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俄羅斯遠東謀生的中國農民
作者: 赫更斯(Andrew Higgins)

中國崛起透視

更新於︰2016-09-13 Print Friendly and PDF

【俄羅斯遠東相當於大半個美國,卻只有600萬人。大量肥沃土地荒廢而黑龍江人口3800萬,很多農民沒有土地。他們過來開發,幹活像發瘋一樣,又不酗酒。】

李成斌(音)和兒子李鑫(音)耕種著這片面積82英畝(約合495畝)租來的土地。
位於跨過中國邊境的俄羅斯遠東地區的克拉斯諾亞爾斯克村。

俄羅斯歐佩特諾埃波列——來自中國的62歲農民哥李成斌(音)駕駛著一輛笨重的俄羅斯拖拉機不停地繞著圈,圓圈越擴越大。他在犁一片土地,好讓它適於播種,同時他也欣喜於幾乎荒無人煙的俄羅斯遠東地區這片未曾開墾過的土地給他帶來的機會。

他和兒子現在在俄羅斯耕種的這片土地接近82英畝(約合495畝)。他說在中國他從來不曾有過這麼大一塊地。中國3億農民擁有的土地絕大部分都不超過2英畝(約合12畝)。李成斌在黑龍江的家庭農場規模甚至更小。

「在中國,如果有這麼大塊地,我就是全國最大的農場主了,」李成斌說。他正拉著一根生銹的操縱杆,試圖讓他那輛冒著煙的拖拉機跑得更快一些。他和兒子從已經不復存在的蘇聯時代集體農場的遺留機構那裡購買了這輛拖拉機,還有其他一些老舊的農具。

這裡夏熱冬寒、蚊蜂成群,俄國人不想幹活

他們是通過當地的一名女子獲得了這些土地的使用權。這名女子租下了之前由國有農場擁有的土地,讓李成斌及其兒子李鑫(音)耕種。作為回報,他們給她交一些錢。

這裡夏季酷熱,冬季氣溫遠低於零度,並不比他們原先生活的華北地區的氣候糟太多。不過,因為位於附近邊境處俄羅斯境內的濕地從來不曾被抽幹,所以這片區域滋生著大量巨蚊和其他煩人的蟲子。李成斌駕駛的拖拉機散發的熱氣就引來一大群大黃蜂,它們像一團黑雲將拖拉機團團圍住。

在俄羅斯遠東地區土地上耕種的中國農民,在莫斯科和俄羅斯西部其他城市的民族主主義者心中引發了極其強烈的擔憂。他們擔心中國人不聲不響地接管這些土地。這是一種長期存在的執念,儘管兩國領導層之間的關係日趨緊密,這種想法依然盤踞在許多俄羅斯人心裡。

不過,在遠東這裡,當地官員和許多居民雖然抱怨說難以適應中國人的工作習慣,卻還是傾向於把中國及其數量龐大的勤奮勞工,視為開發常被莫斯科忽略的貧困地區的最大希望。

「我們自己的人民都被慣壞了,」當地議會負責人柳德米拉·沃龍(Lyudmilla Voron)說。這片地區涵蓋了歐佩特諾埃波列以及猶太自治州的其他四個村莊,猶太自治州與中國的黑龍江省毗鄰。「男人們酒喝得太多,不想工作。」

當地人,她說,「可以從中國農民身上學到很多東西」。

莫斯科民族主義者擔憂遠東成中國人的天下

至於究竟有多少中國人以全職受雇于俄羅斯土地所有者的勞工、季節性勞工,或者租賃土地自行耕種的農民的身份在這一地區工作,沃龍說目前還沒有相關資料。但她表示,在最初由史達林於1930年代下令興建,以作為猶太人的未來家園的這一地區,有一點非常清楚:「中國人比猶太人多得多。」

沃龍所在的地區總共有1716名俄羅斯人,猶太人家庭只剩下兩個——其餘的都搬到了以色列或其他地方——但卻生活著數百名中國人。

沃龍的女兒、當地行政長官瑪麗(Maria)抱怨說,許多中國人不辦理登記手續便開始工作,還「睡在田野裡」。但他們的工作熱情也讓她稱道。「他們工作起來像瘋了一樣,」她稱讚說,他們把以前沒人開墾過的土地變成了肥沃的農場。

本地人(其中不少是酗酒者)卻沒有那麼熱情。他們咒駡中國人起得太早,使用太多化肥,過度使用土地。最近,地區政府收到一個憤怒的男性居民送來的視頻,裡面是中國人耕種的土地,上面佈滿青灰色的粘稠物質,據說是水利灌溉出現錯誤和施用化肥導致的。

