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學者對馬英九的評價
 
大陸學者對馬英九的評價
作者: 王陶陶

專題

更新於︰2016-09-08 Print Friendly and PDF

【黨內不黨、居官不私、細思詳查這些常人的美德,馬英九堪稱秘書之典範,卻也只能是一個秘書的典範。 讓這樣一個文人從政,真是為難他了 。】


馬英九任總統是國民黨體制的結果。

韓信評價項羽:項王對待長輩謙恭,對待弱者仁慈,對待病者體恤,但這不過是婦人的美德。

項王對待立功的健兒吝於賞賜,對待勇武的壯士不予提拔。因此,英雄豪傑終究要離他而去。 

劉邦問陳平:「我與項王有什麽區別?」 

陳平對曰:「大王粗野輕慢,項王謙遜有禮。」 

劉邦問:「那何以棄項王而歸我?」 

陳平對曰:「大王不吝恩賜,項王則寡於封賞。」

曾國藩問趙烈文:「眾皆出我下,奈何盡歸胡公?」 

趙烈文曰:「人皆有私,不能官,不得財,不走何待?」 

曾國藩曰:「當如何?」趙烈文曰:「集眾人之私者,可成一人之公!」 

曾國藩聞之甚然。 

毫無疑問,馬英九算得上一個優雅的君子,他為官清廉,做人謙遜。然而,他卻是一個被對手和盟友共同仇視的總統。 

對比台灣政壇曾經的弄權者,馬英九的結局堪稱悲涼。 

李登輝黑金權詐,現在卻依然有人崇拜他;

陳水扁貪汙腐敗,現在卻依然有人捍衛他。 

而馬英九卻無根無蒂,已然是孤家寡人。

很多時候,真正的好人和君子, 並不適合從政。 

這是因為,他們無可挑剔的品德,以及容不得沙子的世界觀,往往會化作致命的傲慢,為他們製造無數的敵人。 

對美德過高的執念,往往會使他們, 低估最基本的常識,忽略普通人參與政治的本能動機,把道德上的瑕疵, 視為不可饒恕的過錯,並將別人的付出和犧牲, 視為職責之內的理所當然。

宋楚瑜的親民黨是馬英九曾經的藍營盟友,並在2008年的大選中出力甚多,成為馬英九壓倒性勝選不可或缺的幫手。 

但是,勝選之後的馬英九並沒有照顧勞苦功高、但卻被他鄙夷的「官迷」盟友(根據維基解密電文,朱立倫曾告訴美方, 美國在台協會人員,馬英九「非常不喜歡宋楚瑜」)

宋楚瑜不但沒能獲得, 夢寐以求的行政院長職務,連自己的親民黨也被挖角。從此,前盟友宋楚瑜, 成為馬英九政治生涯中, 最堅定的敵人。 

宋楚瑜是個不折不扣的, 政治變色龍,這也是他被國民黨三民主義者鄙夷的原因。 

軍公教是馬英九最堅定的支持者、國民黨的鐵盤。 

但是,這些人卻是台灣舊體制下的既得利益者(享受18%的年息)。2012年勝選之後,馬英九為了所謂的「公平主義」,改革的大刀砍向了軍公教的福利。從此,國民黨的政治基石坍塌了。

那些頂著壓力, 為馬英九沖鋒陷陣的國會議員和記者,被他認為是追求基本理想,順理成章的付出者,沒有獲得他的回報。國民黨的鐵盤實際上因此毀滅於馬英九之手。 

無論是邱毅, 都曾被他無情漠視,從此很難再有議員和媒體為他發聲。 

邱毅曾經因為319槍擊案,率眾包圍及指揮貨車, 沖撞高雄地方法院,而蹲了監獄,卻被道德潔癖的馬英九漠視冷落,最終只能淪為靠上電視打發時間的過氣政客。

政治對於從事政治的人來說,不是追理想,只是討生活;民眾對於自己的領袖,不是求認同,只是爭權益。畢竟英雄好漢也有老婆孩子,庶民百姓只愁柴米油鹽。 

名聲可以吸引人,卻不能籠絡人;道德只能使人尊敬,卻不能使人服從。 

馬英九沈迷於蔣經國的清廉、醉心於恩師的勤政,卻不知蔣經國的謹慎—— 

以至於蔣從不敢輕易讓物價上漲,更不敢削減軍眷的福利。 

馬英九只能模仿蔣經國, 老榮民般簡樸的臥室,卻沒能擁有恩師歷經滄海後的洞察力。當英文秘書專注於領袖生活起居的瑣碎細物和籠絡人心的感人瞬間時,卻輕易放過了那些權力政治, 最關鍵的基本常識——「人以利動」。 

蔣經國對待政治盟友和老兵部下,向來以慷慨聞名。 

希特勒對待立功的部下, 必然賞賜莊園和大袋的鈔票。 

即便物資再匱乏,列寧也要想方設法滿足布爾什維克官員的「特供」待遇。

黨內不黨、居官不私、細思詳查這些常人的美德,馬英九堪稱秘書之典範,卻也只能是一個秘書的典範。 

讓這樣一個文人從政,真是為難他了。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