly and PDF

●   一月十五,海內外媒體都用醒目大標題報導「中共黨史徹底否定文革」的消息。引起我們不小的驚奇。查報導,原來是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新出版了中共黨史第二卷。作為建黨九十年獻禮。第一卷從一九二一至一九四九,已於二○○二年出版,第二卷是一九四九至一九七八,即毛澤東執政的時期。這當然是一本很重要的官方著作,過了三十多年,中共當局怎樣看待那段舉世聞名的歷史。

  第二卷由該黨史研究室原副主任張啟華主管編撰與修改。報導說「她是敢說真話的人」。她接受中國新聞月刊訪問,說過一句話「文化大革命是要徹底否定的」,於是,成為了新聞的來源。其實,細讀之下,問題一大堆,說那二十九年的錯誤不是毛一個人的責任,黨是一個領導集體,不能對毛一棍子打死,文革時期有錯誤,也有外交科技經濟的成就......對於大饑荒,則仍用「三年自然災害」的名稱,說死亡人數是一千萬,這是國家統計局的權威數字。

  總之,還是北京人說的忽悠。除了抽象的「徹底否定」四字外,具體的方面都在強詞辯解,視三十年國內外、黨內外大量專業、理性、負責的研究成果為無物,只為了「一定要跟中央保持一致」,和「政權的鞏固」。

  只能認為,這部二卷是中共在思想理論方面嚴重倒退、極其虛偽和自私的一個樣品。

  更具體的分析,留待日後再加以剖析。鑑於張啟華的主編地位和如此高調的為假張目,下面摘錄二○○八年她在北京日報發表的文章與讀者反映。可以看到這樣的人治史那是其來有自。大陸讀者稱其是「吃史的食客」。

談國史研究的黨性和立場問題
(摘錄二段)
二○○八年五月五日   北京日報
作者:張啟華(中央黨史研究室副主任)

  近年來,隨著國史、黨史研究的日漸繁榮,不同意見的分歧和爭論越來越多。這是正常現象,是學術深入發展所必需的;同時也不能不警愓,一些片面歪曲、全盤否定歷史,進而否定共產黨領導、質疑共產黨執政的情況也確實存在。我們決不能把這些僅僅當作不同學術觀點的爭論。由此,我們也看到,在國史、黨史研究中,特別是對許多重大歷史問題的認識,不能說沒有一個站在什麼立場的問題。我們的研究工作者,也決不能把自己套進「純學問」的象牙之塔中去而忘記了自己的社會責 任,更不能盲目熱衷於淡化意識形態。
  ............
  國史、黨史研究確實有一個立場問題、歷史觀問題。站在不同的立場、持不同的歷史觀,就會對同一歷史事件做出不同的分析,得出不同的結論。而我們,毫無疑問,只能站在黨的立場、人民的立場上。因為歷史經驗已經表明,一個社會的穩定,一個政權的鞏固,不但要靠堅強的政治領導、雄厚的經濟基礎、完備的制度 和法治,同時對人們思想的正確引導和對意識形態領域的有效管理也是極為重要的條件。所以我們要自覺從提高黨的領導水準和執政能力、鞏固黨的執政地位的政治 高度來認識和做好國史、黨史工作。正如曾慶紅同志給中央黨史研究室一份批示中講過的一句話:「黨史姓黨」,國史也一樣,也必須姓黨。所以,站在黨和人民的立場上,用歷史唯物主義觀點分析問題,是從事我們這項工作所必須的。這一點是不能有含糊的。

【網上評論帖子】

回復張啟華:談國史研究的黨性和立場問題

[33] 好在張啟華僅僅是研究室主任,搞搞研究,如果是決策人這還了得,公然提倡根據黨的需要可以偽造歷史,篡改歷史,這種人當了政,中國的回到奴隸社會。張主任,不靠納稅人養著,只能是一文不名的乞食者,搞偽科學的典型。(用戶:黨忠誠)

[28] 如此不講事實,足見臉皮之厚!(用戶:十四星)

[27] 自辛亥革命以來的歷史,由於黨性被扭曲了多少?應該由無黨派獨立的歷史學家,客觀、公正地重寫,恢復歷史的原貌,我們被忽悠了數十年,這種狀況應該結束了。(用戶:wuinla )

[25] 想起那個良史的故事,大臣殺了王奪了寶座,御史寫道「某某弒君」。新王把他殺了;叫他弟弟來記史,弟弟仍舊是這四字,又殺了;再叫最小的弟弟來寫,還是這四字。新王只好作罷。這才是中華文明的支柱和希望,可是今天這樣的良史又還有多少呢?張主任認為黨史和國史應當看黨性呢?還是先符合人性呢?真正的歷史難道是可以被權力壟斷的嗎?這樣的昏庸專制最後下場又是甚麼呢?(用戶:古月)

[24] 世無太史公,亦無強項令,惟餘御用者,史界多讒佞!(用戶:youkezi)

[21] 其實您的本事夠大的,中央領導人只說黨史要姓黨,您有種,加上一句,國史也必須姓黨。照您的這個邏輯,何豈止是黨史國史,整個國家整個社會都要姓黨,不然在進入史的時候再姓黨不是晚了嗎?(用戶:選舉與治理) 

[20] 文革的作派與流毒!(用戶:songming101) 

[18] 騙子誤國,禍國殃民。讓所謂黨性來扭曲歷史,是對民族深遠的犯罪。(用戶:勞百姓) 

[15] 可笑至極的荒唐理論,甚麼叫做「黨史姓黨」?誰代表了黨?毛澤東主政時,黨史必須姓毛;鄧小平主政時,黨史姓鄧。他們之間的史觀會一樣嗎?代代如此。所以要如何實現黨史研究的「一個立場問題、歷史觀問題」呢?只是服從黨性,除非是專制統治,否則連黨內都無法統一。一個朝代一個立場,就是一個朝代裡都有不同的史觀,歷朝都有野史呢!解決的唯一辦法只能是:不同的史觀讓歷史來檢驗,讓人民來檢驗。至於你要用強權推廣特定時空的一種史觀,那是你強姦民意,百姓沒有辦法,但它會永遠得逞嗎!奉勸張啟華先生認清時代的發展趨勢(用戶:一葉蘭舟) 

[14] 又給我們提供了新的素材,不愧為中共黨史研究系的,立場鮮明,看來黨的宣傳、教育仍然強勁有力,希望張主任能為捍衛好黨性和立場,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用戶:求索者)

[12] 有黨之前,歷史就已存在。黨史替代不了國史,黨性也替代不了歷史的真實性。久加諾夫談蘇聯崩潰的歷史教訓時,提出蘇共的錯誤在於「壟斷權力、壟斷利益、壟斷真理」。都甚麼時代了,靠忽悠沒法混飯了,還打算搞《聯共黨史》那一套壟斷歷史?(用戶:章立凡)

[9] 此人是誰?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此文真乃,一─派─胡─言!!(用戶:yanwuji)

[4] 公然鼓吹主觀修史的觀點及宣示決心,其思想境界尚不及文革中挨過批的唯心史觀,儘管彼時亦無甚唯物史觀。司馬遷再世,不知對此文作何評價?(用戶:斯文漢)

[2] 在中南海住的時間太長了吧?(用戶:beer)

[1]納稅人不該養這些吃史的食客。(用戶:SSSSU遊客)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