地區主管說,她已經把這份視頻送往檢察廳進行調查。

自1991年蘇聯解體後,中國人開始大批渡過黑龍江,到俄羅斯發展農業。農墾潮基本不受控制,令莫斯科的民族主義政客發出抗議的呼聲。

善於慷慨激昂煽動人心的弗拉迪米爾·日里諾夫斯基(Vladimir Zhirinovsky)主張,所有中國移民都應當被逐出俄羅斯遠東。電影導演斯坦尼斯拉夫·戈沃魯欣(Stanislav Govorukhin)拍了一部電影,警告說中國正在接管這塊土地,還寫了一本書,稱遠東地區正在被「大規模中國化」,不久後這裡會變得儼然是中國人的天下。

普京控制中國移民潮,受到質疑

弗拉迪米爾·V·普京總統(Vladimir V. Putin)指望中國刺激俄羅斯疲軟的經濟,也想向西方領導人表明自己並不需要西方。他試圖平息這些危言聳聽的說法。但是俄羅斯仍然不時爆發出陣陣反華情緒。

去年,中俄邊境的外貝加爾地區政府宣佈,計畫把28.5萬英畝未開發的土地租給一家中國公司,用於糧食種植,這個動議在俄羅斯引發了一陣抗議風潮,大部分來自遙遠的、位於歐洲的那些地區。這個計畫似乎已經被擱置了。

普京於1999年底開始掌權,在他領導下,俄羅斯政府在某種程度上成功地恢復了對中國移民潮的控制。他們對引進中國工人實行限額,跨境商業基本都通過國家掌控的實體進行。

但規則經常遭到公然蔑視,官員腐敗也增加了執法難度。與此同時,學者伊萬·祖恩科(Ivan Zuenko)認為,那種對中國人不可阻擋的湧入,侵佔俄羅斯遠東土地的擔心,是基於民族主義者的編造,而不是基於現實的。祖恩科是符拉迪沃斯托克遠東聯邦大學的學者,研究中國人參與俄羅斯農業的情況。

「莫斯科和聖彼德堡對遠東一無所知,覺得所有中國人都願意到這兒來」,他說,但本地人知道「中國意味著就業和薪水」。

李成斌和兒子經常雇傭俄羅斯人幫忙幹農活,付給他們的平均工資大約是每天15美元。他們說,俄羅斯人在不得不賣力的時候,會賣力工作,但經常遲到。最近一天早上,兩個村民在上午10點45分才來到李家的農田,那天本來應該早早開始工作。李成斌聳了聳肩,讓他們去開工了。

黑龍江人口是俄國對岸的200倍,農民沒有土地

俄羅斯有太多閒置的土地,部分是由於地理原因。它的遠東領土是整個美國領土的三分之二,但只稀疏地分佈著610萬人口。但這也是由於蘇聯解體,它所精心設計的補貼制集體農莊體系亦隨之崩潰。遠東地區經開墾的土地大部分位於中俄邊境相對肥沃的一片狹長的地帶,自1990年到2006年,這樣的土地減少了將近60%。俄羅斯村民紛紛離開,去別處尋找工作,留下大量肥沃土地無人耕作。

在邊境另一側的中國,事情正好相反。人口激增,就連最貧瘠的土地也被耕種,還有數百萬農民沒有土地。距離此處約50英里,黑龍江另一側的中國黑龍江省有3800萬人口,是猶太自治區人口的200倍。

李鑫今年35歲,他說自己10年前初次來到俄羅斯務農。他學了一些俄語,和當地女子妮爾婭·澤盧特斯卡婭(Nelya Zarutskaya)開了一家養豬場。他和他的父親,以及一位叔父如今和澤盧特斯卡婭和她年輕的兒子一起,居住在一棟破舊的農場建築裡。

地區官員說,李鑫和澤盧特斯卡婭結婚了,這是一種常見的伎倆,用來繞開限制外國人得到土地的官僚障礙。「我們這兒有不少假結婚的例子,」地區負責人沃龍說。李鑫否認了這一點,說澤盧特斯卡婭只是他的「同事」。

他說,隨著豬肉價格下降,他們的養豬業也是舉步維艱,他開始轉向大豆種植業,因為大豆容易生長,在中國需求很高。他的父親在黑龍江靠一小片農田勉強維生,三年前和那個叔叔一起來到俄羅斯,和兒子一起幹。

李鑫說,俄羅斯是個「艱苦的地方」,特別是在冬天,但是這裡也帶給他在中國永遠無法看到的前景。「中國人太多,我這樣的人在那邊沒什麼前途。」


(原載紐約時報月刊中文版2016-9 翻譯:常青、李瓊)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